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55 半夜三更不睡觉

    055 半夜三更不睡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一墙之隔的病房里,白佳瑶正在吃着宁青婉亲手做的美食。

      一边心满意足地吃着,她一边纠结,到底要不要把林芝芝就住在她隔壁病房的事实告诉宁青婉,又或者,把陆丰泽今天下午来看了林芝芝,并且在她的病房里呆了半个小时的事情,也一并告诉她。

      下午的时候,知道陆丰泽去了林芝芝的病房后,白佳瑶就一直坐在窗边,因为她的窗户的正下方,正好是这栋住院大楼的出入口。

      她一直扒在窗边守着,结果半年小时后,才看到陆丰泽走了出去,上车离开。

      陆丰泽竟然能在林芝芝的病房里呆半个小时,如果不是关系不一般,以陆丰泽的性格,是定然不可能的吧!

      所以,一开始的猜测,已经变成了事实,林芝芝能这么快上位,一下子闻名国内,只不过就是背后有陆丰泽这个大财主全力的支撑和炒作而已。

      只是,她不明白,陆丰泽这样帮林芝芝的目的是什么?

      是因为想把林芝芝包装成一线大腕,拿她来赚钱?毕竟艺人经济,现在在哪个国家都是赚钱最快的方式之一。

      又或者,陆丰泽喜欢上了林芝芝?!

      不,不可能的。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白佳瑶便立刻在心里否定。

      再怎么说,林芝芝也曾经是陆丰泽表外甥的妻子,陆丰泽不可能这么“饥不择食”吧?更何况,陆丰泽这么优秀的男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怎么啦?不合味口?”

      坐在白佳瑶对面一直在帮她不停夹菜的宁青婉看到她含着口菜,蹙着眉心思忖的样子,立刻便关切地问道。

      白佳瑶回过神来,一边把嘴里的菜咽下去,一边笑着摇了摇头,“不是,阿姨做的菜一直都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

      宁青婉无比慈爱又宠溺地嗔白佳瑶一眼,又夹了块红烧豆腐放到她的碗里,“那你是怎么啦?满脸心事的样子。”

      白佳瑶灿然一笑,“阿姨,您觉得,林芝芝这个人怎么样?”

      一提到林芝芝,宁青婉便是脸色一沉道,“怎么好好的,问起她来了?”

      白佳瑶又是一笑,“就是今天无聊,在网上随便看了看她演的公益短片,还有关于她的报导,我觉得她的演技挺好的,而且媒体对她的评价,也都是比较正面的。”

      听着白佳瑶的话,宁青婉不由的一声轻嗤道,“不管她是不是演技好,也不管那些媒体怎么吹虚她的为人,给她炸做宣传,都不关我们的事,就算她再火再红,也只是一个出来卖,博人笑的,和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你不需要关注这样的人,知道吗?”

      白佳瑶眉头一蹙,“阿姨,你就这么不喜欢演艺圈的人吗?”

      宁青婉无奈摇头,放下手中的筷子道,“瑶瑶,很多时候,不是阿姨不愿意去接受,是要看这件事或者这个人值不值得去接受!这个世界,每个人的生活态度和三观都是不同的,我们不能强求或者改变别人,但是我们可以坚持做我们自己。”

      白佳瑶听着,点点头,没说话,再次陷入了沉思。”叩叩“”叩叩“

      正好这时,门口传来叩门的声音,宁青婉背对着门,只以为是医生护士,看也不看便立刻道,“进来吧。”

      门外的林芝芝得到允许,轻轻地推门而入,当抬眸看到里面还坐着宁青婉的时候,不禁微微愣了一下,随即便扬起唇角礼貌而得体地打招呼道,”宁教授,白小姐,你们好!“

      宁青婉听到声音,立刻便扭过头来,看到门口门着的林芝芝,眉头皱了一下,在认出她来后,当即便又沉了脸色,不悦道,”你怎么在这里?“

      “你好!“倒是白佳瑶,冲着林芝芝礼貌一笑,然后赶紧向宁青婉解释道,”阿姨,她受伤了,就住在我隔壁的病房,是我邀请她有空过来坐坐的。“

      宁青婉看了一眼白佳瑶,尔后,脸色更加不悦地又看向林芝芝,直接冷冷地道,”这儿已经不欢迎你了,赶紧出去吧。“

      林芝芝眉心微蹙一下,怎么也没有料到,宁青婉竟然会对自己这么反感,反感到甚至是厌恶。

      “对不起,打扰了。“对着宁青婉说完这一句,林芝芝又看向白佳瑶,不卑不亢地道,”如果白小姐愿意,我那儿随时欢迎你。“

      白佳瑶扬唇一笑,点了点头,然后,目送林芝芝离开。

      “不许跟她往来,听到没有?“

      白佳瑶抿唇,“既然阿姨不喜欢,那我知道怎么做了。“

      陆丰泽和林芝芝之间的事情,她还是不要告诉宁青婉了,免得他们母子之间闹的不愉快。

      见到白佳瑶的乖巧董事,宁青婉宽慰地笑了,”你和丰泽一样,都是让我放心的好孩子,有你们两个在我身边,以后再给我生一个孙子,一个孙女,我就彻底满足了。“

      “阿姨,我是真的很想改口,名正言顺地叫你‘妈妈’,可是“白佳瑶迟疑一下,又道,”丰泽哥要是不喜欢我,不肯和我结婚怎么办?“”不会。“宁青婉伸手过去,轻抚白佳瑶的长发,安抚她道,”你是这么优秀又这么漂亮的女孩儿,没有人比你更适合做丰泽的太太。“”那这件事情,你先不要跟丰泽哥说,等我在他的身边工作了,和让他开始喜欢上我了,我也能够在事业上帮助他后,你再跟他提。“

      宁青婉点头,笑了,”好,阿姨听你的。“

      ………………

      “怎么就回来了?”

      正坐在沙发里玩手机的肖以笑看到才出去不过两钟就又回来了的林芝芝,不禁好奇地问道。

      林芝芝将眼里的那抹黯然掩藏住,笑笑道,“那边在吃饭,我过去的不是时候。”

      “哦。”肖以笑点头,也不多想,然后拿着手机递到林芝芝的面前,指着上面的一条评论道,“这个叫周玥雯的是谁呀,怎么会和你的合照?”

      林芝芝低头一看,正是周玥雯在她刚才发的微博下面留的一条评论,评论写道【芝芝,期待与你的合作,就像我们以前一样】,评论下面,还附了一张大学时候,她们俩个人的一张合照。

      “我的好朋友,大学的同学兼室友。”

      “也在这个圈子里?!”肖以笑皱眉问道。

      “嗯。”

      肖以笑再看看那张照片,嘴角一抽道,“这粉蹭的也太不厚道了。”

      明显的,那张照片上,林芝芝被拍的很一般,周玥雯却被拍的很漂亮,妖娆多姿的,这不明摆着用林芝芝来衬高自己吗?

      林芝芝笑笑,虽然也看出来了,但却是完全无所谓的表情。

      见林芝芝不说话,肖以笑又问道,“她写期待跟你合作是几个意思?合作什么?”

      林芝芝在沙发上坐下,将去《帝都赋》剧组试镜里遇到周玥雯的事情跟肖以笑大概说了一遍。

      肖以笑听完,脸色一垮,“所以,你就答应帮她拿到女二的角色啦?”

      林芝芝点头,“这不是还要靠你帮忙吗?”

      “你确定要她出演《帝都赋》的女二?”

      “她也不容易,我身为好朋友,帮她一把不是很应该吗?”林芝芝反问。

      肖以笑不爽了,“但她一看就是个心机婊呀!”

      “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想要在这个圈子里好好混下去,谁还不有点心机呀!”林芝芝一笑,去捧起肖以笑的脸,看着她认真道,“就帮这一次,算是我尽一个好朋友该尽的情份,毕竟读书的时候,她对我真的不错,以后就看她自己了。”

      既然林芝芝都这么说了,肖以笑还能怎么样,只能点头妥协道,“好,那就一次。”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天睡了两个小时的原因,又或许,是在陌生的医院里,身边没有任何熟悉的人,这天晚上,林芝芝躺在病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既然睡不着,她干脆爬了起来,来到窗边拉开窗帘,蜷缩进窗前的沙发里。

      望着窗外黑幕下那轮皎洁的明月,她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她出现在白佳瑶病房门口,宁青婉见到她时那张毫不掩饰的带着厌恶的脸。

      她第一次以赵航宇的妻子见到宁青婉的时候,她对她还和颜悦色,目光里充满一个长辈的慈爱,现在再见,却是截然相反。

      如果宁青婉于她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她根本不用在意,可是,宁青婉是陆丰泽的母亲。

      她真的害怕,如果哪天让宁青婉知道了她竟然和陆丰泽在一起,那会怎么样?

      不用想,宁青婉定然反对,会以母亲的身份,让陆丰泽离开她。

      那陆丰泽会怎么想怎么选呢?毕竟,他是那么孝训的人,如果违背他母亲的意愿,他心里也会很不好过吧。

      拿过手机,思忖再三,林芝芝还是给陆丰泽发了一条信息,问道【睡了吗?】

      【怎么,深更半夜了不睡觉,还在想我】

      看着陆丰泽那么迅速回过来的信息,林芝芝扬唇便笑了,整个晚上堵在心里的阴霾仿佛在这一刹那都消散了般。

      手指落下,林芝芝再也不娇情地将自己的眷恋之情表达出来,写道【嗯,我想你!你在哪,我现在可以去找你吗?】

      信息发送出去,她屏息凝神,盯着手机,等待着陆丰泽的回复。

      只是,这次,陆丰泽像是睡着了般,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直到二十分钟都过去了,他都没有再回复。

      看看时间,都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或许,他真的睡着了吧。

      深吁口气,正当林芝芝要将手机放下的时候,手机却又忽然在手心里震动一下,亮了起来。

      赶紧低头一看,当看到屏幕上陆丰泽发过来的【开门】两个字的时候,她明显愣了一瞬,下一秒,从沙发上跳下来便往门口的方向冲,连鞋子都来不及穿。

      一口气冲到门口,以最快的速度拧开门一看,当看到门口犹如神祇般降临的男人时,她兴奋的什么也顾不得,像只八爪鱼一样,直接一跳,扑进了陆丰泽的怀里,双手圈住他的脖子,挂到了他的身上。

      陆丰泽勾唇一笑,在她往自己身上跳过来的时候,立刻便伸手,稳稳地将她抱住,然后,走进病房里,反脚将门勾上。

      “你怎么来了?”

      将侧脸深埋进陆丰泽那温暖的颈窝里,林芝芝忽然就感动的想哭。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在她极其渴望得到一样东西的时候,会有人想要满足她。

      只有陆丰泽,这样一个不知道让多少人仰望的男人,一次又一次,给她无限宠溺的惊喜,把她贯成了一个最幸福的小女人该有的样子。

      陆丰泽笑,转身直接将她抵在自己的胸膛和墙壁之间,然后一只手托住她的翘-臀,腾出另外一只手来去勾起她的下颔,低头,一双在昏暗的光线下亮的惊人的黑眸看着她,低低沉沉的嗓音带着比温柔魅惑的撩人气息道,“难道,不是你想让我来的吗?”

      林芝芝灿然一笑,下一秒,双手直接捧起他那张魅惑人心的面庞,对准他的唇,吻了下去……

      ………………

      早上,医生给林芝芝做了检查,确定她没有什么事,随时可以出院,而与她一墙之隔的白佳瑶的病房里,医生也给白佳瑶做了全面的检查,她左手上的伤口太深,随时都有感染的风险,所以,医生并不建议她出院。

      但是白佳瑶坚持,医生也没有办法,只得在宁青婉的要求下,安排家庭医生和护士随时关注她的伤口情况,及时给她打针换药。

      白佳瑶出院,宁青婉便打了电话给陆丰泽,问他有没有空。

      虽然早上六点多才从医院离开,但是宁青婉想要陆丰泽来接白佳瑶出院,陆丰泽也没有拒绝,正好要去公司的他直接把车开往了医院。

      等他到病房接了白佳瑶和宁青婉可以回走的时候,林芝芝这边也弄完了,可以走了,不慢不快,两波人正好在电梯外撞见。

      林芝芝看到拎着白佳瑶的行李袋,和白佳瑶以及宁青婉一起站在电梯口的陆丰泽,只当做不认识他一般,无比淡定地走过去,和他们一起等电梯。

      肖以笑和苏艾见林芝芝不跟陆丰泽打招呼,自然也就沉默着,当做不认识陆丰泽。

      陆丰泽掀眸过去,幽深的目光定定地落在林芝芝身上,薄唇轻抿,情绪难明,倒是白佳瑶,看到林芝芝立刻便对着她微微笑了笑。

      “白小姐,早上好,你就出院了吗?”

      看到白佳瑶脸上那温和的笑容,林芝芝回以一笑,礼貌地问道。

      “早上好,林小姐!”白佳瑶礼貌回应,“是呀,在医院呆的无聊,还是回家住的……”

      “瑶瑶,昨晚怎么跟你说的!”白佳瑶的话还没有说完,宁青婉便直接不悦地打断了她,淡淡警告,又道,“人分贵贱,别降低了自己的格调。”

      “妈,瑶瑶不是孩子了,她能分清楚好坏高低。”宁青婉的话音一落下,陆丰泽便直接开口,虽然语气并不糟糕,可是话里的意思却很明显。

      宁青婉眉头微拧一下,侧头看向陆丰泽,眼里充满错愕。

      这可是这么多年来,陆丰泽这个儿子第一次这样反驳她这个母亲,而且是为了林芝芝这样一个女人。

      白佳瑶看向陆丰泽,心脏像是忽然间被人扎了一个洞般,凉嗖嗖的冷风立刻便不断地往里面灌。

      难道,陆丰泽真的是喜欢上了林芝芝,所以难宁青婉的话都这么迫不及待地要反驳吗?

      林芝芝看向陆丰泽,更是惊讶的一时不敢相信,他竟然会为了她,直接驳了他母亲的面子。

      正好这时,电梯到了,电梯门缓缓打开。

      白佳瑶回过神来,赶紧便挽着宁青婉的手臂往电梯里走,一边走一边道,“阿姨,丰泽哥,电梯到了,我们进去吧。”

      宁青婉终于是不可能在任何的外人面前和自己的儿子闹的不愉快,所以,她深吸口气,和白佳瑶一起走进电梯。

      陆丰泽掀眸,看向林芝芝,然后对着电梯的方向,朝她微微扬了扬下巴,示意她进电梯。

      林芝芝反应过来,虽然明白他的意思,却是站在那儿,摇了摇头,不愿意进去。

      她真的不想陆丰泽因为她和他的母亲闹的不愉快,刚刚的气氛已经剑拔弩张,如果她再进去,只怕宁青婉会更加生气,让陆丰泽更加难做了。

      同时,她也没有那个勇气,在这个时候去面对宁青婉,让陆丰泽替她去面对一切。

      “丰泽,你不走吗?”见陆丰泽站在电梯外看向林芝芝不动,宁青婉相当不悦地再次开口。

      陆丰泽狭长的俊眉微拧一下,终是收回视线,抬腿往电梯里走去。

      看着陆丰泽走进电梯,他欣长挺拔的身影渐渐消息在关上的电梯门后,林芝芝深深地吁了口气,整个人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格外的无力和无助。

      她知道,她肯定让陆丰泽失望了。

      “大boSS的妈,好像……不太好打交道。”看着电梯下去之后,肖以笑皱着眉头,迟疑着道。

      林芝芝垂下头去,淡淡扯了扯唇角道,“如果我是他妈妈,我的态度可能比她更糟糕。”

      宁青婉说的没错,她是贱,所以才凭着男人上位。

      如果没有陆丰泽,她什么都不是!

      肖以笑看向林芝芝,皱起眉头紧抿着唇角深吸口气,却什么也没有再说。

      ………………

      电梯里,虽然林芝芝没有进去,但是,逼仄的空间里,气氛却仍旧有些异于平常的不和谐。

      不仅是宁青婉的脸色不好看,陆丰泽的脸色,也不好看。

      “丰泽,虽然我不清楚娱乐圈是怎样的,但是,我不希望你跟娱乐圈的任何女人有任何感情上的纠葛,哪怕只是随便玩一玩,我也不允许。”如今,电梯里只有他们三个人,宁青婉不用顾及,出口的话斩钉截铁,格外坚定。

      陆丰泽看向宁青婉,神色虽然平静地道,“妈,我也不是孩子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能做主。”

      宁青婉眉头倏尔紧蹙,看向陆丰泽,“什么意思?难道对像林芝芝这样的女艺人,你还颇有好感?!”

      陆丰泽眉宇微不可见地一拧,不答反问道,“妈这样说,是很了解林芝芝吗?”

      “我不了解她,我也不想了解她,更不需要去了解她。”宁青婉说的气愤,“不管你表姐跟我说的有几分真,几分假,但是林芝芝一个完全没有任何背景而且离过婚的女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成为炙手可热的艺人,背后的原因可想而知,想必不用我说,你也比我更清楚。”

      “阿姨,我们能不为了一个林芝芝而闹的不愉快吗?”看着宁青婉,待她的话音一落下,白佳瑶便带着几分央求地开口。

      她真的不敢想像,在宁青婉的面前,陆丰泽已经开始公然维护林芝芝了,那他们的感情,究竟到了哪一步?

      白佳瑶的话,倒是立刻便惊醒了宁青婉。

      她深吸口气,缓了缓脸色,慈爱地拍了拍白佳瑶的手背道,“对,你说的对,我们才是一家人,不应该为了一个外人而伤了感情。”

      说着,她又看向陆丰泽,语气平和地道,“丰泽,妈妈不是要针对谁,也不是要刻意贬低谁,只是希望你的人生,不要染上污点,因为你从来都是让妈妈最引以为傲的。”

      正好这时,电梯到达地下车库,电梯门缓缓打开,陆丰泽看着宁青婉和白佳瑶,什么也没有再多说,只道,“走吧,我先送你们回去。”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