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50 她是我妹妹

    050 她是我妹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林芝芝吃到一半的时候,去了一趟洗手间,当她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一抬眸,便看到了个一头长发如黑色绸缎般柔顺的正朝洗手间欢快地走过来的女人。

      女人里面穿着白色的t恤,外面是一件粉色连帽子的运动衫外套,下面,穿的是一条浅色的牛仔裤,脚上,是一双阿迪达斯斯密斯系列的白色运动鞋。

      那女孩脸蛋儿白皙干净,眼神透亮,满满的自信与欢快,洋溢在脸上,仿佛都要朝林芝芝飞扑过来。

      这样的女孩,年轻,漂亮,有活力,满满的自信仿佛就是一个天之骄女。

      抬眸看到女孩的刹那,便强烈地刺痛了林芝芝的眼球,因为只消一眼,她便认出来了,面前正朝她走过来的女孩,就是昨晚在机场里,那个飞奔着扑进陆丰泽怀里的女孩。

      虽然论身形,论外貌,自己哪一点都不输给眼前的女孩,可是,林芝芝却是一瞬不瞬地看着女孩,整个人怔在了那儿,心底的冲击一波接着一波,猝不及防,来的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即使站在洗手间门口处的林芝芝是带着一副大大的黑超,可是,走近了,白佳瑶却还是注意到,她是在打量自己。

      有些困惑地看了林芝芝一眼,见好仍旧站在那儿不动,也没有要跟自己说话的意思,白佳瑶也没有再多想,直接大步就要越过她,往洗手间里去。

      “你的鞋带松了。”

      就在白佳瑶来到林芝芝而且,要越过她的时候,林芝芝却忽然开了口。

      白佳瑶停下来一愣,反应过来后低头一看,果然,她的一只鞋带不知道什么时候松了。

      “谢谢!”

      扬唇感激一笑,白佳瑶蹲下身去,去系鞋带。

      也就在她蹲下身去的时候,林芝芝的身后,从洗手间里大步走出来一个目测身高155厘米以下,可以体重却超过200斤的魁梧女人。

      魁梧女人低头玩着手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洗手间门口的位置,挡着两个女人,一前一后,一站一蹲。

      所以,当她一步跨出洗手间门口的时候,魁梧的身体立刻便撞向了背对着她的林芝芝……

      “啊!”

      被人从后面重重一撞,林芝芝一声惊呼,再加上她脚上穿的是七八厘米的高跟鞋,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立即便往倾去……

      正蹲在林芝芝的面前系鞋带的白佳瑶听到惊呼声,蓦地抬头往头顶看去,当看到朝自己压下来的林芝芝的时候,出于本能,她下意识地便要站起来,往后退……

      “啊!”

      只是,当她还没有完全站起来,才站到一半的时候,脚下一滑,整个人不可遏制地往后倒去。

      也就在白佳瑶往后摔倒的时候,魁梧女人反应过来,伸手一把抓住了林芝芝在半空中挥舞的手,牢牢将她抓住,稳住了她的身形。

      “砰!”

      紧接着“咔嚓”一声脆响,是花瓶被砸碎的声音。

      “啊!”

      白佳瑶往后摔倒在地,手掌撑在了砸碎的花瓶碎片上,鲜血,瞬间溢了出来。

      “怎么啦?”

      就在不远处包厢里的肖以笑他们听到声音,都冲了出来,看到好好的站在那儿什么事也没有的林芝芝,肖以笑松了口气,又看看倒在地上,左手掌心鲜血直流的白佳瑶,一脸困惑地问道。

      “陆总。”

      林芝芝看着倒在地上,掌心鲜血直冒,表情痛苦的白佳瑶,更是一下子便愣住了,待她反应过来想要上前去查看白佳瑶的伤口的时候,不远处,响起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来。

      呼吸倏尔一滞,下一瞬,林芝芝抬起头来,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眼,便看到了朝她和白佳瑶大步而来的那个让他时时刻刻只要一想到,便能心跳呼吸都乱了的男人。

      “瑶瑶。”

      只是,男人却并没有理会她,甚至是都没有正眼瞧她一下,他所有的视线,只是落在摔倒在地上的白佳瑶的身上,大步来到了白佳瑶的面前,蹲了下去。

      “丰泽哥,……”听到声音,白佳瑶右手紧握着自己的左手,抬起头看向陆丰泽,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

      陆丰泽看一眼白佳瑶那被瓷片深深扎了进去,血流不止的左手掌心,二话不说,一双长臂伸过去,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尔后转身,谁也不多看一眼,迈开长腿便箭步离开。

      “陆……”

      肖以笑反应过来,想要开口叫他,可是,才开口,后面的话,在看到愣在那儿一动不动的林芝芝后,便全部卡在喉咙里,然后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所有的人,都看看林芝芝,又看看抱着白佳瑶,已然箭步消失在走廊里的陆丰泽,一头的雾水。

      “芝芝,……”

      “走吧,回包厢里继续吃饭吧。”

      肖以笑想要安抚她的声音才出口,林芝芝便直接打断她,然后率先抬腿,往他们的包厢走去。

      大大的黑超遮住了她的半张小脸,更遮住了她的一双眼,让人完全看不到她此时此刻的情绪,更加不明白,她此时此刻的所思所想,只看到,她努力挺直了脊背,可是却还是抑制不住地双肩隐隐颤抖。

      肖以笑看着她的背影,猛地一拍脑门想起来,陆丰泽抱走的白佳瑶,就是昨晚她们在机场看到的那个女人。

      靠!真tm好一出狗血连续剧。

      ………………

      医院里,陆丰泽双手兜在裤子口袋里,面无表情地站在急诊室外,一动不动,让人完全琢磨不透他此刻的情绪。

      成城站在一旁,看着陆丰泽的西装外套上被染红的大片血色,更是一个字也不敢说。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急诊室的大门,终于被从里面拉开,有两位医生走了出来。

      为首的医生看到站在门外的陆丰泽,立刻便摘下口罩,走过去,冲着陆丰泽微微点头,主动道,“幸亏陆总把人送来的及时,如果再晚一点,只怕病人的左手就会落下残疾了。”

      陆丰泽终于松了口气,淡淡颔首道,“辛苦了。”

      “哪里,应该的。”医生恭敬地笑着,又道,“病人打了麻药,估计还得要半个小时的样子才能醒过来,我会先让人将病人送到Vip病房去。”

      “好。”

      ………………

      “丰泽,瑶瑶怎么样了?”

      白佳瑶才被送进Vip病房,宁青婉便匆匆赶到了,看到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昏迷不醒的白佳瑶,立刻便着急地问道。

      “妈,瑶瑶左手被瓷片割伤,现在伤口已经处理好,没什么大事了,你放心吧。”陆丰泽站在病房前,淡淡地跟宁青婉解释。

      宁青婉听到陆丰泽这么说,自然是松了口气,可是一扭头看到陆丰泽西装外套上的大片血迹,一颗心一下又提到了嗓子眼。

      “这是谁的血?”宁青婉去陆丰泽身上的情况,“是你的还是瑶瑶的?”

      “妈,我什么事情也没有,瑶瑶也已经没事了,你放心吧!”陆丰泽双手握住宁青婉的肩膀,看着满脸担忧的她,又道,“瑶瑶等下就会醒过来了。”

      “你们就出去转转吃个饭,瑶瑶怎么就受伤了,现在还躺在医院昏迷不醒?”宁青婉抬头看着陆丰泽,即使陆丰泽已经再次强调白佳瑶没事了,可是她又怎么可能真的完全放心。

      “只是个意外。”

      宁青婉看着陆丰泽,还想开口问什么,却又听到他道,“妈,我还有事要处理,先走了,等下瑶瑶醒了,你告诉她,我明天再来看她。”

      话音落下,陆丰泽也不等宁青婉答应,松开她的肩膀,抬腿便大步往病房外走去。

      宁青婉看一眼步伐匆匆的陆丰泽,终是没有开口叫住他,而是在病床边坐下,心疼地去查看白佳瑶裹的跟个熊掌一样的左手手掌,心疼地长长叹息一声。

      ………………

      当陆丰泽回到君悦华庭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偌大的公寓里,没有一个地方的灯是亮着的,只有从落地窗外洒落进来的零零散散的光线,整个公寓,更是安静的诡异。

      但是他知道,林芝芝在。

      走出电梯,就着落地窗外洒落进来的光线,陆丰泽没有一丝的犹疑,直接便大步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卧室里,同样没有开灯,但是,当他来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几乎是一眼,便捕捉到了蜷缩在落地窗前的那抹娇柔的身影。

      浅浅银白的月光,洒在那道娇柔的身躯上,泛起点点的如霜染了般的寒光,与窗外远处的华灯璀璨,那么的格格不入。

      大步过去,来到落地窗前,陆丰泽俯身下去,伸出双臂直接穿过林芝芝的后背和膝窝,将屈着双膝,抱紧双腿,埋头在自己膝盖里的小女人一下子便打横抱了起来。

      “她怎么样了?你不用陪着她吗?”

      在自己被抱起来的那一瞬,林芝芝便本能地伸出双手,圈住了陆丰泽的脖子,亦抱紧了他,全身的惶恐与不安,还有难过,在鼻尖开始充斥着只属于他的独特气息的时候,便彻底得到了安抚。

      其实,从电梯门打开,陆丰泽从电梯里迈出来的那一瞬,她就知道,是他回来了。

      原本,她以为,他回来是要向她“兴师问罪”,她甚至是都已经想好了要怎样回答他了。

      可是,他并没有。

      他用再简单不过的行动,让她浑身所有的戒备,都全部卸下,变得满心感激与欢喜。

      陆丰泽没有看怀里望着自己的小女人,只抱着她,大步往床边走,低低沉沉又醇厚的嗓音不带任何一丝情绪地问她道,“怎么?你不想我回来?”

      ——回来。

      再简单不过的两个字,却像是一剂强有力的安抚剂,让林芝芝刹那羞愧的无地自容。

      在她的胡思乱想里,她总是把陆丰泽从自己的身边推的远远的。

      她事实上,他每一次,都在向她靠近。

      “没有。”虽然心里已经感动的一塌糊涂,可是,话出来的话,却完全不受林芝芝的控制,莫名地便又冒出一句道,“这是你的地方,你来或者走,都由不得我做主。”

      陆丰泽垂眸,睨着怀里的林芝芝。

      黑暗中,他那双深邃的黑眸闪烁如星辰,灼灼发亮。

      俯身,将林芝芝放到大床上,尔后,他也跟着坐了下来,伸手捧起她的小脸,让她抬起头来,哪怕黑暗中,也让她看着他。

      明明房间里没有亮灯,可是,在林芝芝抬起头来的刹那,他们却分明看清楚了彼此的神色。

      “跟我赌气?”

      定定地看着林芝芝,陆丰泽肯定的语气问她。

      “没有。”

      林芝芝亦一瞬不瞬地看着他,极力控制着内心的波动,回答的好像跟真的一样。

      “那是什么?”

      林芝芝眉心一蹙,答非所问道,“你那么在乎那个女孩,我害得她受伤流那么多的血,你不生我的气吗?难道就不想问我些什么吗?”

      陆丰泽仍旧捧着她的脸,情绪难明地又问她道,“那你想说什么?”

      林芝芝看着他,明明他的话那么温柔,一点儿生气的意思都没有,可是,她却莫名其妙的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委屈的只想哭。

      所以,在眼泪涌起来的前一秒,她赶紧低下头去,再不和陆丰泽对视。

      陆丰泽看着她,微不可闻地叹气一声,尔后,低头下去,再温柔不过的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她叫白佳瑶,是我母亲第二任丈夫和前妻的孩子,也就是我异父异母的妹妹,这么多年来,我母亲一直视她为己出,和她的感情,胜过任何一对母女。”轻轻的一吻之后,陆丰泽看着林芝芝,淡淡地解释。

      他能想像得到,如果今晚,因为林芝芝,白佳瑶的左手留下残疾,那么他的母亲宁青婉将会多么的憎恶林芝芝。

      所以,他半秒都不敢耽搁,以最快的速度,送白佳瑶去医院。

      林芝芝眉心一颤,蓦地抬起头来的,再次看向近在咫尺的男人。

      她没有想到,他会跟她解释;更加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她以为是陆丰泽另外一个比她要重要的多的“相好”的女人,竟然会是他异父异母的妹妹。

      “她是你妹妹?”

      不是不相信陆丰泽的话,她只是不相信,白佳瑶会是陆丰泽的妹妹,所以,她再次确认。

      陆丰泽看着她,那样温柔地点点头,“对,妹妹,她从小就叫我哥哥。”

      林芝芝愣愣地看着他,各种各样无比复杂的情绪,就像一波紧接着一波的巨浪,不断地袭击着她。

      她既然什么也不问,便只知道妄自臆想猜测。

      明明陆丰泽是那么出色那么好的一个男人,却总是被她往坏里想。

      她真的……配不上他,哪怕只是做他的情人,她都差了十万八千里。

      “对不起!我……”这一刻,林芝芝真真正正的,羞愧到无地自容。

      看着已然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再次低下头去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的林芝芝,陆丰泽却是好心情地勾唇一笑,额头抵上她的,低低哑哑的嗓音如暗夜的幽兰般,缓缓地散发出魅惑人心的力量道,“下次有什么话,别憋在心里,说出来,知道么?嗯——”

      林芝芝点头,重重地点头,答应一个“嗯”字,心里的感激与温暖,无以复加。

      “那……”她抬起头来,“你妹妹她怎么样了?她的手有事吗?”

      “没事。”话音未落,陆丰泽的唇落下,含住了林芝芝的,低低缓缓的模糊道,“他会好起来的……”

      黑暗中,林芝芝看着他那专注又深情的放大的绝俊面庞,一边承受着他的吻,渐渐回应他,一边伸手,想要去开灯。

      以前跟陆丰泽做的时候,都是灯光大亮的,她习惯了,更重要的是,她可以清楚的看到,在跟她做的时候,不止是陆丰泽的身体是属于她的,他的心,他的整个人,也都是属于她的。

      那种感觉,那种被陆丰泽全身心的要着的感觉,才能让林芝芝更真切地感觉到,一切都不是梦境,是现实。

      只不过,当她的手就要碰到床头柜的台灯的开头时,却被陆丰泽温暖的大掌一把给扣住了。

      “别开灯,就这样。”

      她若是看到他衣服上染满的属于白佳瑶的鲜血,又哪里还有跟他做下去的兴致。

      林芝芝微怔一下,然后闭上双眼,五指插-入陆丰泽的指缝间,与他十指纠缠着,热情地回应他……

      在陆丰泽将唇舌和她的分享,大掌从她的衣摆下面滑进去,湿热的唇瓣,沿着她的脖颈,寸寸往下的时候,林芝芝忽然猛地用力,将她上方的陆丰泽推翻在床,然后,动作敏捷地骑到了他的身上。

      陆丰泽格外顺从地配合着她,在她跨坐到自己小腹上的那一瞬,便勾起唇角,笑了。

      “学会主动了?嗯——”

      林芝芝看着身下笑的邪肆的男人,咬着唇角心一横,俯身便低头下去,堵住了他的唇,学着他的样子,吮着他的唇瓣,勾起他的舌尖,缠吻着他,一只柔肉无骨的微凉小手,从他的裤头位置,滑了进去,一把将他握住。

      这一次,换她来……

      ……

      作者有话说:

      各位美人们,今天下午筱筱飞去杭州出差,下个星期二才能回来,出差的这几天,更新的字数可能会有点少,但是筱筱会努力的~么么哒~谢谢美人们的不离不弃~爱你们~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