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46 怎么像个傻妞

    046 怎么像个傻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林芝芝回到房间,又躺回陆丰泽的怀里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等她补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十二点了。

      缓缓睁开双眼,才发现,原本搂着她一起睡的陆丰泽早就已经醒了,此时正靠在床头里,拿着个ipAD看邮件,而她一半的身子都扒在陆丰泽的身上,胸口的位置,不偏不倚,则正好压在他的小腹之上。

      刚才还没醒的时候,她就感觉到有什么硬硬的烫烫的东西一直戳在自己胸口的位置,现在醒来低头一看,意识到那是什么的时候,原本白净的小脸,“刷”的一下,立刻便红了个彻底。

      正在看邮件的陆丰泽垂眸,视线从ipAD上移开,先是落在林芝芝的胸口和自己紧贴在一起的地方,尔后,又落在她那张炸红的小脸上。

      “我去刷牙洗脸!”

      当意识到自己的窘迫被陆丰泽发现的时候,林芝芝赶紧便翻了起来,转身就要往床下逃。

      只不过,她才转身,手腕便被男人温热带着些许粗粝的大掌给一把扣住,将她整个人拉回来,又跌进那个柔韧宽阔的胸膛里。

      林芝芝猝不及防,另外一只手胡乱一抓,一不小心便又抓住了陆丰泽那滚烫的分身。

      “你一天要刷几次牙,洗几次脸?嗯——”

      就在她窘迫的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陆丰泽却轻捏住了她的下颔,那双深邃的黑眸,火光流转,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开口。

      林芝芝赶紧松了手,咧开嘴,对着他傻笑一声道,“多洗漱一次也……”没关系。

      “没关系”三个字还没有出口,陆丰泽的头便压了下来,温热的唇瓣直接含住她的,然后,敏捷的一个翻身,便将林芝芝困在了身下……

      “嗯……陆丰泽……”

      感觉到陆丰泽的大掌滑到了她的大腿外侧,去扒拉她的小-内-内,林芝芝赶紧伸手过去,想要去阻止他。

      她下午还有戏要拍,和陆丰泽做一次,没有一个多两个小时根本完不了事,她怕等下时间太晚了,让让人等她不好。

      这样,别人会以为她才一有了点名气,就开始耍大牌,以后还怎么跟人好好相处。

      “我在。”

      只不过,陆丰泽却不管不顾,一边吻着她,一边继续将她的小-内-内给扒了下来。

      “我等下还有戏要拍……不……”要了。

      拒绝的话音还没有出口,陆丰泽已经抬起她的一条腿,精壮的腰身直接向前一顶

      “啊……”

      林芝芝气恼,抬起头来张开嘴,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

      知道林芝芝下午两点还有戏,所以陆丰泽速战速决,半个小时完事。

      完事后,林芝芝去冲澡换衣服,陆丰泽则打电话,让肖以笑给他们俩个人送午餐过来。

      吃饭的时候,林芝芝还一脸幽怨,嘟着小嘴只顾埋头吃饭,也不理会陆丰泽。

      陆丰泽看着她那气鼓鼓的小模样儿,也不恼,一边自己吃一边给她夹菜。

      其实林芝芝是真的很好养,一点儿也不挑食,肥的瘦的,辣的不辣的,她统统都能吃,就连陆丰泽特意挑的几块格外肥美的东坡肉,她都是毫不含糊,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吃了下去。

      “还生气呢?”等她吃的差不多了,陆丰泽伸手过去,长指轻轻捏住她的下颔,让她抬起头来来看向他,眉梢眼角皆是笑意地问他。

      林芝芝都不抬眼皮看他,直仍旧气鼓鼓地道,“没有。”

      刚才她明明不愿意,他却硬是要来,而且动作还那么不温柔,她不生气才怪。

      陆丰泽勾唇,“没有就笑一个。”

      林芝芝倒是配合,耷拉着眼皮,皮笑肉不笑的对他咧开嘴,“呵呵”笑了一下。

      “呵……”陆丰泽被她逗乐,不禁低低一声轻笑,“怎么像个傻妞。”

      林芝芝就算生气不高兴,但是她不得不承认,最后得到享受的那个人,是她,再加上陆丰泽这样耐着性子哄她,她也知道适渴而止。

      当即,她也不生气了,抬起眼皮来看向陆丰泽,问他道,“你今天不回去吗?”

      见林芝芝认真不生气了,陆丰泽又轻轻在她红润润的小脸蛋儿上轻轻掐了一把,认真回答道,“回去,等下就走。”

      “哦。”虽然陆丰泽特意飞来陪了她这么久,她已经很满足了,但是一想到他马上又要走了,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失落,“外面应该还守了不少记者,你离开的时候可要小心。”

      陆丰泽看着她,狭长的俊眉微挑一下,“怎么,不想让别人知道你和我的关系?”

      林芝芝也看着他,轻抿着红唇,忽然就不说话了。

      陆丰泽勾唇一笑,站了起来,一边拿过放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穿上,一边对林芝芝道,“做好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可以,我的事,你不需要操心。”

      看着陆丰泽,林芝芝原本暖暖甜蜜的心脏,忽然就被什么扎了一下似的,让她格外难受。

      是呀!现在的她,弃其量也不过是陆丰泽的一个小情人而已,她又有什么资格,操心他的事。

      “嗯,我知道了。”

      ………………

      京城医院里,赵航宇气血功心,吐了不少血,人再一次陷入了昏迷。

      接下来的几天,赵氏集团的股价因为受赵航宇家暴和出轨丑闻的影响,连续几日跌停,损失巨大。

      为了集团的利益,集团里除了赵家以外的所有股东都联合起来,要求罢免赵航宇这个集团董事会主席兼执行总裁。

      罢免书签署的当日,集团几个年长的股东便带着罢免书到医院,正式通知叶美玲和仍旧昏迷不醒的赵航宇,美其名曰让赵航宇好好休息养病,实则是一下子架空了赵航宇在公司的所有权力。

      叶美玲没有做生意的头脑,也不适合在集团出任职务,所以不管是赵航宇执掌公司的时候,还是赵航宇的父亲还在的时候,她都从来不参与公司的事情。

      如今,公司所有股东联合起来罢免了赵航宇在公司的所有职务,她除了哭,其它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苏强,你到底是怎么搞的,航宇病倒了,你这个当助理的,为什么就没有替他好好呆在公司看着,让这些个老东西个个有机可趁,落井下石?”待几个股东离开后,叶美玲看着那份罢免书,只得冲着赵航宇的助理苏强发火。

      苏强看着病床上一动不动的面色苍白如纸的赵航宇,又看看哭的跟个泪人似的叶美玲,他也很是无奈呀。

      “太太,我也只是一个助理,手头上并没有多太的实际权力,最主要的,是总裁接手集团后,整个集团的业绩和财务状况都一直在走下坡路,如今又有人故意要整总裁,爆出这样的丑闻来,让集团的声誉严重受损,股价大跌,所以集团里那么多的股东才没有一个肯站出来替总裁说话,一个人提议罢免总裁,全部都跟着附议。”

      叶美玲看着眼前的助理,除了骂骂咧咧,竟然一个反驳的字也说不出来,怪也只怪,她的丈夫走的太突然,赵航宇年纪轻轻,才25岁,刚从国外读书回来不到一年便接掌了整个集团,在集团里根基不稳。

      更可恨的是,林芝芝那个狐狸精贱-货,如果不是她,赵航宇也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根本就什么事情也不会有。

      “林芝芝呢?有她的消息了吗?”一想到林芝芝,叶美玲恨的眦牙咧目。

      苏强皱眉,“太太,林芝芝的消息倒是天天有,现在各大媒体天天都在报导她,但她现在已经是名人了,而且和总裁已经离了婚,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们根本拿她没有任何办法呀。”

      听着苏强的话,叶美玲气的一口老血差点儿就喷了出来。

      是呀,如今她的儿子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还被一群老东西罢免了在集团里的所有职务,而林芝芝却是逍遥快活,还成为了人人追捧的明星,心里还不知道多得意。

      越想,叶美玲便越生气,恨不得把林芝芝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可是,林芝芝现在有野男人护着,赵航宇都拿她没办法,她又能怎么办?

      电光石火间,叶美玲脑子里灵光一闪,立刻便想到了宁青婉。

      当初,可就是她带着林芝芝去宁青婉那儿的时候遇到了陆丰泽和导演沈钰轩,然后沈钰轩让林芝芝去出演公益片的女主角的,当时她不同意,还是宁青婉力劝的,说什么林芝芝火了,是在帮赵氏集团做宣传。

      狗屁!

      早知道会是今天这样的结局,就算打死她,她也不会同意让林芝芝去演戏。

      “管家,赶紧去准备一些芙蓉楼的糕点,我要去趟宁园,见我小姨。”想到宁青婉和陆丰泽,叶美玲不哭也不骂了,赶紧便吩咐一旁的管家道。

      如今,能有办法收拾林芝芝和拯救赵航宇的,恐怕也就只有宁青婉和陆丰泽了。

      “好的,太太。”

      ………………

      宁青婉最爱吃芙蓉楼的糕点,每次叶美玲去宁园,都会带上,这一次,也不例外。

      因为提前打了电话,所以,当叶美玲带着糕点来到宁园的时候,宁青婉也刚好从外面回来没一会儿。

      “美玲,来了呀!”正换了衣服在偏里坐下喝茶的宁青婉看见进来的叶美玲,脸上立刻便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虽然宁青婉比起叶美玲也不过就大了10岁不到,可是一直以来,宁青婉都是一个和蔼慈爱的长辈,在家族中有着不可低估的份量。

      “姨妈,这次你和表弟可以帮我呀!”看到宁青婉对自己的慈爱,叶美玲一见她到便带着哭腔央求,过了五十的人了,眼泪跟水龙头似的,说往下流就立刻流了出来。

      宁青婉不是一个足不出户不关心时事的老妇人,她每天早上起来洗漱完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拿出当天最新的报纸翻翻看看,所以最近发生的和赵航宇有关的一系列的事情,她都大概知道。

      看着叶美玲那可怜的模样,宁青婉皱了皱眉头,心下动容,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示意叶美玲坐过去,然后问道,“航宇这孩子,最近是怎么搞的,竟然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赵家的孤儿寡母似的。”

      叶美玲来到宁青婉的身边坐下,待宁青婉的话音一落,但迫不及待地控诉道,“姨妈,这所有的事情,还不是因为林芝芝那个贱女人搞出来的。”

      听到“贱女人”三个就这样从叶美玲的嘴里,当着自己的面这样脱口而出,宁青婉立即便有些不悦地微微沉了沉脸色,反问道,“林芝芝怎么啦,她不是航宇的妻子吗?再说航宇又不是傻子,堂堂一个集团的负责人,还能被林芝芝牵着鼻子走?!”

      听宁青婉这样一说,叶美玲立刻便急了,赶紧便道,“姨妈,你是不知道林芝芝这个女人有多可恨,把我们家航宇折磨成了什么样子。”

      宁青婉端起面前的茶盏轻抿一口,尔后看叶美玲一眼道,“那你倒是说说,林芝芝和航宇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闹成今天这个样子。”

      叶美玲点点头,立刻便开始哭丧着张脸跟宁青婉控诉起来。

      “姨妈,你知道的,我脑子不好使,从来就不参与公司的事情,我也只是知道,林芝芝的父亲开了一个什么工厂,大半年前,林家的工厂面临倒闭的危险,林家的人就来求航宇,说只要航宇出手救林家的工厂,林家就把林芝芝嫁给航宇。”

      说着,叶美玲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地又道,“当初也不林芝芝使了什么手段,竟然把航宇迷的神魂颠倒的,立刻就给林家的工厂注资了3个亿,然后在我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偷偷跑去和林芝芝把结婚证给领了。”

      说着,叶美玲手握成拳头,气愤地一下砸在自己的大腿,无比痛恨地道,“当初我要是知道了这事,我怎么着也不会让航宇把林芝芝这样一个没休养没家教甚至是恬不知耻的女人取回来。”

      宁青婉看着叶美玲那气的脸色都发青的样子,不由地深吁了口气,轻抿了口茶又问道,“那航宇竟然这么喜欢林芝芝,完全不顾你的感受把她娶回家,这才多久呀,怎么就闹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呢?”

      “姨妈,你是不知道林芝芝这个女人有多下贱多无耻。”叶美玲恨牙痒痒,如果林芝芝在她面前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扑过去,一把掐死她,“领证前,航宇被她迷的神魂颠倒,什么也不知道,结果他们领证的当天晚上,林芝芝就跑了出去,跟别的男人鬼混快活,还被航宇活生生的捉——奸在床,航宇那个气呀……”

      听到这,面色平静的宁青婉不由地皱起来眉头来,并不全然相信地道,“上次你带林芝芝来我这,我看她可不像你说的这样没下作的女人。”

      “姨妈,这人心长在肉里面,我们是看不到的呀,林芝芝她长的一副清纯无辜的惹人怜爱的模样,可是你是不知道,她骨子里有多无耻多下贱,不知道被多少的男人睡过。”宁青婉话音一落,叶美玲便无比愤恨地反驳,“航宇就是被鬼迷了心窍,所以即使将林芝芝捉——奸在床,他仍旧还喜欢着林芝芝,完全不顾我的反对,让家里所有的人把她当成不少奶奶伺候着。”

      宁青婉眉头一皱,放下手中的茶盏,深吁口气,“那后来呢?”

      “后来还能怎么样,后来林芝芝仍旧是狗改不了吃屎,一有机会就去外面偷腥,航宇好几次都收到过别人发给他的林芝芝的裸照,都是一丝不挂的那种,你说航宇做为一个男人,能忍受得了吗?”

      “所以,航宇就对林芝芝家暴,还自己也出去找女人?!”宁青婉反问。

      这几天,赵航宇和林芝芝的事情在整个京城里都沸腾了,她不可能不知道。

      叶美玲立刻摇头,无比愤怒地道,“姨妈,航宇是气不过,打了林芝芝,可是航宇没有出去找女人呀,报纸媒体上说的那个女人是林芝芝的小姨,亲小姨!是林家的人见林芝芝拴不知航宇的心了,又让林芝芝的小姨来勾引航宇。”

      说着,叶美玲的眼泪一下子就又滚了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姨妈,您知道的,航宇年轻,才25岁,还不懂事,根本就禁不住女人的诱惑,有时候再一心情不好,喝点酒,就更加容易被那些有心机的女人趁虚而入了,林芝芝的小姨,就是这样爬上航宇的床,怀上了航宇的孩子的。”

      “那林芝芝的小姨多大年纪了,竟然还来勾引航宇?”听到这些,宁青婉也渐渐开始变得不平静,气愤起来。

      “林芝芝的那个小姨,也就比林芝芝大了五六岁,二十七八的样子,只要稍微打扮一下,去勾引男人那完全不是问题。”

      宁青婉俯身抽了几张餐巾递到叶美玲的面前,皱着眉头又问她道,“林芝芝的那个小姨,果真怀了航宇的孩子?!”

      叶美玲接过餐巾,一边擦着眼泪鼻涕,一边点头道,“是怀了,航宇本来是坚决不要的,是我看到她怀的是个男孩,就想要留下来!”

      说着,叶美玲抽泣几声,又道,“姨妈,您知道的,我就生了航宇这么一个儿子,航宇他爸又突然走了,赵家人丁太单薄了,为了赵家,我怎么着也得把这个孩子给留下来呀。”

      “那后来呢?”

      “后来就是现在了,林芝芝不知道什么时候攀上了比航宇更有钱有本事的男人,竟然把航宇起诉到了法院,跟航宇离了婚,现在,她还因为出演了沈钰轩的公益短片,再借助和航宇离婚的炒作,成了人尽皆知的大明星了,过的不知道有多逍遥快活多得意,而我们航宇就被她气到吐血,躺在医院里,现在还昏迷不醒!外面那些不知道情况的人,还都骂我们航宇,同情支持林芝芝,那是因为他们都不知道真相,都被林芝芝的外表给蒙蔽了双眼。”一想到躺在医院里昏迷的儿子,叶美玲的眼泪,便又止不住的“哗哗”地往下流,一边哭一边拍着大腿控诉道,“我们航宇到底造了孽呀,竟然遇上了林家这些那么恬不知耻的人,还有林芝芝这样一个贱女人,我们航宇呀……”

      “好了,美玲!”看着叶美玲哭的那副惊天泣地无比悲愤的样子,心里也烦,有些不悦地看着她道,“我看你今天来看我,就是为了找我哭诉的吧!但你跟我说这么多,在我这里这么气愤又有什么用?我又管不了那个林芝芝。”

      “不,姨妈,您可以帮我的。”叶美玲激动的一把抓住宁青婉的手,满面是泪的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道,“您还不知道吧,因为航宇被气的吐了两次血,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再加上林芝芝故意想要借助我们航宇来炒作,提高自己的名气,现在搞的集团的股价大跌,集团里的股东都联合了起来,将我们航宇在集团里所有的职务都罢免了,只怕用不了多久,航宇他爸辛辛苦苦一手创立的公司,用不了多久就会改名换姓了。”

      宁青婉看着叶美玲的样子,实在是动容,毕竟,她的大姐也就留下叶美玲这一个女儿,而且,叶美玲和她这个小姨的感情向来就好,叶美玲和赵航宇孤儿寡母的,如今到了这个份上,她要是不帮,也说不过去。

      不由地深叹口气,宁青婉安抚地拍了拍叶美玲的手背道,“说吧,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看到宁青婉愿意帮自己,叶美玲立刻便抬手擦干脸上的泪,扬唇笑了起来,“姨妈,那个沈钰轩大导演不是丰泽的发小吗,他对您也那么尊敬,您和丰泽的话,他一定会听的!所以,您和丰泽能不能让沈钰轩在娱乐圈放出话去,让任何人都不要再找林芝芝拍电影电视,将林芝芝彻底封杀。”

      宁青婉皱眉,点头道,“娱乐圈本来就是个乌烟瘴气的地方,像林芝芝这样的女人这么有手段,就算钰轩肯帮忙说话,也未必就能封杀她,所以这一点,我只能是尽力,不能全答应你。”

      叶美玲赶紧笑着点头,“只要姨妈和丰泽肯帮忙,我和航宇就感激不尽了,到时候林芝芝名声臭了,我就不相信,她还能像现在这样嚣张,借污蔑我们航宇来上位。”

      宁青婉点点头,又道,“至于航宇公司的事情,这就要靠航宇自己争气了,我是什么也帮不了,至于丰泽愿不愿意出手,那就要看丰泽自己的意思了,他工作上的事情,我是从来不过问的,我也不会过问。”

      “姨妈,丰泽那么孝训,对您那么好,只要您开口,他一定不会不理的。”看着宁青婉,叶美玲又眼巴巴地哀求。

      宁青婉看她一眼,深叹口气,“好吧,我试试吧,但帮不帮,还得看他自己。”

      “嗯,好,我知道!”握着宁青婉的手,叶美玲是感激涕零,“谢谢姨妈,谢谢姨妈!”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