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历史军事 > 根在东方 > 第149章 旧雨重逢

    第149章 旧雨重逢

    书名:根在东方 作者:砚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吴祥森等一众人很快来到了野战医院,刚下战马,柳徽章就指着远处的一个卫生员对柳义章喊道,“柳团长,你快看,那个扶着伤员的小护士多像卫稷呀。”

      柳义章顺着柳徽章手指的方向看去,卫稷正扶着一个伤员在院子里散步,一边走一边争执着什么,并没有注意到柳义章他们。

      柳义章激动地大喊一声,“卫稷!”

      卫稷听见有人喊她,并且是三哥的声音,她急忙四处张望,

      “我来了,卫稷!”柳义章边喊边向她跑了过去。

      卫稷这才看清楚向她跑来的人正是朝思暮想的三哥柳义章,她手扶着伤员,人不能走开,她带着哭腔大喊,“三哥,我可见到你了!”眼泪登时就流了下来,那位伤员是兵团六十六军的一名师长,他见卫稷碰到了亲人,就知趣地松开卫稷的手,自己一瘸一拐地向病房走去。

      卫稷一下子扑进了柳义章怀里,孩子般大哭起来。

      柳义章的眼泪也夺眶而出,他紧紧搂着卫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柳徽章和吴祥森站在一旁,柳徽章也跟着掉眼泪,低声地跟吴祥森解释,“军长,这位护士叫柳卫稷,是柳团长的妹妹。”

      柳义章这才注意到吴祥森还站在身旁,他附耳跟卫稷说道,“卫稷,先别哭了,首长还站在旁边呢。”

      卫稷止住哭声,柳义章用衣袖给她擦了一把脸,拉着她向吴祥森介绍,“吴军长,让你见笑了!这是我妹妹柳卫稷,我上次来野战医院时没见着她,她当时去前线了。”

      吴祥森跟卫稷握了一下手,卫稷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低声问,“首长好!”

      吴祥森对卫稷饱含深情地说,“小柳,你哥哥柳义章是我手下最优秀的战士,你们的姑姑柳慕烟是兵团最优秀的军医,我相信你会和他俩一样成为野战医院最优秀的医护兵,柳家一门皆英豪啊!突然见到你哥哥,你哭得如此伤心,可见你们兄妹的感情是多么的深厚,我可以答应你,你啥时候想你哥了,我就命令他啥时候来看你,好不好?”

      吴祥森的一席话把卫稷从喜极而泣的情绪里拉了出来,笑呵呵地对吴祥森说道,“谢谢首长,我保证完成任务!我天天想我三哥,你可要让他天天来看我哟!”吴祥森被可爱的卫稷逗乐了,“好,那我现在就兑现承诺,把你三哥交给你了。”接着他对柳义章说道,“义章,你今天就不用陪我了,徽章陪我就行了,你好好陪陪你妹妹吧,我看她想你想得厉害着呢。”

      柳义章点点头,卫稷跟柳徽章摆了摆手,柳徽章朝她做了个鬼脸,吴祥森和柳徽章就转身离开了,没走几步,吴祥森又回过头来,大声问卫稷,“小柳,你叫啥名了?”

      卫稷笑若桃花,傲娇地应道,“首长,我叫柳卫稷,保家卫国的卫,社稷的稷!”吴祥森这才恋恋不舍地转身走了,待吴祥森走远了,柳义章小声地嘱咐卫稷,“以后跟首长说话,要严肃些。”卫稷撒娇地说,“我是看他对你好,才对他笑的嘛!”

      柳义章这才发现,半年没见,卫稷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太阳晒在她的脸上,白里泛红,尽管还带着泪痕也掩饰不住天生丽质,一双丹凤眼顾盼含情,水灵灵地惹人爱怜,嘴唇红润丰满,一笑百媚生,一身护士服也难掩婀娜身材,身高直逼慕烟,刚才跟吴祥森握手时比吴祥森还高出大半头,都说女大十八变,半年前还是个假小子的村野丫头,一下子出落成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人。卫稷也仔细地打量身边的柳义章,半年没见,那个在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三哥,已没有了离家时的单纯,成熟稳重了许多,一脸的沧桑,那种经历过无数生死离别的沧桑,眼神里充满了刚毅与睿智,挺拔伟岸的身躯就像一座大山,少了些男孩的冲动与莽撞,多了些男人的沉稳与霸气,心里对三哥更是充满了期待......

      “三哥,你看够了吗?”卫稷搂着柳义章的胳膊,昂首挺胸,妩媚地笑着问道。

      柳义章这才回过神来,他轻拍了一下卫稷的脸颊,得意地说,“我柳家大院的丑小鸭都变成小天鹅了,女大十八变,你才十七岁呢,就变得连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卫稷心里乐开了花,她赶紧低下头,矜持地说,“那里有你这样夸妹妹的,一会儿丑小鸭,一会儿小天鹅,说了半天不都是家禽嘛!”

      柳义章听了哈哈大笑,卫稷确实变了,不但身材发生很大的变化,说话变化更大,没有了爽朗的大嗓门,而是介于豪爽与柔弱之间,软中带硬,以前那个英姿飒爽的女民兵完全不见了踪影,柳义章曾经觉着李淑贞特别像卫稷,现在柳义章更觉着卫稷就是另一个版本的宋晓菲,女孩的心思真得让人捉摸不透,柳义章就觉着做梦一样,那个从小跟着自己习武、骑马、爬树、游泳、打野仗、放炮仗......比男孩还野的卫稷,从小跟自己亦友亦妹,亲密无间,半年不见恍如隔世一般,变得非常陌生甚至有些莫名的紧张,心里本来有好多关于家乡的一些人和事准备问她的,也变得索然无味,不知为什么自己的心思不自觉地转移到了卫稷的美貌上,那是一种令人窒息的美,用倾国倾城来形容她恰如其分。好在自己有足够的定力,因为有了慕烟的前车之鉴,柳义章给自己划了一条底线,绝对不可以跟卫稷独处一室。

      柳义章笑着说道,“卫稷,你去跟你照顾的那个伤员请个假,然后陪我到山林里走一走,跟我讲讲咱柳家大院这半年的变化。”卫稷气哼哼地说,“三哥,不用请假,那个伤员根本就没多大事,他是我在前线指挥所里救治的,子弹当时打中了他的大腿外侧,没伤到骨头更没伤到动脉,只是皮肉之伤,包扎一下就可以了,根本就没必要来野战医院,结果他非要跟着我来野战医院,因为他是师长,别人也不好说啥,来了后点名让我护理他,我都快烦死了。”

      柳义章一听就火了,这不是耍流氓嘛!他转身就要去找那个师长,被卫稷一把拉住,笑着说,“姑姑还真是了解你,她嘱咐我,见到你时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你,否则你肯定会火冒三丈找人家麻烦的,其实姑姑不说我也知道你会替我出头的,谁让你是我三哥呢,敢撩拨河东小霸王的妹妹不是找揍挨嘛!”

      “那就对了,卫稷!我踹那个王八蛋两脚,他就得老老实实地给我滚蛋!”柳义章被气得满脸通红。

      卫稷挽着柳义章的胳膊,故作严肃地说,“姑姑说了,你刚被提拔为团长,以后不能动不动为了一点小事就大动干戈,这样对你影响不好。”

      “啥?姑姑那是胡说!一个糟老头子打我妹子的歪主意,还是小事?!师长咋了?狗屎!”说着又要挣脱卫稷,去找那个师长算账。

      卫稷急了,“三哥,人家又没动过我一个手指头,你去揍人家也不占理呀,再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是跟你学了十几年的功夫,他胆敢占我便宜,不是自讨苦吃吗?”

      “他对你有想法都不行!看你的眼神肯定很猥琐,气死我了!”

      “三哥,你太霸道了,你再这样我以后啥事也不敢跟你说了。”卫稷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喜欢的不得了,三哥从小就是这样,外村的小地痞胆敢招惹柳家大院的女孩子,柳义章一旦知道了非去报复不可。

      “三哥,姑姑这方面的事从来不告诉你吧?我来的这段时间,我可亲眼看见向姑姑献殷勤的军官太多了,你看着不顺眼也去揍人家呀?”

      “卫稷,这是两码事,姑姑多大了?她见多识广,什么样的人也应付的了。你就不同了,还是个涉世不深的孩子,假如有跟你年龄相仿的男孩追求你,我决不会阻拦,但像那个师长,纯粹就是为了......”柳义章没有再往下说,他突然想起了南京金陵中学的那个语文老师对宋晓菲的性骚扰。

      “三哥,我才不会急着嫁人呢,除非碰到像你这样的男子汉。不说这些无聊的事了,走,到我宿舍去,我好好给你讲讲咱柳家大院的事,另外我还给你织了一件毛衣,王卉也给你织了一件也让我给捎来了,顺便试试合不合身。”说着拽着柳义章就往宿舍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