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43 大BOSS也太粘人了

    043 大BOSS也太粘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吃宵夜的地方离片场有点远,即使路况良好,他们还是花了大半个小时才到,但其实,当最后答应张凯霖来的时候,林芝芝就后悔了。

      让陆丰泽一个人在酒店里等她,而她却跑出来跟别的男人吃宵夜,陆丰泽知道了会不会很生气?

      如果他生气了,那后果会不会很严重?

      所以,一路上,不断滚动的车轮就好像是辗在林芝芝的心脏之上似的。

      她着急,她郁闷,她不安,可是,就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跟张凯霖说。

      “来,把这个裹上,你现在可不比从前了。”不明情况的肖以笑见车停了下来,十几米开外就是吃宵夜的地方,赶紧拿了一个大围巾过来给林芝芝。

      林芝芝点点头,既然人都已经到了,那不可能现在还跟张凯霖说她突然想起来有事吧,这样,他们以后还怎么好好搭档。

      更何况,张凯霖是真的待她不错,她不能一次又一次地寒了人家的心呀!

      看着林芝芝将大围巾一圈一圈地裹好,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额头和一双澄亮的大眼睛,张凯霖扬唇一笑,伸手过去,将她乌黑的长发从围巾下面拿了出来,又拢了拢她的围巾道,“嗯,这样挺好的。”

      林芝芝坐在位置上,人靠着车窗,看着她伸过来的手,即使想避开,可是却避无可避,只得由着他弄完,然后笑笑,“谢谢。”

      “走吧。”说完,张凯霖戴上墨镜和鸭舌帽,拉开车门,率先下了车。

      林芝芝看一眼后座上仍旧抱着手机在玩的肖以笑,狠狠瞪她一眼,只得跟着下了车。

      肖以笑满脸无辜加茫然地瞪大眼睛看着下车去的林芝芝,赶紧也跟着下了车。

      “我去下洗手间。”

      幸好,天气冷,吃宵夜的人不算多,大家也并没有注意到林芝芝他们几个。

      当进了大排挡靠里面的位置时,看到一个洗手间的标志,林芝芝立刻便对张凯霖道。

      “好。”张凯霖点头,指了指不远处的位置道,“那我先过去点东西。”

      林芝芝应答一个“好”字,转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肖以笑不放心她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单独一个人,所以,跟张凯霖说了一声,也跟了过去。

      “你情绪不太对呀,怎么啦,有事?”跟着进了洗手间后,肖以笑才开口问道。

      车上,她一直抱着手机跟人聊天,根本就没怎么注意过林芝芝,而陆丰泽这次突然飞过来的事,她根本也不知道,所以,直到下车的时候,才发现了林芝芝的异常。

      林芝芝斜睨她一眼,没理她,直接掏出手机来,点开陆丰泽的信息,编辑道【我和剧组的人在外面吃宵夜,应该要比较晚才能回去。】

      编辑完后,她想都没想,立刻点下发送键。

      因为这条信息,是她在车上已经来回想了好多遍的。

      “宝贝,到底怎么啦,告诉我呗!”见林芝芝不理会自己,肖以笑追问。

      林芝芝又斜睨她一眼,正当她准备告诉肖以笑的时候,手机响了。

      立刻拿过来一看,是陆丰泽回复过来的。

      【跟谁?什么时候?】

      简单明了,半个字的废话都没有。

      发现林芝芝的奇怪,肖以笑探头过去一看。

      当看到“阿泽”这两个字的时候,她立刻就笑了,打趣道,“大boSS这也太粘人了吧,这才几天不见,就又追过来了。”

      “这句话,你敢当着他的面说吗?”

      肖以笑斜林芝芝,“……”

      她发现,这林芝芝跟陆丰泽在一起久了,也慢慢的开始变得越来越喜欢欺负她了,也越来越敢欺负她了。

      看着肖以笑吃瘪的样子,林芝芝不禁一笑,然后咬唇思忖一下,又老实回复陆丰泽,编辑道【跟张凯霖和他的助理,还有笑笑,就我们四个,我会尽量在凌晨之前回去的。】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这儿离她住的酒店又不近,凌晨之前能赶回去,林芝芝都得努力了。

      编辑好,看了一遍,觉得没什么问题之后,她才点了发送。

      原本以为,发送完后,陆丰泽会像刚才一样,很快回复她一条信息。

      可是,很快三十秒过去了,一分钟,两分钟过去了,林芝芝手里的手机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两个人站在洗手间里,林芝芝的大眼瞪着肖以笑的一双丹凤小眼,都眼巴巴地等着。

      “他是不是生气了呀?”等了好几分钟,都等不到陆丰泽的回复,林芝芝不安地问道。

      肖以笑耸耸眉,嗤道,“你们两个打情骂俏,我怎么清楚。”

      林芝芝白她一眼,干脆不等了,收起手机,打开水龙头洗了个手,然后大步就出了洗手间。

      “恋爱的女人呀!唉!”

      肖以笑摇摇头感叹一声,也跟着大步出去。

      ………………

      “我点了一锅海鲜粥,还点了些烧烤,你看看,还有什么想吃的。”林芝芝来到位置上,才坐下,张凯霖便将菜单递到了她的面前。

      林芝芝笑笑,将围巾往下扯了扯,露出那张白净的小脸蛋儿来。

      他们坐的位置,是在最角落的地方,不容易引起人的注意。

      接过张凯霖手中的菜单,她礼貌地看了看,莞尔道,“我不饿,陪你吃就好。”

      张凯霖一笑,虽然心里猜到,林芝芝有事,但是,她不愿意主动跟她说,他也并不多问,只是跟她随意地聊起电影学校的事情来,毕竟,那是他们共同的母校,可以聊的东西,还不少。

      因为海鲜砂锅粥是现煲的,需要的时间比较长,所以,先上来的,是各种各样的烤串,有荤有素,张凯霖又叫了几瓶饮料,见林芝芝没有动手要吃的意思,而且跟他聊天的时候,也一直心不在焉,便打开其中的一瓶椰汁,拿了吸管放到林芝芝的面前,淡淡笑着道,“来都来了,不随便吃点。”

      林芝芝哪里有心思吃东西,满心满脑子想的,都是陆丰泽一个人,但是眼下,她也不能就这样,直接留下张凯霖和他的助理两个人吃,然后自己这个率先答应了请他们的人却率先离开。

      所以,她端起椰汁喝了一口,又拿了一串烤香菇,慢慢地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时不时地低头看一下一直捏在手心里的手机。

      一方面,她怕陆丰泽自己回了信息过来,她错过了。

      另一方面,她也在看时间,怕哪怕过了凌晨,她也回不到酒店。

      “怎么,赶时间?”原本,对于林芝芝的焦虑的表现,张凯霖想视而不见。

      可是,随着时间的延长,她眼里所表现出来的焦虑与急切,便愈发明显,他想要忽视都不行。

      林芝芝笑笑,问道,“砂锅粥还要多长时间才能上?”

      张凯霖不紧不慢地喝了口可乐,看一眼外面忙绿的服务员才道,“砂锅粥是现煲的,大概要40分钟的样子才能好。”

      ——40分钟。

      那岂不是等砂锅粥端上来的时候,都已经晚上11点了,再吃完,从这儿回到酒店,一个小时绝对不够。

      “对不起,我确实是忽然有急事,要先回酒店。”林芝芝不想再拖延,当即立断,看着张凯霖,很是抱歉地又道,“夜宵,我改天再请你,行吗?”

      正跟没事人一样,在一旁吃的正欢的肖以笑看一眼林芝芝,接着继续吃。

      原本,她是打算时间差不多了,林芝芝自己不开口,她也会找理由带着林芝芝先离开的。

      不过,现在用不着了。

      张凯霖看着林芝芝一笑,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又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可乐,才情绪难明地道,“我记得上次你说请我吃饭,到现在也还没请吧?”

      林芝芝一囧,羞愧的想要撞墙。

      她不是不想请,是真的怕陆丰泽又像上次一样,忽然来了,忽然就撞见她和张凯霖在一起,然后忽然就又生气了。

      就像上次,又像这一次。

      真是的,她和张凯霖,总共也就单独在外面吃过这两顿饭,偏偏全让陆丰泽撞上了。

      “算了,没事了,今天不管多晚,我都好好陪你把这顿宵夜吃完。”说着,林芝芝便端起面前的椰汁,去和张凯霖手里的可乐灌碰了碰,“来,我敬你。”

      话落,她也不用吸管了,直接便端着椰汁往嘴里灌。

      总不能因为陆丰泽不开心了,她就完全没有自我了吧?像个女奴一样!

      如果真那样,跟她还没有从赵家逃出来之前,又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张凯霖看着她,忽然就笑了,一改刚才的严肃样子,喝了一口手中的可乐,笑眯眯的一脸毫不在意地道,“其实你在不在我都照样吃,要是有事,就先走吧,宵夜嘛,下次有的机会再一起吃。”

      “呵呵……霖少果然大度,胸襟广阔。”适当的时候,肖以笑开口了,嬉皮笑脸地道,“其实我们家芝芝是真有事,刚才在洗手间的时候,就跟我说了,不过,她说,既然答应了陪霖少你一起宵夜,那当然就不能先走!要是早知道霖少这么体谅,我就直接拽着她走了。”

      张凯霖笑笑,“那你们先走吧,呆会我们自己打车回去。”

      “不用了。”当肖以笑正准备接话,然后要拉着林芝芝走人的时候,林芝芝却率先开了口,淡淡一笑道,“是有点事,不过也不是很急,晚点回去,一样的可以处理,没关系的。” “真的没关系?!”张凯霖确认。

      林芝芝抱歉地低下头去,扯了扯唇角,抱歉道,“刚才是我有点过分了,你别介意。”

      张凯霖看着她,不说话。

      肖以笑也看着她,一时更加无从插嘴。

      “要不,我陪你喝几杯,当做赔罪吧!”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突然抽风了,还是哪根神经短路了,林芝芝蓦地抬起头来,笑着跟张凯霖提议。

      “你可以喝?”

      “有什么不可以喝的,当然可以呀!”

      张凯霖一笑,“好,那就来几支啤的。”

      肖以笑,“……”

      好吧!这个月的奖金,估计要泡汤了。

      ………………

      等吃饱喝足,林芝芝回到剧组所在的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30多分了。

      虽然并不确定,陆丰泽说他在酒店,就是在她的房间,而且在这之前,她的心里已经做了足够的准备,可是,当她来到酒店自己的房间前时,还是心跳如雷鼓。

      紧张、不安,甚至是还有那么些惶恐与害怕,不约而同地齐齐涌上了林芝芝的心头。

      无法否认,她虽然在心里拿自己的前程和对陆丰泽所有的感情跟自己打了一个赌,可是,她真的害怕,害怕自己赌输了,输的一败涂地,然后变得一无所有,甚至是比以前更遭。

      站在门前深深地吸气,又呼出,再深吸气,如此几个来回之后,她才鼓起所有的勇气,拿出房卡……

      “滴”的一声,房门打开了,当林芝芝的手握上门把,将门微微推开一条缝,里面,明亮的灯光刹那照射进她的眼球的同时,她心里便有了答案。

      ——陆丰泽真的就在她的房间里。

      他总是有本事,轻而易举的去任何他想要去的地方。

      就像明明是她的房间,可是,没有任何人通知她,陆丰泽就已经把她的地盘占为已有了。

      呼吸猛地一滞,也只是一瞬的停顿之后,她继续轻轻推开了门,走了进去,然后,又轻轻地“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锁好。

      站在玄关的位置,大亮的房间里,她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也不知道怎么的,在听不到里面任何一丝的动静时,林芝芝心里的慌乱和不安,瞬间升级,浑身所有鼓起的勇气,也在这一刹那被抽空,她腿一软,整个后背抵在了门板上,手心里,都有涔涔的冷汗开始冒了出来。

      陆丰泽在她的房间,明明知道她回来了,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那就绝对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他生气了!

      肖以笑说过,陆丰泽一般情况下不生气,他若动起怒来,比火星撞地球都可怕。

      所以,她的食言,是真的惹怒陆丰泽了吗?

      他是陆丰泽呀,那么出色那么高高在上,可以站在金字塔的塔顶睥睨芸芸众生的一个男人,凭什么要耗费那么的多的时间和精力,只为一个什么也不是的她。

      想到这些,林芝芝几乎害怕的想哭。

      她不怕自己一无所有,怕就怕,自己想要用尽全力去爱的男人,因为她的一次食言,便将她彻底地打入死亡的地狱,让她永不得超生。

      将眼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氤氲起的薄薄水汽逼了回去,林芝芝站好,再次深吸了口气,抬腿踩在柔软的地毯之上,往房间里面走去。

      既然逃不掉,那唯一的选择,就只有勇敢的面对,不管结果怎样。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一步一步,每一步,林芝芝都走的特别特别沉重,每近一步,她便更强烈的感觉到,陆丰泽身上独有的清峻冷冽的气息。

      当她走过玄关,抬眸往房间里看过去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坐在落地窗的单人沙发里交叠着一双大长腿,正低着头看着手里杂志的男人。

      如果林芝芝没记错的话,那是她最近无聊的时候拿来打发时间的八卦娱乐杂志。

      此刻,男人低垂着双眸,那清峻冷贵的眉眼,刀削斧刻的绝俊面庞,让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来,就仿佛一座绝美的雕塑般。

      “我……回来了。”

      陆丰泽像是这才注意到了回来的林芝芝般,狭长的俊眉微微一拧,尔后放下手中的杂志,根本不去看林芝芝,只是整个人往沙发里一靠,闭上双眼,尔后抬手,一边去按有些疲惫的眉心,一边淡淡地让人听不出任何情绪地道,“还知道回来呀!”

      他低低哑哑的声音虽然不带情绪,但是话里的意思,却已经表明了一切。

      林芝芝看着他,心脏像是被人用针尖扎了一下般,“咯噔”猛地缩了一下。

      柔和的光灯下,他绝俊的面庞上,确实染了不少疲惫。

      “对不起。”

      知道是自己食言了,没有按时回来,所以,林芝芝低下头去,再不敢看他。

      沙发里的陆丰泽俊眉再次一拧,缓缓睁开双眼,掀眸过来看她,懒懒地问道,“对不起什么?”

      林芝芝低垂着一颗脑袋,像个犯了大错等待惩罚的孩子,不回答他,亦不看他。

      “把衣服脱了。”

      等了好一会儿,见林芝芝是真的不打算跟他再说些什么,陆丰泽直接道,低沉的语气里,带了一丝命令的意味。

      林芝芝仍旧低垂着脑袋,轻咬唇角,犹豫一瞬之后,也不做任何的挣扎反抗,开始抬手,将自己身上的衣裤,一件件地往下脱。

      陆丰泽就靠在沙发里,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般,一瞬不瞬地盯着林芝芝,看着她将身上的大衣,针织衫,裤子,内衣,最后到内裤,乖乖地一件不剩的全部脱了下来,光洁纤细又凹凸有致的软香玉软,就这样,赤-裸-裸的全部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但也就在林芝芝将身上最后一件内裤脱下来的时候,陆丰泽分明看到,一颗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眶里砸了下来。

      那么刺眼,让他的心脏瞬间便收缩了一下。

      眉宇淡淡一拧,他松开交叠的长腿,起身,大步往林芝芝走去。

      感觉到男人的靠近,林芝芝却仍旧只是低垂着脑袋,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没有半点的反应。

      就在陆丰泽走了过来,抬手要去挑起她的下颔的时候,她却敏捷地一闪,避开了他伸过来的手,迅速地转过了身去,背对着他。

      陆丰泽一笑,一双大腿扣上她削圆的肩膀,将她转了过来,尔后,一只手再次伸过去,去挑起她的下颔,让她抬起头来,看向自己。

      “哭什么?”看着她那双澄亮潋滟的眸子仍旧低垂着,倔犟又委屈地不肯自己对视,陆丰泽皱了皱眉,“明明被放鸽子的是我,你哪里就委屈了?”

      他的声音,那么温柔,那么好听,就像是一双温暖的大手,将林芝芝一颗惶恐不安的受伤的心瞬间捧进了掌心里,暖暖的热流,从心脏的位置,迅速开始蔓延。

      她哭,不是委屈,只是害怕,但是又强装成了委屈。

      终于抬眸,看着眼前眉目镌刻的男人,他那深邃温柔的眉眼,让林芝芝的眼泪,愈发的不受控制。

      她不明白,她到底有哪里好,会让陆丰泽这样的一个男人,待她如此用心温柔。

      “那你为什么要我脱衣服?”

      陆丰泽勾唇,笑,低头下去,轻啄她娇艳的红唇,另外一只长臂,圈住她柔软纤细的腰肢,一把将她扣进自己的怀里,“怎么,你想穿着衣服和我做?!嗯——”

      再开口,陆丰泽醇厚的嗓音,已经变得暗哑,染了不知多少的性感魅惑,那双深邃的黑眸,更是亮的犹如淬了一团火,灼灼发亮。

      看着他,林芝芝忽然就忘记了害怕,忘记了委屈,忘记了抽泣,甚至是连呼吸跟心跳都忘记了。

      “那为什么你不脱?只要我脱。”

      像控诉,更像是撒娇,林芝芝嘟着红艳艳的小嘴问他,浑然不觉,她的一张小脸已经红的多么的诱人。

      陆丰泽勾唇笑,头再次压下去,含住她的唇瓣,大掌握住她那柔软的小手,从自己裤头的位置滑了进去,引导着她,将他的粗壮,一把握住,模糊着呢喃道,“那你来帮我脱……”

      当握住陆丰泽的那一瞬,林芝芝心弦猛地一颤,无数的电流,开始在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四窜。

      看着眼前放大的深情又专注的俊颜,她缓缓闭上双眼,热情地回应他……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