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28 什么时候可以做你的女人

    028 什么时候可以做你的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林芝芝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肖以笑正好来了,手上拿了厚厚一叠剧本。

      拿过来随意翻了一下,除了她要拍的网络剧《小甜蜜》的剧本,其它的全是她明天便要去y市录制的真人秀《男神女神在一起》的剧本。

      她以前只知道,一般的真人秀或者综艺节目,都是会有剧本参照的,却没有料到,这些真人秀和综艺节目的录制,简直就跟拍电影电视剧一样,全部是按照剧本来走的,就等于在演戏,而演戏的目的,就是最大程度的取悦观众。

      当然啦,这些真人秀的剧本,还是会考虑到每一位的性格和平时树立的公众形象来安排设计。

      “呐,这里有十个广告代言,你看一下,挑几个你喜欢的出来。”正当林芝芝认真看剧本的时候,肖以笑又将一叠资料递到了她的面前,口气再轻松不过地道。

      林芝芝抬起头来,微微错愕地看她一眼,在肖以笑一本正经的不像是在开玩笑的表情中,她默默地接过那些广告资料,翻了起来。

      这些广告代言,可不是她以前没毕业的时候接过的那些毫无名气可言的品牌,竟然全是一些国内甚至是国际上的知名品牌,其中好几个,现在都是由国内的一线女星在代言的。

      “里面都是合同马上就要到期的,所以你别犹豫,随便挑,挑你喜欢的就好。”看到林芝芝轻咬唇角思忖,肖以笑在她的身边坐下,笑着鼓励。

      林芝芝咬着唇角翻完所有的广告资料,尔后,看向肖以笑,微蹙一下眉心问道,“我能全部接下来吗?”

      肖以笑看着她,倏尔就笑了,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小妞,你总得给别人留口饭吃吧!”

      林芝芝,“ ……”

      …… ……

      快中午的时候,何姐准备好了午餐,去卧室请林芝芝出来吃饭,却忽然找不到人了。

      她奇怪,明明她准备午餐之前,林芝芝还在公寓里的呀,怎么等她准备好午餐从厨房里出来,就不见人了呢?

      “芝芝,吃饭了!”卧室和卧室的浴室里找不到人,何姐出来,一边喊了一声,一边去别的地方找。

      找了书房,又找了健身房和独立影视房,又去空中花园找了一圈,可是,却仍旧没有找到人。

      何姐奇了怪了。

      难道是林芝芝出去了,没告诉她?

      掏出手机想给林芝芝打电话,却又忽然想起来,她根本没有林芝芝的手机号码。

      没办法,何姐只得把电话打给了陆丰泽。

      电话那头,陆丰泽正在六星级的酒店会议室里,和一群欧洲人谈一个合作项目,当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的时候,他掏了出来,看了一眼。

      看到是何姐打过来的,他直接站了起来,跟面对的一群欧洲人淡淡说了一声“抱歉”,然后便拿着手机,转身走向了会议室落地窗前,接通了电话。

      “先生,我刚做好了午饭去请林小姐吃,发现她不见了。”

      “我知道了。”

      再平淡不过地给了何姐这四个字后,陆丰泽直接挂断电话,他又拨林芝芝的号码,可电话里传来的,却是手机已经关机的提示音。

      狭长的眉峰淡淡一拧,陆丰泽不带任何情绪的一双深邃的黑眸也跟着沉了沉,尔后直接转身,看向了成城。

      成城跟在他的身边多年,只要陆丰泽的一个眼神,他便能读懂那是什么意思。

      接收到陆丰泽的目光,成城赶紧便起身过去,恭敬地等候吩咐。

      “上午的谈判先到这里,下午两点半再继续。”交待完这一句,陆丰泽直接便转身,大步往会议室外走去。

      成城点头,看着陆丰泽离开后立刻回到位置上,跟对方传达陆丰泽的意思。

      对方虽然不太满意陆丰泽这样我行我素的做事方式,但无奈他于财大器粗,只得什么也不说,点头同意了。

      陆丰泽出了酒店,直接开车回君悦华庭。

      君悦华庭离酒店并不远,半个小时的车程足够了。

      回到公寓,他一眼便看到了面露担忧的何姐,还有餐厅的桌子上,丰盛的午餐。

      “先生,您回来了!”

      “还是没看到人吗?”陆丰泽锐利的眼神快速地在整个目光所及的范围内梭巡一圈,问道。

      何姐摇头,“没有,一直没有找到林小姐。”

      陆丰泽好看的眉心微拧,直接往卧室走去。

      他回来的路上让安保处的人查过了,上午并没有林芝芝出去的记录,她甚至是连楼都没有下过。

      “卧室都找过了?”来到卧室门口,陆丰泽问。

      何姐点头,“都找过了,浴室和衣帽间都看了,没有人。”

      卧室虽然大,可是装饰的简单大气,除了浴室和衣帽间外,几乎可以一目了然。

      陆丰泽相信,现在的林芝芝,不会大胆或者无聊到跟他玩捉迷藏的游戏,既然是这样的话,她肯定也不会故意躲起来。

      既然何姐整个公寓都找不到人,而林芝芝又不可能故意躲起来,所以 ……他幽深锐利的眸光,迅速地在整个卧室搜索一圈,尔后,视线落在了落地窗的角落里。

      在卧室最角落的位置,那原本该自然垂落的厚重的窗帘,却微微凸了出来,而且窗帘下,有文件的一角,露了出来。

      他从来不记得,他把什么文件丢在了落地窗的角落里。

      眸色微微一沉,他大步往落地窗的角落走去。

      何姐站在门口看着他,不明所以。

      来到角落,陆丰泽抬手一撩窗帘!

      果然,林芝芝就蜷缩在窗帘后。

      只不过,她已经睡着了,手上,还拿着一本厚厚的剧本。

      窗外明媚的阳光,透过空中花园里的泳池和明镜的玻璃窗折射过来,斑斑点点地荡漾在林芝芝那白净的微微红肿着的小脸上,在她密密长长的睫毛间,欢快地跳舞。

      不知道是因为身边的动静,还是因为陆丰泽一瞬不瞬的注视,原本熟睡的林芝芝睫毛轻轻颤动几下,然后,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睁开双眼的那一瞬,有一股格外熟悉又强烈气息,而直接压了下来,当看到眼前一双穿着西裤的笔直大长的时候,她心下一惊,下意识地便抬头,往头顶看去。

      也就在林芝芝看过来的同时,陆丰泽俯身下去,一双有力的长臂穿过她的后背和膝窝,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林芝芝再次一惊,双手下意识地去攀上陆丰泽的脖子,同时手里的剧本“哗啦”一下,掉到了地上。

      她看了一眼那掉落的剧本,又看向陆丰泽,那近在咫尺的英俊侧颜,让她瞬间便乱了心跳跟呼吸,整个人都是懵的。

      “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

      待回过神来之后,她红着张小脸要求,也就在她话音落下的时候,她的肚子很不合时宜地传来“咕噜”的声响。

      意识到是自己的肚子在叫,她赶紧低下头去,再不敢看陆丰泽一眼,霎时间,她窘迫羞赧的命,小脸已然红成了番茄色。

      陆丰泽垂眸睨她一眼,根本没有理会她,直接抱着她出了卧室,大步往餐厅的方向走。

      “先生, ……”看到陆丰泽这么轻而易举就找到了自己半天没有找到的人,何姐有些尬尴地不知道说什么。

      “没什么事了,你去忙吧!”

      “是,先生。”

      抱着林芝芝来到餐厅,陆丰泽将她放到餐桌前坐下,然后,直接拿了碗勺,要去给她盛汤。

      林芝芝看到,赶紧站起来去阻止道,“陆总,我自己来吧。”

      陆丰泽仍旧没理会她,我行我素地揭开了汤碗的盖子,给她盛汤。

      林芝芝看着和她隔了不过几厘米远的,甚至是能感觉到他的呼吸的陆丰泽,心里像是有鼓在擂动般,心脏随时可能会从心口跳出来。

      陆丰泽给她盛好了碗鸡汤,放到她的面前,然后居高临下,定定地看着她。

      林芝芝坐在那儿,抬眸看他一眼,又赶紧低下头去。

      陆丰泽实在是很怪,她真的完全猜不透他的心思,也看不明白的言行。

      “想我喂你?!”

      “不是。”陆丰泽低低沉沉的醇厚嗓音才在头顶响起,林芝芝便赶紧抬头看向他否定。

      看着她慌乱窘迫的小模样,陆丰泽淡淡勾唇一笑,“不是那就自己吃。”

      林芝芝被他唇角那魅惑的笑容迷住,一时忘记了反应,在足足和他对视了三四秒,整个人都被看的发麻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赶紧低下头去,端起面前的鸡汤,喝了起来。

      因为放了大半个小时了,汤的温度刚刚好,味道则更是好。

      看着林芝芝勺子都不用,直接端着碗喝,陆丰泽这才满意地一扬眉,绕到林芝芝对面的位置,然后将所有盖着的菜,一一揭开后,才坐了下来,长腿交叠着靠进椅背里。

      林芝芝喝完一碗汤,抬眸便和陆丰泽幽深又宁静眸光对上,她心弦一颤,将手里的碗放下,问道,“你怎么不吃?”

      “我不饿,你吃吧。”

      陆丰泽话落,何姐已经端了两碗米饭过来,一碗放在了陆丰泽的面前,另一碗放在了林芝芝的面前。

      林芝芝看一眼那碗颗颗饱满的米饭,又看一眼何姐,尔后,对着陆丰泽扯了扯唇角,端起面前的米饭,大口地吃了起来。

      陆丰泽不吃,难道他回来,就是为了看她吃吗?

      意识到这一点,她愈发吃的大口起来。

      原本陆丰泽是真的不饿,但看着林芝芝吃饭的样子,忽然便觉得有些饿了。

      松开交叠的长腿,他坐直身子,端起面前的米饭,也开始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给林芝芝夹菜。

      林芝芝看向他,“谢谢”的话到了嘴边,却又生生吞了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直接告诉她,陆丰泽并不喜欢她这句“谢谢”。

      所以,她夹起陆丰泽夹到她面前碟子里的菜,直接吃了起来。

      …… ……

      第一次和陆丰泽同桌吃饭,而且是只有他们两个人面对面对吃,说林芝芝不紧张不忐忑那是假的,不过或许是因为她实在是饿了的缘故,竟然不知不觉地吃了三碗饭,五道菜,竟然也被吃的所剩无几。

      吃多了的后果,就是她一放下碗,便开始打嗝。

      当她抬眸看向陆丰泽的时候,发现陆丰泽也看着他,一下子窘迫的不行。

      陆丰泽却是一笑,起身拿了杯子,直接去倒了杯温水来,递到了她的面前,看着她道,“喝一大口,分三次咽下就行。”

      林芝芝接过他手中的杯子,按照他的方法,喝了一大口水,然后分三次咽下。

      果然,打嗝立刻便消失了。

      当她惊喜地再次抬眸看向陆丰泽的时候,陆丰泽却已经越过她,径直往书房的方向走去了。

      鬼使神差的,林芝芝赶紧站了起来,放下水杯,跟了过去。

      一直跟到书房门口,林芝芝的脚步才停下,因为没有陆丰泽的允许,她不想擅闯他的私人地盘,特别是书房这么重要的地方。

      “陆总, ……”

      陆丰泽来到书桌前,一边找着文件,在她才开口的时候,便直接打断她道,“‘陆总’这个称呼我也不喜欢你叫,换一个吧。”

      林芝芝看着他,一时哑口。

      “小舅”不行,“陆总”不喜欢,她是真的琢磨不透,陆丰泽想怎样。

      “那你喜欢我怎么叫?”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她直接便问了。

      陆丰泽刚好找到文件,于是抬起头来,掀眸朝她看了过去。

      看着她那一脸豁出去的表情,他扬唇,笑了。

      “过来!”

      抬手,陆丰泽对林芝芝勾了勾手指。

      林芝芝像是魔怔了般,相当听话地便抬腿,朝他走了过去。

      在林芝芝走过来的时候,陆丰泽绕过书桌,来到她的面前,抬手长指挑起她的下颔,微眯起一双深邃迷人的杏眼,神色淡淡地打量她。

      林芝芝红着张小脸,和他对视着,被他看的浑身都不自在,就在她要垂下双眸去的时候,陆丰泽的头却忽然压了下来,落在了她的唇瓣之上 ……

      她一愣,整个人怔在了原地,一时没了反应。

      就在她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想要回应陆丰泽的吻的时候,陆丰泽却又忽然松开了她,一双格外幽深灼亮的眸子看着她,淬着星星点点的笑意,好整以暇地道,“咸的!吃了饭没擦嘴。”

      “ ……”

      林芝芝看着他,一时窘迫的要命,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洞钻进去。

      不过,也就在她眼神闪烁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陆丰泽的大掌,却扣住了她的后脑勺,一张绝俊的面庞再次压了下来,在林芝芝的眼里无限放大 ……

      就在陆丰泽再次吻下来的时候,林芝芝本能地闭上了双眼,任由他含住自己的唇瓣,吸-吮舔舐 ……

      当他的舌尖抵上,撬开钻进她的嘴腔时,不受控制的,林芝芝双手渐渐攀上他宽厚有力的肩膀,垫起脚尖,圈住她脖子,渐渐学着他的样子,回应他的吻 ……

      这一次的深吻,比起上一次,更加的狂热与绵长,他们唇舌纠缠着,吻的专注,投入了全部的心身,难舍难分。

      也不吻了多久,直到林芝芝呼吸彻底乱了的时候,陆丰泽的另外一只手忽然圈住她的腰肢,抱着她一个快速敏捷地旋转,将她抵在了书桌上,整个人压了下来。

      林芝芝一惊,睁开眼睛看他,那绝俊的面庞,此时此刻,就在离她不过2厘米的上方,陆丰泽粗重温热的呼吸,全部喷洒在她的脸上,在她的小腹处,他压着的地方,她更是可以强烈的感觉到,有一根硬邦邦如烙铁铁般滚烫的东西,就结结实实地戳着她。

      意识到那是什么,她原本就红的不像话的小脸,更是一下子可以滴出血来。

      呼吸纠缠着,林芝芝双手圈着陆丰泽的脖子,明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她却是一点儿也不闪不躲,只睁大着一双无比澄亮潋滟的眼睛,傻傻地一瞬不瞬地看着陆丰泽。

      陆丰泽看着身下小女人不闪不躲不避也没有丝毫惧怕,只是满目羞赧的样子,不禁勾起菲薄的唇角,笑了。

      大掌,顺着她的裙摆,直接探到了她双腿之间的位置,然后隔着着一层薄薄的布料,长指直接抵上她最柔软最敏感的地方 ……

      “嗯 ……”

      长到22岁,林芝芝何曾和男人如此亲密过,也就在陆丰泽的长指抵上去,轻轻摩挲一下的时候,她便抑制不住地浑身一颤,本能地夹紧了双腿,浑身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

      一身嘤咛,抑制不住地从喉咙中冲了出来,从未有过的窘迫和羞赧,让她堪堪撇开头去,再不敢与眼前的男人对视哪怕半秒。

      看着林芝芝的反应,陆丰泽满意地扬唇,笑了,那深邃灼亮的黑眸里,从未有过的一种喜悦,掩饰不住,渐渐溢了出来。

      像是故意折磨林芝芝般,看着她的反应,他放在她幽谷口的长指不但没有要收回的意思,反而就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细细地摩挲着,轻揉慢捻,挑逗起来。

      “嗯   ……”

      林芝芝紧紧地咬着下唇,眉头紧蹙起,拼命控制着自己不要颤抖,不要发出怪异的声音,可是,一声声细碎的嘤-咛却还是完全不听话的从她的齿贝中冲破出来,在空气里回荡。

      看着身下不过三两下就已然浑身透出粉嫩,软成了一团水似的小女人,陆丰泽相当满意地笑了。

      头再次压下去,张嘴,他一口咬住了林芝芝那小巧的耳垂,细细啃噬,在她的耳边呵出无比撩人暧昧的热气,吐气如午夜盛开的昙花般,无比魅惑地幽幽然问道,“愿意吗?”

      林芝芝浑身酥麻的要命,整个人软在陆丰泽的怀里,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特别是在陆丰泽手指隔着布料往里探了进去,同时又咬住她的耳垂里,她便是彻底软成了一滩水,感觉自己正在往地狱的深渊里不断地跌去。

      那种感觉,让她欲生又欲死,找不到任何的言语来形容。

      “嗯   ……”

      死死地咬着唇角,她紧蹙着眉头闭上眼睛,用力地点了点头。

      她愿意!

      给陆丰泽,哪怕让她下地狱,她也愿意!

      陆丰泽看着身下娇柔似水,浑身嫩嫩,透着无比诱人气息的小女人,就在她重重点头的同时,他扬起唇角,满意地笑了。

      一下秒,他整个人忽地抽离,站了起来,退后一步。

      身上压着的重量和包裹的滚烫瞬间消失,让林芝芝错愕地睁开了双眼,朝陆丰泽看了过去。

      看着眼前已经离自己一步之遥不愿意再碰自己的陆丰泽,林芝芝忽然就有些慌了,害怕了。

      “为什么?”

      她问他,带着无比的不安。

      她真的怕!

      难道,陆丰泽也跟赵航宇一样,相信她不干净,跟别的男人上过床吗?

      陆丰泽看着她那突然的慌乱不安,再次过去,伸手圈住她纤细柔软的腰肢,将她从书桌上抱了起来,尔后,低头,再温柔不过的吻,落在她的发顶之上。

      “明天去y市,好好录节目。”

      话音落下,陆丰泽松开她,拿过书桌上刚才他找到的那份文件,转身就要离开。

      也就在他转身的刹那,鬼使神差地,林芝芝扑过去,抓住了他的胳膊。

      “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跟赵航宇离婚,做你的女人。”

      这句话,她想都不曾想,只凭着她内心深处的渴望,脱口而出。

      陆丰泽回头看着她,菲薄的性感双唇,渐渐扬起,灼亮的黑眸里,更是淬满了愉悦的笑意。

      抬手,他温热带着些许粗粝的指腹,落在她还微微有些红肿的小脸上,轻轻地摩挲而过,最后,停留在她迷人的下巴上,看着她,再轻柔又肯定地回答她道,“很快,等你回来。”

      话落,陆丰泽收手,迈开长腿,大步离开。

      因为他也怕呀,怕再呆下去,会真的控制不住自己,要了林芝芝。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