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40 点了火就要负责灭

    040 点了火就要负责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因为林芝芝还是个新人,自然不能像那些大牌一样,让别人将就她,所以,提前半个小时,肖以笑带着林芝芝,率先到了XXX电视台娱乐频道的节目组。

      因为上面已经特意叮嘱过了,所以,平日里早就见贯了大牌明星的工作人员在见到林芝芝这个还没有任何作品上映的新人的时候,倒是没有任何的怠慢,一切的工作,都做的很到位。

      到了电视台,林芝芝换好衣服,化好妆,又试了镜,一切oK之后,便开始了正式的采访录制。

      五天之后,由沈钰轩执导,林芝芝主演的公益短片便会在各大影院播出,因为是公益短片,不需要宣传路演什么的,所以,这一次,还是林芝芝第一次面对媒体,面对记者的采访,还有,面对亿万的电视网络观众。

      既然是第一次,多多少少,林芝芝都是有些紧张的。

      还好,有肖以笑一直坐在她一抬眸就能看得见的地方,再加上主持人挺配合她的,也完全没有为难她,并且很热情地调动她的情绪,所以,慢慢的,林芝芝心里的那点紧张和忐忑便全部消失了,很自然的跟主持人跟好朋友之间的聊天一样放松,将自己最好最真实的一面,展现了出来。

      不知不觉中,一个小时便过去了,节目相当顺利地录制完成。

      当节目组摄像大哥将镜头移开,对着主持人和林芝芝做了一个oK代表结束的手势时,主持人格外友好又热情地给了林芝芝一个拥抱,很诚肯地笑着对她道,“你是我见过的最有大腕气质的新人,等你在不久的将来大红大紫的那一天,可一要再来接受一次我们的专访。”

      林芝芝回以女主持人友好的拥抱,笑着点头道,“好,这个我可以做主,但我可有要求。”

      “什么要求?”主持人笑着问。

      “那个给我做专访的人,必须还要是你。”

      “哈哈”主持人开怀地笑了,“这个必须,那是我的荣幸。”

      两个人又随便聊了几句,主持人亲自送林芝芝离开。

      “啊!”

      “对不起!对不起!”

      在走到一个拐角的时候,一个记者突然匆匆忙忙地冲了过来,一不留神,便到了林芝芝。

      林芝芝往后踉跄一步,如果不是和她站在一起的主持人还有肖以笑两个人反应及时,都及时伸手扶住了林芝芝,只怕,她已经摔倒在地上。

      “搞什么,这么莽莽撞撞。”主持人当即呵斥那个记者,又转头看向林芝芝,扶着她关切地问道,“林小姐,你没事吧?”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见自家电视台的一姐都对林芝芝这么客气,记者更是不敢怠慢,立刻又点头哈腰,不断地道歉。

      林芝芝站稳,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她确实没事,只是被冲撞了一下而已。

      “呵呵谢谢!谢谢!”记者又赶紧点头哈腰地道谢。

      “到底什么事这么匆忙,在电视里乱跑,林小姐脾气人又善良,好不怪你,要是撞到别人,可就未必了。”见记者那仍旧一脸急切的模样,主持人问了一句。

      记者一兴奋,毫不隐瞒地道,“特大娱乐新闻,刚刚得到的消息,赵氏集团的总裁竟然结过婚,最关键是,结了又离了。”

      ——赵氏集团的总裁!

      才镇定下来的林芝芝听到记者的话,心里“咯噔”一下,像是心脏忽然就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给揪紧了般,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赵氏集团的总裁,谁呀?”主持人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好奇地问道。

      “赵航宇呀,就是那个说瑞达集团总裁陆丰泽是自己小舅的赵氏集团总裁赵航宇呀!”记者仍旧兴奋地回答道。

      林芝芝看着兴奋的记者,澄亮的瞳仁猛地一缩,蹙着眉心赶紧低下头去,呼吸,瞬间被人截断。

      主持人点点头,恍然道,“哦,赵航宇,我记起来了。”

      “不跟你说了,这么博眼球的娱乐新闻,得马上播出去。”话落,记者也不等主持人回应,拔腿便跑了。

      “芝芝,你没事吧?”一旁的肖以笑发现林芝芝忽然就有些不太对劲的神色,赶紧问道。

      “林小姐,你怎么啦?”主持人也赶紧问道。

      林芝芝快速地深吸口气,抬起头来,扯了扯唇角一笑,摇头道,“没什么,只是刚才撞的有点疼了。”

      “那……”主持人上下打量一下林芝芝,“既然你被撞到了,那我们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没事,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你去忙吧,不用送了,下次有机会再见。”说着,林芝芝看向肖以笑道,“笑笑,我们走吧。”

      说完,林芝芝也不等主持人回应,直接迈开步子,走了。

      肖以笑对着主持人礼貌一笑,尔后,大步跟上了林芝芝。

      ………………

      离开电视台,上了保姆车,司机车子一发动,电台广播里,便传来刚刚林芝芝从那个记者口中听到的消息。

      电台广播里的男女主持人由赵航宇隐婚又离婚的消息,调侃陆丰泽这个当舅舅地是不是也跟赵航宇这个表外甥一样,其实早就隐婚了,只是保密工作做的太好,外界没有人知道罢了。

      调侃完陆丰泽,主持人又大加猜测,跟赵航宇秘密结婚又离婚的女人会是谁?

      如果是跟赵航宇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那么肯定不用想,赵航宇和女方100%就不会隐婚,因为大家闺秀恋爱结婚嫁人这种事情,是要偷偷摸摸的呀,所以,主持人猜测,跟赵航宇隐约的对像,要么是家庭背景很一般很普通的女人,要么,就是什么十八线的小明星小野模,根本没有一点儿名气的。

      林芝芝听着电台广播里主持人的调侃和猜测,原本气色不错的小脸,都渐渐苍白了几分。

      “芝芝,你真的没事吗?”看到林芝芝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肖以笑有些不安,只以为她是真的被撞到了,“我们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

      林芝芝摇摇头,“我没事,不用!把电台广播关了吧。”

      前面的司机兼保镖听到,立刻便关掉了广播。

      肖以笑看看前面司机关掉的广播,又看看林芝芝,想起来刚刚在电视台,林芝芝也是听到关于赵航宇离婚的消息后,脸色才开始变得不对劲的。

      眉头一皱,肖以笑看着林芝芝,猜测着开口道,“芝芝,你认识赵氏集团的总裁赵航宇?”

      林芝芝靠在椅背里,闭着双眼,不否认,却也没有承认。

      因为她心里太清楚,如果让外界知道,她这个原本是陆丰泽外甥媳妇的人,为了自己而爬上了陆丰泽的床,那么她将要面临的将会是什么。

      娱乐圈里,有太多人因为一个突然被爆出来的丑闻,而毁掉了大好星途。

      于她而言,目前的她还只是一个谁都不知道的人,这样的丑闻所带来的后果,无所谓糟糕与不糟糕。

      但是于陆丰泽而言,那就截然不同了。

      陆丰泽为她做了太多,对她太好,她绝对不想他因为她,再背负骂名。

      肖以笑看着林芝芝,虽然她没承认,却也没有否认,这就足以证明,她是认识赵航宇的,那么会不会

      想着想着,肖以笑浑身一抖,抑制不住地心里便是一个寒战。

      “那送你回君悦华庭吧,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紧皱着眉头看林芝芝一眼,肖以笑最后只说了这一句话道。

      如果她的猜测是真的,那么这种事情,也就只有陆丰泽能出手才能顺利摆平了,所以,还是让林芝芝回去,赶紧找陆丰泽好。

      “好。”

      ………………

      林芝芝回到君悦华庭的时候,公寓里一个人也没有。

      她拿出手机,看着通讯录里那再熟悉眷恋不过的“阿泽”两个字,却迟迟没有拨出去。

      打开电视,像是故意炒做般,电视里面,铺天盖地地都是关于赵航宇秘密隐婚又离婚,还有赵航宇又有新欢,和一个二线的女明星成双成对出入酒店的画面。

      和她结婚之前,赵航宇也算得上是京城里有名的花花公子,经常被娱乐媒体记者拍到和一些名星网红或者名缓在一起,也算是京城各大娱乐媒体的宠儿了。

      赵航宇离婚的事情,不过短短时间,就被各大媒体炒的如此沸沸扬扬,林芝芝不用想,知道这是赵航宇故意的,说不定他的打算,就是让人在适当的时机,再把和他隐婚的人是她的事实,向各大媒体爆出来。

      既然这件事情已经闹的这么沸沸扬扬了,陆丰泽不可能还不知道。

      既然他已经知道了,却什么也没有做,她如果冒冒失失的为了这一件事情打电话给他,他会不会觉得,她太不经事了,因为这一件事情,就这么坐立不安了。

      想到这里,她握着手机,关掉电视,蜷缩进沙发里,缓缓半上双眼,深深地吸了口气。

      既然她什么也做不了,那么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再给陆丰泽增加麻烦。

      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一动不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静的甚至是连掉根针都能听到的偌大的公寓里,林芝芝忽然听到,电梯门缓缓打开时传来的轻微的声响,尔后,有熟悉的脚步声,从电梯的里,朝她的方向迈了过来。

      不用想,也不用看,林芝芝便能确定那是谁。

      ——是陆丰泽。

      像是没有任何的察觉般,她继续闭着眼睛蜷缩在会客厅的单人沙发里,一动不动,就好像自己睡着了般。

      陆丰泽大步过来,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随手扔到不远处的沙发上,然后,就站在离林芝芝不过一步之遥的地方,一边解开袖扣,挽起衬衫袖子,露出肌理分明的精壮结实的小臂,一边居高临下,看着装睡的林芝芝。

      她那密密长长的睫毛,偶尔颤动,就像展翅欲飞的蝶翼,不有她那并不平稳的呼吸和略略染上酡红的小脸,一切的一切,都证明,她是在装睡。

      看着她,不禁勾唇一笑,待将两只衬衫袖子都挽了起来后,陆丰泽向前一步,俯身下去,双手直接撑在单人沙发两侧的扶手上,然后,头一点点往下,就顶在离林芝芝的脸不过两公分不到的上面。

      男人身上那将她围绕的再熟悉不过的清洌好闻的气息,还有他喷洒在自己脸上的灼热呼吸,让原本就有些不自在的林芝芝愈发的紧张忐忑了,不稳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与陆丰泽灼热的气息,不断地纠缠在一起。

      偌大的公寓,暧昧的温度,渐渐开始攀升。

      只以为陆丰泽的唇会落下,吻住自己,但是,林芝芝等呀等,等呀等,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四分钟,等她心里默默数到第五钟的时候,还没有等到陆丰泽的任何下一步动作,她实在是没有坚持住,蓦地一下,睁开了双眼。

      陆丰泽扬唇一笑,下一秒,头再次压下,唇瓣含住了她的。

      林芝芝心弦猛地一颤,便见那陆丰泽那绝俊的面庞,在自己的瞳孔里,不断地放大。

      随着他的唇舌撬开她的齿贝,将这一个吻加深,林芝芝渐渐回过神来,再次闭上双眼,双手情不自禁地攀上他的双肩,圈住他的脖子,热情地回应他的吻……

      “干嘛装睡?嗯——”

      一记深吻,不知道吻了多久,直到将林芝芝的情-欲都勾了起来,呼吸也全部乱了之后,陆丰泽才将自己的唇舌抽离,就在离她几厘米的上方,一双亮的惊人的黑眸,灼灼地睨着她,勾着半边唇角问道。

      林芝芝咬唇,看着眼前如此魅惑人心的美色,之前准备好了的在脑海里回话了不知道多少的话,一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红着张小脸,有些气喘吁吁地傻傻望着陆丰泽,那双澄亮亮的潋滟眸子,倒影着两个小小的他。

      她装睡,只是一时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陆丰泽而已,绝对不是生气,也不是矫情。

      “如果别人都知道了我和赵航宇结过婚,你会在意吗?”想了想,最终,林芝芝问出这句话来。

      陆丰泽看着他,倏尔便扬唇笑了。

      双手伸过去,他将林芝芝抱了起来。

      林芝芝微惊,一双腿下意识地便勾上了陆丰泽精壮的腰身,在她不明所以的时候,便看到陆丰泽一个转身,便朝她坐的单人沙发里坐了下去,然后,再将她抱在他怀里,面对面地坐在他的大腿上。

      这样无比亲密暧昧的姿势,立刻便让林芝芝的心跳再次加速,呼吸更乱。

      “你本来就和赵航宇结过婚。”看着林芝芝,陆丰泽再云淡风轻不过地道。

      也因为他这一句话,林芝芝垂下双眸,眼里,缕缕黯然,渐渐涌起。

      抬手,陆丰泽长指挑起林芝芝的下颔,让她看着他,又不带任何情绪地补充道,“没有人可以改变一个已经发生过的事实。”

      即使他陆丰泽杀人灭口,将知道这件事情的所有人都处理掉,但是,他可不能杀了林芝芝,也不可能杀了他自己。

      更何况,这件事情,他的母亲宁青婉更是一早就知道。

      “所以呢?”林芝芝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再淡然不过的面庞,迫切地想要知道他的想法。

      陆丰泽又一笑,“所以,做你想做和该做的事情就好,不要去管别人怎么想怎么看。”

      “那你呢?”林芝芝眉心微蹙,追问他,“那你是别人吗?”

      陆丰泽俊眉微微一挑,尔后轻拧起眉头意味难明地回答她道,“那就要看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了。”

      林芝芝看着他,忽然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从始到终,他都没有说,更没有表现了来,对于她介意的东西,他是不是在意。

      但很大可能的,他根本就不在乎,否则,此刻他就不会这么般温柔宠溺地待她。

      又或许,他在意,所以,这一辈子,她都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成为他陆丰泽的女人。

      看着林芝芝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黯然流转的复杂情绪,陆丰泽却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道,“好了,去把妆卸了,换身保暖点的衣服,我带你出去。”

      因为今天下午去电视台做专访,为了上镜效果,她画的妆有点浓,而且,同样是为了专访需要,这深秋的天气,外面不过10来度的气温,她身上穿的是夏天的裙子,一双白嫩的长腿,直到腿根的位置,此刻就光裸-裸地暴露在陆丰泽的面前。

      “去哪?”

      “去跟我同父异母的妹妹简夏,一起吃饭。”

      ——简夏。

      林芝芝心中惊喜。

      就是惠南市冷家冷四爷的太太,惠南市仲夏集团的董事长,荣氏娱乐集团的第二大股东,国内的女首富,陆丰泽同父异母的亲妹妹简夏。

      陆丰泽竟然会要带着她去跟简夏吃饭,去见他的亲妹妹。

      一时间,林芝芝欣喜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或许是因为一时太高兴,太激动,她圈着陆丰泽的脖子,凑过去便去吻陆丰泽,尔后学着他的样子,舌尖探出来,在他的唇瓣上打了一个圈圈,再吮-吸了一下。

      当她吻完,准备将唇舌抽离去卸妆换衣服的时候,陆丰泽的一只大掌,却忽地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在她的唇舌即将抽离的时候,瞬间变被动为主动,张嘴含住了她的唇瓣,然后,她就听到皮带金属扣发出的“啪嗒”一声,紧接着,他的另外一只大手直接滑进她双腿之间的位置,将她那里那层薄薄的阻隔用手指挑开……

      “啊…….”

      男人滚烫的粗壮,瞬间顶进生涩的身体,让林芝芝控制不住地痛呼一声。

      “嗯。”

      被那无比紧致的柔软包完全裹住,一声舒畅的低吼,从陆丰泽的喉骨中溢了出来,轻眉的眉宇,瞬间得到舒展。

      勾唇一笑,他一双大掌托起林芝芝,保持着刚刚灌入的姿势,将她抱了起来,尔后,抱着她转身向前两步,便将她整个人,抵在了明净的落地玻璃窗上。

      林芝芝只觉得后背猛地一凉,倒吸了口凉气,双腿不自觉地便夹紧了陆丰泽精壮有力的腰身。

      “陆丰泽,不……”

      被林芝芝那双柔嫩的长腿给夹紧,陆丰泽狭长的俊眉再次一拧,在她的话音还没有出口的时候,头直接压下去,赌住她的唇,同时,精壮的腰身上上下下地动了起来,吻着她模糊道,“既然点了火,哪里有不灭掉的道理”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