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27 她不想成为他的累赘

    027 她不想成为他的累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医院里,赵航宇被推进了急诊室,叶美玲想要跟进去,却被医生拦在了门外,她看着被紧闭上的急诊室大门,急的如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妈,万一航宇有什么事,我和肚子里的孩子可怎么办呀?”刘汐颜抓住叶美玲的胳膊,哭的像个丧夫的小老婆。

      “你给我闭嘴!”叶美玲倏尔瞪向刘汐颜,怒吼一声,“航宇他不会有事的,航宇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刘汐颜从住进赵家开始,就从未见过如此凶狠的叶美玲,当即浑身一个冷战,半个字也不敢说了。

      叶美玲却是突然看到不远处站着的林芝芝,箭步过去,“啪”的一声,扬手便是一巴掌狠狠甩在了她的脸上,尔后指着她的鼻子怒吼道,“林芝芝,要是航宇有什么事,我告诉你,我要让你们整个林家都跟着完蛋!”

      林芝芝不闪不躲,任由叶美玲这一巴掌落下,对于她的话,心底一丝丝的波澜都没有。

      “林芝芝,就是你,如果不是你,航宇也不会成现在这个样子。”叶美玲的怒骂声才落下,刘汐颜的怒骂声又紧接着响起。

      她满脸怨毒地瞪着林芝芝,犹如一个泼妇,看着林芝芝的眼里,又哪里还有一丝丝小姨对外甥女的情份在里面,简直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般。

      “你既然逃出去了,干嘛不干脆死在外面一了百了,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害航宇?”

      说着,刘汐颜也学着叶美玲,扬手要去打林芝芝,却在她的手扬到半空中的时候,被林芝芝一把精准地握住,然后用力一甩  ……

      “啊!”

      “汐颜。“

      刘汐颜惊叫一声,整个人往后踉跄几步,然后直接跌倒在地,叶美玲反应过来想要去扶她,却已经来不及了。

      “汐颜,你没事吧?”来到刘汐颜的身边,叶美玲盯着她的肚子,无比紧张地问道。

      “啊  ……”刘汐颜神色渐渐变得有些痛苦,她伸手,紧紧拽住叶美玲的手臂,“妈,我  ……我的肚子  ……肚子疼!”

      “来人,来人,叫医生,快叫医生!”

      林芝芝看着刘汐颜那痛苦的神色和叶美玲比知道了赵航宇晕倒后更慌乱的样子,一下子才记起来,刘汐颜怀孕了。

      “林芝芝,要是我的孙子有什么事,我要你陪葬!”

      ……  ……

      垂头坐在急诊室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听到急诊室的门打开的声音,她立刻便看了过去,看到从里面出来的医院,她立即起身过去。

      “医生,赵航宇怎么样了?”

      “你是病人家属?”医生不认识林芝芝,所以先确认她的身份。

      林芝芝眼神闪烁一下,尔后回答道,“不是,只是普通朋友。”

      “哦。”医生点头,“病人没什么大事,只是疲劳过度导致的晕厥,已经没什么事了,等醒过来后,回家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就好。”

      虽然和赵航宇已经不可能再做夫妻,可是听到他没事,林芝芝心里还是松了口气,点头道,“谢谢医生,我知道了。”

      医生点了点头,越过她,径直离开了。

      待医生离开后,赵航宇由护士从里面推了出来,看着安静的躺在推床上已经没什么事的他,林芝芝低下头去,转身,离开。

      既然赵航宇已经没事了,那她实在是没有再留下的必要。

      如果赵航宇现在还不愿意离婚,不愿意放她走,那她便只能等了。

      等到她有这个能力了,再来跟他离婚。

      ……  ……

      离开医院,林芝芝忽然就又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了。

      回君悦华庭吗?

      不!

      她不能一受到了伤害,就只想到去找陆丰泽。

      更何况,这么软弱无能的她,她不想被陆丰泽一次又一次的看到。

      陆丰泽那么出色的男人,她不应该成为他的累赘才对。

      明亮的灯光下,林芝芝沿着马路人行道,漫无目地的走着。

      街上的行人或单或双,或者三五成群,皆是行色匆匆,赶往他们要去的地方,唯有她,在这个她出生和生长的方,却找不到回家的路。

      走着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林芝芝看到马路对面有一家24小时营业的麦当劳餐厅,忽然想起来,自己下了飞机到现在,晚饭都没有吃。

      不知道是因为想吃东西,还是因为想找一个可以暂时休息的地方,林芝芝在斑马线对面的绿灯亮起的时候,跟着行人,穿过斑马线,走向了那家麦当劳餐厅。

      快晚上九点的时候,麦当劳餐厅的人并不多,只有寥寥无几的几对年轻情侣,还有一位妈妈带着个小男孩在吃东西。

      来到点餐台,看了看,她随便点了一个最简单便宜的套餐。

      付了钱,很快,服务员便为她配齐了餐。

      她端着自己的套餐,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然后,端起盘子里的橙汁,看向窗外,慢慢地喝了起来。

      在她的斜对面,大概二三十米开外的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坐在后座上的男人放下手里的文件,降下车窗,掀眸朝麦当劳餐厅看了过去。

      “打电话给肖以笑,让她来接林芝芝。”一眼之后,陆丰泽吩咐前面的助理成城道。

      “是,老板。”

      ……  ……

      一杯橙汁喝了好几分钟,可是,杯子里的橙汁却是一点儿也没有少。

      坐在那儿,林芝芝就像是被人点了穴般,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一动不动,甚至是连眼睛,都没有眨几下。

      此刻,她满心满脑子想到的,不是躺在医院里的赵航宇,也不是刘汐颜,更不是其他的人,而是陆丰泽。

      想起这短短的一周多的时间里,他对她的好,对她的体贴呵斥,对她的尊重与理解,便让她的心湖悸动,整个人都犹如在梦境中般。

      忽然,手机在包包里震动起来。

      她原来的手机号码在她从赵家翻窗逃了来那一晚就停用了,现在的号码,除了肖以笑和沈钰轩,也就只有陆丰泽知道了。

      一想到她去赵家前,陆丰泽跟她说的话,也立刻便掏出手机,却不料,是肖以笑打过来的。

      “喂,笑笑。”

      “芝芝,你的事情处理完了吗?如果处理完了,你在哪?我去接你。”肖以笑一口气道。

      林芝芝低下头去,淡淡一笑,她没想到,一个多星期前,她和肖以笑还是互不相识的陌生人,可一个多星期后,她却胜过亲人般的关心她。

      “事情没处理好,但是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明天上午,我会自己去君悦华庭的。”

      “芝芝,我现在可是你的经纪人,有权力知道你每天二十四小时的行踪,所以,你赶紧告诉我,你在哪儿吧!”大boSS发了话,肖以笑可不敢不把事情办好。

      再说,她也确实不放心林芝芝一个人在外面,毕竟林芝芝太年轻,而且姿色撩人。

      “笑笑,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明天天亮了,明天天亮了,我就去君悦华庭,好吗?”她实在是不想让陆丰泽看到她两边红肿的脸颊,等下她借个冰袋敷一敷,至少明天早上可以好很多。

      虽然和林芝芝才相处了一个多星期,可是肖以笑却也明白她的固执。

      就像她拍的这个公益短片,每一场戏,只要沈钰轩有一点点皱眉头,她便会主动提出来重拍,不管她的身体状态怎么样,她都能咬牙坚持下来。

      说实话,肖以笑做经纪人七八年了,入这一行也有十来年了,像林芝芝这么能吃苦耐劳,任打任骂任怨的新人,确实是少,更何况,她还有陆丰泽这样一坐稳稳的大靠山在全力扶持她。

      现在既然林芝芝坚持不愿意回君悦华庭去,那她一定有她坚持的理由,所以,肖以笑吁了口气,妥协道,“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有什么事,第一时间打我的电话。”

      “嗯,好,我知道了,你早点休息。”

      “嗯,bye-bye!”

      ……  ……

      “老板,肖以笑说林芝芝现在不想回去,说等明天早上,她会自己回君悦华庭。”挂断和肖以笑的电话,成城扭头看向后座的陆丰泽,如实汇报道。

      正在后座低头看着文件的陆丰泽狭长的俊眉微拧一下,抬起头来,又掀眸看了一眼仍旧坐在麦当劳里的林芝芝。

      “走吧。”也只是一眼之后,陆丰泽直接将车窗升起,在缓缓升起的车窗中,他又吩咐道,“叫人过来,保护好她。”

      “是,老板。”

      ……  ……

      翌日清晨,林芝芝是被一个小女孩推醒的,当她睁开朦胧的睡眼看向眼前的小女孩儿时,小女孩儿像的像一朵刚刚绽开的鲜花一样,将她的包包递到了她的面前。

      “姐姐,你的包包掉到地上了,给你!”小女孩闪着黑亮亮的大眼睛,声音清脆动听的犹如银铃般。

      林芝芝动了动被枕的有些发麻的手臂,扬唇去接小女孩手里的包包,“谢谢!”

      “不客气。”

      “妞妞,过来,我们吃早餐啦。”不远处,一个年轻的女人朝小女孩朝手。

      林芝芝看过去,冲着那女人格外友好并感激地笑笑。

      小女孩听到妈妈的招唤,笑着拔腿便跑了过去,年轻女人回以林芝芝一笑,然后抱起小女孩,坐到自己的旁边的儿童餐椅里,开始让她吃早餐。

      林芝芝看着那母女相处的无比温馨暖人的一幕,脑海里,却无法搜索到,什么时候,她的母亲刘素雅也这么关心过自己。

      在她的记忆里,似乎从小到大,刘素雅都不怎么抱她,每次出去玩,她也只是沾了刘汐颜或者她弟弟林东阳的光,刘素雅从来就没有一次,满足过她的要求。

      餐厅里,陆陆续续有人推门进来,吃早餐,林芝芝回过神来,看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七点了。

      她跟肖以笑说了,早上会自己回君悦华庭的。

      而且,除了君悦华庭,她又还能去哪?

      捶了捶自己有些发麻的双腿,林芝芝去洗手间看了看自己的脸,昨晚找麦当劳的工作人员借一个冰袋敷了挺久,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

      掬了捧水,又把脸洗了洗,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精神后,林芝芝才离开麦当劳餐厅,出去打了辆计程车,往君悦华庭的方向而去。

      上次去君悦华庭的时候,君悦华庭的安保处已经录下了林芝芝的指纹信息,所以今天到了君悦华庭后,林芝芝不再需要人来接,直接按下指纹,她便顺利地进了君悦华庭。

      穿过环境极其雅致安静的花园,来到18栋前,林芝芝停下脚步,抬头仰望28楼,心情,莫名的变得紧张起来。

      不知道这个时候,陆丰泽是不是还在公寓里。

      迟疑一会儿,深吸口气后,她抬步,朝公寓楼里走去。

      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是盼望陆丰泽在公寓里多一点儿呢,还是不在多一点儿。

      但不管他在与不在,都已经变得不重要,因为她必须依靠陆丰泽才能让自己慢慢变得强大起来,才能摆脱赵航宇,摆脱赵家。

      专用电梯一路快速地上升,随着电梯的上升,同时跟着上升的,是她紧张的心情。

      一想到陆丰泽有可能还在公寓里,她的心跳速度,便莫名地加速,连着手心里,也有密密麻麻的汗珠,不断冒了出来。

      当电梯停下,门缓缓打开,她忐忑地走出电梯来到会客厅的时候,立刻便听到刀叉碰撞碟子的声音。

      侧头往餐厅的方向看去,果然,陆丰泽还在公寓里,因为她一眼,便看到坐在餐桌前,优雅地吃着早餐的陆丰泽,而他对她的到来,仿若未察,只仍旧继续优雅又大气地吃着他的早餐。

      不过,陆丰泽身边站着的一个四十多岁的眉目慈爱的中年女人,到是对着她,笑的格外友好。

      “林小姐,回来了呀,还没吃早餐吧?”那中年女人看着林芝芝走了过来,笑着慈爱又不失礼貌恭敬地又道,“赶紧去餐厅坐,我去把早餐给你热热。”

      “你好!”林芝芝笑笑,看着眼前的中年女人,又看看仍旧在那儿优雅地吃着早餐的陆丰泽,挺懵的。

      她并没有见过眼前的中年女人,可为什么她会认识她呢?而且,对她这么好友又热情。

      “何姐,我吃饱了,都收了吧!”就在林芝芝困惑地看向陆丰泽的时候,他却放下了手中的刀叉,低沉醇厚的嗓音凉凉淡淡的,让人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来。

      但他话里的意思那么明显,谁又能听不明白。

      看着他刀削斧刻般的清隽面容,林芝芝轻咬唇角,低下头去。

      何姐看看陆丰泽,又看看林芝芝,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陆丰泽让她把早餐都收了,意思是不打算让林芝芝吃了。

      “我已经吃过早餐了,谢谢!”发现何姐的为难,林芝芝笑笑道。

      陆丰泽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角,尔后,淡淡掀眸过去,觑了林芝芝一眼,什么也没有说,只推开餐椅站了起来,拿了搭在旁边餐椅靠背上的西装外套,大步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林芝芝看着大步靠近的陆丰泽,原本就紧张的一颗心,愈发地狂跳不止,甚至是有种快要从胸口里蹦出来的感觉。

      “陆总,  ……”就在陆丰泽离她还有两步远的时候,她看着他开口,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陆丰泽理都懒得理她,甚至是都懒得看她一眼,就连眼角的余光都没给她一缕,径直越过她,走向电梯。

      林芝芝看着就那样从自己身边如一道风一般拂过,完全没有要理会自己的陆丰泽,一颗原本狂跳不止的心脏,像是忽然就跌进了冰窖里般,瞬间被降了温,一种从未有过的巨大的失落,同时在胸腔里涌了起来,特别不好受。

      陆丰泽来到电梯前,按下电梯,电梯门马上打开。

      他一步跨进去,然后转身,按下了电梯关门键。

      控制着自己,却在电梯门缓缓关上的时候,林芝芝还是没忍住,转过身去,看向电梯里的陆丰泽,一双澄亮明净的大眼睛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氤氲起了一层淡淡的水汽。

      也就在林芝芝转身看过来的时候,陆丰泽掀眸,和她的视线,在空中交接相汇在一起。

      看着她眼睛里那闪动的莹莹泪光,和那倔犟的隐忍模样,心弦,不禁微微一颤,瞬间变得柔软。

      不过,他什么也没有说,任由电梯门缓缓关上,林芝芝的那张还微微红肿的小脸,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里。

      也就在电梯门彻底关上的那一瞬,有眼泪,完全不受控制地滑落,砸了下来,林芝芝赶紧抬手去擦掉。

      赵航宇不信任她,打她,羞辱她,她不曾觉得半分委屈!

      可为什么此刻,她却委屈到想哭。

      这种委屈,她从未有过。

      “林小姐,今天的早餐挺丰盛的,要不你再吃点?”看到陆丰泽离开后,何姐又好意问道。

      林芝芝擦干眼泪,尔后转回身,对着何姐笑着摇了摇头道,“不用了,谢谢!”

      何姐一笑,慈爱道,“别客气,我以后就是这个公寓里的佣人,你要是不介意,跟先生一样,叫我‘何姐’就好,以后有什么事情和需要的,尽管吩咐我。”

      “嗯。”林芝芝笑着点头,“何姐,你以后叫我‘芝芝’就好。”

      何姐点头,又道,“要不你还是吃点吧,这么多东西,别浪费了。”

      林芝芝抬眸往餐厅看去,餐桌上,确实还摆放着各色各样丰盛的早餐,不过,她却是坚决地摇了摇头道,“真的不用了,何姐!我先去洗个澡,你忙吧。”

      ……  ……

      医院里,醒过来的赵航宇知道林芝芝又不见了,整个人暴跳如雷,差点把病房都拆了。

      “航宇,你就别折磨妈了,好不好,你看看你,为了一个林芝芝都把自己弄成什么样子了?”叶美玲看着整个乱成一团的病房和满脸怒气的赵航宇,苦口婆心地劝道。

      “你为什么不让人看着林芝芝,为什么要让她走了?”瞪着叶美玲,赵航宇怒声咆哮。

      叶美玲无奈,眼里却全是对林芝芝的厌恶地看着赵航宇道,“儿子,你知不知道,林芝芝心思有多歹毒,看到你晕迷不醒,她竟然对汐颜动手,想要害她流产,害我们赵家没有孙子。”

      “够了!”赵航宇此刻对于刘汐颜和她肚子里孩子的死活,提不起丝毫的兴趣,怒声对着一旁战战襟襟的管家道,“给我派人去找,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把林芝芝给我带回来。”

      “不许去!”赵航宇的声音才落下,叶美玲便立刻阻止,又劝道,“儿子,我就真的不明白了,林芝芝她到底有什么好,你既然已经不喜欢她了,那你为什么还不肯和她离婚,让她滚蛋,那三个亿,我们拿来买刘汐颜肚子里的孩子,不也是一样的吗?”

      “谁说我要刘汐颜肚子里的孩子啦!”瞪着叶美玲,赵航宇面目近乎狰狞,“林芝芝找不回来,刘汐颜立马也给我滚出去。”

      “儿子,刘汐颜怀的可是个男孩,是我们赵家的长孙。”叶美玲有些震惊地道。

      “你想要孙子,是吧?我随便找几个人代孕,帮你生一堆孙子,这样行了吧?”赵航宇却是完全的不屑一顾,无比坚决地道,“老婆我只要林芝芝一个,其她的都不行!”

      说着,他又瞪向一旁的管家,怒斥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去给我找。”

      管家为难地看一眼叶美玲,然后又点头,“是,少爷。”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