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武侠仙侠 > 雨仙 > 第七十七章 除烟随外雨孤洒

    第七十七章 除烟随外雨孤洒

    书名:雨仙 作者:裴霜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那管事向四周投去一瞬的求救目光,见无人敢上前,只能暗自叫苦。

      “我说……我说……”管事颤抖道,都快要哭出来。

      石辰这才收起那散发着青芒的剑。

      管事松了一口气,感受到脖子上微微留下了一道红色血痕,那剑刮破了自己的皮肤。

      管事不禁打了一哆嗦,赶忙站起身给眼前的狠人翻找桐木傀儡的拍卖信息。

      “找……找到了……”管事小心谨慎的说道,将那天桐木傀儡的拍卖册递给了石辰。

      石辰拿过来看着上面写的,眉目紧皱。这桐木傀儡被一位化名为白骨的修士以一亿上品灵石拍走。石辰略微一想,好大的手笔。只是这白骨修士注明自己是散修,这简直就是海底捞针啊。

      石辰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将那册子丢给了管事,冷漠的往外走。

      那管事抚平着自己的腹部,传来一阵痛楚,暗道这尊煞神终于肯走了,赶紧给我走。

      石辰走了没三五步,渐渐从脑海中想起了一件事,回过头问道:“参商合玉的消息是不是你透露出去的?”

      “参商合玉?好像……是……”那管事思索了一会,想起了近七十多年前自己敲诈了几个穿着神秘斗篷的修士。

      石辰眼神微眯,露出一抹痛意,当年差点死在骨仙手上,被一个问鼎高手追的无处可走,还险些丢了石琼跟小雨,小果。

      二话不说,奔过来就是又一脚,硬直的踹在了管事的腹部。

      感受到眼前狠人踢来的第二脚,想死的心都有了,露出了绝望的眼神。

      这一脚比之刚才更重了一点,一连又撞破几面墙壁。管事滚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嘴里鲜血横流,已是痛的昏死过去。

      周围的人都暗道狠辣,这管事爱行贿的行径早已被众人耳濡目染过,如今落得这般,也算是讨一个教训。

      石辰这才愤然离场,出了拍卖行又落得有些悲凉。白骨?究竟是谁,究竟在哪……茫茫仙界,何处去寻呢?

      桐木傀儡的线索暂时被中断了。石辰踏上小雨,回到宗门中去。

      邪王殿骨仙大殿内,桐木傀儡被安放在一处并不起眼的地方。这桐木傀儡正是被骨仙拍走的,骨仙修骨道,正欲过些时日参透这桐木傀儡,使用操控傀儡之术来精进自己的道行。

      那操控傀儡的御傀术也是拍卖行被一并拍下来的,自己忍痛拍下了这两样东西,只希望能够借此突破问鼎后期,到达问鼎巅峰。

      石辰回到蓝云宗内,努力使自己不再去想桐木傀儡的事。

      面色平静的回到洞府内,打坐吐纳到夜里。

      修为依旧停靠在化神一层不见长进,石辰缓缓起身,就着夜色,盘坐在洞府之上。

      石辰抬头仰望星空,有时累了,便躺在洞府之上,从不嫌这里的石头冰凉。

      星茹婉悄悄探出头来,使用御空之术飞到蓝云宗半空,目光搜寻着师父的身影,一个又一个洞府被自己闪过。

      一圈下来,最后在师父自己的洞府上看见了他,没想到师父这么容易找。缓缓飞到师父身边,悄悄落下身来。

      石辰察觉到星茹婉的到来,坐起身看着她平静的道:“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不困。”星茹婉回道,轻轻盘坐在师父旁边。

      “师父,星河里边有什么呀?”星茹婉轻声问道,不明白师父究竟在夜空中寻找什么。

      “有道。”石辰简单回应。

      “什么道?”星茹婉又问。

      “永恒之道。是一颗极为美丽的道,温柔而不失恒心,不语又不失坚毅。”石辰解释道,言中正是石琼那时的模样。

      “我也想拥有这样的道。”星茹婉喃喃道。

      “要化神才能开始悟道,从而走出自己的道心,你悟道还太早。”石辰一边凝望着夜空,一边开导着徒弟。

      “哦,那我若是拥有永恒道心的时候,我能永远的陪在师父身边吗?”星茹婉悄声问道,试图走进师父的心里,从而代替石琼的位置,洗去师父心中那股悲凉。

      石辰听闻徒弟这耐人寻味的询问,不禁感慨,当初的石琼又如何不是这般想的。只要是陪在自己身边,即便终身不是道侣。只可惜莲霜儿的出现打破了她的计划。

      石辰轻声微笑,柔声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师父只将你培养成蓝云宗内的一柱顶天立地的栋梁,能为蓝云宗分忧解难为止。那时,你不比师父差多少,为师也没有可教你的东西了,我们师徒便散了。”

      不是不能够师徒同行,而是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邪王未除,上古魔神分身未灭,自己的妻子石琼也要想办法复活,这条路太奸险,太漫长,只能自己一个人慢慢的走。

      星茹婉听完师父的话,感到些许失落,正如师父说的,若与师父仅仅是师徒关系,那师徒迟早会散。可自己又如何来修复师父已经受伤的裂痕呢?

      星茹婉咽下哽咽的失落,试探的道:“那我嫁给师父,我们就不只是师徒了,我们结为道侣,我就能一直陪在你身边了。”

      石辰并未凶徒弟,对于徒弟此刻大逆不道的话,此刻也犹如一阵不堪入目的清风,悠悠吹过。历经过当年对石琼的凶骂,此刻石辰早就不在意世间的一切伦理纲常。

      石辰平静的回复:“我已有妻子,这一世,你只能是我徒弟。”

      “可……可石琼已经不在了呀……”见师父不生气,星茹婉又变本加厉的问。

      石辰摸着指间的温柔,那感受着自己体温的戒指,是自己亲手为自己与阿琼做的。

      石辰目光注视着星茹婉,感觉她有点像阿琼,可却又根本不同。阿琼走的永恒之道,肯将心中的情愫深藏二十三年,直到看着哥哥有从面前溜走的迹象,这才开始爆发出来。

      眼前的星茹婉倒是想到什么说什么,虽也直性,可终究不是走永恒之道而令人惋惜的阿琼。

      石辰隔了许久,才慢慢说道:“她还在,只不过我与她阴阳相隔。她拥有我全部的感情,除了她,我容不下任何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