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太傅大人三分甜 > 第114章:不速之客

    第114章:不速之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她想着,手中的筷子不自觉抓紧了几分。

      那日之事,她确实不想再回忆一次。

      眸光微动,瞥了长孙迟良一眼,两人都没有言语,气氛顿时静了下来。

      长孙迟良垂眸,亦是半晌没有说一句话。

      凤北柠深吸一口气,放下筷子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既然他不想解释什么,那么他们两个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余下长孙迟良一人,他一把将筷子扔在地上,一手扶额沉思起来。

      走出房间,却瞧见席秋还站在院子里,眼中有些畏惧又担忧地看着她。

      随即双手互相紧紧抓住,眼眸轻轻看着凤北柠,低下了头不知道说什么。

      刚刚王爷与太傅……

      虽然她没听到什么,但是感觉不是很好。

      不然王爷也不会一个人冷着脸走出来。

      “席秋。”

      凤北柠走上前去,抓住了她的手。

      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怎么突然问人家毕池了?是不是想他了?”

      她难得的打趣语气,让席秋紧绷的身体一下子放松了不少。

      随即看着她埋怨地瞪了一眼,“王爷就别打趣席秋了,那小子武功不是还不错吗?我就是想和他……切磋一下。”

      席秋说的有些腼腆,脸逐渐泛红。

      凤北柠听的笑了,抬手摸了摸她的发顶,“好,本王这就派人去找找,也和京都的人说一声,说不定他回去了。”

      席秋听罢抿嘴点了点头,垂眸叹了口气。

      这么想着似乎有许久未见着那小屁孩了,耳边这么安静还真是不习惯。

      凤北柠动作很快,派人去晋州找了找,便得到了音讯。

      听闻上月,两男子出了晋州,至于去了哪里不知道。

      但是其中有一个男子身子似乎不好,被另一个搀扶着上马车。

      凤北柠听的拧眉,难道说他们遇到了危险?

      是毕池受伤了还是温蚕呢?

      不过温蚕懂医术,恐怕事情应当不会这么严重。

      席秋不禁气馁,叹了一口气。

      京都那边也传来消息说并未见到两人。

      事情陷入了死胡同,凤北柠也是无奈。

      这么大的范围,去找两个人,恐怕有些困难。

      两人仍然在找寻中,凤北柠也准备回京都了。

      一直待在这梁国也不是持久之计。

      京都她还要回去,处理几个人。

      “不再多留几日?”

      海兰陵一脸不舍,听到这个消息差点哭了出来。

      凤北柠翻了个白眼“告辞。”

      说罢,便转身上了马车,与长孙迟良坐在一辆马车里面。

      两人对视,相对无言。

      凤北柠沉声,踌躇半刻,走了出去。

      跳下马车,席秋会意将惊鸿牵上来。

      凤北柠上马,出了梁国皇宫。

      上晋州街道,许多人站在两侧,均看着她招手。

      似乎她是梁国的人一般。

      宗政扶筠亦坐在马背上,面无表情跟在她身后,眸光不经意瞥了几眼,又仓促移开。

      而此时他们身后的屋顶上,坐着一位鹅黄色衣着女子,瞥着他们的背影,不禁勾起了唇角。

      站起来转身一跳,便没了踪影。

      队伍行驶到晋州城门口,迎面却碰上了一个队伍!

      面前入目的是一个白色软轿,被许多白衣男子抬着,可以说是从天而降,直接停在了凤北柠的面前。

      软轿纱面摇摆,可以看出里面坐着一个女子,身姿妙曼,手腕带着珠铃,微微动弹,便会传出清脆的声音。

      宛如清泉滴落,悦耳动听。

      似乎是一阵风,他们停在了面前。

      众人疑惑不已,他们似乎从未在梁国见过此等阵势。

      凤北柠拧眉,面前人很明显是要来挑事啊。

      她坐在马背上,耐心的等着来人说话。

      众人翘首以盼,均想看看这软件内身姿妙曼的女子是何人。

      一阵清风吹过,纱面再次被吹起,可以看见,一素白纤细两指将剩余纱面微微抬起。

      里面女子缓缓抬眸,露出了自己的容颜。

      街道上的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凤北柠眸子骤然一缩,抓着缰绳的手紧了几分。

      女子容颜绝美,秀眉舒缓,眼眸灵动,粉嫩唇瓣微张,鼻子小巧精致。

      整个人看上去极其温婉,又极其美丽。

      她举止抬眸间,都像是一幅画。

      “七王爷,好久不见~”

      她粉唇轻启,吐出了这几个字。

      语毕,嘴角还噙着一抹笑,话语意味深长,眼眸顾盼流离,别有一番风味。

      众人不禁捂嘴,以掩饰自己对女子的惊讶。

      确实是绝美!

      宛如一个天仙一般。

      但是坐在马背上的凤北柠,却是一声冷哼。

      她英眉紧皱,随后又舒缓开来。

      对着面前软轿中的女子挑眉,红唇微张,“确实是好久不见啊,沈小姐!”

      最后三个字,似乎是咬牙说出来的。

      其他人听这话,立刻暗自思索起来。

      沈锦苒微微勾唇,软轿纱面被旁边的婢女弯腰抬起。

      她眸光流经凤北柠,后向着后面的马车移过去,随即笑的更加灿烂了。

      目光停在马车上面,她大声喊了一句。

      “长孙哥哥,你快出来,夫人让我叫你回去。”

      言语轻轻,却如同一道催命符。

      席秋没有见过沈锦苒,她出来的第一眼,本来觉着还挺美的。

      但是见到王爷黑脸的神色,她便愈发觉着面前这个女子丑陋起来。

      竟然张口就想让太傅大人和她回去?

      实在是没把她们家王爷放在眼里。

      马车内并未发出一句回应,凤北柠满意地勾唇笑了。

      对着沈锦苒挑眉,“沈小姐说什么呢,本王这里可没有什么长孙哥哥。”

      沈锦苒面色不变,脸上有些愠怒,眸光逐渐变得狠毒。

      玉指握拳,隐忍着怒气。

      凤北柠神色如常,抬手将自己面前的碎发撩到耳后,随即驱使着惊鸿向前缓缓走去。

      “事不宜迟,我们要回晋州了,望沈小姐不要阻拦才是,若是你不动,那么沈小姐要是受伤了,本王可赔不起啊。”

      她言语中有些得意,说罢便朝着她走过去。

      身后席秋会意,也让后面跟了上来。

      沈锦苒的软轿刚好停在城门口,她们挡住了出口。

      不能前进,如果不想被乱蹄踩死,那就只能后腿。

      沈锦苒咬牙,眼眸死死盯着凤北柠,纹丝未动。

      她就不信,凤北柠敢!

      然而见她未动,凤北柠也未停,直直朝她走了过去。

      眼看着惊鸿的马蹄即将踩到她最前面的抬软轿的白衣男子,沈锦苒倏地大叫一声。

      “撤!”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