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76章:左相长子

    第076章:左相长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他的话,直接将凤枳禅吸引过去,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下来。

      看着他暴躁的模样,不禁勾起了唇角,真是个性情中人。

      那人是左丞相的长子,鹤兰羽,早些年一直研习北朝兵法,北朝论,诸年来的一些书籍,都被他一一记住了。

      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本以为他会从军,但是听闻他的夫人身子不大好,便留在了京都,当了个文官。

      每日的事情就是上朝,回家,照顾夫人。

      虽然他夫人已经数年无所出,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嫌弃她。

      “哈哈哈哈,说得好!”

      凤枳禅看着他毫不吝啬的夸奖起来,眸子里的赞扬是挡也挡不住。

      意识到自己言语的不妥,他立刻捏着笏板站了出来,看着凤枳禅,不卑不亢。

      “皇上,大皇子本就是犯了错才会被禁足于骊山,此等与梁国对仗大事,万万不可让他前去,望皇上三思。”

      这话一出,右丞相瞬间黑了脸,不经意的瞥了鹤兰羽一眼。

      想不到这个数年不见的毛头小子,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与他对跳起来了?

      左丞相还真是养了个好儿子啊!

      他的话也是有些道理,有些拿不定主意的官员立刻赞同他的话。

      毕竟这大皇子的秉性,都是有目共睹的。

      这北朝交给他,还真是令人恐慌。

      “本皇子竟然在你们嘴里说的如此不堪?”

      而当众人正准备赞同的时候,承安殿门口却忽然传来了一道不愠不火的声音。

      凉嗖嗖的让人生畏。

      “放肆!谁让你下山的?”

      凤枳禅眸子一紧,瞬间拍座站了起来,看着他有些愤怒的说到。

      “参见皇上,皇上,本皇子已经在骊山待了五年了,已经待腻了,不能下山来看看吗?”

      他说的随意,刻薄的脸上竟是露出了笑容。

      他站在殿内,走到最前面,赫然转过身,伸出双手,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

      “这承安殿的味道,果真是最好的!”

      凤枳禅嘴角一抽,一阵恶寒,这是什么癖好?

      “来人,将大皇子带回骊山。”皇位上的人直接冷声下了命令,没有想再听他说下去。

      皇帝下旨,岂有不从的道理。

      大皇子凤长邑张开双手,任凭上来的侍卫将他带了下去,走到承安殿门口,他赫然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看着皇位上的凤枳禅。

      嘴巴微微动了,随即停下动作,竟是古怪的笑了起来,那一声声“咯咯…”。

      直接让在场的人心里发毛,只觉这大皇子像是疯了一般。

      这个模样,确实不能去军营,不然恐怕会加速北朝的灭亡。

      然而皇位上的人,却是黑了脸,手逐渐握拳,神色变得阴沉。

      旁人没有看见,他可是看的清楚。

      那凤长邑嘴巴动着,说出了几个字。

      :我还会回来的!

      这不禁让他心里产生慌乱起来,凤长邑是怎么下山的?

      骊山出口有重兵把守,不可能在没有告诉他的情况下还这么明目张胆的走了出来。

      目光停留在下面的右丞相身上,他眼里闪过狠绝,有些人还真是啊,明明自己生活在这片土地,还是想让别人将它占领呢——

      “退朝!”

      他大力拍了一下皇位,猛然站起身愤怒的走入侧殿。

      下面的人无一人吱声,皆弓着身子恭送他离开。

      龙颜大怒,这等威严,他们可没胆子去挑战。

      鹤兰羽收了笏板,正准备兴致勃勃的走回家去,但是路过右相时,却被一旁的周常拦了下来。

      “不知右相有何事?”

      他微微颔首,轻声问了一句。

      右相晃了晃身子,走上前一步,四周环顾一圈,见没人,这才盯着他的眼睛。

      那双浑浊的老眼里有些昏黄,细长的眼睛更是衬得狡猾不已,看的鹤兰羽瞬间变了脸色。

      “据本相所知,令夫人身子一直不大好吧,若是突然暴毙,想必也不会令人太过于惊讶吧?”

      鹤兰羽猛然抬起了头,眼里闪过凛冽,咬牙生硬道“你想干什么?”

      他身子微微颤抖,手已握起了拳头,似乎想给面前的人一拳。

      “鹤兰大人,有些事,还是少管为妙,不然对你我,都不太好。”

      右相冷声说出了这句话,随即便抬步离去了。

      周常停在原地,抬起手不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也提步走了。

      这偌大的承安殿下,就只有他一人站在那里,陷入了沉思。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的抬起头,眯眼看了冬日暖阳一眼。

      握拳的手也逐渐松开了,终究还是叹了一口气,抬手摸了摸自己怀中的笏板,毅然决然的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他们想动他的夫人,也要看他同不同意!

      是夜,鹤兰羽紧紧抓着面前躺在床上柔弱女子的手,满脸的担忧。

      他和他的夫人说了今天的事情。

      面前的人儿陷入了沉思——

      “夫人……”

      他轻声唤了一句,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夫君,我没事,若是那些贼人真将我怎么样,你也不用担心我,向前走,不用回头,保护好自己!”

      她说着,眼里逐渐泛起了光芒,看着鹤兰羽的眸子都是坚定。

      抓着他的手也紧了几分。

      鹤兰羽听的惊了,顿时百感交集,握着她的手不禁抬了起来,放在唇边轻吻。

      “夫人你放心,我定会用尽全力保你安康!”

      一生得此一人,足矣!

      **

      北朝边境,军营:

      “七王爷,你这……”

      宗政扶筠小心翼翼的看了帐外一眼,随即轻声快步走了过来。

      一举一动都悄悄地,很怕自己会发出声音。

      他看着已经坐起来练剑的凤北柠,立刻变了脸色。

      “王爷,你这般声响,不怕被别人发现?”

      他说的小声,整张俊脸都似乎变了形。

      凤北柠听罢立刻有些烦躁,皱着好看的眉头,将自己手中的宝剑放回原处。

      抬手揉了揉已经酸涩的脖子“本王这样碌碌无为地都躺了五六日了,实在是装不下去了。”

      以前她可从未这样安分过。

      宗政扶筠听罢不禁失笑,有些无奈地看着她。

      他也是有些同情她的,毕竟这种事情,换他来他也装不下去。

      天天躺在床上不得外出,实在是令人烦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