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36 听说你看上了一个女人

    036 听说你看上了一个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今天心情不错!”

      《小甜蜜》剧组里,趁着补妆休息的间隙,张凯霖笑着跟林芝芝闲聊。

      虽然他不得不承认,林芝芝很专业,是天生的当演员的料,但是,她今天的精神状态却是前所未有的好,原本昨天晚上,看着林芝芝离开菜馆后,他还想,今天跟林芝芝演对手戏的时候,要尽可能的多调动一下她的情绪。

      结果,今天出现在他面前的林芝芝和昨晚的那个林芝芝,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状态。

      张凯霖可不傻,也不是什么未经人事的毛头小子,对于女人的心思,也更是了解,林芝芝从昨晚到今天的表现,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她谈恋爱了。

      一个才想要在娱乐圈打拼出一翻天地的女人,却丝毫都不忌讳地在谈恋爱,也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那就是,林芝芝的这个恋爱对像,绝对不是一般的人。

      那么,会不会就是在背后那个力棒林芝芝的人呢?

      张凯霖挑挑眉,他清楚,如今娱乐圈里,能随便动动手指,就能让乔俏和林俊栩这样的一线消失的无影无踪的人,可真不多。

      林芝芝侧头去看旁边的张凯霖,冲着他扬唇灿然一笑,抱歉道,“昨晚不好意思,扫了大家的兴。”

      张凯霖一笑,“都这么熟了,就不用说这样的话了,看到你今天心情好起来,那才是最重要的。”

      “改天有机会,我再请你。”

      张凯霖笑,点头道,“好,那我就翘首以待了。”

      ………………

      一天的拍摄,格外的顺利,早早的,林芝芝便收工了。

      一收工,她便回酒店卸妆,洗澡,换衣服。

      “要出去?”肖以笑进来,看到她正在穿衣镜前试衣服,开口问道。

      林芝芝看她一眼,却并不回答她的问题,只问道,“笑笑,帮我看一下,这件好看吗?”

      “好看。”肖以笑走过去,站在穿衣镜前看着镜子里的她笑,“你穿什么都好看。”

      林芝芝明媚一笑,“那就这件了。”

      说着,林芝芝就要去浴室里换衣服。

      “对了。”不过,她才走了步,肖以笑就伸手一把拉住了她。

      “怎么啦?”肖以笑回头,“有什么事?”

      “你是不是要去陆总那?”

      林芝芝点头,当着肖以笑的面,实在是没必要隐瞒她和陆丰泽之间的事。

      “哦,陆总的助理打电话给我,说陆总有事,回京城了,所以,你不用去了。”

      看着肖以笑,她的话,无疑让林芝芝放飞的无比愉悦的心情,瞬间如坠落的风筝般,狠狠摔到了地面上。

      “他什么时候走的?”愣了片刻之后,林芝芝问道。

      “下午,刚走没多久。”

      说好了今晚让她去找他,可是,他却忽然走了。

      走就走吧,可是连亲自跟她说一声,他都没有,还要通过肖以笑来转告她。

      “哦,我知道了。”忽然,林芝芝那双澄亮的眸子,便黯淡了下去,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神采奕奕。

      丢下手里的裙子,她没有再去浴室换衣服,而是就穿着浴袍,走向落地窗前,窝进沙发里,然后,拿起早就熟透的剧本,貌似认真地看起来。

      “宝贝,不开心了呀?”看着林芝芝的样子,肖以笑跟了过去,想要哄哄她。

      林芝芝看也不看她,直接否认道,“没有!”

      肖以笑皱皱眉,在林芝芝的身边坐下,“宝贝,不开心就不开心呗,没必要憋着。”

      林芝芝低着头,淡淡一声嗤笑,自嘲道,“其实,我有什么资格不开心。”

      她就连陆丰泽的情人,都算不上。

      “宝贝,多想想陆总对你的好。”肖以笑不想说什么假话来安慰林芝芝,只是实话实说道,“我认识陆总六七年了,我也是陆总一手培养出来的,这么多年,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让陆总上心的女人。”

      林芝芝侧头看向肖以笑,虽然心里很清楚,陆丰泽对她,是真的很好很好,却仍旧想要得到确认。

      “真的?!”

      因为陆丰泽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太出色,太让人没有安全感。

      肖以笑竖起两根手指,做发誓状,“要是有半个字的假话,天打雷劈。”

      看着肖以笑,“噗嗤!”一声,林芝芝倏尔便笑了,丢了剧本从沙发里站起来道,“饿死了,带我去昨天那个菜馆吃饭吧。”

      “好嘞,走起!美人。”

      ……………………

      京城,某家高级私立医院里,当陆丰泽匆匆赶到病房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推开病房的门,看到坐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正由佣人在喂粥喝的宁青婉,陆丰泽眉头微皱一下,大步过去。

      “丰泽,来了!”抬头看到推门进来的陆丰泽,宁青婉努力笑了笑。

      “少爷。”一旁坐在床边给宁青婉喂粥的佣人看到陆丰泽过来,赶紧站了起来,给他让出位置。

      “妈,你怎么样了?”陆丰泽过去,在床边坐下,伸手去握住宁青婉的手。

      宁青婉笑着轻轻拍了拍陆丰泽的手背,“放心,妈没什么事,就是今天在讲台上站久了,情绪又有点激动,所以才晕倒的。”

      陆丰泽看着宁青婉,想说她几句,可是,他了解她固执的性格,只要是她坚持的事情,一百头牛也未必能拉的回来。

      所以,最后只道,“以后你去学校上课的时候,带上助理,我也放心一点。”

      宁青婉点头,“好,妈听你的。”

      “叩”“叩”“叩”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叩门的声音,宁青婉看了过去,出现在门口的,是陆越苍。

      “你来了!”看着几米开外比自己看起来年轻多了,曾经年少时的丈夫,宁青婉的脸上,却并没有什么情绪的变化,只是淡淡一声再家常不过的问候。

      知道是陆越苍来了,陆丰泽松开宁青婉的手,站了起来,淡淡地叫了一声,“爸。”

      陆越苍看他一眼,点点头答应一声,走进病房,面色温和地对宁青婉道,“听说你晕倒被送进了医院,我来看看,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宁青婉笑笑,“没事,害得你们父子俩担心了,我以后自己会注意的。”

      其实,陆越苍是个很优秀的男人,当年,她之所以能和陆越苍结婚在一起,不过是因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罢了。

      当年离婚,也是因为陆越苍的生意越做越大,越来越忙,而她又忙于做她的学问,什么也帮不上他,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短,交流的机会也越来越少,隔阂也越来越大,最终和平分手。

      虽然她和陆越苍离婚了,之后彼此也再婚,但是这么多年,他们一直都和睦相处,像朋友,也像亲人那般,彼此之间,没有过什么矛盾。

      “没事就好。”陆越苍点点头,又道,“你也不是年轻人了,以后做学问别那么拼,自己身体最要紧。”

      宁青婉点头,笑笑,“放心,我知道了。”

      陆越苍坐下,又和宁青婉聊了一会儿,在确认她没什么事后,起身和陆丰泽一起离开。

      “听说,你最近看上了一个女人?”出了病房没多远,陆越苍毫不隐晦地直接问陆丰泽道。

      他们父子两个人都很忙,平时能闲下来坐在一起聊聊除了公司以外的事情的时间,确实太少。

      陆丰泽一笑,“我看上了女人不是很正常吗?”

      他要是哪天看上了男人,那才不正常。

      陆越苍点头,看着陆丰泽这个唯一的儿子道,“你年纪也不小了,结婚生孩子的事情,我也不想逼你,你要是喜欢哪个女人,玩一玩,我也不会介意!”

      说着,陆越苍话峰一转,又道,“但是,有一点你必须得给我记住,我陆家的媳妇,必须是堂堂正正的能有资格踏进我陆家大门的女人,而不是外面那些杂七杂八莺红柳绿的女人。”

      他年轻的时候奉父母之命娶了宁青婉,两人婚姻并不幸福,最终分开,所以,他不想逼陆丰泽,必须要娶哪个女人。

      但是,他唯一的要求,正如他所说,陆丰泽的太太,他们陆家将来的女主人,必须得撑的起这个“陆家女主人”的身份。

      他的一生中,有三个女人。

      第一个,是宁青婉。

      第二个,是季悦瑶。

      第三个,是战云茵。

      不管是她们三个人中的谁,她们的身份,都完全可以配得上“陆家女主人”。

      陆丰泽那双深沉的黑眸,暗芒流转,情绪难明,却是薄唇浅浅一勾,“我知道。”

      “嗯。”陆越苍满意地点头,又话题一转,问道,“最近英国的那个电力收购项目,谈的怎么样了?”

      “一切按照计划,很顺利。”

      “那就好!”陆越苍再次满意地点头,看向陆丰泽道,“还没吃晚饭吧!走,今晚回大宅,陪我吃顿饭。”

      自从战云茵自杀,女儿陆芊芊因为感染了艾滋病被送走后,偌大的陆家大宅,便好像彻底失去了人间的烟火气息,变成了一座孤宅。

      陆越苍是真的希望,陆丰泽能够早点结婚生子,让陆家大宅,又恢复往日的生活气息。

      “好。”

      ………………

      自从不知道陆丰泽因为什么原因,不辞而别之后,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林芝芝就再也没有和他有个联系,甚至是从肖以笑那儿都没有得到过关系任何他的消息。

      她不问,肖以笑也不提。

      她和陆丰泽,彼此像是没有过任何交集的陌生人般,各自做着各自该做的事情,彼此杳无音讯。

      一个星期后的晚上,当她拍完一场夜戏,才坐进保姆车里,就听到肖以笑吩咐前面的司机道,“去机场。”

      “去机场干嘛?”林芝芝困惑,倏尔侧头看向肖以笑问道。

      肖以笑咧着嘴笑笑,解释道,“陆总的助理打电话给我,说今晚让你回京城,至于回去干嘛,我也不知道!放心,我已经跟剧组,帮你请了三天的假了。”

      林芝芝眉头轻蹙一下,深吁口气,靠进椅背里。

      其实,她当然想回京城,当然想见到陆丰泽,而且,她也相信,陆丰泽突然让她回京城,一定有他的原因。

      只是,这种事先没有任何的沟通,然后被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感觉,真的不好!

      但陆丰泽和她,原本就一个是天,一个是泥,云泥之别,怎么比。

      能像现在这样,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她已经很知足了。

      ………………

      当飞机降落在京城国际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下了飞机,林芝芝被京城秋夜的冷风吹的浑身一抖,下意识地便搂紧了自己。

      后面的苏艾看到,赶紧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递过去道,“芝芝,天冷,要不你先穿我的。”

      事先也不知道要回京城,所以,她没有准备厚一点的衣服。

      林芝芝看向苏艾摇头笑笑,“没事,你自己赶紧穿回去,别冻感冒了,要不然谁帮我干活。”

      “我没事,还是你穿吧!”苏艾坚持。

      林芝芝一笑,“我嫌穿你的衣服丑,行了吧!”

      苏艾,“……”

      “哦。”老实地答应一声,苏艾又将衣服穿了回去。

      “对了,笑笑,你住哪,今晚去你那里蹭一晚,不介意吧?”看着苏艾将衣服穿回去之后,林芝芝又抱紧自己,问身边的肖以笑道。

      今晚实在是太晚了,她不想去君悦华庭,把在睡觉的陆丰泽给吵醒。

      当然,前提是,陆丰泽在君悦华庭的公寓里。

      同样冷的有些瑟瑟发抖,抱紧自己的肖以笑斜她一眼,直接毫不犹豫地拒绝道,“不行。”

      林芝芝扑过去,抱住她,一边大步走一边撒娇道,“干嘛这么小气,就一晚嘛!”

      肖以笑又斜她一眼,怼道,“嫌弃小艾,就不嫌弃我呀?”

      林芝芝笑,“那我睡床,你睡沙发咯!”

      肖以笑嘴角一抽,“想得倒挺美!”

      林芝芝“呵呵”地笑了,“那到底是行,还是不行吗?”

      “不……”行!

      后面一个“行”字还没有出口,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便忽然晃了出来,挡在了肖以笑和林芝芝的面前。

      “陆总,晚上好!”肖以笑几乎都不用抬头看,只要用鼻子闻,就断定了出现在她们面前的人是谁,所以,立刻便笑着打招呼。

      倒是林芝芝,格外诧异地抬起头来,当看到出现在她们面前的人,果真就是陆丰泽的时候,她愣愣的一时间完全回不过神来。

      “陆总,晚上好。”后面的苏艾看到陆丰泽,也赶紧恭敬地道。

      陆丰泽根本没有理会肖以笑和苏艾两人中的任何一个人,直接脱下了自己身上的黑色风衣,然后,伸手过去,一把将还扒拉在肖以笑身上,抱着她的林芝芝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风衣,将她裹住。

      京城不比江面水乡的小城市,气温要低很多,更何况,这是凌晨两点多的时候。

      肖以笑和苏艾看着陆丰泽对林芝芝的一系列霸道却不失温柔的呵护动作,心中不由暗暗咂舌。

      只知道陆丰泽对林芝芝好,却怎么也没想到,原本陆丰泽对林芝芝,已经体贴到了这种程度。

      要是有个像陆丰泽这样的男人,这样对……好吧!打住。

      林芝芝只觉得浑身瞬间一暖,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整个人已经在陆丰泽的怀里,身上,已经披上了带着他的体温和气息的风衣。

      “你怎么在这里?”

      抬头看着头顶近在咫尺的那张染了些许凉意的绝俊面庞,林芝芝仍旧掩藏不住诧异地问道。

      陆丰泽低垂下深邃黑亮的双眸,睨林芝芝一眼,却并没有马上回答她,只是又掀眸看向肖以笑和苏艾,淡淡地道,“接下来两天,没你们什么事。”

      这是要给她入假吗?!

      意识到这一点,肖以笑立刻便笑嘻嘻地点头道,“谢谢陆总,我还是会24小时待命的。”

      陆丰泽看肖以笑一眼,然后,直接搂着林芝芝,转身,往不远处的黑色劳斯莱斯走去,而林芝芝则任由他抱着,傻傻地看着他,像是在等待他的回答,又像是中了邪,看不够他的那张脸一样。

      “怎么?不想我出现在这里?”

      搂着林芝芝走了两步之后,陆丰泽才又低头看着她,勾起半边性感的薄唇,似笑非笑地道。

      林芝芝摇头,像是这才彻底反应过来般,双手伸出去,圈住他精壮的腰身,抱紧他,整个贴进他的怀里,摇了摇头道,“不是。”

      “那是什么?”陆丰泽看着她,那双深邃灼亮的黑眸里,染上了如繁星般的笑意。

      林芝芝抬着头,定定地看着他,扬唇再明媚皎洁不过地笑了,“只是没想到而已。”

      陆丰泽低头吻她的额头,低低醇厚的嗓音,如这广袤的夜色,无比撩人地道,“你没想到的事情,以后还多着。”

      ………………百🌸度 或 3 6 0 搜 索: 我🌸的🌸书🌸城🌸网   更 多 好 看  小  说 免 费 阅 读~

      凌晨的马路,空旷的要命,可是,黑色劳斯莱斯的车厢里,却显得格外的逼仄,明明是凉意疹人的秋夜,可车厢里的温度,却在节节不断地攀升。

      后座上,或许是因为在飞机上已经睡饱了,又或许,是因为此刻太过兴奋激动,她甚至是有些不知所错,只是侧着头,一瞬不瞬地盯着身边靠在椅背里闭目养神的男人看,在窗外照射进来的忽明忽暗的光线下,他那安静的绝美面庞,就像雕刻大师打造出来的一张最精美的面具,找不到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来。

      坐在紧贴着他的身边,在这静谧逼仄的空间里,林芝芝甚至是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属于陆丰泽的心跳和呼吸的声音。

      平稳,强健,有力,让人无比的心安!

      看到他那密密麻麻的睫毛下,那明显的青色,林芝芝控制不住的便抬起手,微凉的指腹,落了下去,轻声问道,“这段时间,你都没有”休息好吗?

      只不过,她关切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微凉的小手,便被一只温暖的大掌给一把包裹住。

      林芝芝一惊,心弦猛地一颤,后面的话,一时卡在了喉咙里。

      陆丰泽菲薄的性感唇瓣浅浅一勾,尔后,握紧她的小手,往下移去……

      “是呀,没休息好。”

      就在他睁开双眼,低低哑哑地开口的时候,林芝芝掌心里,有如烙铁般的坚硬又滚烫的触感,瞬间传来。

      心弦再次猛然一颤,她蓦地低头,当看到此刻握在自己掌心里的是什么的时候,原本就红扑扑的一张小脸,刹时间红到了耳根,红的可以滴出血来。

      那温度,实在是太灼人,下意识的,林芝芝便用力,想要将手从陆丰泽的大掌里抽出来,只不过,陆丰泽却紧紧地握着,丝毫都没有要松开她的意思,反而引导着她,将他慢慢包裹住……

      林芝芝窘迫羞赧的不知如何是好,猛地抬起头来,视线,却跌进陆丰泽那双深邃浩瀚如此刻的夜空般的眸子了,里面,淬满了星星点点的火光,满的仿佛随时都会溢出来似的。

      “看来你睡的不错!”

      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林芝芝的窘迫般,陆丰泽看着她,似笑非笑地勾着唇,又低低哑哑地开口。

      “我……”林芝芝看着他,忽然就有些气馁。

      为什么她自己这么没用,被陆丰泽随便一挑-逗,就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

      掌心滚烫坚硬的触感,像电流,一波紧接着一波,不断地袭击着她,让她浑身都酥麻,但是,她却深吸了口气,强行让自己镇定了下来,然后,那双澄亮潋滟的眸子含娇带嗔地看陆丰泽一眼,像是赌气般地回答道,“是呀,我无牵无挂的,当然睡的好。”

      “无牵无挂!”陆丰泽细细地品味着她这四个字,倏尔便勾起唇角,笑了。

      下一秒,他伸手过去,长指扣住她的下颔,二话不说,低头便对准她的红唇,吻了下去,同时,用来分隔开车厢前后空间的挡板,也缓缓升了起来。

      “嗯……”

      待林芝芝反应过来,轻咛一声的时候,她的整个人已经被陆丰泽放倒在了后座上。

      陆丰泽欺身而上,一边吮-吸-啃-噬着林芝芝那柔软馨香的唇瓣,舌尖钻进去,勾起她的,不断翻搅,一只大掌顺着她的裙摆,探了进去,然后毫不客气地将她的丝袜连着底裤一起,用力一下扒拉了下来,再抬起她的一条腿,猛地向前撞去……

      “啊……”

      生涩的身体忽然被巨大的某物硬生生地挤了进去,痛的林芝芝控制不住地尖叫一声,眼泪瞬间氤氲了眼眶。

      “痛?”

      保持着刚才灌入的姿势,陆丰泽的唇舌跟林芝芝的分离,抬起头来,俊眉紧拧着问她。

      林芝芝抬眸看向他,眼泪莫名其妙的瞬间便夺眶而出,顺着眼角滑了下来。

      “讨厌!”带着口腔,林芝芝说完这两个字,手握成拳头便用力砸在了陆丰泽的肩膀上,一边哭一边控诉道,“你说了等我的,为什么什么也不跟我说就走了?”

      陆丰泽看着身下盈盈似水的小女人,原本紧拧的俊眉,渐渐松开,取而代之的,是嘴角高扬的愉悦笑意。

      头再次低下去,温热的唇瓣,落在林芝芝的眼角,吻去她那颗颗晶莹剔透的泪珠,一边吻一边在她的耳遍呵着滚烫的热气,低低哑哑地道,“以后想我就说出来,别忍着……”

      话音落下,他抬高她的一条腿,慢慢地深深浅浅地动了起来……

      ……

      作者有话说:

      看这筱筱完结文《大叔,适渴而止》的小婊贝们就知道,季悦瑶和战云茵是这本完结文里的人物故事,所以,没看过《大叔,适渴而止》的婊贝们,赶紧去看看吧,筱筱保证你们不会失望滴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