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39 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039 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林芝芝确实是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周玥雯和那个肥头油面的周业鑫已经不见了。

      看着对面拿着刀叉,正在切着盘子里鹅肝的陆丰泽,林芝芝轻轻在位置上坐下,小心翼翼地问道,“我的朋友呢,走了吗?”

      陆丰泽一边动作优雅又大气地切着盘子里的鹅肝,一边淡淡掀眸,睐林芝芝一眼,待将一整块上好的鹅肝切完,放下刀叉,又将切好的鹅肝放到林芝芝的面前后,才又看向她,醇厚的嗓音低低沉沉地道,“怎么,你还打算请他们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共进晚餐?”

      林芝芝看着面前的那一盘切的大小形状几乎一致的鹅肝,整颗心都是暖暖的,不禁低下头去抿着唇角偷偷乐了。

      “周玥雯是我大学四年的同学兼室友,也是我现在关系最好最亲密的朋友,刚才我在她的面前说,你是我的老板,你不介意吧?”乐了一小会儿后,林芝芝又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道。

      即使她和陆丰泽的身体,已经亲密的不能再亲密,可是,她到目前为止,却根本无法猜到他的喜怒,所以,每次在他的面前说话做事,林芝芝都带着小心和谨慎。

      陆丰泽端过牛肉汤,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不答反问道,“哦,我是你老板!那你替我做了什么?”

      林芝芝看着他,忽然一时间就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了。

      她不蠢,还不至于听不出陆丰泽话里的不悦。

      因为他是她的金主,所以,他一不开心了,她就要立刻卖着笑脸讨他开心吗?

      “我是你签约的艺人呀!我以后会努力帮你赚钱。”莫名其妙的,明明知道这不是陆丰泽想听的,绝对不是,可是,林芝芝却偏偏这样答了。

      还在喝着汤的陆丰泽听罢,眉头一拧,放下手中的勺子,拿过一旁的餐巾优雅地擦了擦嘴角,沉不见底的黑眸定定地看向林芝芝,情绪难明地又问道,“我需要你来替我赚钱吗?”

      林芝芝倔犟地看着他,索性豁了出去,直接问道,“那你在我身上投入这么多,是为了什么?”

      陆丰泽看着她,却是忽地勾一笑,淡淡道,“吃饭吧。”

      林芝芝看着他,真的猜不到也想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想要的又是什么?

      “我从不做亏本的生意,希望我的投入,不会打了水漂。”

      未了,在拿起勺子继续喝汤之前,陆丰泽又补充一句。

      林芝芝看着他,眉心一蹙,心脏跟着倏地紧缩一下,整个人都跟着难受起来。

      原来,在陆丰泽这儿,她不过也只是一件可以交易的商品罢了。

      ………………

      原本很开心轻松的一顿饭,也是林芝芝第一次和陆丰泽在外面吃的一顿饭,变得格外沉默。

      虽然后来饭桌上,两个人说的话加起来也不超5句,可是,从头到尾,陆丰泽都相当细心又体贴地为林芝芝做着各种服务。

      比方说,给林芝芝切鹅肝,切牛肉,给她倒酒,全程下来,林芝芝基本上只管自己吃,都完全不用动手。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林芝芝心里就是不舒服,但是这种不舒服,她又不能表达,更加不能表现出来,所以,郁闷的只能一杯接着一杯的灌自己酒。

      陆丰泽更是毫不吝啬,林芝芝灌完一杯,就立刻又给她倒一杯,一瓶79年的拉菲喝完了,他又悄悄让餐厅经理醒了一瓶。

      两瓶79年的拉菲,陆丰泽自己只是喝了两小杯,其余的,全部进了林芝芝的肚子。

      最后,陆丰泽买了单,两个人离开的时候,林芝芝几乎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一路上,整个人都是软在陆丰泽的怀里,被陆丰泽半搂半抱着离开的。

      等一上了车,林芝芝整个人就彻底软进了陆丰泽的怀里,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陆丰泽看着扒在自己怀里,一张白净的小脸染满好看的酡红的小女人,想起上一次在路边遇到,成城将她抱上车后的情形,自从林芝芝从洗手间回来后,他那张就一直没有什么情绪的俊脸,此刻,却是扬起唇角,笑了起来,连那深邃的黑眸里,也被点缀上了星光般的璀璨笑意。

      那一次,醉的不醒人世的林芝芝却能一眼认出他来,并且叫出他的名字,而且,小嘴和舌头还……灵活的要命,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竟就让他克制不住地释放了出来。

      升起车内隔开前后空间的挡板,看着怀里娇柔似水的小女人,他克制不住地便心念一动,连着身体,都起了反应。

      “林芝芝。”

      抬手,陆丰泽轻轻捏了捏她肉肉的粉嫩脸蛋儿,轻唤一声她的名字,那低沉嗓音里的温柔与性感,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出来,有多么的浓厚。

      林芝芝的半边小脸就紧贴在陆丰泽的小腹连着双腿之间的位置,听到那熟悉的再温柔不过的性感嗓音,她的小脸蛋儿紧贴着陆丰泽的身体,蹭了蹭,然后从鼻腔里,发出一个软糯糯的“嗯”的音符来。

      那声音,娇媚的都能滴出水来似的,让陆丰泽原本就起了反应的身体,更是抑制不住地一阵电流滑过,浑身酥麻。

      看着在自己身上煽风点火,自己却安然睡觉,什么事情也不知道的小女人,陆丰泽那已然淬满火光的眸子沉了沉,喉结克制不住地上下滑动一下,将软在自己怀里睡着的小女人扶了起来,双手捧住她的小脸,定定地看着闭着眼睛的她,低低哑哑地又唤了一声道,“林芝芝。”

      林芝芝缓缓地睁开朦朦胧胧的一双潋滟睡眼,眯着眼前的陆丰泽细细地打量。

      哪怕是醉了,真的醉了,她也是认识他的,清清楚楚地认识他。

      “呵呵……陆丰泽……”她傻笑,唤他的名字,然后抬起手,去摸他那刀削斧刻的绝俊面庞。

      陆丰泽也不阻止,由着她柔肉无骨的小手,在自己的脸上落下,细细地摩挲而过。

      “陆丰泽……”看着他,林芝芝忽然就哭了起来,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一颗接着一颗地砸了下来,可怜兮兮地道,“陆丰泽……我好喜欢好喜欢你……你不要再把我……把我卖给别人好不好?”

      看着眼前醉的厉害,可是却哭的梨花带雨,那么急切地向他表白的小女人,陆丰泽的一颗心,刹时柔软的一塌糊涂。

      “我喜欢你……我只喜欢你……让我一直留在你的身边……好……”不好?

      最后两个字还没有出口,陆丰泽的头便压了下去,含住了她的唇瓣,堵住了她的唇,将她所有未出口的呜咽哀求声,封在了喉内,模糊却有力地回答她道,“好,以后你想要什么,只要你说,我都给你”

      就在长舌钻进林芝芝的嘴里,卷起她的,开始不断地翻搅的时候,陆丰泽的一只大掌,握住林芝芝的小脸,向下滑进了他的裤头里,将他粗壮,一把握住,掏了出来……

      林芝芝握紧着他的粗壮,手心一烫,下意识地,便将自己的唇舌和他的分离,低头往自己的手心里看去。

      “杏鲍菇……”

      看着手心里那酱红色如烙铁的粗壮,林芝芝迷迷糊糊地闪着一双迷离潋滟的双眼,低低呢喃一声。

      陆丰泽看看她,又看看自己的雄壮,不禁就勾起唇角,笑了。

      “喜欢么?”

      “喜欢……”

      下一秒,林芝芝低头下去,将手心里的粗壮,吞进了唇齿内……

      ………………

      翌日,林芝芝醒来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多了,睁开双眼,从窗帘缝隙里外透来的温暖又明媚阳光,便照射进她的眼球,在她的眼睛里不断地晃来晃去。

      她不适地眯了眯眼,然后,转动着眼珠子打量周围。

      是她最熟悉且喜欢的环境,陆丰泽公寓的卧室,只是,偌大的卧室里,却不见陆丰泽的身影,更没有任何一点的动静。

      微蹙起眉头,她努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

      昨晚,她和陆丰泽去吃饭,后来因为周玥雯的出现,他们俩个莫名其妙闹的有些不愉快,再然后,她一杯接着一杯,喝了好多酒。

      再后来……林芝芝努力回想,好像是陆丰泽把她抱回了公寓里,然后带着她去洗澡,在浴缸里,他好像要了她。

      想到这,林芝芝赶紧伸手往自己的下面探去。

      确实,按下去的时候还有点火辣辣的痛意。

      真不明白,为什么陆丰泽体力和耐力都能那么持久,每次都一个小时以上,她不求饶,他就不放过她。

      再回忆后来,林芝芝就什么也记不起来了,估计是睡了。

      可是,明明她昨晚就喝到断片了,为什么现在她的头一点儿也不痛,完全没有宿醉的难受。

      再侧头看一眼窗帘缝隙中穿透进来的阳光,知道时间不早了,林芝芝掀开被子下床,然后,就打着赤脚,一丝不挂地往衣帽间的方向走去。

      显然,她已经成了这套公寓的女主人,以前只是挂了陆丰泽衣物鞋袜的衣帽间,已经被她的衣帽鞋袜包包等等占据了大半的空间。

      不过,在公寓里的时候,她就是喜欢穿陆丰泽的衣服,哪怕现在,衣帽里她的衣服已经多到让她眼花缭乱。

      在衣柜里找了找,很快,林芝芝便找到了第一次来公寓里的时候,陆丰泽拿给她的那套灰色的卫衣,她拿了上衣下来,闭上双眼将衣服放到鼻子前闻了闻,当那仿佛还残留着陆丰泽身上清洌气息的味道从鼻尖溢进肺腑的时候,她才心满意足地一笑,直接套上,然后,光着两条白嫩的长腿,出了衣帽间,往卧室外走去。

      “嗨,宝贝,早呀!”

      才出了卧室,走了两步,不远处,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林芝芝原本还浑身有些紧绷的神经,立刻便彻底放松下来了,然后,侧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一眼,林芝芝便赫然看到肖以笑正坐在吧台的高脚凳上,咧着嘴笑嘻嘻地跟她招手。

      她是打算要去找陆丰泽的,但是,既然肖以笑敢那么肆无忌惮地坐在吧台的高脚凳上晃呀晃,那就只能证明一点——陆丰泽已经不在公寓里了。

      看着肖以笑,林芝芝忽然就皱起秀眉抬手挠了挠脑袋,问她道,“什么时候了?”

      肖以笑赶紧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手机,精准地回答道,“上午10点38分。”

      原本林芝芝还在想,一大早,肖以笑跑来干嘛!原来,已经这么不早了。

      “你老板今天不是给你放假吗?你还来干嘛?”一边朝肖以笑走过去,林芝芝一边问道。

      跟肖以笑相处久了,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潜移默化中便发生了变化。

      在陆丰泽的面前,林芝芝说话做事小心翼翼,但是在肖以笑她们几个人面前,则完全不需要。

      肖以笑看着林芝芝咧着嘴笑道,“宝贝,你也是我老板。”

      林芝芝斜她一眼,也在她旁边的高脚登上坐下,“同时伺候两个老板,你不累呀?”

      “累呀!所以宝贝你得多体谅体谅我,不管我怎么样,你都别嫌弃我!”

      林芝芝,“……”

      “林小姐,早!”这时,佣人何姐端了一杯温开水过来,放到林芝芝的面前,又问她道,“早餐要吃什么,我现在去给你准备。”

      “早,何姐。”林芝芝冲着何姐灿然一笑,“现在已经很晚了,不用特意给我准备早餐了,你去准备午餐吧。”

      何姐点头,“先生说,他中午不回来吃午饭。”

      听着何姐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林芝芝心里却是莫名一暖,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涌上心头。

      陆丰泽是因为她,所以才特意留下这句话的么?

      “那你准备我和笑笑两个人的吧。”

      “好的。”何姐点头,退了下去。

      “宝贝,你对我太好了!”听到林芝芝让佣人准备也她的午饭,肖以笑立刻感激涕零。

      林芝芝端起温开水来,一口气喝完大半杯,然后斜她一眼,“说吧,什么事?”

      以肖以笑对陆丰泽的敬畏程度,如果没事,她绝对不会跑到陆丰泽公寓里来。

      肖以笑端起吧台上的橙汁喝了一口,然后看着林芝芝认真地道,“下午三点,XXX电视台娱乐频道会对你做一个新人专访。”

      ——XXX电视台。

      这可是国内目前做的最好电视台,没有之一,特别是它的娱乐频道,在同一时间段的收视率,最高的时候甚至是其它几十家电视台的总和。

      而现在,XXX电视台的娱乐频道,要给她做专访。

      “在哪里?”

      在心里惊讶地倒吸了口凉气,又将杯子里的温开水一饮而尽,压了压惊后,林芝芝才努力平静地问肖以笑道。

      “你想在哪里?”肖以笑认真问。

      “我都可以,你来安排就好。”

      肖以笑点头,“oK.”

      ………………

      赵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助理正在向赵航宇汇报林家工厂的情况。

      昨天下午,林东阳从林芝芝那儿拿了800万回去,自然是可以暂时解了林家工厂的燃眉之急,让林家企业暂时逃过了倒闭的风险。

      但这一消息,马上就被赵航宇的人知道了,所以,第一时间,便来向他汇报情况。

      原本被他逼的马上就要倒闭的林家企业,瞬间就逃过了危机,这样赵航宇如何不来气。

      想起昨天法庭上的一幕幕,他额头的青筋更是抑制不住地暴跳。

      他从来就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被林芝芝这样不毫不犹豫甚至是不费出灰之力地一脚踢开。

      “那800万是从哪儿来的?”控制着内心的暴动,赵航宇嘶哑的嗓音问助理道。

      “听说……”看赵航宇一眼,助理犹豫着要不要说实话。

      “说!”

      助理心里一个寒噤,“听说是林芝芝给的。”

      听着助理的话,坐在大班椅里的赵航宇却是忽然笑了。

      800万!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除了卖肉,林芝芝怎么可能赚到800万!

      不过,买下林芝芝的那个男人还真的够大方够宽容呀,不仅能接受她是有“夫”之身的事实,既然还能花那么多的心思和力气,将她藏的严严实实的,又想法设法的帮林芝芝跟他离了婚。

      现在,竟然还一出手,就给了林芝芝800万。

      不过,不也就是800万吗?

      如果那个男人真的爱林芝芝,或者真的有权有势不差钱,他怎么不为了林芝芝,直接来找他的麻烦;又或者,给林家的企业砸几十个亿,拿钱压死他。

      所以,……

      想到这些,陆丰泽一声冷冷地嗤笑。

      那个男人,不过也就是想玩玩林芝芝而已。

      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以外,不会再有任何一个男人,会对林芝芝是真心的了。

      “给我向京城的各大媒体放一条消息出去。”

      助理抬头看向他,“什么消息?”

      “就说,……”赵航宇那双深陷的布满血丝的眸子危险地一眯,“我离婚了。”

      助理一愣,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点头道,“是,我现在就去把消息放给京城的所有媒体。”

      039 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林芝芝确实是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周玥雯和那个肥头油面的周业鑫已经不见了。

      看着对面拿着刀叉,正在切着盘子里鹅肝的陆丰泽,林芝芝轻轻在位置上坐下,小心翼翼地问道,“我的朋友呢,走了吗?”

      陆丰泽一边动作优雅又大气地切着盘子里的鹅肝,一边淡淡掀眸,睐林芝芝一眼,待将一整块上好的鹅肝切完,放下刀叉,又将切好的鹅肝放到林芝芝的面前后,才又看向她,醇厚的嗓音低低沉沉地道,“怎么,你还打算请他们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共进晚餐?”

      林芝芝看着面前的那一盘切的大小形状几乎一致的鹅肝,整颗心都是暖暖的,不禁低下头去抿着唇角偷偷乐了。

      “周玥雯是我大学四年的同学兼室友,也是我现在关系最好最亲密的朋友,刚才我在她的面前说,你是我的老板,你不介意吧?”乐了一小会儿后,林芝芝又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道。

      即使她和陆丰泽的身体,已经亲密的不能再亲密,可是,她到目前为止,却根本无法猜到他的喜怒,所以,每次在他的面前说话做事,林芝芝都带着小心和谨慎。

      陆丰泽端过牛肉汤,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不答反问道,“哦,我是你老板!那你替我做了什么?”

      林芝芝看着他,忽然一时间就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了。

      她不蠢,还不至于听不出陆丰泽话里的不悦。

      因为他是她的金主,所以,他一不开心了,她就要立刻卖着笑脸讨他开心吗?

      “我是你签约的艺人呀!我以后会努力帮你赚钱。”莫名其妙的,明明知道这不是陆丰泽想听的,绝对不是,可是,林芝芝却偏偏这样答了。

      还在喝着汤的陆丰泽听罢,眉头一拧,放下手中的勺子,拿过一旁的餐巾优雅地擦了擦嘴角,沉不见底的黑眸定定地看向林芝芝,情绪难明地又问道,“我需要你来替我赚钱吗?”

      林芝芝倔犟地看着他,索性豁了出去,直接问道,“那你在我身上投入这么多,是为了什么?”

      陆丰泽看着她,却是忽地勾一笑,淡淡道,“吃饭吧。”

      林芝芝看着他,真的猜不到也想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想要的又是什么?

      “我从不做亏本的生意,希望我的投入,不会打了水漂。”

      未了,在拿起勺子继续喝汤之前,陆丰泽又补充一句。

      林芝芝看着他,眉心一蹙,心脏跟着倏地紧缩一下,整个人都跟着难受起来。

      原来,在陆丰泽这儿,她不过也只是一件可以交易的商品罢了。

      ………………

      原本很开心轻松的一顿饭,也是林芝芝第一次和陆丰泽在外面吃的一顿饭,变得格外沉默。

      虽然后来饭桌上,两个人说的话加起来也不超5句,可是,从头到尾,陆丰泽都相当细心又体贴地为林芝芝做着各种服务。

      比方说,给林芝芝切鹅肝,切牛肉,给她倒酒,全程下来,林芝芝基本上只管自己吃,都完全不用动手。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林芝芝心里就是不舒服,但是这种不舒服,她又不能表达,更加不能表现出来,所以,郁闷的只能一杯接着一杯的灌自己酒。

      陆丰泽更是毫不吝啬,林芝芝灌完一杯,就立刻又给她倒一杯,一瓶79年的拉菲喝完了,他又悄悄让餐厅经理醒了一瓶。

      两瓶79年的拉菲,陆丰泽自己只是喝了两小杯,其余的,全部进了林芝芝的肚子。

      最后,陆丰泽买了单,两个人离开的时候,林芝芝几乎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一路上,整个人都是软在陆丰泽的怀里,被陆丰泽半搂半抱着离开的。

      等一上了车,林芝芝整个人就彻底软进了陆丰泽的怀里,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陆丰泽看着扒在自己怀里,一张白净的小脸染满好看的酡红的小女人,想起上一次在路边遇到,成城将她抱上车后的情形,自从林芝芝从洗手间回来后,他那张就一直没有什么情绪的俊脸,此刻,却是扬起唇角,笑了起来,连那深邃的黑眸里,也被点缀上了星光般的璀璨笑意。

      那一次,醉的不醒人世的林芝芝却能一眼认出他来,并且叫出他的名字,而且,小嘴和舌头还……灵活的要命,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竟就让他克制不住地释放了出来。

      升起车内隔开前后空间的挡板,看着怀里娇柔似水的小女人,他克制不住地便心念一动,连着身体,都起了反应。

      “林芝芝。”

      抬手,陆丰泽轻轻捏了捏她肉肉的粉嫩脸蛋儿,轻唤一声她的名字,那低沉嗓音里的温柔与性感,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出来,有多么的浓厚。

      林芝芝的半边小脸就紧贴在陆丰泽的小腹连着双腿之间的位置,听到那熟悉的再温柔不过的性感嗓音,她的小脸蛋儿紧贴着陆丰泽的身体,蹭了蹭,然后从鼻腔里,发出一个软糯糯的“嗯”的音符来。

      那声音,娇媚的都能滴出水来似的,让陆丰泽原本就起了反应的身体,更是抑制不住地一阵电流滑过,浑身酥麻。

      看着在自己身上煽风点火,自己却安然睡觉,什么事情也不知道的小女人,陆丰泽那已然淬满火光的眸子沉了沉,喉结克制不住地上下滑动一下,将软在自己怀里睡着的小女人扶了起来,双手捧住她的小脸,定定地看着闭着眼睛的她,低低哑哑地又唤了一声道,“林芝芝。”

      林芝芝缓缓地睁开朦朦胧胧的一双潋滟睡眼,眯着眼前的陆丰泽细细地打量。

      哪怕是醉了,真的醉了,她也是认识他的,清清楚楚地认识他。

      “呵呵……陆丰泽……”她傻笑,唤他的名字,然后抬起手,去摸他那刀削斧刻的绝俊面庞。

      陆丰泽也不阻止,由着她柔肉无骨的小手,在自己的脸上落下,细细地摩挲而过。

      “陆丰泽……”看着他,林芝芝忽然就哭了起来,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一颗接着一颗地砸了下来,可怜兮兮地道,“陆丰泽……我好喜欢好喜欢你……你不要再把我……把我卖给别人好不好?”

      看着眼前醉的厉害,可是却哭的梨花带雨,那么急切地向他表白的小女人,陆丰泽的一颗心,刹时柔软的一塌糊涂。

      “我喜欢你……我只喜欢你……让我一直留在你的身边……好……”不好?

      最后两个字还没有出口,陆丰泽的头便压了下去,含住了她的唇瓣,堵住了她的唇,将她所有未出口的呜咽哀求声,封在了喉内,模糊却有力地回答她道,“好,以后你想要什么,只要你说,我都给你……”

      就在长舌钻进林芝芝的嘴里,卷起她的,开始不断地翻搅的时候,陆丰泽的一只大掌,握住林芝芝的小脸,向下滑进了他的裤头里,将他粗壮,一把握住,掏了出来……

      林芝芝握紧着他的粗壮,手心一烫,下意识地,便将自己的唇舌和他的分离,低头往自己的手心里看去。

      “杏鲍菇……”

      看着手心里那酱红色如烙铁的粗壮,林芝芝迷迷糊糊地闪着一双迷离潋滟的双眼,低低呢喃一声。

      陆丰泽看看她,又看看自己的雄壮,不禁就勾起唇角,笑了。

      “喜欢么?”

      “喜欢……”

      下一秒,林芝芝低头下去,将手心里的粗壮,吞进了唇齿内……

      ………………

      翌日,林芝芝醒来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多了,睁开双眼,从窗帘缝隙里外透来的温暖又明媚阳光,便照射进她的眼球,在她的眼睛里不断地晃来晃去。

      她不适地眯了眯眼,然后,转动着眼珠子打量周围。

      是她最熟悉且喜欢的环境,陆丰泽公寓的卧室,只是,偌大的卧室里,却不见陆丰泽的身影,更没有任何一点的动静。

      微蹙起眉头,她努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

      昨晚,她和陆丰泽去吃饭,后来因为周玥雯的出现,他们俩个莫名其妙闹的有些不愉快,再然后,她一杯接着一杯,喝了好多酒。

      再后来……林芝芝努力回想,好像是陆丰泽把她抱回了公寓里,然后带着她去洗澡,在浴缸里,他好像要了她。

      想到这,林芝芝赶紧伸手往自己的下面探去。

      确实,按下去的时候还有点火辣辣的痛意。

      真不明白,为什么陆丰泽体力和耐力都能那么持久,每次都一个小时以上,她不求饶,他就不放过她。

      再回忆后来,林芝芝就什么也记不起来了,估计是睡了。

      可是,明明她昨晚就喝到断片了,为什么现在她的头一点儿也不痛,完全没有宿醉的难受。

      再侧头看一眼窗帘缝隙中穿透进来的阳光,知道时间不早了,林芝芝掀开被子下床,然后,就打着赤脚,一丝不挂地往衣帽间的方向走去。

      显然,她已经成了这套公寓的女主人,以前只是挂了陆丰泽衣物鞋袜的衣帽间,已经被她的衣帽鞋袜包包等等占据了大半的空间。

      不过,在公寓里的时候,她就是喜欢穿陆丰泽的衣服,哪怕现在,衣帽里她的衣服已经多到让她眼花缭乱。

      在衣柜里找了找,很快,林芝芝便找到了第一次来公寓里的时候,陆丰泽拿给她的那套灰色的卫衣,她拿了上衣下来,闭上双眼将衣服放到鼻子前闻了闻,当那仿佛还残留着陆丰泽身上清洌气息的味道从鼻尖溢进肺腑的时候,她才心满意足地一笑,直接套上,然后,光着两条白嫩的长腿,出了衣帽间,往卧室外走去。

      “嗨,宝贝,早呀!”

      才出了卧室,走了两步,不远处,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林芝芝原本还浑身有些紧绷的神经,立刻便彻底放松下来了,然后,侧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一眼,林芝芝便赫然看到肖以笑正坐在吧台的高脚凳上,咧着嘴笑嘻嘻地跟她招手。

      她是打算要去找陆丰泽的,但是,既然肖以笑敢那么肆无忌惮地坐在吧台的高脚凳上晃呀晃,那就只能证明一点——陆丰泽已经不在公寓里了。

      看着肖以笑,林芝芝忽然就皱起秀眉抬手挠了挠脑袋,问她道,“什么时候了?”

      肖以笑赶紧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手机,精准地回答道,“上午10点38分。”

      原本林芝芝还在想,一大早,肖以笑跑来干嘛!原来,已经这么不早了。

      “你老板今天不是给你放假吗?你还来干嘛?”一边朝肖以笑走过去,林芝芝一边问道。

      跟肖以笑相处久了,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潜移默化中便发生了变化。

      在陆丰泽的面前,林芝芝说话做事小心翼翼,但是在肖以笑她们几个人面前,则完全不需要。

      肖以笑看着林芝芝咧着嘴笑道,“宝贝,你也是我老板。”

      林芝芝斜她一眼,也在她旁边的高脚登上坐下,“同时伺候两个老板,你不累呀?”

      “累呀!所以宝贝你得多体谅体谅我,不管我怎么样,你都别嫌弃我!”

      林芝芝,“……”

      “林小姐,早!”这时,佣人何姐端了一杯温开水过来,放到林芝芝的面前,又问她道,“早餐要吃什么,我现在去给你准备。”

      “早,何姐。”林芝芝冲着何姐灿然一笑,“现在已经很晚了,不用特意给我准备早餐了,你去准备午餐吧。”

      何姐点头,“先生说,他中午不回来吃午饭。”

      听着何姐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林芝芝心里却是莫名一暖,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涌上心头。

      陆丰泽是因为她,所以才特意留下这句话的么?

      “那你准备我和笑笑两个人的吧。”

      “好的。”何姐点头,退了下去。

      “宝贝,你对我太好了!”听到林芝芝让佣人准备也她的午饭,肖以笑立刻感激涕零。

      林芝芝端起温开水来,一口气喝完大半杯,然后斜她一眼,“说吧,什么事?”

      以肖以笑对陆丰泽的敬畏程度,如果没事,她绝对不会跑到陆丰泽公寓里来。

      肖以笑端起吧台上的橙汁喝了一口,然后看着林芝芝认真地道,“下午三点,XXX电视台娱乐频道会对你做一个新人专访。”

      ——XXX电视台。

      这可是国内目前做的最好电视台,没有之一,特别是它的娱乐频道,在同一时间段的收视率,最高的时候甚至是其它几十家电视台的总和。

      而现在,XXX电视台的娱乐频道,要给她做专访。

      “在哪里?”

      在心里惊讶地倒吸了口凉气,又将杯子里的温开水一饮而尽,压了压惊后,林芝芝才努力平静地问肖以笑道。

      “你想在哪里?”肖以笑认真问。

      “我都可以,你来安排就好。”

      肖以笑点头,“oK.”

      …………

      赵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助理正在向赵航宇汇报林家工厂的情况。

      昨天下午,林东阳从林芝芝那儿拿了800万回去,自然是可以暂时解了林家工厂的燃眉之急,让林家企业暂时逃过了倒闭的风险。

      但这一消息,马上就被赵航宇的人知道了,所以,第一时间,便来向他汇报情况。

      原本被他逼的马上就要倒闭的林家企业,瞬间就逃过了危机,这样赵航宇如何不来气。

      想起昨天法庭上的一幕幕,他额头的青筋更是抑制不住地暴跳。

      他从来就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被林芝芝这样不毫不犹豫甚至是不费出灰之力地一脚踢开。

      “那800万是从哪儿来的?”控制着内心的暴动,赵航宇嘶哑的嗓音问助理道。

      “听说……”看赵航宇一眼,助理犹豫着要不要说实话。

      “说!”

      助理心里一个寒噤,“听说是林芝芝给的。”

      听着助理的话,坐在大班椅里的赵航宇却是忽然笑了。

      800万!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除了卖肉,林芝芝怎么可能赚到800万!

      不过,买下林芝芝的那个男人还真的够大方够宽容呀,不仅能接受她是有“夫”之身的事实,既然还能花那么多的心思和力气,将她藏的严严实实的,又想法设法的帮林芝芝跟他离了婚。

      现在,竟然还一出手,就给了林芝芝800万。

      不过,不也就是800万吗?

      如果那个男人真的爱林芝芝,或者真的有权有势不差钱,他怎么不为了林芝芝,直接来找他的麻烦;又或者,给林家的企业砸几十个亿,拿钱压死他。

      所以,……

      想到这些,陆丰泽一声冷冷地嗤笑。

      那个男人,不过也就是想玩玩林芝芝而已。

      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以外,不会再有任何一个男人,会对林芝芝是真心的了。

      “给我向京城的各大媒体放一条消息出去。”

      助理抬头看向他,“什么消息?”

      “就说,……”赵航宇那双深陷的布满血丝的眸子危险地一眯,“我离婚了。”

      助理一愣,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点头道,“是,我现在就去把消息放给京城的所有媒体。”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