•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65章:心中大义

    第065章:心中大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公子,公子,忍住忍住!!”

      听到毕池的话,长孙迟良立刻眉心一跳,整个人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扭着身子想下来。

      温蚕见状立刻上前去将他拦住,形势一下子不同了起来。

      毕池有些慌乱,随即振奋抱拳“公子你放心,属下一定会看着王爷的,不会让那梁国的七皇子拐跑了。”

      说罢,脚下生风的跑了出去。

      只留下温蚕一个人来应付长孙迟良。

      温蚕心里不禁暗骂了一句,随即看着床上的男子笑“公子,这解药不是在王宫吗?想必七王爷也是为你好,这才以身犯险。”

      一听到她是为自己好,长孙迟良脸色这才好点了,阴沉的脸恢复了几分色彩。

      动作也停了下来,抬手将温蚕的甩开,随即坐在床上生闷气。

      梁国那玩意儿也没见得容貌比他好,柠儿肯定是因为他的解药。

      准没错!

      温蚕小心的呼出一口气,坐回了原来的地方。

      爱情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希望他没机会经历。

      不过看着公子的眼神里,好像愤怒中又带着几分幸福?

      真让人奇怪!

      瞅着公子的血色似乎不是很好了,恐怕这毒也不能再拖了,望他能挺下去,等到七王爷的回来。

      **

      “七皇子?您的到来真是让小店蓬荜生辉啊。”

      刚进门,便听到了掌柜那拍马屁的声音,凤北柠不禁低低嗤笑一声。

      那七皇子无奈的摆手“废话少说,这位姑娘要千草枯,快拿出来。”

      他目光落在掌柜身上,带着几分审视和催促。

      那掌柜听的一愣,望着凤北柠不禁苦笑“这…这…千草枯…小店实在拿不出来啊。”

      凤北柠听罢眉头一挑“我有钱。”

      “不是不是,小人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这千草枯……极为贵重,只有王宫里面才有啊。”

      那掌柜的冒死说完,立刻转身回了自己本来站的地方,不再多说。

      身后的女子眸子暗了几分,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看着凤北柠有些得逞。

      七皇子听到这话,似乎很意外一般。

      “王宫?”他轻声念叨一句,随即挑眉看着凤北柠。

      “宗政姑娘,这本皇子可不知晓啊,若是本皇子知晓,定然不会让你来这药铺询问的。”

      他一副真挚模样,似乎说的是真的。

      凤北柠听罢立刻点了点头,笑看着他,柔柔弱弱道“小女子定然是相信七皇子的。”

      后面的女子不由瘪了瘪嘴,看着凤北柠更加不顺眼起来。

      真是恶心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不死心。

      王宫是你想进就能进的吗?

      还想拿千草枯?做梦!

      有她在,她不可能拿的到!

      “哈哈哈那就好,本皇子这就带你进王宫,去取来千草枯。”

      七皇子似乎很高兴,抬手就说了这句话。

      这令后面的女子面色一惊,表王兄竟然会答应她?!

      “王兄!”

      她张了张嘴,提醒了一句。

      然而凤北柠却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故作高兴的看着七皇子“真的吗?那小女子先谢过七皇子了,这份恩情,日后定当涌泉相报。”

      七皇子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便看见身旁驶过来一辆马车。

      停在了他们的身旁。

      “宗政姑娘请。”身旁的男子挑眉,抬手让她先上去。

      不过知晓这并不妥的凤北柠,却直接走了上去,这令后面的女子又咬牙切齿了一把。

      七皇子满意的勾起了唇角,也走了上去。

      走到马车前,忽然想到什么,随即转身对后面的女子道“王妹,王兄到了王宫再叫人来接你。”

      说罢,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那车夫听见了他的话,立刻挥着缰绳向前而去。

      只留下那女子在原地跺脚!

      马车上,凤北柠微微低头一言不发。

      手指缓缓搅动,以掩饰心底的情绪。

      对面坐着七皇子,她有些警惕。

      很明显,刚开始听到她说千草枯,这七皇子固然是知道这东西只在王宫有,又去药铺闹这么一出,实在是令人费解。

      此人深不可测,远远不似表面这么随意模样,需要提高警惕。

      反而刚刚他身后的女子,还没有这么容易让人畏惧。

      什么情感都表露在脸上,这种人不必太过于警惕。

      面前这个男人,才是让她有些慌乱的。

      她从未在他面前展露过武功,所以若是等下在王宫遇到危险,应当如何?

      若是被别人察觉出异样,恐怕会免不了一场战斗。

      现在只希望这个男子没有她想象中的这么深不可测。

      “宗政姑娘你紧张什么?不用害怕,梁国王宫,就很普通,没什么好怕的。”

      他似乎瞥见了她手指的搅动,不由的随口安慰她。

      凤北柠张了张嘴,随即抬头释然笑了笑,勾唇“七皇子说的是,是小女子失礼了。”

      而对面的男子却忽然愣了神,看着她轻声问“有没有人说过,宗政姑娘你长得真美。”

      “……”

      凤北柠嘴巴微张,瞬间一噎,这话她不好接。

      在北朝,肯定是有人说过的。

      甚至有人说她是北朝第一美人,不过她向来是没怎么在意这么多,只是偶尔在长孙迟良面前涂抹些胭脂水粉。

      “七皇子说笑了,在小女子看来,容颜乃身外之物,若完成不了心中大义,要这惊人的容貌也没什么用。”

      她说的不卑不亢,面无表情,似乎是说的心中所想,心中所愿的事。

      眼中逐渐泛起希冀,其中的意思,也只有自己能够体会。

      对面的七皇子笑容一滞,看着她不禁更加好奇起来了。

      “宗政姑娘……还真是个奇特的人。”

      他沉默了半晌,终究吐出了这么一句话,看着凤北柠似乎是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

      凤北柠移开目光,没有与他再对视,那双眼睛,她必须保持警惕。

      不然一个不留神可能会被窥的心事去。

      甚至与长孙迟良的眸子异常相似,不差多少,容易将心事暴露出来。

      “不过宗政姑娘你终究是女子,纵使心中有大义,恐怕也难掀起什么风浪啊。”

      对面的人又一次说了出来,这次,他却是说出了让人深思的话。

      凤北柠听罢睫毛轻颤,眸子没有再动一下,毫无情感的反驳了一句。

      “自己心中有大义便行,旁人怎么说,与我无关。”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