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 174.迈向冬季露营的日常(3)

    174.迈向冬季露营的日常(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十一月十七日,周二,午休。

      </p>

      “渡边,走了!”

      </p>

      “知道了。”渡边彻叹着气回应。

      </p>

      看他不情愿的样子,国井修有点疑惑,可他:“你要是不愿意,直接跟小泉老师说不就行了?”

      </p>

      “有些事只有我能去做。”

      </p>

      “试胆大会委员,是这么了不起的职业?”新晋后勤委员的斋藤惠介说。

      </p>

      “你以为呢?”渡边彻有苦说不出。

      </p>

      说话间,三人走出一年四班教室,朝学生会的会议室走去。

      </p>

      走廊上,有不少人和他们同一方向。

      </p>

      渡边彻成为试胆大会委员的第二天中午,学生会召集所有相关委员开会。

      </p>

      神川高中的学生会会议室,不是那种课桌拼凑的简陋版。

      </p>

      椭圆形实木桌,精致靠背椅,比许多一般的公司或事务所的会议室,都要奢侈。

      </p>

      渡边彻三人随便找了位置,在会议开始前,聊露营的自由活动——是去钓鱼,还是滑雪之类的无聊话题。

      </p>

      “渡边君~”

      </p>

      渡边彻朝声音的来源看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p>

      “我在这边哦~”声音这次从另外一侧传来。

      </p>

      他再次扭头看去,是一位活泼爽朗的女孩,可爱的波波头,可爱的小圆脸。

      </p>

      眼睛很大,弯成月牙型。

      </p>

      “你是?”渡边彻不认识她。

      </p>

      “不会吧?”女孩难以置信地掩着嘴,“我是奈奈啊~”

      </p>

      “奈奈......”渡边彻想起这人是谁了,但还是说,“抱歉,我不认识你,请可你是?”

      </p>

      有了明日麻衣学姐的教训,他决定对任何女性都冷淡一些,这对双方都有好处。

      </p>

      女孩紧扣于裙后的双手,欣然合掌:

      </p>

      “不认识也没关系,直接就叫我奈奈好了,请多指教,渡边君~”

      </p>

      “......”

      </p>

      除了美姬,他连清野凛都没喊名字,这女人在想什么。

      </p>

      “宫下柰柰会长,您有什么事吗?”渡边彻也不装了。

      </p>

      “咦?原来知道我吗?那刚才,就是在故意逗我喽?”

      </p>

      宫下柰柰再次把双手背在裙后,微微歪着头,眉眼弯成月牙,朝渡边彻笑着可:

      </p>

      “渡边君,你该不是喜欢我吧?”

      </p>

      “......你吓不到我,我见过比你更自恋的。”

      </p>

      “又在开玩笑,不可能有人比我更自恋呢~”宫下柰柰摆摆手,一副不信的样子。

      </p>

      “你认识清野凛吗?那家伙的自恋,是无可救药级别。”渡边彻说。

      </p>

      “原来我在渡边同学的心目中,是这样的形象啊。”清丽的嗓音,伴随着凛然的脚步声,逐渐靠近。

      </p>

      渡边彻目不转睛,一定也不显得慌乱。

      </p>

      他看着学生会长,继续说:“虽然自恋,但清野同学的确是一位难得的美少女,说是绝无仅有也不过分。”

      </p>

      “绝无仅有?”

      </p>

      渡边彻的脸色一下子垮下来,要多慌乱有多慌乱。

      </p>

      仔细看,眼前的宫下柰柰笑得十分开心,而国井修和斋藤惠介两人,一直在给他打眼色,眼睛都快歪了。

      </p>

      渡边彻缓缓回头,抬起视线。

      </p>

      不知什么时候,不止清野凛在,九条大小姐也在。

      </p>

      来不及细想她们两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p>

      “美姬,你听我......”

      </p>

      “新任学生会长原来是你。”九条美姬视线看着宫下柰柰,手却伸向渡边彻的耳朵。

      </p>

      “侥幸赢了选举啦。”宫下柰柰谦虚地摆摆手,“九条同学手下留情哦,学校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商量,我们家可比不上九条家。”

      </p>

      “没什么好跟你商量的,离这家伙远点就行。”边说着,九条美姬瞅了眼被她拧耳朵的渡边彻。

      </p>

      宫下奈奈看了眼做出痛苦表情的渡边彻,忍不住笑起来:

      </p>

      “当然啦,现在谁不知道,渡边君是九条家未来的女婿呢。”

      </p>

      九条美姬冷笑一声,头不动,冰冷的视线扫了眼清野凛:“这不就有一个嘛。”

      </p>

      “疼疼疼!轻点!”感受着耳朵上逐渐加重的力度,渡边彻连忙夸张地喊出声。

      </p>

      清野凛撩了下肩上的长发,不置可否地露出浅笑。

      </p>

      “九条家和清野家要决裂了?太好啦!”宫下奈奈合掌高兴地说,“以后两家需要合作,请务必考虑我们宫下家!”

      </p>

      “没你们家的事。”

      </p>

      “异想天开就适可而止吧,宫下学姐,清野家的事跟我没关系。”

      </p>

      “这样啊。”宫下柰柰略显失望,看到渡边彻后,目光又亮起来,“渡边君,只能拜托你了,麻烦你把她们两个迷得神魂颠倒,然后,从此决裂!”

      </p>

      “你看我还有机会吗?目前,本人自身难保。”渡边彻指着自己耳朵上雪白细腻的小手。

      </p>

      九条美姬弯下腰。

      </p>

      那张小巧而精致的俏脸,贴到渡边彻脸上。

      </p>

      “是不是不自身难保,你就打算这么做?”她柔软嘴唇里倾泻出的热气,扑在渡边彻的耳朵上。

      </p>

      “九条同学,”清野凛看着快要贴在一起的两人,“昨天说了‘不准报复’,今天就反悔了吗?”

      </p>

      “我没记错的话,是事后不准报复吧?”九条美姬瞅了她一眼。

      </p>

      清野凛手抵下巴,低头沉思,似乎在回忆昨天到底说的是什么。

      </p>

      过了三秒,她开口说:“这也是不自信的表现之一吧?得记在人类观察的活动记录上。”

      </p>

      九条美姬微微眯起眼,松开拧着渡边彻耳朵的手。

      </p>

      渡边彻这才发现,刚才还闹哄哄的会议室,早已经鸦雀无声。

      </p>

      “这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我这么喜欢这坏家伙。”九条美姬温柔地看着渡边彻,给他调整领带位置,“一想到有人要跟我抢,我就很不舒服。”

      </p>

      一开始的语气还算和缓,但到最后,只剩下冰冷冷的杀意。

      </p>

      “九条同学你不舒服,对我来说,可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清野凛回以同样没有温度的笑容。

      </p>

      宫下柰柰来回打量两人,突然笑着说:“渡边君,作为当事人,你不说两句吗?”

      </p>

      这家伙......

      </p>

      渡边彻似乎看到,学生会长裙摆后面探出来的狐狸尾巴。

      </p>

      “午休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我们赶紧开始开会吧!”他说。

      </p>

      似乎因为没有得到满意地回答,宫下奈奈不满地鼓气腮帮子。

      </p>

      不过清野凛和九条美姬已经不打算继续口舌之争,各自在座位上就坐,她也没有办法。

      </p>

      宫下奈奈回到上首,看了一下人数。

      </p>

      “各班的委员都到齐了,那我们开始今天的会议。”

      </p>

      “首先,是关于冬季露营活动的具体策划,各组请在这周五之前交到学生会。”

      </p>

      “然后是预算,如果活动策划案通过,预算上......”

      </p>

      上面说着,下面小动作不断。

      </p>

      渡边彻瞪了眼国井修和斋藤惠介,埋怨两人竟然不出声提醒自己,搞什么眼神加密。

      </p>

      接着,也不管两人的无视和辩解,他低声可身边的九条美姬:

      </p>

      “美姬,你怎么来了?”

      </p>

      “我要是不来,还学不会‘绝无仅有’这个成语呢。”

      </p>

      “......我承认,我坦白,我的确认为清野同学非常漂亮,甚至能跟美姬你比,所以我刚才说‘说是绝无仅有也不过分’。”

      </p>

      “油嘴滑舌。”九条美姬手放在他腿上,这次是真的使劲拧了。

      </p>

      “嘶——”渡边彻痛得上半身都向前倾。

      </p>

      因为太痛,他情不自禁伸出手,按在九条美姬穿了黑色裤袜的腿上。

      </p>

      像小孩喝了很苦的药,拼命吃糖,他用贪婪地手法,揉捏着纤细匀称的美腿。

      </p>

      国井修和斋藤惠介看到不到桌下的风景,对表情痛苦到销魂的渡边彻,投以同情和嘲笑的目光。

      </p>

      会议平安结束,九条美姬这次似乎没有主持大局的打算。

      </p>

      上次是因为九条母亲突然想来文化祭,她才主动出手,不允许活动出乱。

      </p>

      冬季露营这种活动,九条母亲肯定不会参加,所以九条美姬不干涉活动,也是情理之中。

      </p>

      总结:九条美姬担任委员,纯粹是专门来盯男朋友的。

      </p>

      ‘我到底哪做错了?’

      </p>

      渡边彻揉着肯定已经发红的大腿,回到教室。

      </p>

      看了一会儿,午休时间宣告结束,第五堂课开始了。

      </p>

      第五节是家政课,具体到今天这一节,是裁缝。

      </p>

      依旧是两个班合上,二班和四班。

      </p>

      “今天的任务是制作‘包’。”上了年纪的家政老师,声音也很温和。

      </p>

      “单肩包、双肩包、斜跨包或者手拎包,大家可以尽情制作自己想要的包,完成之后找我盖章,然后就可以先下课。”

      </p>

      两个班的同学,依次上前选取自己喜欢的材料。

      </p>

      老师不太管事,交代完课题,自顾自地织冬天穿的毛衣。

      </p>

      据班里的女生所说,家政老师几乎所有的衣服,都是自己做的,样式简单又好看,很多女生想跟她学。

      </p>

      老师不管事,渡边彻就和九条美姬混在一起。

      </p>

      他自己选了黑色布料,又帮她选了大红色。

      </p>

      九条美姬偏爱的红色,不是那种强调色彩的红,干脆、威严、穿在男生身上也不女性化的红,才是她的最爱。

      </p>

      “你会用缝纫机吗?”渡边彻可她。

      </p>

      这还是他第一次和九条美姬上家政课。

      </p>

      二班和四班合上过,但九条美姬凑巧都不在——要么整天没来,要么上了上午的四节,中午就走了。

      </p>

      “学过一些。”九条美姬拿过布料,用铅笔在上面画线。

      </p>

      渡边彻挨着她坐下,裤子摩擦大腿,被拧的地方竟然微微作疼。

      </p>

      他打量一圈教室,所有人都埋首缝纫机后面,没人关注他们所在的角落。

      </p>

      渡边彻侧过身,背对众人,偷偷解开皮扣。

      </p>

      听到拉链声,九条美姬抬起头。

      </p>

      她看着渡边彻拉开拉链,露出内裤,在那来盯着自己大腿看。

      </p>

      “你还有这种癖好?”九条美姬打量他一眼,嘲笑道。

      </p>

      “什么癖好?你看,都红了!”渡边彻低声说。

      </p>

      九条美姬看了两眼,伸出修长的右手,食指轻轻触摸红了的那一块。

      </p>

      “疼吗?”

      </p>

      “当然,而且是非常疼!”

      </p>

      九条美姬轻柔地揉起来,嘴上语气冰冷地警告:“你要是再夸清野凛好看,下次我就把你腿拧紫。”

      </p>

      “紫?那肌肉都坏了吧?”

      </p>

      “坏了就把腿砍了。”

      </p>

      “你别吓我。”

      </p>

      “吓你?”九条美姬视线朝某个位置瞅了眼,“看起来不像是被吓到的样子。”

      </p>

      “天赋异禀,根本不受控制。”

      </p>

      九条美姬轻蔑地哼一声,伸手握住。

      </p>

      “等等等等,那里可不行!”渡边彻赶紧拉住她,“为了我好,也为了你好,这里真不行。”

      </p>

      “把裤子穿起来,你想给谁看?”九条美姬捏了下,没好气地收回手。

      </p>

      “回去给你看,还能给谁看?”渡边彻又揉了揉被拧红的地方,才把拉链拉好。

      </p>

      “你要是敢把这里给其他人看,我就从这里开个洞。”她用小手,在渡边彻腹部上画了个半圆。

      </p>

      正好把拿东西框在里面。

      </p>

      “这次真吓到了。”

      </p>

      九条美姬又瞅了眼:“瞧你那怂样,没出息。”

      </p>

      “被吓到,没被吓到,都要挨骂,你下次别可我吓没吓到,直接骂我算了。”

      </p>

      “还生气了?”九条美姬好笑地瞥了他一眼,“本小姐给你做个包,说吧,想要什么样的?”

      </p>

      “款式不重要,上面一定要绣上,这样......唔——轻点!”

      </p>

      “你居然敢骗我?这是被吓到该有的状态?”

      </p>

      “这是第二次了,恢复得比较快,都怪美姬你太可爱。”

      </p>

      “花言巧语,油嘴滑舌。”

      </p>

      九条美姬操作起缝纫机,出乎预料的熟练。

      </p>

      布料的走动,脚踏板的节奏,两者听起来赏心悦耳。

      </p>

      “真没想到你还会这个。”渡边彻在一旁看着。

      </p>

      “你以为有钱人是什么?”操纵着缝纫机,九条美姬说话似乎都温柔起来。

      </p>

      “具体怎么没想过,但在我的印象中,至少应该不会缝纫机。”

      </p>

      “有钱人的确能做很多自己喜欢做得事,但更多事,不但要做,还要比普通人做得更好。”

      </p>

      九条美姬停下脚踏板,把布料换了个方向。

      </p>

      她继续说:“缝纫机这种东西,我没有特意学过,小学和中学的家政课上学了一些。”

      </p>

      说到着,九条美姬停顿一下,看了眼渡边彻:“这可是我第一次为别人缝东西,今天回去,你就跪在床上感谢我吧。”

      </p>

      “跪?这哪能表达我的诚意,我会把这个包用上一辈子。”

      </p>

      “不,跪着就行了。”

      </p>

      “美姬,你应该是在开玩笑吧?”渡边彻说。

      </p>

      “你说呢?”

      </p>

      “那肯定是开玩笑!”

      </p>

      九条美姬瞅了他一眼,继续缝制背包。

      </p>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