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91章:黄沙中的少年

    第091章:黄沙中的少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这莫名其妙的话语,不禁让凤北柠留了个心眼,不过面上仍旧是一副茫然。

      她无所谓的挑眉,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随即驱使惊鸿继续赶路起来。

      行驶了一段路程,便远远瞧见了南长坡那里稀稀拉拉搭的帐篷,几个人偶尔出来生个火,便再也没人出来了。

      这有些奇怪的举动,凤北柠不禁皱起了眉头。

      抬手制止了身后人想要进攻的动作,停在原地看了起来。

      过了片刻,仍旧是那些人,他们出来了生了个火,又继续回到了帐篷中。

      一系列动作,全都是和前面一样,没有半点差别。

      “这是怎么回事?”宗政扶筠拧着眉,疑惑地问出了声。

      身后的士兵立刻不安定起来了,皆恐慌地看着前面,似乎这里的人都是傀儡一般,重复做着相同的事情。

      “以前刻有听说过此等事情?”凤北柠沉声,问了出来。

      身后无一人应答,皆叹声摇了摇头。

      这种事情他们也是第一次看见,实在是匪夷所思,细思极恐。

      “宗政兄,你箭术如何?”凤北柠把目光落在一旁的宗政扶筠身上,突然有趣的看着他。

      宗政扶筠一愣,微微点了点头“还……行……”不过和你比起来自然是差了点。

      凤北柠扬头,后面立刻有人递上来了弓箭,宗政扶筠接过,有些疑惑地看着凤北柠。

      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身旁女子挑眉,对着前面努努嘴“看见下面的旗帜没有?对准它射过去。”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听到这话立刻都朝着那里望去,只见一个红色旗帜在那里飘扬。

      本以为是北朝的旗帜,但是乍一看竟然没有北朝的字,若是看的疏忽,定然会以为是北朝的营地。

      宗政扶筠听罢抬眸,定睛看着那旗帜,缓缓抬起手来,拉出弓箭——

      “咻!”

      箭随着风的方向直接射过去,赫然将那旗帜直接射塌,掉落下来。

      凤北柠满意地看了他一眼,扬眉“技术不错。”

      突然地被赞扬,宗政扶筠脸微微涌起一抹红,轻咳一声低下了头,抓紧了手里的弓箭。

      “啊!那是什么?”

      身后一人突然指着前面大叫,面色惊恐。

      那旗帜倒下,只见所有的场景都不见了,刚开始的帐篷以及火堆人影,全部化为泡影。

      随后一阵风吹过,露出了黄沙下面的根根白骨。

      风朝着他们这边吹过来,吹到脖颈间,凉意直窜心底,马儿也有些不安稳的乱动起来。

      “惊鸿!”凤北柠立刻大叫一声,想要安顿住它。

      幸好这马儿略微通人性,这才轻喘一下,安静下来了。

      但是宗政扶筠骑得马却仍旧有些暴躁不安起来了,似乎这下面有什么东西吸引它一般,扬着马蹄想要跑下去。

      马背上的男子被震得昏沉,大力拉住背上的缰绳。

      凤北柠眉心微拧,忽的大叫一声“快下来!”

      话音落下,宗政扶筠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凤北柠拉了下来,站在下面。

      只见那马儿直接长嘶一声,前蹄高扬,朝着下面那些白骨直直跑了下去。

      众人不禁上前来疑惑地看着它,然而下一幕却直接将他们震住了。

      那马儿蹄刚碰到深底的黄沙,便陷了下去,随后便不见了踪影,只留下那凄惨的一声长嘶。

      惊鸿再一次不安起来,马蹄扬个不停。

      凤北柠深吸一口气,大力的抓住它,抬手轻抚了一下鬃毛,缓声安抚。

      但是眸光却落在了那下面,马儿的声音逐渐消失,随即那先前的白骨上面,赫然又出现了一具白骨。

      那形状姿势,正是刚刚下去的那匹马!

      “后退!”

      凤北柠大喝一声,其他人立即后退起来,脸上都是恐慌,眸子里闪着惊恐。

      刚刚的事情都有目共睹,众目睽睽之下,一匹马直接变成了白骨,这里为何这么古怪?

      他们之前在南长坡的军队呢?

      李将军带的军队。

      退至两里地,停了下来,凤北柠吩咐休息片刻。

      站在高出,这里的景象一览无遗。

      竟还是没有瞧见他们安排在南长坡的军队,实在是有些可疑。

      “刚刚的事,你怎么看?”宗政扶筠看着她走上前来问。

      此等怪异之事,他倒真是首次见。

      他无法想象,若是人不幸掉落进去——

      忽然想起刚开始出现的白骨,那形状姿势,不正是人骨吗!

      “本王猜测,刚开始出现的,都是幻影,只是为了诱导我们走下去,然后便全军覆没。”

      她皱着眉头,缓声说了出来。

      “那马是……”

      他张了张嘴,问出了疑惑。

      马的动作实在怪异,让人脊背发凉。

      “若是本王没猜错的话,那底下被埋葬着大量的支禾,此物能吸引马儿前去,且令它们不受控制,容易暴躁。”

      “支禾?”

      男子噤声看着她,皱着眉头,她怎么什么事都知道?

      “支禾是一种草药,十分罕见,北朝这一带没有,听闻蓬莱甚产!”

      她语气缓慢,说出了这些话,宗政扶筠清楚的听到,她磨牙的声音……

      蓬莱?

      他脑子里赫然想起了那个自导自演的女人,不禁瘪嘴。

      难不成是那个女人搞的鬼?

      凤北柠没有再和他聊下去,转身上马,自己一个人走了出去,让他们留在原地。

      速度太快,以至于宗政扶筠都没来得及跟上去。

      回想起自己的马已经牺牲了,瞬间有些无奈。

      越过一个陡坡,凤北柠抬眼瞧到了一个人,立刻瞥了一眼腰间的长剑。

      在这荒无人烟的黄沙中,竟然还出来了一个人,倒实在是有些可疑。

      她眼珠一转,将惊鸿的速度停了下来,跳下马来,缓缓朝着那人走去。

      逐渐靠近,凤北柠才发现,此人竟然是一位少年,衣衫褴褛,脸上灰扑扑的,看不出本来的面目。

      凤北柠的靠近,让他眼里逐渐泛起了光芒,立刻大步的朝着她跑过来。

      以至于跑的太快摔了几个跟头,他都毫不在意。

      “你……你是活人吗?”

      他走到凤北柠的跟前,眼睛眨巴个不停,手胡乱的抬起,擦掉了眼皮的一些灰尘。

      问出了这第一句话。

      凤北柠嘴角一抽,难不成她看着像个死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