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25 这种温暖呵护,从未有过

    025 这种温暖呵护,从未有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陆丰泽并没有在医院呆太久,看着林芝芝把一大碗粥喝完之后,他便离开了。

      林芝芝不想耽搁拍摄的进度,影响到别人,即使还有点低烧,她仍旧坚持出了院,回酒店。

      在偏僻的小县城里,最好的酒店也比不了大城市里的普通宾馆,但林芝芝对于剧组的吃住,并没有要求,整个剧组的人,也都住在这里。

      酒店一共四层,她的房间被安排在顶楼最靠走廊尽头的那一间,她的对面,则是沈钰轩的房间。

      当她和肖以笑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一抬眸,便看到朝电梯走了过来的张凯霖,张凯霖看到她,眼里闪过一丝错愕,尔后又扬唇笑了,大步走向林芝芝道,“怎么就出院了,我还正打算去医院看你?”

      林芝芝微微扬唇,得体一笑,“谢谢,我已经没事了。”

      张凯霖站在林芝芝的面前,眯起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细细地打量了一下她仍旧显得苍白的小脸,“真的没事啦?”

      说着,张凯霖便伸手,要去探林芝芝的额头。

      肖以笑看到张凯霖的动作,目光一紧,想要向前阻止,不过,却在她向前阻止之前,林芝芝已经下意识地后退一步,避开了张凯霖伸过来的手。

      “我真的没事了,谢谢你关心!”看着张凯霖,林芝芝落落大方地一笑,“因为我,耽误了你一天的时间,对不起!”

      张凯霖看着林芝芝的有意闪躲,倒是并不介意,扬唇笑笑道,“没事,拍了几天戏也挺累的,就当休息了。“

      “霖少,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家芝芝就先回去休息了,这感冒才好,身体弱,吹不了风。”肖以笑看着情况,笑着适时开口。

      张凯霖现在好歹是国内的一线男演员,如果情非得已,她可不想得罪。

      做为圈内神秘又低调的金牌经纪人,别人或许不认识她,包括很多圈内的人或许都不认识她,可是,张凯霖却不可能不认识。

      有沈钰轩这样的大导演,又有肖以笑这样的金牌经纪人为林芝芝全力保驾护航,就算张凯霖不知道林芝芝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也足以见,她的背后,一定是有相当不简单的人物撑着的。

      所以,他笑着点点头,对林芝芝道,“好,那你好好休息,明天可还有重头戏要拍。”

      林芝芝笑着微微点了一下头,淡淡“嗯“了一声,越过张凯霖,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笑笑,你也忙了一整天了,回去休息吧,我没事了。”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开了门,林芝芝对肖以笑道。

      肖以笑是真的很专业,也很尽职尽责,不过短短的几天时间,林芝芝的心里,便对她充满感激。

      “行,那你有事打我电话,我随时待机。”

      四楼的房间都让剧组的重量级人物给住满了,肖以笑只能住到三楼去。

      林芝芝点头,答应一个“好”字,目送肖以笑转身离开后,她才进了房间,习惯性地将门给反锁上。

      病了一场,身上出了不少汗,粘腻腻的,很不舒服,所以林芝芝回到房间后,也没有仔细看,第一件事情便是想要去好好的洗个热水澡。

      前天几在山上紧张地拍摄,也没怎么洗澡。

      拉上窗帘,将身上脱到只剩下一条内裤后,她才转身去浴室。

      来到浴室门前,她一边将一头随意盘在脑后的长发散下来,一边抬手去拧门,当拧住门把,将门推开,往里面看过去的时候,她立刻便傻了,整个人怔在了当场。

      不大的浴室里,并没有浴缸,林芝芝一眼看过去,便将里面正在站在花洒下洗澡的陆丰泽看了个精光。

      欣长挺拔的身形,轮廓清晰如刀削斧吸般的脸庞,精壮的身躯,笔直有力的长腿,还有双腿间那硕大的一团 ……

      “对不起!”

      回过神来的下一秒,林芝芝立刻便低下头去,然后往后退了一步,手紧握着门把想要将门拉上。

      只不过,就在她拉门的时候,原本要关上的浴室门却忽然被人从门后给拉住了,林芝芝错愕地抬起头来,看到的,是已然近在咫尺,和她不过一步距离之遥的陆丰泽。

      “我洗好了,你洗吧。”

      看着眼前浑身上下只有一条内裤的林芝芝,陆丰泽那双幽深的黑眸里,抑制不住的有灼亮的暗芒,道道划过,出口的声音,却是格外的平淡又优雅。

      林芝芝虽然很瘦,可是该有肉有地方,倒是不小,特别是那两团雪兔上的粉嫩,着实诱人。

      “陆总, ……”眼前浑身赤-裸,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如雕塑般的男人,实在是让林芝芝羞赧窘迫到了极点,她甚至是都忘记了自己此刻也只是穿了一条小内裤而已,其它的部倍,都裸-露在外。

      再一次,她赶紧低下头去,感觉心脏随时都有可能从胸口里蹦出来。

      “你 ……你怎么会在这儿?”

      看着眼前不过短短几十秒内便一张小脸儿炸红,甚至是全身的肌-肤都渐渐显现粉嫩的林芝芝,陆丰泽相当满意地勾起唇角,笑了。

      “怎么,不想我在这儿?!嗯——”向前逼近半近,陆丰泽抬手,极漂亮的长指挑起林芝芝的下颔,让她抬起头来看向他,好整以暇地问道。

      原本两个的距离就极近,陆丰泽再逼近半步,林芝芝的胸部,几乎就要贴到他的胸前,即使没有直接碰到,可是,她却已经强烈地感觉到,男性身上强烈的荷尔蒙气息,将她浓浓的包裹了起来。

      第一次和陆丰泽这样的男人几乎是浑身赤-裸的相对,林芝芝的整个人都想要颤抖,心脏跳动的速度,已经完全不受她的控制。

      “陆总,我 ……”看着他,感受着他那喷洒在自己额头处的灼热的气息,林芝芝几乎快要窒息过去,说话更是变得不利索,结结巴巴地道,“没 ……没有!”

      “没有什么?!嗯——”说着,陆丰泽的头便压了下去 ……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那张绝俊的面庞,林芝芝屏住呼吸,闭上了双眼。

      就在她理所当然地以为此刻陆丰泽会对她做出些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的时候,陆丰泽却只是蜻蜓点水地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尔后便收了手,越过她,往浴室外走去。

      感觉男人那灼热的气息越离越远,林芝芝心里却不但没有好过些,反而莫名涌起一股失落与挫败来。

      都这样了,陆丰泽还不愿意碰她,那意味着什么?

      “快去洗吧,别病情又加重了。”

      就在林芝芝愣在原地不动,满脸子胡思乱想的时候,陆丰泽低沉又温润的嗓音从她的身后不远处传来。

      眼眶莫名一涩,她赶紧点头,“嗯”了一声,进了浴室 ……

      …… ……

      磨磨蹭蹭,在浴室里洗了半天,又吹干了头发,等林芝芝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陆丰泽正站在落地窗前,打电话。

      原本紧闭的窗帘,被他拉开了一条缝,他就站在缝隙前,望着窗外深沉又宁静的夜,低沉醇厚的嗓音,犹如这初秋夜里倾泄下来的皎洁月光,干净清洌,不染世俗。

      他已经穿上了衣服,一件黑色的短袖t恤,一条深灰色的休闲长裤,明明那么简单的衣裤,可是却被他穿出了最大气尊贵的气势。

      “酒店没房了,我今晚就睡这里。”林芝芝正看的痴迷的时候,陆丰泽却忽然结束了电话,转过身来,幽深却又无比清亮的眸光投向了她,淡淡开口。

      肯定的语气,没有任何征询林芝芝意见的意思。

      “哦。”经过洗澡前的强烈刺激,此刻的林芝芝倒是淡定多了,“那我去楼下跟笑笑一起睡。”

      “怎么,就不打算和我一起睡?”

      ——跟陆丰泽一起睡?!

      明白过来陆丰泽的意思,林芝芝的大脑,又“轰”的一下,仿佛爆炸了般,霎时一片空白。

      陆丰泽仍旧站在窗前的位置,隔着六七米的距离,定定地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半点儿也不着急。

      “只要你觉得可以,我就没有问题。”

      足足怔愣了五六秒之后,林芝芝才缓了过来,然后鼓起所有的勇气,在心脏狂乱地跳动下,给出了陆丰泽答案。

      陆丰泽看着那样坚定又勇敢的她,忽然便扬唇,笑了。

      “叮咚”“叮咚”“叮咚”

      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

      林芝芝一惊,猛地往后看了一眼,当意识到只是门铃响的时候,立刻便深吁了口气。

      看到她又一副做贼心虚,仿佛一个偷吃者被抓个现形的那种心虚,陆丰泽狭长的俊眉,又不禁轻拢了一下。

      “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继续响起,林芝芝看向陆丰泽,见他不动,也没有说话,才转身,走到门前,开了反锁的门,却并没有解开挂在门框上的锁扣,人躲在门后,将门拉开了一条缝。

      “你好,哪位?”

      “是我,张凯霖。”张凯霖站在门口,透过被拉开的门缝往里面看了进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我刚出去,给你买了碗猪肝瘦肉粥,你趁热吃点吧。”

      “不用了,我已经洗漱完准备睡觉了,谢谢你,明天见。”话落,林芝芝也不给张凯霖再多说任何的机会,直接便将门给关上,再次反锁了。

      将门锁好,林芝芝转身往回走,走了几步,抬眸看到仍旧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她的陆丰泽,她呼吸一滞,又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陆丰泽看着她,眉梢微挑一下,又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去买一份猪肝瘦弱粥,送到林芝芝的房间来。”

      林芝芝,“ ……”

      什么意思?

      “我不饿!”看着陆丰泽挂断电话,林芝芝才开口。

      陆丰泽掀眸睐她一眼,将手机往大床上一丢,不悦道,“别的男人可以关心你,我就不能关心你啦!”

      林芝芝,“ ……”

      她忽然就被陆丰泽搞的有点懵了。

      “我没这个意思,只是不想这么麻烦你。”这次,她没有多想,话脱口而出。

      陆丰泽单手插入裤兜里,勾起唇,睨着她似笑非笑道,“没关系,以后你麻烦我的时候,还多得去了。”

      林芝芝,“ ……”

      她越来越懵了。

      陆丰泽看她站在玄关处傻站着,不说话,也没有再多跟她说什么,直接拿过了放在床头柜上的笔记本电脑的,然后坐到床上,靠进床头里,打开电脑,认真浏览起邮件来。

      林芝芝看着陆丰泽那专注的工作的样子,愣了几秒,意识到自己刚刚脱下来的衣服还扔在床上的时候,她赶紧过去,把自己的脏衣服一件件收了起来,放进了浴室的脏衣篓里。

      收好了脏衣服,想到什么,她又去拿烧水壶,想要烧壶开水。

      不过,当她的手碰到烧水壶的时候,才知道水已经烧好了,里面的水还是温温烫烫的。

      倒了杯水,林芝芝捧着杯子,眼睛看着专注工作的陆丰泽,慢慢喝了起来。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越优秀的人,便越努力,越努力,便越优秀。

      就像陆丰泽,这样一个站在食物链顶端俯视众生的男人,明明已经那么出色,拥有了所有的一切,却还是那么努力地工作。

      而专注工作的男人,往往是最迷人的,更何况,是陆丰泽这样的男人。

      “叮咚”“叮咚”“叮咚”

      当林芝芝傻傻地看着工作的陆丰泽,把杯子里的水喝的差不多的时候,门铃又响了起来。

      想到应该是陆丰泽让人给自己送了猪肝瘦肉粥来,她赶紧放下水杯,去开门。

      “来,芝芝,你的猪肝瘦弱粥,刚出锅,热呼呼的,赶紧趁热吃。”

      看着出现在门口笑嘻嘻的肖以笑,林芝芝一时无语。

      肖以笑怎么就确定,这粥是她要喝的,万一是陆丰泽要喝的呢?

      “谢谢,你回去休息吧。”接过肖以笑手里拎着的粥,林芝芝道谢。

      “好的,你和陆总也好好休息。”

      林芝芝,“ ……”

      看着笑嘻嘻地转身离去的肖以笑,又看看手里的一大盒热粥,林芝芝是再次无语。

      关上门,又反锁上,端着粥走回房间里,看着仍旧靠在床头里,一双眼睛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十指如飞的男人,林芝芝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你要不要也喝点?”

      那么大一盒粥,她铁定吃不完。

      陆丰泽停下手上的工作,掀眸,再淡然不过地看林芝芝一眼和她手里的那一大盒粥,低沉的嗓音不带任何情绪地道,“你先喝,剩下给我。”

      话落,他又继续十指如飞地在键盘上敲了起来。

      林芝芝,“ ……”

      一盒粥,现在又没有小碗可以盛出来单独喝,只能装在盒子里面一起喝,难道陆丰泽就这么不嫌弃她么?

      不过,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林芝芝倒是真的很想试一试,陆丰泽到底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嫌弃她,她吃剩的东西,他也愿意吃。

      所以,这一次,她什么也没有多说,直接端着粥,来到书桌前坐下,然后打开粥,拿起里面的一次性的勺子,大大方方地喝了起来。

      陆丰泽一边回着邮件一边掀眸看她一眼,看到她裹着条浴巾算不上矜持的吃相,不禁微微勾了下唇角。

      一碗粥实在是太多,林芝芝喝了一半,便再也喝不下去了。

      当她侧头朝陆丰泽看过去的时候,陆丰泽也正好放下电脑,一副闲适又慵懒的样子朝她走了过来,扬唇道,“看来这粥的味道不错。”

      林芝芝点了点头,看着他,舔了舔唇角,明亮的灯光下,她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更显澄亮潋滟。

      “嗯,我吃饱了,剩下的你还喝吗?”

      陆丰泽深邃的眸光格外灼亮地看着她,扬唇笑了,“当然喝,正好饿了。”

      说着,他已经伸手过去,端起林芝芝面前的粥盒,就用她用过的勺子,喝了起来。

      林芝芝坐在那儿,愣愣地看着他,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等她回过神来之后,脸色立刻炸红,然后站了起来,低着头,迅速地绕过陆丰泽,来到大床的另一侧,掀开被子,躺了进去,用被子盖住了头。

      藏在被窝里,林芝芝唯一能听到的,除了自己越来越快的“砰”“砰”“砰”的心跳声,便是自己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

      陆丰泽倒是不浪费,格外好心情地将剩下的粥全部给喝了,然后将粥盒收拾了,再去浴室,洗手。

      林芝芝将自己藏在被子下,竖着耳朵听着房间内的一切动静,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更是有密密麻麻的汗珠,不断冒了出来。

      如果说,上次在陆丰泽的公寓里她主动扑上去只是为了履行她和陆丰泽之间买卖的义务,那么这次,她是绝对甘之如饴地将自己,完完整整的全部的献给陆丰泽。

      哪怕睡过之后,他很快厌弃她,将她如敝帚般丢弃,她也不后悔。

      在度秒如年的等待中,林芝芝终于听到,陆丰泽靠近的脚步声,然后,她身边的床垫,猛地往下一沉,再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陆丰泽坐到床边,靠进床头里,又拿过笔记本电脑放在大腿上,在看了一眼身旁鼓起的那一团,勾唇笑了笑之后,接着继续工作。

      林芝芝等呀等,等呀等,在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后,仍旧没有感觉到陆丰泽的任何动静,她再也等不下去,无比困惑地掀开了被子,朝身侧的男人看了过去。

      他那专注工作的样子,哪有半点儿想要睡她的意思!

      莫非,陆丰泽是gAy?!

      可是不对呀,在她和他赤-裸相对的时候,她无意间明明有瞥到他立了起来呀!那挺拔伟岸,可不是一般的男人能比的吧,虽然,她没见过其他男人的。

      “先睡吧,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当林芝芝正像个傻瓜一样瞪大着一双眼睛看着陆丰泽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却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一只长臂伸了过来,再温柔不过地揉了揉她的发顶,嘴角的笑意更是柔和温润地道。

      林芝芝看着他,一颗狂乱不安的心,立刻便融化了,鼻子,也忍不住地开始无比酸涩起来。

      在眼泪涌起的前一秒,她双手一把抓住陆丰泽的大掌,闭上双眼将小脸埋进他温暖的掌心里。

      “陆丰泽,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根本控制不住,眼泪瞬间就像决堤的洪水般,倾泄而出,片刻便打湿了陆丰泽宽厚的掌心。

      看着将小脸埋在自己手心里,颤抖着双肩声音哽咽的小女人,一颗心,刹那柔软的不像话。

      不过,他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收起了电脑,看着林芝芝,任由她在他的掌心里哭泣,等她自己慢慢平静下来。

      不知道等了多久,仍旧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林芝芝从陆丰泽的掌心里露出半边小脸,抬起头来看他,却与他深沉宁静的眸光撞在了一起。

      “哭完啦?”

      看着眼前满面是泪,眸光盈盈动人的小女人,陆丰泽却只极其平静地说了这三个字。

      林芝芝看着他,真的完全琢磨不透眼前的这个男人。

      他到底是怎样的,又到底想怎样?

      “哭完了就睡吧!”

      说着,陆丰泽躺了下去,一只长臂穿过林芝芝的后颈,就隔着被子,将她抱进了怀里。

      林芝芝一惊,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在陆丰泽的怀里了,小脸,也贴进了他无比温暖的颈窝里,男人身上清洌好闻的味道,即刻涌进她的鼻子里,窜进她的肺腑身体里。

      躺在紧贴在陆丰泽的怀里,哪怕是隔着一层厚厚的被子,林芝芝仍旧能清晰地听到,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动。

      “砰”“砰”“砰” ……一下一下,那么让人心下安宁踏实。

      抱着林芝芝,陆丰泽缓缓闭上双眼,然后,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低低哑哑的嗓音格外轻柔地道,“睡吧,不早了,我也累了。”

      林芝芝躺在他的怀里,身体僵硬地抬起头来看他,当看到他已经闭上双眼,绝俊的面庞无比的柔和宁静的时候,她紧绷的身体,也开始渐渐放松下来。

      这样被人紧抱着呵护的温暖,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

      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她连做梦都不敢想的男人——陆丰泽。

      这种温暖,哪怕拥有一次是要用她的全部来交换,她也愿意!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