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37 我身体好,没关系

    037 我身体好,没关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这一次,陆丰泽没有再留在林芝芝的身体里,而是喷洒在了她的身上。

      林芝芝软在真皮的后座上,瞥到自己胸前那被喷的到处是的乳白色液体,倒是没有了上次的窘迫与羞赧,有的,只是还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还没有褪去的和陆丰泽一起攀上高峰时的那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快乐与满足。

      喘了几口气,正林芝芝伸手要去拿放在一旁的纸盒过来,想要抽纸将自己胸前的液体擦拭干净的时候,她的小手却一把被陆丰泽温暖的大掌握住。

      “我来!”

      看穿了林芝芝的意图,陆丰泽将她还盘在自己腰身上的腿放了下来,然后,抽了几张纸巾,从她胸口的位置往下,给她擦拭,那轻柔专注的动作,看的林芝芝再次脸红心跳加速,堪堪撇开头去。

      因为车就停在陆丰泽的专属车库里,下了车,就是他公寓的专属电梯,所以,给林芝芝大概擦拭干净后,他也不用给她穿衣服了,直接用自己的风衣,将她粉嫩的赤-裸身子给包裹住,然后便抱着她,下了车,直接进了电梯,往公寓而去。

      林芝芝便只慵懒的小猫咪一样,蜷缩在他的怀里,小脸儿贴在他宽阔柔韧的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只觉得老天在前面22年里对她所有的不公,此刻,都已经尽数弥补给她了。

      看着头顶的男人,她幸福的哪怕下一秒死去,都无怨无悔!

      “别人都说,体外会不舒服,以后你还是留在里面吧,我吃药就好。”快速上升的静谧空间里,林芝芝突然开口道。

      陆丰泽垂眸睨着她,勾了勾问道,“别人!谁?”

      “……”林芝芝囧,“我在网上看到的。”

      陆丰泽看着她,眉梢眼角都是笑意的点头赞许道,“不错嘛!还知道关注这方面的知识。”

      ——这方面知识!

      林芝芝一囧,面色炸红,垂下头去。

      “那难道你不知道,女人避孕药吃多了,会容易造成不孕不育吗?”

      就在林芝芝羞囧的无言以对的时候,头顶,却又传来男人悠悠的低哑嗓音。

      ——吃多了避孕药会不孕不育?!

      林芝芝又倏尔抬头,看向陆丰泽。

      他什么意思?!

      单纯的只是在关心她,不希望她以后不孕不育吗?

      还是……

      “没关系,我身体好。”像是要跟陆丰泽赌气般,林芝芝脱口而出这句话。

      陆丰泽垂眸,意味难明的深沉目光,淡淡地睨她一眼,什么也没有再说,但这一眼,却实实在在的看得林芝芝心里发毛。

      正好这时,电梯停在了28楼。

      电梯门缓缓打开,陆丰泽抱着她出去,径直便大步往卧室的方向走,也不理林芝芝。

      林芝芝伸出一双白嫩的藕臂,一双小手撒娇似地去揪住陆丰泽的衬衫衣领。

      或许是因为太晚了,又不是什么正式的场合,所以,今晚的陆丰泽,没有系领带,身上是一件白色的衬衫,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三颗,露出大片蜜色结实的胸膛,让人看到,便会心惊肉跳。

      刚刚在车上做的时候,陆丰泽把她扒的个精光,可是,他自己却连裤子衬衫都没脱,只是把裤子滑到了臀部的位置,真是一点都不公平。

      “你生气啦?”

      揪着陆丰泽的衣领,见他仍旧没反应,看都不看她一眼,脸色也变得有点凉凉臭臭的,林芝芝又跟蚊子叫似的,小心翼翼地开口问他。

      陆丰泽抱着她进了卧室,尔后,垂眸再次凉凉地睨她一眼,“知道我生气了就好。”

      说着,他抱着林芝芝,直接往那柔软的大床上一抛……

      “啊!”

      林芝芝猝不及防,惊呼一声,整个人已经从陆丰泽的黑色风衣里脱离出来,赤-身-裸-体的被抛了出去,落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陆丰泽扔了手里的风衣,扬唇一笑,尔后,看着大床上惊魂未定的林芝芝,抬手优雅又大气地去脱自己的裤子,然后,又不紧不慢地去脱身上的衬衫。

      就在林芝芝好不容易镇定下来,打算要坐起来的时候,他却一步跨上了床,再次欺身而上,含住了林芝芝的唇瓣,将她困在了身下……

      ………………

      当第二次结束,两个人洗完澡,陆丰泽抱着林芝芝回到卧室的大床上的时候,从没有拉上窗帘的落地窗往外望去,天边,已经隐隐约约泛起了一抹鱼肚白。

      窝在陆丰泽的怀里,林芝芝只觉得自己被拆开了重装了般,浑身都酸软无力,抬抬手都觉得费力。

      “你突然让我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和陆丰泽做的时候,两个人都心无旁骛,满心满身的投入,现在结束了,身体里的情-潮,仍旧一波接着一波,根本无法褪去,即使林芝芝觉得累了,却根本无法入睡,所以,开口问他。

      陆丰泽抱着她,闭着眼睛,低头吻了一下她的发顶,淡淡道,“嗯,有事。”

      林芝芝眉心微蹙一下,没有说话,只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其实,她最想要的,就是陆丰泽想她了,想要她了,所以才会突然让她回来,不再为别的任何事情。

      “好好睡一觉,下午两点,你和赵航宇的离婚诉讼案开庭。”

      原本累的连抬一下眼皮都觉得费力的林芝芝却在陆丰泽话音落下的同时,猛地睁开眼睛,抬头看向他。

      借着窗外倾泄进来的淡淡亮光下,他绝美的面庞,宁静的要命,溢满温润的柔光,让人只是一眼,便能心生安定。

      “是不是今天之后,我就可以和赵航宇不再有任何的关系?”

      看着陆丰泽良久之后,林芝芝才开口问他,鼻子,莫名酸的厉害。

      “嗯。”陆丰泽点头,沉沉答应一声,然后,睁开双眼,看着林芝芝,“不想吗?”

      林芝芝扒在他的胸口,定定地看着他,摇头,扬唇笑了,感激又激动的泪水,猝不及防地便砸了下来。

      “不是,只是没想到,可以这么快。”

      陆丰泽看着他,抬起手,温柔的大掌,轻轻地抚了抚她的后脑勺,就像爸爸对孩子那样,充满爱意。

      “睡吧。”

      “嗯。”

      ………………

      赵航宇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走向法庭,去跟林芝芝打一场离婚官司。

      对他来主,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天大的笑话!

      他是绝对不愿意去的!

      但是,他心里很清楚,如果他不去的话,他又怎么可能见到林芝芝。

      所以,他必须去。

      必须抓住林芝芝,问清楚,她到底有什么资格跟他提离婚,又有资格,要求分割他的资产,要他对她进行赔偿。

      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他更想看看,背后那个包-养林芝芝,并且给她胆子,和他离婚的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还没有到下午两点,赵航宇便一个人来到了法院,在即将要开庭的法庭大门前等待着林芝的到来。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跟林芝芝离婚,也从来不准备和她离婚,所以,他连律师都没有,甚至是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这场离婚案。

      站在大门前,赵航宇只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忽然之间,就被林芝芝玩弄于鼓掌之间。

      原本就无比气愤的心情,在焦躁的等待中,越来越愤怒,胸腔里的那把火,仿佛是被人浇了一桶油,熊熊燃烧着。

      就在他怒火功心,再也等不下去,狠狠一拳砸在法庭的大门上的时候,不远处,纷乱的脚步声,渐渐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倏尔抬头看去,当看到和律师一起,后面还跟着一个身形高大魁梧的保镖,大步朝法庭门口走来的女人时,赵航宇极力克制的怒火,瞬间便爆发了出来,双目刹那变得猩红。

      咬牙,赵航宇抬腿,箭步朝林芝芝走了过去。

      看着朝自己那样快速而来的如一头噬血的野兽般的赵航宇,林芝芝眉心微蹙一下,心中,莫名生出一丝不安,又或者是难过来。

      但却没有慌乱,一丝丝的慌乱都没有。

      她只是难过,为什么结婚以前那样绅士温柔的赵航宇,不过短短半年多的时候,就已经判若两人。

      是他因为她而变了,还是原本,他就是样的。

      “林芝芝!”

      “干什么?”

      箭步来到林芝芝的面前,赵航宇伸手便要去拽她,只是,他的手才伸过去,还没有碰到林芝芝,林芝芝身后的保镖便一个箭步向前,一把握住了赵航宇的手。

      “啊!”

      保镖的力道,实在是大的惊人,赵航宇的手腕被他捏着,仿佛都快要碎了,痛的他下意识地便痛呼一声。

      瞟了眼已然将自己控制住的保镖,赵航宇用力挣扎一下,却发现,他越挣扎,手臂上传来的痛意,便越明显。

      咬牙,他干脆放弃了挣扎,只如刀锋般冷利的视线,越过保镖,落在林芝芝的脸上,唇角冷冷一勾,讥诮道,“林芝芝,你真的是越来越有本事了,不仅傍上了有钱的男人,替你请了律师和保镖,竟然还给了你那么大的胆子,敢跟我叫板了。”

      林芝芝没有丝毫畏惧地迎上他的目光,淡淡的神色更是没有任何起伏地道,“赵航宇,我是一个人,不是什么猫猫狗狗,我享有一切我做为一普通公民的权利,难道你不知道吗?”

      “权利!”赵航宇冷哼,质问道,“那你该履行的做为一个妻子的义务呢?”

      林芝芝眉心微蹙,无奈道,“赵航宇,我不想再跟你站在这里说了,我们还是到了法庭上,当着法官的面再说吧。”

      话音落下,林芝芝没有再多看赵航宇一眼,径直越过他,大步便往法庭里面走去,律师大步跟上。

      此时,法庭的大门已经打开,马上就要开庭。

      “林!芝!芝!”看着林芝芝就这样扬长而去的背影,赵航宇愤怒的咆哮声从喉骨中爆炸而出。

      他挣扎,想要追上去。

      可是,保镖却死死地扣住他的手臂,不给他任何的机会。

      “松开!”回头瞪向保镖,赵航宇命令道。

      保镖却只是挑挑眉,愈发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啊……”

      …………

      当赵航宇走进法庭的时候,已经是林芝芝坐在原告人的位置上十分钟之后了,她的律师,已经相当高水准的帮她完全了诉讼。

      赵航宇怒火中烧的眸子深深地看了林芝芝一眼,在来到被告人的位置上后,对着法官,他却说道,“不管以前我们夫妻之间发生过什么,从今天,现在开始,我愿意全心全意地对她好。”

      “法官大人,就算被告人赵先生有心悔过,但被告对我的当事人造成的巨大伤害已经是事实,根本无法挽回,我的当事人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再跟被告生活在一起。”结果,赵航宇的话音一落,林芝芝的律师便便向法官提起讼诉,而林芝芝则静静地坐在那儿,看着对面的赵航宇,神色平静。

      几位法官相视一眼,让庭警带证人进来。

      当大门被推开,证人出现在大家视线里的时候,赵航宇不由地便瞪大了双眼,满脸震惊。

      因为庭警带进来的证人,不是别人,正是他赵家的管家。

      管家被带上庭,在心虚地看了一眼赵航宇后,便向所有的法官,将赵航宇平时羞辱虐待以及对林芝芝动用暴力的事情,都大致说了一遍。

      赵航宇听着,额头的青筋都克制不住地暴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被告席冲向证人度,一脚就朝管家揣了下去,怒吼道,“你这狗娘养的东西,这么多年来我们赵家哪里亏待过了你,你要这样背叛我!”

      一个两个,都背叛他!

      庭警反应过来,在赵航宇又要一脚朝管家揣下去的时候,赶紧冲过去,制止了他,法官则立刻对他给予警告,说如果他不安分点,再闹事,就以扰乱法庭次序的罪名,拘捕他。

      管家被赵航宇一脚揣倒在地,额头都磕破了,渗出了血,却是完全顾不得自己,只是满脸无奈地道,“少爷,您别怪我,我也是逼不得已呀!”

      赵航宇怒瞪着管家,气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管家作完证,被带出去之后,紧接着,又进来一个证人。

      这个证人,不管是赵航宇,还是林芝芝,都不陌生,因为这个人就是刘汐颜。

      甚至是不需要法官开口,刘汐颜便主动承认,她肚子里怀了赵航宇的孩子,而且,人已经在一个多月前,就住进赵家了。

      说话的时候,刘汐颜完全不敢去看赵航宇,甚至是害怕,他随时都会冲过来,掐死自己。

      但是,如果他不和林芝芝离婚,那么她生下来的儿子,就只能是赵航宇和林芝芝的孩子,而她,也完全不会有机会,成为赵太太。

      反正,她还在肚子里有赵家的孙子,叶美玲是不会让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事的,所以,这个证人,她必须来当。

      看着刘汐颜那张让他分外恶心的脸,赵航宇是真的后悔,为什么那天会心软,没有坚决地拿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既然人证的供词和原告的诉讼一致,而且被告也一直没有否认过家暴和出轨的行为,所以,法官很快便有了结论,当庭宣布,林芝芝和赵航宇解除婚姻关系,向双方发给离婚判决书,翌日起,离婚判决书生效,而且因为夫妻双方在结婚的时候,并没有做过任何的财产公证,所以,赵航宇名下的资产,三分之一分割给林芝芝。

      “法官大人,我不要求分割赵航宇名下的资产,也不要赵家的一分钱,我申请净身出户。”林芝芝没料到,她诉讼申请里,既然加了要求分割赵航宇的资产的这一条,所以,当法官的声音落下,整个审判过程中一直没有开口说过话的她,便立刻站了起来,向法官澄清道。

      赵航宇看着她,只冷冷的笑,面色,是从未有过的阴寒,染满戾气。

      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林芝芝,真是好样的!

      “既然法院已经做出了判决,就必须按照判决来执行。”法官看林芝芝一眼,直接回绝她。

      这是一场公平公证的判决,法官可没收任何一个人的好处。

      话落,法官直接宣布退庭。

      看着法官离开,林芝芝站了起来,走出原告席,低垂着双眸来到赵航宇的面前。

      这场离婚官司,因为有陆丰泽的全全安排,让她赢的毫无悬念。

      但是,她却并没有任何一点点胜利者的姿态,内心深处,甚至是都没有一丝的欢喜雀跃。

      因为她太清楚地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有陆丰泽,她在赵航宇的面前,仍旧什么都不是。

      “你的钱,我一分都不会拿,你放心吧。”话落,林芝芝转身就要离开,却在转身的刹那,想到什么,又停下,对赵航宇道,“既然那三个亿,你也已经从林家的企业撤走了,那我就什么也不欠你了。”

      在这之前,她什么也不说,并不代表,她从来都不会关注,赵航宇对林家的企业做了些什么。

      曾经,她还想着拼了命地去赚钱,无论如何把三个亿还给赵航宇。

      现在,她和赵航宇,真真正正的不再有任何的关系了,哪怕一分钱的瓜葛,都没有了。

      真好!

      说完,她再不多停留一秒,大步离开。

      赵航宇仍旧被两个庭警控制着,动弹不得,他也根本不想动,不想再挣扎,只是看着林芝芝渐渐远去的背影,缓缓地闭上了双眼,沉声道,“林芝芝,我不会跟你离婚的。”

      快要走到门口的林芝芝脚步一顿,心弦,也跟着颤了一下。

      “赵航宇,离婚判决书生效的时候,就是我和你再没有任何关系的时候。”没有回头,林芝芝只告诉赵航宇一个事实道。

      “我不会承认。”

      林芝芝眉心微蹙一下,什么也没有再多说,继续迈开双腿,大步离开了。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