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47 如果不信,你就试试

    047 如果不信,你就试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自从林芝芝一夜爆红之后,电视台便趁热打铁,立刻将林芝芝和张凯霖之前录的真人秀节目《男神女神在一起》提前拿出来播,一时间,林芝芝的风头盖过所有的明星大腕,成为国内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新起之秀,国内的各大媒体争相排队想要采访她,各种大品牌的广告代言和电影电视剧的邀约,肖以笑更是接到手软。

      或许,是因为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所以,对于自己在短短几日内便迅速窜红,林芝芝显得格外淡然,在剧组里和大家拍戏的时候,大家甚至是都完全感觉不出来,林芝芝大火了之后,跟以前的那个林芝芝有什么不同。

      她仍旧努力,谦逊,有礼,上进,不管是戏里还是戏外,都不断追求更加完美的自己。

      林芝芝红了,而且是一下子红遍了大江南背,赵航宇因此在医院昏迷不醒,但是林家却因为她,摆脱了经济危机,甚至是开始源源不断的进钱,过上了比以前更滋润的日子。

      自从知道林芝芝出演了沈钰轩导演的公益短片的女主角,成为最受关注最火的新人明星之后,林家便开始四处宣扬,林芝芝是林家的女儿,以林芝芝的名义四处借贷,甚至是有不少人在知道了林芝芝是林家的女儿后,主动把钱送到林家来,借给林家,还表示一分钱利息不要,只要哪天能和林芝芝见上一面,一起吃顿饭聊聊天就好,更甚者,直接把钱送给林家,不用还,也都只为了能和林芝芝吃顿饭聊聊天,再做点其它有“意义的事情”。

      既然有人主动把钱送上门来,那刘素雅哪有不收的道理,自然都是来者不拒,有多少收多少。

      不过短短几天的功夫,原本在刘素雅心中就是个包袱甚至扫把星的林芝芝,一下子成为了她心中的宝,见人就说,林芝芝是她的女儿,是她多么多么辛苦带大的,还不停地夸林芝芝,说她从小就多么多么的漂亮能干,多么多么地招人喜欢疼爱,多么多么的懂事温柔。

      总之一句话,以前在她眼里一毛不值的林芝芝,现在她恨不得夸到天上去,甚至是比天上的仙女还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更过份的是,只要有人送钱来,不管对方提出什么要求来,哪怕是明确的暗示,要林芝芝陪-睡,刘素雅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承诺到时候一定会想办法,把林芝芝弄到他们的床上去,以至于连林东阳都看不下去了。

      “妈,你还真把姐当成妓-女了呀!只要有人给钱,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你都能把姐往他们的床上送,姐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女儿呀?”这天下午,刘素雅刚送走一个60多岁的两鬓全白了的遭老头子,林东阳便从楼上下来,没忍住质问刘素雅道。

      几天下来,他已经说了刘素雅好几次了,可是刘素雅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愈发的变本加利了。

      不管什么人,也不管钱多钱少,只要有人送来,她就照收。

      正乐呵呵看着手里支票的刘素雅听到声音,朝林东阳看了过去,嗔了他一眼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你姐不是我生的,难道还是路边捡的不成,谁舍得把你姐那么漂亮的女儿给扔了呀!”

      “那你还把姐……”林东阳看着刘素雅那一副卖女光荣的样子,真的被气到无话吐槽,只无力又无奈地深吸口气,警告刘素雅道,“妈,我告诉你,姐可不是妓-女,也不是没有脾气,你这样对姐,她要是知道了,非得跟你断绝母女关系不可。”

      林东阳可记得清楚,上次见林芝芝的时候,她说过的,如果林家的人再利用她,她就会跟林家的人断绝关系。

      以前的时候,林芝芝无依无靠,没钱没势,她说的话或许可以不用当真。

      但是现在,情况却是截然不同了。

      “切!”刘素雅不以为然地一声轻嗤,得意道,“什么断绝母女关系,难道她说她不是我生的,就不是我生的啦?她可是我十月辛苦怀胎生的,这个改变不了。”

      林东阳看着刘素雅,对于有她这样的一个母亲,也是相当无语了。

      “妈,现在爸的工厂已经度过危机了,家里也不缺钱了,你最好是别在利用姐的名声到处招摇了,别到时候姐真的翻脸不认人。”

      说完这话,林东阳也懒得再理会刘素雅,直接便拿了车钥匙,大步往外去了。

      “东阳,东阳,你去哪?”见林东阳又往外跑,刘素雅赶紧大步追出去。

      “你别管我,管好你自己。”

      ………………

      “宝贝,好消息!”

      晚上九点多,林芝芝刚拍完一场夜雨戏,整个人像只落汤鸡似的裹着件军大衣精疲力尽的回到酒店的时候,肖以笑拿着几叠剧本兴冲冲的钻进了她的房间来,对着她大叫。

      林芝芝软进沙发里,斜眼瞟她一下,理都懒得理她。

      她说的好消息,不过就是又替她接了几个大牌产品的代言,或者是拿了几个不错的剧本,又或者,是接了几个采访通告。

      这些对于林芝芝来说,已经完全算不上好消息了,当然,也不是坏消息,只能说是她现在日常工作中的一部分而已。

      倒是站在沙发后面的苏艾,一边拿着电吹风给林芝芝吹着头发,一边看向肖以笑,咧着嘴问她,“什么好消息呀?”

      肖以笑看一眼苏艾,嘚瑟的一挑眉,来到林芝芝的身边一屁股坐了下去,搂住她笑嘻嘻地道,“宝贝,不想知道是什么好消息吗?”

      林芝芝皮笑肉不笑地冲她咧开嘴“呵呵”一下,强装道,“想知道呀!好想知道,赶紧说吧!”

      “……”肖以笑差点冲她翻个白眼,“不想知道那就算了。”

      林芝芝看着她那受伤的小模样,不禁一笑,头歪过去靠在她的肩膀上,然后哄着她道,“好啦,说吧,我想知道。”

      她们的后面,苏艾见林芝芝的头发也吹的差不多干了,便听了下来,等着肖以笑开口。

      肖以笑看一眼林芝芝,今天晚上的这场戏,她在暴雨里一边疯跑一边歇斯底里的大喊,连续拍了五六遍,直到所有人都满意了,她才没有再重拍,确实是挺累的。

      “听好了,导演组决定,下一个片场,我们直接转战京城。“

      林芝芝眉心一蹙,忽然一下就来了精神,坐直子身子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肖以笑问道,“什么意思?不是早就已经定了,下一个大片场是惠南市吗?”

      唐暖暖高中毕业,因为父亲的工作调动,跟随父母迁居惠南市,然后,在惠南市又遇到了分别多年的男主角。

      “确实早就定了!”肖以笑点头,又话峰一转道,“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了,你离一线大腕也就一步之遥了,所以导演组和制片人一致决定,把下一个大片场转移到京城去。”

      “真的!”一想到很快就到陆丰泽了,林芝芝心里便抑制不住地欣喜,“其他演员都没有意见吗?”

      肖以笑一笑,拍拍她的肩膀道,“宝贝,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导演组自然会搞定,你只要负责好好拍戏就行了。”

      “哇!如果接下来的戏都能回京城拍,那就太好了。”后面,苏艾也不禁拍手叫好。

      “喏,宝贝,这里有三个电影剧本,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林芝芝抿起唇角,眉心微蹙着看了苏艾一眼,正当她犹豫着想要说什么的时候,肖以笑将手上的几叠剧本送到了她的面前。

      林芝芝低头看了一眼,点头道,“嗯,放那吧,我呆会儿看。”

      肖以笑咧嘴一笑,将手里的剧本递给了身后的苏艾。

      苏艾接过,将那些剧本帮林芝芝放到书桌上去。

      “对了,宝贝,还有件事,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正起身准备去洗澡的林芝芝听到肖以笑那忽然就带了一丝凝重的声音,不由又坐了回去,侧头看向她,“什么事?”

      原本还嬉皮笑脸的肖以笑看着林芝芝,皱了皱眉头,思忖一下才有些艰难地开口道,“你应该这段时间都没有跟你家里的人联系过吧,自从你爆红了之后,你的父母……”

      说着,肖以笑顿了顿,迟疑一下,又道,“呃特别是你的母亲,利用你在外面敛了不少的财,我可是听说,在你母亲那儿,你陪聊陪吃陪喝还有陪……睡的排期,已经排到了几个月之后了。”

      看着肖以笑,她那副从未有过的难以启齿的模样,实在是像一个一个狠狠的巴掌,结结实实地拍在了她的脸上。

      她知道她的父母从来不将她当成亲生女儿来看待,却不曾想,她的父母,甚至是不将她当成人来看待。

      在她的父母眼里和心里,她或许就是一辆公共汽车,只要投了币,谁都可以上。

      多么悲哀呀!可是,从一出生开始,她就从来没有选择父母的权力。

      不远处,苏艾听着肖以笑的话,都不由的吃惊地瞪大了双眼,轻出了声惊讶的“啊”的声音来。

      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父母,太不可思议了吧?

      林芝芝眉心紧蹙一下,低下头去,沉默着不知道该如何来应对肖以笑的话。

      “这些事情,媒体不知道吧?”沉默片刻之后,林芝芝开口。

      “放心,媒体不可能知道,知道了也不可能曝出来。”

      林芝芝低着头,眉心再次一蹙。

      既然肖以笑都知道了,如果媒体还不知道,或者说知道了不可能曝出来,那就只有一个原因。

      是陆丰泽赌住了所有媒体记者的口!

      “好,我知道了。”

      肖以笑点头,拍了拍林芝芝的肩膀道,“这是你的家事,不管是陆总还是我们,都不方便插手,你懂的。”

      林芝芝抬头,看向肖以笑由衷地感激一笑,“我知道,谢谢你,笑笑。”

      “别谢我呀,你知道该谢谁的。”肖以笑咧嘴一笑,“好了,你洗澡好好休息吧,我和小艾先走了,有事叫我们。”

      “嗯。”

      ………………

      蜷缩在沙发里,望着窗外漆黑一片的夜,明净的落地窗玻璃像镜子,照映着房间的一切,也包括林芝芝,特别是她那双恍惚空洞的眼,照映在玻璃上,黯淡无光,不算大的房间里,死寂的仿佛世界都一片荒凉。

      林芝芝不是在为自己悲哀,只是一想到自己和陆丰法之间无法丈量的差距,便格外格外的悲哀。

      陆丰泽不仅是那么出色的男人,他更有那么优秀的父母,还有钟鸣鼎食的家世,关于他的一切,都让人垂涎。

      而她,这一辈子,或许都不可能光明正大的跟陆丰泽在一起,哪怕只是做他的情人,都只能偷偷摸摸。

      侧头看着手边的酒店客房座机电话,林芝芝拿起话筒,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喂,这里是林家,请问哪位?”

      林芝芝听着电话里传来的熟悉的林家保姆的声音,轻吁口气,淡淡地道,“我是林芝芝,叫我妈接电话。”

      “哎呀,是小姐呀,你等等,我马上去叫太太。”电话那头的保姆听到是林芝芝,立刻便高兴的在命,赶紧便大叫刘素雅,说林芝芝打电话回来了。

      原本躺在沙发上敷面膜看电视剧的刘素雅听到,立刻便从沙发上翻了起来,一把揭掉脸上的面膜,无比惊喜又不敢置信地问保姆道,“你说什么,你说芝芝打电话回来了?”

      “是呀,太太,是小姐打电话回来了,让你去接。”

      得到确认,刘素雅像是要去接待皇后般,半秒都不迟疑耽搁,“嗖”的一下便从沙发里站了起来,箭步冲过去,一把夺过保姆手里的话筒,放到耳边,笑的眼睛都迷成了一条缝地道,“哎呦,芝芝,我的宝贝女儿,你终于知道打电话回来了呀,你知不知道,妈妈和你爸,还有你弟弟有多想你呀!”

      林芝芝听着刘素雅那对自己从未有过的慈爱又关切的声音,不禁好笑。

      所以,她真的一声冷冷的嗤笑,凉凉的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道,“妈,我知道,爸的工厂已经度过了经济危机,不会再有倒闭的危险,但我也希望,你们还能有一点点为人父母的良知,能适渴而止。”

      “芝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可是妈辛辛苦苦十月……”

      “够了!”刘素雅的话还没有说完,林芝芝便直接一声怒吼,打断她,“妈,我到现在之所以还叫你一声‘妈’,就是因为你生了我,养了我!但是如果你们再做损坏我的利益、践踏我的名声的事情,就别怪我绝情绝义。“

      “芝芝,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们,我们可是……”

      “没有可是。”林芝芝再次打断刘素雅,“如果你不信,你就试试,我到底可以做的有多绝。”

      话落,林芝芝“啪”的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连0.1秒多余的时间,都不愿意给刘素雅。

      如果她的家人在赵航宇的事情之后,懂得尊重她爱护她,她必定感激不尽,会倾尽全力对他们好。

      可是,有人要是再把她当成软柿子,随意揉扁搓圆,不把她好好当人看,她绝对不干!

      ………………

      京城某高级私家医院的Vip病房里,刘汐颜坐在病床前,一瞬不瞬地看着病床上一动不动的赵航宇,那张化了精致妆容的面庞上,却不见一丝的伤心难过。

      她原本以为,赵航宇跟林芝芝离了婚之后,不仅她生的孩子不用再认林芝芝当妈,赵航宇更不会再满心思的都只想着林芝芝,派人到处找她。

      她还以为,只要她乖乖的好好表现,再为赵家生下孙子,赵家少奶奶的位置,就肯定是她的了。

      可是,她万万也想不到,赵航宇能为了一个林芝芝,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更加想不到,林芝芝会走这样的狗屎运,竟然会遇到比赵航宇更有钱有势的男人,而且现在还变成了新人气女王,电视网络,杂志报刊,几乎所有她能接触到的媒体,每天都在报导林芝芝。

      现在,赵航宇讨厌死了她,因为她出庭作证的事情,更是恨透了她,如果不是因为她肚子里还怀着赵家的孙子,叶美玲极力的要保住这个孩子,只怕,她早就被赵航宇扫出赵家的大门了。

      更可恶的是,现在叶美玲也越来越不待见她了,还限制她的自由,只要没有叶美玲的允许,她除了呆在赵家的宅子里,哪儿也去不了。

      就像今天来医院看赵航宇,都是她求了叶美玲好久,叶美玲才答应的。

      低头看看自己那微隆起的小腹,刘汐颜明白,只怕到时候她肚子里的孩子一生下来,赵航宇和叶美玲就会将她扫地出门吧。

      真要到了那时候,她就真的一无所有了,可能连林家都回不去了。

      但如果赵航宇死了……又或者疯了……那她生下孩子后,是不是就不会再被赶出赵家了?!

      想到这,刘汐颜自己都禁不住浑身一个冷战。

      “你为什么在这里?”

      倏尔,一道无比冷冽的声音在刘汐颜的身边响起,她蓦地抬头一看,便看到赵航宇睁大了一双因为消瘦而变得深邃的眼睛瞪着她,那眼里的冷戾,让她浑身再次一颤,一时吓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结结巴巴地道,“我……我……我来看看你。”

      “滚!我不需要你来看。”

      “航宇,我……”

      “啊!”

      正当刘汐颜想破脑袋才挤出几个字来想要安抚赵航宇的时候,赵航宇却忽然已经从病床上坐了起来,然后俯身过来,猛地推向她。

      猝不及防,刘汐颜往后踉跄几步,然后跌进身后的沙发里。

      “滚!再让我看到你,你肚子里的东西就别想再生下来。”

      “少爷,您醒啦!”外面的管家听到声音,立刻便冲了进来,看到醒过来已然坐在病床上的赵航宇,高兴地大叫一声,又道,“少爷,您别乱动,我这就去叫医生。“

      说着,管家又转头大步出去,去叫医生。

      “航宇,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跌进沙发里,刘汐颜紧紧地护着自己微隆起的肚子,看着赵航宇,无比委屈地问他。

      赵航宇如霜染的凌厉目光,扫向她,明明那么虚弱,可是,出口的声音却是无比森冷有力地道,“刘汐颜,你是没有做错什么,错就错在,你是林芝芝的小姨。”

      “航宇,可是我很爱你呀,我真的……”

      “滚!”赵航宇再次一声怒吼,“别再让我说第四遍。”

      刘汐颜看着他,害怕的再次浑身一抖,再不敢在多停留,因为她是真的怕,怕她再呆下去,赵航宇会让人抓着她去做流产。

      所以,护着肚子,她赶紧从沙发里站了起来,一边看着赵航宇,一边瑟瑟发抖地往外走去。

      “刘汐颜,别再让我看到你。”

      就在刘汐颜走出去的时候,赵航宇又咬牙送她一句。

      刘汐颜站在门口的位置,脚步停下,微微回头,往病房里面瞟了最后一眼。

      刚才在大脑里涌起的念头,忽然在她的心里便愈发地强烈起来。

      如果她以后想要和孩子一起在赵家呆下去,那就必须得做点什么了。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