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34 来吧,我可以忍住

    034 来吧,我可以忍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你没看错?”

      林芝芝摇摇头,不说话,肖以笑看得现来,她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好了,陆总或许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菜馆里,只是可能有事,刚好路过而已。”找出了林芝芝忽然心情太变的原因,肖以笑赶紧安抚她。

      她当然清楚,陆丰泽对林芝芝有多好多重视,只是,一个多月了,却并没有看出来,林芝芝有多在乎陆丰泽。

      不过,今天倒是让她认识到,其实,林芝芝很在意陆丰泽,只是平常没什么事,都藏在心里,没有丝毫表现出来罢了。

      林芝芝淡淡扯了扯唇角,仍旧没有说话。

      不是不想理肖以笑,而是她全身的力气,仿佛在陆丰泽坐着那辆黑色的奔驰车从她的眼前缓缓驶过,却根本没有任何要理会她的意思的时候,全部被抽空了,连着灵魂都被抽走了,此刻坐在车里的她,不过一俱躯壳而已。

      她所有的努力,所有的克制,所有的小心翼翼,只不过是想要表现的更好,想让陆丰泽看到而已。

      可是,他似乎并不在意。

      “你不会就因为看到陆总在菜馆外没理你,就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了吧?”见林芝芝真的一副快要奄奄一息的模样,肖以笑皱眉道。

      林芝芝侧头看她一眼,忽然问道,“笑笑,你有爱的男人吗?或者,你真心爱过一个男人吗?”

      肖以笑挑挑眉,自嘲道,“应该不会有男人能看得上我吧?”

      林芝芝被她的自嘲逗的一笑,尔后,转回头,目视前方,像是对肖以笑说,又像是对自己说一般,淡淡地道,“我以前不明白,现在才知道,爱上一个人,哪怕是他的一个眼神,一个背影,都可以让你失魂落魄。”

      肖以笑皱起眉头看着林芝芝,对于她确实是已经失魂落魄了的样子,心生不忍。

      “宝贝,你知道陆总有多在意你,为了你,付出了多少吗?”忽然,肖以笑又开口道。

      林芝芝倏尔侧头,惊讶地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虽然,她知道,陆丰泽为她做的,已经太多太多了。

      “还记得乔俏和林俊栩吗?”肖以笑看着她问。

      林芝芝点头,不可能不记得。

      肖以笑一笑道,“他们以后都不可能再出现在娱乐圈了。”

      看着肖以笑,她的话那么的轻描淡写,可是,却一个字一个字,掷地有声的砸在了林芝芝的心尖之上,让她的心脏猛烈地颤抖不已。

      “为什么?”虽然已经猜到了答应,可是,林芝芝却还是迫切地想要得到确认。

      “还能为了什么,为了你呗。”肖以笑回答的轻松,可是当时她知道这些消息的时候,惊讶的程度,却是不亚于林芝芝的,“还有,陆总已经帮你成立了独立的个人工作室,以后,除了陆总,你不需要看任何一个人的脸色。”

      在林芝芝已经震惊到已经根本说不出话来的时候,肖以笑却又忽然抛出这样一个重磅炸弹来,炸的她整个人一愣一愣的,脑袋一片空白,久久的都回不过神来。

      看着愣在那儿的林芝芝,肖以笑不动她,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任由她慢慢消化这些消息。

      说实话,如果能有哪个男人这样对她,让她即刻死了都甘愿,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像陆丰泽这样的男人。

      只可惜,那是不可能的!

      一路无语,回到酒店后,林芝芝便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什么也没有再多问肖以笑。

      抱紧自己,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夜幕下璀璨的华灯,还有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林芝芝的内心,却仍旧无法平静下来。

      掏出手机,指纹解锁,找出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号码,林芝芝犹豫着,要不要拨过去。

      这些天来,她不是不想打给陆丰法,只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打给他后,该说些什么,又能说些什么。

      她更怕,一旦自己养成了依赖陆丰泽的怀习惯,会让陆丰泽嫌弃她,厌倦她,很快就会让她踢开。

      所以,她一直忍着,这么多天来没有主动联系他。

      但是此时此刻,她却再也忍不住了,手指不自觉地便落下,按在了“陆丰泽”这个名字上。

      电话拨了出去,随着手机那头响起的电话铃声,林芝芝的心跳,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乱,和刚刚不久前的失魂落魄,形同两人。

      一下、两下、三下……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听,林芝芝的一颗心,也随着时间的拉长,越来越不安,仿佛被放在烈火上煎熬般地难受。

      就在她的心跌进冰窖,以为陆丰泽不打算接她的电话的时候,手机,却忽然一下子被接通了。

      “什么事?”电话一接通,传来的,便是陆丰泽那低沉的染了些许薄怒的声音。

      “……”

      林芝芝眉心蓦然紧蹙一下,想说什么,可是,张了张嘴,所有准备好的到了嘴边的话,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没话想说?!”

      听不到声音,刚从浴室洗完澡出来的陆丰泽甩了甩短发上的水珠,声音更沉地问道。

      林芝芝心弦猛颤一下,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线,张口便问道,“你在哪?”

      电话那头的站在书桌前,一只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举着浴巾,擦了擦湿漉漉的短发,唇角,意味难明地一沟,却是不答反问道,“难道我还要向你报备行踪不成?!”

      “不是,……”林芝芝咬唇,低下头去,却固执地又问道,“你在哪?”

      “呵……”这回,陆丰泽扬唇,低低地笑出了声音来,电话那头的林芝芝听到,只觉得心弦一颤,浑身都跟着酥麻了。

      那笑声,太性感太魅惑,让人着迷。

      “在XXX酒店,2808号房。”这回,陆丰泽没有再多说任何一个字的废话,直接给了林芝芝答应。

      ——XXX酒店。

      不就是离她住的酒店仅隔了一条街吗?

      林芝芝心中猛然一喜,完全忘记了矜持,直接立刻道,“我知道了,我现在去找你。”

      话落,她挂断电话,立刻便又拿了外套和包包,迫不及待地往房间外冲去……

      ………………

      陆丰泽住的,是这座城市里最好的酒店里的总统套房,来到套房外,甚至是还没有抬手按下门铃,林芝芝的一张白净的小脸,已经染满了酡红,心跳,也早已乱的不成样子。

      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实木大门,她深吸口气,鼓起所有的勇气,抬手按下了门铃。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很快,套房的大门“咔嚓”一声被从里面打开,林芝芝惊喜地抬眸,往里看去,可是,映入她眼帘的,却并不是她期待的那张面孔。

      “林小姐,里面请!”看到微愣在门口的林芝芝,成城笑着对她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林芝芝回过神来,为了掩藏自己来不及掩饰而流露出来的那莫名的失望情绪,她赶紧低下头去,扯着唇角笑了笑,走了进去。

      “陆总他在开会,你随便坐。”待林芝芝进去之后,成城关上门,微笑着对林芝芝道。

      林芝芝点头,抬眸四下搜巡一圈,透过敞开着的书房门,她几乎是立刻便看到了坐在书房的书桌后,正一瞬不瞬地盯着电脑,在开视讯会议的陆丰泽。

      那薄唇轻抿,面容清冷的专注模样,好看的让人有些挪不开眼。

      “好,谢谢!”一眼之后,林芝芝收回视线,点头答应。

      成城微笑着点点头,往书房里走去。

      看着成城进了书房,但是书房的门,他却并没有关上。

      不想打扰到他们开会,所以,林芝芝想找个角落里坐下来。

      又四下打量了一圈,她发现会客厅外,是一个很大的观景阳台,阳台上,还放着沙发。

      毫不犹豫的,她脱了脚上的高跟鞋,往阳台走去。

      就在林芝芝脱了脚上的鞋子,转身往阳台走去的刹那,书房里,陆丰泽掀眸,朝会客厅里看了过来。

      看到她拎着双高跟鞋像做贼似地往阳台上走的样子,他不禁勾唇,笑了笑,尔后,又继续认真地跟欧洲那边分公司的高层,继续开会。

      扒在阳台上,整座小城的夜景,都尽收在林芝芝的眼底。

      因为拍摄《小甜蜜》需要特殊取景,所以,他们现在所在的,是一座江南的四线小城市,虽然夜景并不见得多么漂亮,可是,一想到此刻陆丰泽就和自己在同一个屋檐下,林芝芝便是满心的欢喜与满足。

      这种欢喜与满足,似乎从未有过。

      在阳台上站累了,她便窝进沙发里,拿出手机,一边无聊地耍微博,一边竖起耳朵,听书房里传来的声音。

      不为了听清楚陆丰泽话里的内容,纯粹只是想听他的声音而已。

      那不带任何情绪的专注的声音,低沉又醇厚,就像最出色的演奏者拉出来的最美妙的大提琴音符,优雅动听,让人沉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着听着,她便窝在沙发里,渐渐地睡着了,以至于陆丰泽结束了会议,成城离开了,她都完全不知道。

      待成城离开后,陆丰泽才起身从书房出来,站在书房的门口,梭巡一圈,却根本没有发现林芝芝的身影,偌大的总统套房里,任何的动静也没有。

      狭长的俊眉微拧一下,他迈开长腿,直接往会客厅外的阳台走去。

      当来到阳台,当看到像个婴儿般窝在沙发里睡意香甜的小女人时,他倏尔便扬唇,笑了。

      中秋时节的夜风,带着些许的凉意,当一阵风吹过来的时候,窝在沙发里的林芝芝或许是觉得冷,所以,动了动,蜷缩的更紧了,昏黄的灯光下,她那张染了好看红晕的小脸,也埋进了她自己的颈窝里。

      看着她,陆丰泽再次一笑,来到沙发前,微俯身下去,伸手过去,长臂穿过她的膝窝跟后背,将她轻轻地打横抱了起来。

      或许,是这样的宠溺太珍贵,来得太猝不及防,所以,当身体腾空的那一瞬,林芝芝立刻便惊醒了过来。

      猛地睁开双眼,当映入眼帘的,是那张镌刻的绝俊面庞里,林芝芝那颗腾空的心,立刻便落了回去,无比的踏实。

      深吸口气,双手,不由自主地攀上陆丰泽的肩膀,圈子他的脖子。

      看着头顶的那张不带任何情绪的俊颜,林芝芝吞了吞口水,根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好肥着胆子问道,“会开完了?”

      原本,她是不期待陆丰泽的回答的,谁料,陆丰泽垂眸淡淡睨了她一眼之后,点头道,“嗯,开完了。”

      定定地看着他,林芝芝极其不自然地“哦”了一声,然后,便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陆丰泽抱着她,也不说话,只径直进了会客厅,往卧室的方向走。

      “你来这里……是因为工作吗?”不想就这样尴尬下去,所以,林芝芝又努力挤出一句话来。

      但是问了之后,她才觉得自己管的实在是太多了。

      “不是。”但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陆丰泽马上就给了她答案。

      “那是为什么?”接下来的这句话,林芝芝想都没有想,脱口而出。

      终于,陆丰泽停下脚步,站在会客室的中央位置,一双沉的不能再沉的如夜幕般浩瀚的黑眸,从上至下,一瞬不瞬地睨着她。

      林芝芝看不明白她的意思,只觉得浑身上下被他盯的不自在,堪堪低下头去,不再敢与他对视。

      “你希望是什么?”

      就在林芝芝对答案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陆丰泽却又突然开了口,然后,抱着她,继续大步往卧室的方向走。

      林芝芝心中欢喜,又抬起头来看向他,“我看到你在菜馆外了。”

      “所以呢?”

      “我没和张凯霖一起,只是凑巧遇到了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林芝芝忽然就这么解释了。

      凭过去半年和赵航宇相处出来的经验,林芝芝猜测,应该所有的男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有任何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吧。

      虽然,她现在还并不属于“陆丰泽的女人”。

      走到卧室门口,陆丰泽又忽然停下,低头睨着她,淡淡的嗓音仍旧不带任何情绪地道,“你这是在跟我解释,还是在自我澄清。”

      “跟你解释。”

      “为什么?”陆丰泽又问。

      “怕你误会。”林芝芝如实回答。

      “为什么?”陆丰泽继续问。

      林芝芝轻咬唇角,迟疑一瞬,看着他,面色如血地回答道,“我只想做你的女人,不想和其他的任何男人有任何的关系。”

      “准备好了,彻彻底底?!”

      林芝芝沉沉点头,明亮的水晶灯下,那黑白分明的澄澈双眸里,忽然就有泪光盈动。

      “嗯,准备好了,彻彻底底的。”

      陆丰泽好看的眉心微拧一上,看着她片刻后,头直接压下去,那么猝不及防的,出人意料的,吻住了她的唇,一边吻,他一边再次迈开双腿,走向卧室中间那张KingSize的大床。

      来到床边,并不着急把林芝芝放到床上去,而是让她站在了床边的羊绒地毯上,正当林芝芝不解的时候,他的一双大手已经伸了过来,去脱她身上的风衣外套。

      林芝芝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便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只看着他,任由他将自己身上的束缚,一件件发剥去。

      “做我的女人,不是相像中的那么简单,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将林芝芝身上所有的束缚全部剥掉之后,陆丰泽长指挑起她的下颔,再次跟她确认,那火光跳跃的黑眸里,充满严肃与认真。

      林芝芝赤-身-裸-体站在他的面前,浑身迅速地散发现粉嫩的诱人光泽。

      看着他,她再次沉沉地点头,“嗯,我真的准备好了。”

      哪怕让她上刀山,入火海,甚至是下地狱,她都不后悔。

      陆丰泽勾唇一笑,下一瞬,头压下去,微凉的薄唇,落在了额头上……

      林芝芝浑身一颤,便感觉他的吻如雨点般,密密麻麻向下,从额头,吻过她的眼睛,滑向她的鼻梁,轻啄她的鼻尖,又然后,含住她的唇瓣,细细吸-吮-啃噬,舌尖钻进她的嘴里,纠缠着她的,深吻了起来,他的一双大掌,一只稳稳地撑在林芝芝的后背,另外一只则沿着她的大腿外侧,一路摩挲而上,滑过她柔软的腰际,探向胸前,将她的雪团,一把握住……

      “嗯……”

      林芝芝被他包裹着,吻着,浑身轻颤不已,心湖里,悸动的涟漪如惊涛骇浪般,让她浑身酥麻,软的不成样子。

      双手不自觉地攀上陆丰泽的脖子,她开始热情又笨拙地回应他。

      就在两个人唇舌激烈纠缠着的时候,陆丰泽抱着她一个旋转,两个人便往大床上倒去,当跌落进大床里的时候,林芝芝结结实实地压在了陆丰泽的身上,尔后,陆丰泽又抱着她敏捷的一个翻身,两人便互换了位置,改而陆丰泽将她压在了身下……

      激烈纠缠的唇舌分离,陆丰泽的柔软湿润的唇瓣,沿着林芝芝修长白皙的脖颈,继续一路身下,将她胸前早已绽放的粉嫩的朱果,含入赤贝之间,同时,长指滑向她的双腿间,瞬间滑了进去……

      “啊……!”

      一声惊叫,破口而出。

      林芝芝咬住唇角,撇开头去,眉头紧蹙着微微弓起了身子,本能地收紧双腿,整个人像一只煮熟的虾米般,在卧室明亮的灯光下,浑身粉嫩的透亮,散出发无比诱人的气息。

      陆丰泽知道林芝芝是干净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她的身体居然青涩成这个样子,只是稍微一挑逗,便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汩汩的黏稠蜜液,已经不断从她的身体里流了出来。

      下一秒,他直接解开自己的裤头,抬起林芝芝的双腿,向前一灌而入……

      “啊……”

      一种被撕裂的痛,让林芝芝再次惊呼一声,整个人瞬间痛到痉挛,一动都不敢动了。

      不止是林芝芝,同样不敢动的,还有陆丰泽。

      他卡在她的身体里,俯身下去,掰过她的脸,重新吻上她的唇。

      “有多痛?”一边吻着,陆丰泽一边问她,醇厚的嗓音,是从未有过的低哑性感,撩人心弦。

      林芝芝强忍着痛意,却还是有泪水,从眼角砸了下来。

      双手圈上陆丰泽的脖子,她主动回吻他,扬起唇角道,“来吧,我可以忍住。”

      她知道会痛,可是,没想过会这么痛。

      但是,再痛她也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陆丰泽扬唇,再次堵住她的唇,全身早已沸腾不止的血液,让他精壮有力的腰身,再也控制不住地再次动了起来……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