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44 因为没有提前预约

    044 因为没有提前预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幸好林芝芝从小说学习芭蕾,身体够柔软,不管陆丰泽怎么将她折叠起来捣腾,她都能承受得住。

      刚开始的时候,对于那些难以启齿的姿势,林芝芝还羞于面对,总是在跟陆丰泽做的时候,不自觉的便撇开脸去。

      但是每每当她撇开脸去的时候,陆丰泽便会霸道的将她的脸掰回来,让她看着他,或者看着他们交合处,看着他一下一下,或轻或重地不断进进出出她的身体。

      那种感觉,说不出来的……怪异,但是,却又是无法否认地让林芝芝满足,并且享受!

      其实,她也搞不明白,陆丰泽的体力怎么会那么的好,明明刚进房间的时候,还觉得他的眉宇间染了疲惫,可是一旦要起她来,就跟一个插上电的马达一样,你永远不会觉得他累,或者会不行。

      每每,都是林芝芝受不了了,开始各种求饶的时候,陆丰泽才会好心情地放过她。

      可是,今晚,陆丰泽像是故意要惩罚林芝芝,不管她怎么讨好,怎么求饶,就是不放过她。

      “陆丰泽……啊……陆丰泽……”林芝芝上半身躺在书桌上,一双嫩白的长腿被陆丰泽压着,整个人被折腾成了一个V的形状。

      被陆丰泽撞的实在是受不了了,那一下一下,仿佛每一下都撞到了她的子宫口。

      抓住陆丰泽的手臂,借助他的力道,林芝芝努力仰起头来,一双雾气氤氲的莹润水眸可怜巴巴地望着他,气喘吁吁地求饶道,“陆丰泽……嗯……我够了……不要了……你快点……”

      “啊……!”

      只是,林芝芝后面的四个字还没有出口,陆丰泽便重重地向前,猛地用力撞击了一下。

      林芝芝惊呼一声,这一下,真真正正的是抵到了最深处,她的心脏都跟着颤了颤。

      重重的一下撞击之后,陆丰泽又像高速运转的马达一样,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嗯……嗯……”林芝芝真的受不了了,即使躺在书桌上,可以整个人却被她撞的摇摇欲坠,几乎快要散架了般,“呜呜……陆丰泽……我不要了……我不要了……”

      听着她呜咽着求饶的声音,陆丰泽松开她的双腿,俯身下去,吻住她的唇,精壮的腰身,不断有力的挺动着,一边吻着她一边模糊道,“不是你让我快点的嘛?嗯……”

      “呜呜……”林芝芝眼泪滑了出来,握紧拳头用力地砸他,“你讨厌……陆丰泽……你讨厌……”

      她根本就是让他快点射出来,好不好?

      “我讨厌……”陆丰泽张嘴,不轻不重地在林芝芝的唇瓣下咬了一下,“那哪个男人不讨厌?嗯……”

      林芝芝狠狠地捶在他宽厚的肩膀,赌气道,“你讨厌……全世界的男人……你最讨厌……”

      “是么?!”

      陆丰泽唇角一勾,将唇舌与林芝芝的分离,然后站直身子,一双大掌扣住林芝芝纤细柔软的腰肢,再一用力,轻而易举地便将原本半个身子躺在书桌上的林芝芝翻转了过来,改而上半身扒在了书桌上,然后,托起她的臀,从后面,猛地灌进去,精壮的腰身,疯狂地前后挺-动起来……

      ………………

      结束,至少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以后,当最后陆丰泽释放出来的时候,她整个人被挂在他的身上,感觉手手脚脚,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或许是因为知道她在安全期,所以,陆丰泽留在了她的身体里。

      当她感觉到那股温热的热流在她的身体里转了一圈,然后慢慢要往外流出来的时候,陆丰泽就着刚才释放时的姿势,还留在她的身体里,抱着她往浴室的方向走。

      林芝芝小脸深埋在他的颈窝里,一动都懒得动,任由着他折腾,反正,今天她说什么,他都没有听过。

      当陆丰泽抱着她,来到浴缸边坐下,俯身要去放水的时候,她去忽然张嘴,一口咬在了陆丰泽的脖子上。

      陆丰泽侧眸看她一眼,也不管她,任由着她发泄。

      他知道,刚才他是要的太猛了,她哭了好半天他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她心里肯定憋屈。

      想起刚刚陆丰泽对自己的不理不顾,林芝芝心里是真的又气又恼,所以,发了狠用力的咬,只想将刚才自己心里的委屈,全都发泄出来。

      可是,当真的牙齿陷进他的肉里,甚至是还没有尝到血腥味的时候,她就心软了,舍不得了。

      “为什么你们男人都这么狠心,可以为所欲为,不公平!”

      陆丰泽又侧眸瞟她一眼,勾唇笑了笑,也不理她,只是试了试水湿,觉得合适,便抱着她,直接滑进了浴缸里。

      林芝芝跨坐在他的小腹之上,看着他一脸慵懒闲适却不理会自己的样子,更加来气,站起来就打算离开。

      只不过,她才动,陆丰泽便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拉了回来,整个人扑进他柔韧宽阔的胸膛里。

      “那你陪别的男人吃宵夜,放我鸽子晚回来40分钟,这怎么算?”

      看着扑进自己怀里,一张红润润的小脸全被水打湿的林芝芝,陆丰泽挑了挑俊眉,终于开了口。

      林芝芝皱起清丽的眉心看着他,这才恍然。

      原来,陆丰泽是在生气,是在报复她。

      但这样的报复方式……

      “我以为你不生气?”知道自己有错在先,林芝芝也就不敢叫嚣了。

      陆丰泽狭长的俊眉微微一挑,“谁说的?”

      林芝芝轻咬一下唇角,“笑笑说,你不会为这样的小事生气。”

      “她要是真的了解我,那现在坐在我身上的女人,就是她,而不是你了!”

      林芝芝看着陆丰泽,听着他这一句脱口而出的话,心里的震撼,一波紧接着一波,无法形容。

      这种震撼,是开心,是喜悦,是荣幸,更是感动。

      原来,在陆丰泽的心里,她与别的女人,是不同的!

      “今天拍完戏的时候,片场外堵了很多的媒体记者,是张凯霖帮我解围的,我不知道你来了,所以,就先答应了请他吃宵夜。”片刻的震惊之后,林芝芝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轻声跟陆丰泽解释。

      “所以说,错在我。”陆丰泽伸手过去,长指挑起她的下颔,“因为我没有提前跟你预约?!”

      “我不是这个意思……”林芝芝一下就急了。

      她不傻,不可能听不出陆丰泽话里的意思,但是此时的她又怎么能听得出来,其实,陆丰泽话里的怒意跟醋意相比,醋意不知道浓了多少倍。

      “那是什么意思?”

      看着他,林芝芝格外认真虔诚地回答道,“你随时来都可以,只要你需要,我也随时可以去到你的身边,只不过,你得提前告诉我,好让我把时间都留出来给你。”

      陆丰泽扬唇,笑,一双灼灼的黑眸似星辰,灼灼发亮,“就这些,没有啦?”

      林芝芝一脸无辜,“那还要怎么样?”

      陆丰泽轻轻捏住她的下巴,晃了晃她的头,“下次自己主动点,别每次都等着我来。”

      林芝芝,“……”

      ………………

      翌日,当林芝芝还扒在陆丰泽的身上,沉寂在美好的睡梦中的时候,外面的世界,却早已炸开了锅,沸腾了。

      肖以笑正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像是追债的一样,疯狂地响个不停。

      她拿过手机,闭着眼睛接通,对方才说了两句话,她整个人便被雷打了似的,一个子从床上弹坐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你……你……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实在是太意外,太震惊,就连肖以笑这种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的老人,也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笑笑,芝芝是赵航宇的前妻,今天所有的报刊杂志的头版头条,都刊登了这一条消息,网络上都已经炸了,网友们都已经因为这一条消息,快疯了。”电话那头,林芝芝的造型师明明看着手上报纸的头版头条,连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地道。

      林芝芝可是赵航宇的前妻,而赵航宇又是陆丰泽的表外甥,这么说,林芝芝就是陆丰泽的表外甥媳妇。

      就算如报导上所说,林芝芝跟赵航宇离婚,是因为赵航宇的出轨,带着小三登堂入室,还有在赵家遭受各种家爆和羞辱,那再怎么样,林芝芝也是赵航宇的前妻呀,她怎么可能跟陆丰泽在一起。

      “明明,你说的是真的,不开玩笑?”瞪大双眼,肖以笑仍旧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跟明明一样,陆丰泽和林芝芝,还有赵航宇三个人的关系,肖以笑现在可是一清二楚的。

      要是让外界知道了林芝芝甩了赵航宇,立刻又攀上了陆丰泽这颗大树,到时候别说把林芝芝别说捧林芝芝,只怕不把她骂成“国民第一婊-子”就已经很客气了。

      “笑笑,我怎么可能拿这种事情跟你开玩笑,你点开手机随便一个App,都能看到这条新闻,我不说了,说多了你也不信,自己看吧。”

      肖以笑眉头一皱,不等那头的明明挂断,她便率先挂断电话,然后,点开微博……

      果然呀,微博热门的第一条,便赫然是某娱乐周刊报导的关于林芝芝是赵航宇前妻,以及林芝芝为什么会跟赵航宇离婚的新闻。

      再一看下面的转发和评价。

      靠!不过短短三个小时不到,转发已经超过120万条,评论也是一条都不逊色,已经有了80多万条了。

      只不过,当点开评论,看到几乎99%的评论和点赞都一边倒,都是在骂赵航宇天下第一渣男,都纷纷表示出对林芝芝的同情和支持的时候,肖以笑一颗悬着的心,一下子就落回了肚子里。

      如果说,前面几天,一直是赵航宇自己在不断地炒作,想要向世人揭开林芝芝结过婚的这一事实,那么这一次发布这一条消息的人,就绝对不可能是赵航宇自己。

      因为赵航宇绝对不可能傻到这种程度,让天下的人都来“啪啪”打自己的脸,都来骂自己是天下第一渣男。

      要知道,赵氏集团可是上市公司,这样的消息一出,赵氏的股价不知道会受到多大的影响。

      赵航宇就算傻,就算不顾及自己,也不可能不顾及公司所有股东的利益,去毁了整个赵氏集团。

      所以,今天这一条新闻,一定不可能是赵航宇自己放出来的。

      那么,除了赵航宇,再有可能做这件事情的人,就只有陆丰泽了。

      因为不管怎么样,林芝芝和赵航宇结过婚是事实,陆丰泽既然无法改变事实,又无法保证将这一事实永远封存住,不让任何一个世人知道,那么以他的做事风格,就是在控制住了事情往最好的方向发展的情况下,将真相公诸于众。

      就像现在这样,消息一出,几乎所有的舆论,都倒向了林芝芝这一边。

      这样一来,不仅可以让大家同情支持林芝芝,更加可以让林芝芝名声大燥,人气暴涨,不知道可以省了多少宣传的功夫和金钱。

      至于林芝芝跟陆丰泽在一起的这件事情嘛,肖以笑绝对相信,只要陆丰泽不想让外界知道,外界就不可能会知道。

      这一招,真的是妙,又绝又妙。

      因为普通人的心理其实都是一样的,一件事情,你一开始告诉大家,跟大家好好说,大家很容易就接受并且原谅了,而且,很快就会将这件事情淡忘;但是,如果你一直藏着掖着,到真的成为一线大腕的时候才被人揭发出来,那以前树立的所有良好形象,便会毁于一旦,所以的人都会联合起来声讨你,骂你虚伪做作,欺骗观众,欺骗粉丝,骂你是个绿茶婊,不道德。

      或许,一开始的时候,陆丰泽就料到了赵航宇会将林芝芝是他前妻的事情公诸于众,所以,陆丰泽就将计就计,先赵航宇一步将事实公布出来了。

      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第一次在陆丰泽公寓里见到林芝芝的时候,她的一双长腿上,会有那么多的淤青了。

      新伤旧伤,简直让人有些不忍直视。

      “叮咚”“叮咚”“叮咚”

      正当肖以笑想明白一切的时候,门铃声忽然大作,原本想要躺回被窝里继续睡觉的她很是郁闷地抓了一把乱蓬蓬的短发,不得不掀开裤子下床,然后裹了件浴袍,去开门。

      “笑笑,不好了,……”

      “别说了,我都知道了。”苏艾钻进肖以笑的房间,气喘吁吁地正要跟她汇报情况,只不过,才开口,就被肖以笑伸手过,打断了。

      苏艾瞪大双眼看着她,“你都知道啦?”

      肖以笑点头,掩唇打了个哈欠,“嗯,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没有陆总的允许,谁都不能对外界说一个字。” 百🌸度 或 3 6 0 搜 索: 我🌸的🌸书🌸城🌸网   更 多 好 看  小  说 免 费 阅 读~

      “不是!”苏艾急了,她当然不傻,知道不该说的话,绝对不能乱说。

      “不是什么?”

      “笑笑,酒店外面现在已经围满了媒体记者,他们个个都叫着要采访芝芝,酒店已经出动了所有能出动的人去拦着那些记者不要冲上楼来了,我们现在怎么办呀?要不要去通知芝芝呀?”

      肖以笑听了,眼珠子往上一翻,连撞墙的心情都有了,但是,她不能撞呀,所以,赶紧吩咐苏艾道,“你下去,让酒店方先控制住场面,其它的,我来想法办。”

      “好。”苏艾答应一声,又匆忙转身,大步跑了出去。

      看着苏艾匆匆离开,肖以笑皱着眉头咬着唇角思忖。

      这事,还得去找陆丰泽,要不然,她搞不定呀!

      ………………

      林芝芝困的要命,虽然已被门铃声吵醒,可是,却赖在陆丰泽的怀里,小脸拼命埋进他温暖的颈窝里,不愿意起来,去开门。

      只不过,门铃声却并没有因为她不愿意下床去开门,而停下来,反而,越按越急。

      最后,林芝芝实在是被吵的受不了了,从陆丰泽的怀里爬起来,捂住耳朵看了一眼时间,才早上六点多,七点还不到,而且她今天上午根本就没有戏。

      “谁呀!这么一大早的。”撅着小嘴,林芝芝嘟囔一声。

      陆丰泽看着她那张苦闷的小脸,倒是完全没有她的郁闷,反而心情不错地勾唇一笑,抬手去捏住她胸前粉嫩的朱果,略微粗粝的指腹,挑-逗似地在上面轻轻摩挲揉-捏一圈,用带着几许慵懒睡意的低哑嗓音道,“穿上衣服,去开门吧。”

      陆丰法这一小小的动作,让原本还睡意浓浓,甚至是连眼皮都有些睁不开的林芝芝浑身一个激灵,像是有电流突然窜过般,立刻便清醒了。

      嗔他一眼,她赶紧扯过被子,遮在了自己的胸前,一脸幽怨地道,“难道是找你的?”

      陆丰泽温热的大掌,从她的后背滑过她柔软纤细的腰际,在她的翘臀上拍了拍,眼里的笑意愉悦地道,“去开门不就知道了。”

      说完,他掀开被子,率先起身下了床。

      林芝芝看他一眼,也不再迟疑了,赶紧也下了床,听话的去衣柜里找了套宽松舒适的休闲装,往身上套。

      等她把衣服穿好的时候,陆丰泽已经裹好了浴袍,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见陆丰泽进了浴室,关上了门,林芝芝这才去开门。

      拉开门,当看到站在门外的人是肖以笑的时候,林芝芝连揍人的冲动都有了。

      昨晚她和陆丰泽可是折腾到凌晨三点才睡的!

      “笑笑,你知道我今天上午没戏吧?”

      “呵呵”肖以笑咧开嘴,冲着林芝芝一边嬉皮笑脸,一边赶紧钻进了房间,顺手将门关上,然后,往里打量一眼,有些像做贼似地问道,“陆总还在吗?”

      林芝芝满脸幽怨地斜她一眼,虽然郁闷肖以笑一大早扰了自己的好梦,但是她也清楚,如果没事,肖以笑绝对不会这么早来吵她和陆丰泽。

      所以,她也不隐瞒,直接道,“在浴室里呢,自己去敲门。”

      肖以笑,“……”

      大boSS在浴室里的时候,她可没这个胆子去敲门。

      林芝芝她那怯怯的样子,不禁好心情地一笑,转身就又往房间里走去。

      既然大boSS在浴室里,肖以笑便只能跟在林芝芝的后面,纠结了一下,才开口道,“宝贝,今天的娱乐版头条,你看了吗?”

      林芝芝走来到大床边,整个人倒进柔软的大床里,然后呈一个大字扒在床上,摇了摇头,幽怨道,“现在才几点呀!”

      肖以笑看着扒在大床上的她,犹豫一下,还是掏出手机来,点开她刚才看的微博热门头条,然后递到她的面前道,“你还是看看吧,外面的世界都炸了。”

      原本闭上眼睛想要继续睡会儿的林芝芝听到肖以笑这么说,知道她不是一个小题大做的人,所以,又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接过她手里的手机,看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