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093章:奉命行事

    第093章:奉命行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凤长邑颤巍巍的接过鸡腿,看着这油光锃亮的鸡腿,他心中五味杂陈,不禁抬头面带歉意的看着单程。

      “大皇子您这是怎么了?”单程被他这眼神看的心里发毛,立刻问了起来。

      凤长邑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模样,“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单程,以前是本皇子的错,本皇子不应该打你骂你的。”

      此话一出,直接将面前这人震住了,看着他的眸子逐渐变化起来,眼眸中意味多变。

      随即眸子低垂,不去直视凤长邑,轻声尬笑。

      “大皇子说什么呢,这都是小的自愿的,大皇子打骂小的,小的都不会说什么。”

      他无所谓的说着,却更让凤长邑自责起来,看着手里的鸡腿就想咬下去。

      然而却被单程一把抢了过去,随即一个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凤长邑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你这是干嘛?”

      都不能吃了!

      单程立刻跪了下来,随即低头解释“大皇子恕罪,刚刚小的发现那鸡腿上有虫子,便一时着急抢了过来,然后手没拿稳,不小心……”

      他低下了头,没有再说下去。

      凤长邑有些惋惜地砸吧嘴,抬手挥了挥“那算了吧……”

      他舌头不自觉的舔了舔,随后看向单程,伸出手来。

      “单程,本皇子需要你做一件事。”

      他眼中满是希冀,似乎眼前这人是他最后的希望。

      面前人嘴唇微张,眼眸中有些犹豫,意思很显然。

      凤长邑脸色瞬间变了,看着他都是哀求,随后竟然是直接朝他跪了下来“单程,本皇子求求你了,本皇子真的不想去那什么鬼骊山了,待在里面天天吃斋念佛,谁能活下去啊!!”

      他面露痛苦,似乎已经想到了在骊山时候的苦日子。

      单程面露难色,眸光一闪,手缓缓拿起地上有些脏乱的鸡腿,眼眸中闪过狠毒。

      **

      北朝京都,右相府:

      “你说什么?!”

      右相一副老态龙钟模样,听到暗卫的禀报,不由被惊的站起身来,嘴唇上方胡子被气的直抽。

      “真是废物!”

      一掌朝着旁边的桌上拍过去,震的茶杯险些荡出来。

      “看来凤长邑没用了,那我们也没必要保他了!”

      他细长眼睛微眯,闪过一丝狠毒,早就知道这大皇子不是什么好东西。

      没想到他千辛万苦保他出去,竟然闹成这般模样,这一步旗子,终究是下错了。

      不过现如今七王爷还没有发觉是他,所以他可以对当今皇上下手,毕竟现如今他旁边也没有人护着。

      直接进宫反他,将他拉下皇位,到时候七王爷回来,也为时已晚。

      “今晚就动手吧。”

      他目光停下下方跪着的暗卫身上,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这句话,眼眸中逐渐泛起光芒。

      这一天,他等了有点久!

      天刚暗下,右相便直接身着朝服,整顿仪容,满脸笑容的走了出去。

      迎面直接撞到了他的小儿子,他顿时大怒“什么事情慌慌张张?!”

      那小儿子被吓得不轻,身子哆嗦个不停,张嘴颤抖着想说什么,但是见到右相的那张脸,出口的话又咽了下去。

      咬着唇猛然摇头,惊恐的看着他,随即朝着里屋跑了进去。

      右相狠狠嘬了一口,阴沉着脸朝着外面走出去。

      然而走出门,却发现火光冲天,面前站着许多皇宫的侍卫,还有大理寺的人。

      为首的,正是一身青衣的陈栝,他面带笑意的站在那里,看着右相疑惑警惕的模样,勾起了唇角。

      “你们这是干嘛!在我右相府胡闹?”

      老爷子胡子一抽,咒骂了一句,阴沉着脸看着他们,脸上有些异常冷静。

      陈栝抿嘴一笑,似乎已经大权在握一般。

      他抬手,伸出一张令牌,冷静回应。

      “右相涉嫌谋反,刺杀七王爷,且秘密研制禁药,大理寺少卿陈栝奉皇上之命特来彻查此事,望右相能配合,本官定当早日破案。”

      最后一个字落下,陈栝收起令牌,对着面前人挑眉,眼底有些得意,眸光闪烁,洋溢着自信。

      面前老爷子听的拧起了眉头,不过脸上仍旧一副冷静模样“无凭无据,陈大人就想将本相带回大理寺?这北朝可没有这等事情。”

      他仍然一副不怕死的模样,脸微微扬起,似乎料到陈栝会拿他没办法。

      陈栝负手于后,一副不慌不忙模样,走上前去围着他走了起来。

      “右相说的对,不过大理寺的权力,恐怕你心里也是知晓的吧?不用本官再多加解释吧?”

      他眉头上扬,嘴角挂着一抹微笑,一副让人反驳不了的样子。

      右相不禁咬牙,狠狠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倒是不知道,这大理寺,有这么大的权力了。

      “来人,将右相请去大理寺!”

      陈栝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挥手冷冷吩咐,然而当他转身,右相却冷笑了起来。

      “哼,这皇宫侍卫都到这里来了,那你们当今皇上,恐怕也救不回来了!”

      陈栝听的脸色一变,随即缓缓转身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右相说的是,不过本官倒不是特别的担心,毕竟有鹤兰大人,右相您也不必太过于担心,皇上会没事的~~”

      他说罢,拍了拍老爷子的肩膀,爽朗一笑,转身上马回去。

      其他侍卫立刻冷漠上前来,押着他走。

      右相脸上惊现出惊恐之色,鹤兰羽!

      随即又咬牙切齿起来,早知道他就应当早些解决了这些祸害,不然也不会现在来坏他好事。

      瞥见前方自己骑马的陈栝,他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下来,一把甩开旁边想要抓他手臂的侍卫,拂袖上前走去。

      而此时皇宫内,凤枳禅确实已经陷入了困境,不过似乎并不是很危险。

      他坐在榻上,看着前面跳进他寝殿的蒙面男子,一副安然模样。

      那蒙面男子有些错愕,为什么面前这个人似乎知道他会前来刺杀一般?

      右相的计谋,从来没有流露出来过,他怎么可能会知道?

      男子握着手里的长剑,不由咽了一下口水,随即阴沉着脸,拧着眉向他跑了过去。

      凤枳禅晃了晃脖子,转了转手腕,随即赫然抬头,迅速抽出右边剑鞘中的长剑,与他对打起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