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58 主动和被动是有区别的

    058 主动和被动是有区别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送林芝芝回到君悦华庭的大门口,看着她下车后,陆丰泽便直接离开了,从林家别墅到君悦华庭,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可是,在这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除了那一句“林家的事情,你到底还打算管到什么时候”,陆丰泽便再也没有跟林芝芝说半个字。

      他一直靠在椅背里,闭着眼睛,甚至是没有多看林芝芝一眼,直到车子在君悦华庭大门前停下,他才看睁开双眼,看向林芝芝。

      林芝芝根本已经没有勇气再跟他对视,所以,车一停下,便立刻自己推开车门,下了车。

      看着低着无限低调奢华的黑色劳斯莱斯渐行渐远,快速地离自己远处,在眼泪涌起就要夺眶而出的前一秒,她赶紧转身,低下头。

      她知道,这一次,陆丰泽是真的对她失望了,生气了!

      她不知道,接下来等待她的将是什么,但是她清楚,从现在开始,她必须强大起来,她必须再也不能做任何让陆丰泽失望的事情。

      仰起头,将眼里涌起的泪水逼了回去,她努力扬起唇角,往君悦华庭大步走去。

      ………………

      接下来的一个月,林芝芝除了继续在京城拍摄《小甜蜜》剩余部分的戏份外,每天便是不停地赶各种通告,接受各大媒体的采访,接广告代言接到手软,各种各样电影电视剧的剧本在她的面前堆成了小山,每天忙的跟个陀螺似的,根本停不下来,恨不得一天24小时当成48小时用,每天能躺在床上睡觉的时间,也被压缩到了5小时左右,甚至是连吃饭上厕所的时候,都在看剧本,背台词,思考剧情。

      看着这样拼命,而且人后沉默寡言,神情黯淡,人前却每一次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强颜欢笑的林芝芝,肖以笑都不禁心疼。

      虽然她不知道,林芝芝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就凭这一个月林芝芝的种种表现,还有一个月来陆丰泽一次面都没有露过来看,她猜测,一定是他们俩之间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有什么误会。

      她也旁敲侧击,问过林芝芝两次,可是,林芝芝却是始终什么也不愿意说,只是每天仍旧能让自己有多忙,便让自己有多忙。

      既然林芝芝什么也不愿意说,那她总不能打电话问陆丰泽这个大boSS吧。

      但是,从林芝芝势不可挡的越来越红越来越火的情况来分析,肖以笑确定,陆丰泽心里绝对是想着林芝芝的,要不然,那么多的好资源,别的艺人做梦都盼着的好的广告代言,好的电影电视剧剧本女一号,各种火爆的真人秀综艺节目的通告,就不可能像插上了翅膀似的,闻着林芝芝身上的味道往她这儿飞。

      “宝贝,你真的决定就这样搬走了,也不跟大boSS说一声?!”

      一个月前,林芝芝在距离君悦华庭三公里外的一个叫做绵绣花城的新楼盘花了1200万的总价买下了一套100平米的小复式,楼盘其实是在一年前就建好入住了,只是这两年来国家大力打压炒房客,所以,楼盘卖的并不好,一直到现在都还有好了些套房子没卖出去,再加上楼盘原本就是带精装修的,所以房子买了以后,买些家具家电放进去,便可以直接拎包入住。

      林芝芝站在卧室里浴室的盥洗台前,一边收拾自己的洗漱用品和护肤品,一边淡淡看一眼斜斜地倚在浴室门框上的肖以笑,没说话,但答案显然易见。

      “喂,宝贝,你吱个声吧,到底要不要通知大boSS呀?”见林芝芝沉默不语,只顾着收拾,肖以笑急,皱着眉头又问她。

      “不需要,如果是他想知道的事,就没有他不能知道的;他要是不想知道,你就算告诉他也没有任何意义。”终于,林芝芝淡淡地开了口,浅浅漠漠的声音里,让人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来。

      其实,她半个月前就拿到绵绣花城公寓的钥匙了,之所以半个月以来一直迟迟不搬,不是因为她真的忙到连两个小时搬家的时间都挤不出来,而是她一直抱着希望,在等,等着陆丰泽回来。

      可是,一个月过去了。

      在过去一个月的每一个晚上,不管她忙到多晚,不管她在离君悦华庭多远的郊外,她都务必会赶回来。

      目的,只不过是想回到属于陆丰泽的地方,等他,希望能看到他。

      其实,只是看看,她便满足了。

      可是,没有。

      每一个晚上,偌大的公寓里,都静的让她害怕,陪伴她的,除了她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便再无其它。

      既然再等下去,也是一样的结果,那她又何必赖着不走,让她成为他的负担跟累赘。

      如果他有一天真的想要再找她了,她就在绵绣花城,离这儿三分里的路程,一点儿也不远。

      看着林芝芝那副好似什么都已经不在乎的模样,肖以笑都有了种生无可恋的念头,摇头无奈道,“可是,宝贝,你主动告诉大boSS和大boSS从别人那儿知道你搬走的消息,是两码事,知道吗?”

      林芝芝仍旧继续收拾着东西,看也不看肖以笑道,“你要告诉他你就自己告诉他,别跟我在这儿啰嗦了,你去外面等着吧。”

      “……”肖以笑一脸无辜加无奈地耸耸眉,“那我来帮你收拾吧!”

      “不用,你去外面坐着等我就好。”想都不想,林芝芝直接拒绝,因为她怕,肖以笑把不该收拾的东西也收拾,带走了。

      这套公寓里,属于她的东西太少,她可以带走的,也不过就是她的洗澡用品和护肤品,还有几套简单的换洗衣物摆了。

      其它的,统统不属于她,她也不会带走。

      肖以笑耸着眉毛深叹口气,什么也没有再多说,默默转身,去外面等林芝芝。

      收拾完了洗澡用品和护肤品,林芝芝又去收拾衣物,一个不大的21寸行李箱,便将她所有的东西装下。

      盖上行李箱,拉着走出衣帽间,站在偌大的卧室里,看着里面的一切,林芝芝脑海里浮现的,是陆丰泽将她所有的空虚寂寞和欲望都填的满满的,和他抵死缠绵的一幕幕。

      想到那些画面,她平静的心湖里,便有一波紧接着一波的悸动的涟漪,抑制不住地荡漾开来,让她浑身都酥麻。

      她想陆丰泽,无时不刻都在想他。

      所以,她只能用赶不完的通告,做不完的采访,拍不完的广告代言和看不完的电影电影剧本来麻痹自己。

      否则,她或许真的会疯掉去。

      深深地吁口气,走到那张留下她最多美好甜蜜记忆的大床前,林芝芝俯身低头下去,闭上双眼,亲吻那收拾整洁的大床,就像亲吻陆丰泽一样,深情的,甜蜜的,充满无数眷恋与依赖的。

      红唇落在银白色的真丝被套上,直到足足五分钟之后,林芝芝才直起身子来,然后,拉过自己的行李箱,大步离开。

      或许,这一离开,她便再也回不来了。

      ………………

      翌日凌晨,京城下起了入冬来的第一场雪。

      纷纷扬扬的大雪,从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一直不停地下,直到早上六点多才停了下来。

      一整夜,林芝芝坐在自己小复式客厅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在夜灯下纷纷扬扬洒落的鹅毛大雪,握着手机,一个人静静地发呆。

      其实,她是真的很想打个电话或者发条信息给陆丰泽,就像肖以笑说的,哪怕什么也不说,只是告诉他一声,自己从君悦华庭搬走了也可以。

      可是,她却终究是没有鼓起这个勇气,抑或,终究是没有这个必要。

      在太阳升起,将整个银妆素裹的世界照度的时候,林芝芝捶了捶自己有些发麻的双腿,站了起来,去厨房,烧了壶开口,然后端着杯子,慢慢地喝。

      靠在料理台前,透过厨房明净的玻璃窗,看着楼下嬉闹玩雪的孩子们,电光石火间,一个念头在林芝芝的大脑里闪过。

      将杯子里的温开水一口喝完,穿着一条薄薄的牛仔裤,还有一件套头羊绒衫,再拿了一件薄薄的大衣,换了靴子,戴上口罩,林芝芝直接便出了门,去楼下。

      一出公寓大楼,冷冽的寒风便呼啸而来,让她控制不住的浑身一个寒战,下意识地便搂进了自己。

      还真的是冷呀,比她想像中的要冷多了。

      但是想到自己下楼来的目的,她再没有多迟疑,抬腿往雪地里走去。

      大雪下了整夜,洁白的大雪早就铺了一层子一层,一脚踩下去,林芝芝脚上的短靴都被淹没了,地上的雪至少有十几二十厘米深。

      一深一浅,一步步,林芝芝慢慢地往几百米开外的一处人工湖走去,她远远的看到,湖面已经结了冰,谁家的小狗,穿着可爱的大红色保暖服,在冰面上跑来跑去,即使隔着几百米的距离,她也听到了小狗那欢快的大叫声。

      很快,白雪淹过短靴,打湿了她的裤腿,融化进靴子里,可是,她却浑然不学般,继续一步一个深深的脚印,往湖边走去。

      等她来到湖边,湖边和结冰的湖面上,已经有好些人在玩雪和溜冰了,因为大家都只顾着开心地玩,根本就没有留意到,他们的不玩处,就站在一个大明星。

      看着那玩的欢快的大大小小,也不知道在雪地里站了多久,直到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林芝芝才回过神来。

      动了动已经被冻的通红的几乎快要麻木的手,拿出手机一看,是小苏艾打过来的,应该是来接她去片场的。

      “喂,芝芝,你在哪儿呀?我怎么没看到你。”电话一接通,便传来苏艾急切的声音。

      “我在外面看雪,你们在公寓楼下等我吧,我现在回去。”一开口,呼出的热气马上就在空气中凝结成一层白白的雾气。

      “好,那我现在去楼下等你。”

      “嗯。”

      挂断电话,林芝芝转身往回走,脚抬起落下,才感觉到原来双腿已经冻的快要失去知觉了,一脚踩在雪地里,她整个人控制不住地摇晃一下,差点就要摔倒。

      深吸口气,等她努力稳住了身形,才又抬腿,往回走去。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没事吧?”坐在车里的苏艾看到从雪地里走过来的林芝芝,赶紧便下车去接她。

      一碰到她的手,才发现她的手跟冰块似的,凉的惊人。

      不止是她的手,一张小脸也被冻的惨白惨白的,没什么血色。

      林芝芝抓紧苏艾,摇了摇头,和她一起往保姆车上走去。

      一上车,不等苏艾开口,傅哥便将车内的空调开到最大,好让林芝芝尽快暖和起来。

      等林芝芝坐下的时候,苏艾才看到,她的裤子靴子全湿了,几乎已经快要湿到膝盖的位置。

      可是,林芝芝却像是浑然不觉般,只疲惫地靠进椅背里,闭上双眼。

      其实,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每天晚上她真正睡着的时间,少之又少,大多的时候,她都是在保姆车里补眠的。

      不知道为什么,有肖以笑和苏艾她们在身边的时候,她还能稍微安稳的睡一觉,但是当她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却怎么也睡不着。

      看着那样神色黯淡的疲惫的林芝芝,苏艾心疼,赶紧俯身下去,帮她把脚上的靴子脱掉,脱了鞋子才发出,里面全湿了,连着袜子都是湿的。

      “芝芝,裤子靴子都湿了,你不冷吗?”

      林芝芝闭着眼睛摇摇头,什么也没有说。

      苏艾看她一眼,赶紧从后座上拿了毯子过来,盖在她的身上,然后又帮她把另外一只靴子和袜子全脱了,把她湿了的裤腿给卷了起来,然后把空调的暖风打到最大,帮着她吹裤子。

      从绵绣花城的公寓到片场,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再加上今天下了大雪,路上积雪厚,车多缓行,花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才到片场。

      等他们到片场的时候,率先到达的化妆师唐小暖已经帮林芝芝准备了干的鞋袜,林芝芝换上,马不停蹄地开始今天一天的拍摄。

      因为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雪,所以今天的戏是昨天临时改的,拍的是失去联系多年后男女主第一次相遇的情形。

      那一天,也是下了漫天的大雪,大雪将整个世界覆盖。

      唐暖暖下了班,去公交站搭乘公交回家,男主角开车经过,无意瞥到了上了公交车的唐暖暖,便开着车,一路追随。

      追了好几个站,站在车窗边的唐暖暖终于看到了开着车一路追着她的青梅竹马,等她着男主角露出惊喜的会心一笑时,男主角却一个不小心,发生了车祸。

      在公交车司机将车停下的时候,唐暖暖疯了一般的冲下车,狂奔向男主角发生车祸的地方……

      其实,她多么的希望,她也能在这样下雪的天气里,和陆丰泽来一个不期而遇的邂逅。

      当她站在雪地里,冻的浑身都快僵硬的时候,陆丰泽就出现了。

      他迈着一双大长腿,菲薄性感的唇角扬起浅浅魅惑的弧度,看着她,丰神俊朗地朝她走过来,然后一双温暖的大掌握住她冻僵的手,温暖她,给她呵气,无比温柔又宠溺地骂她小傻瓜。

      可是,没有。

      唐暖暖站在车祸现场,看着车里面满脸是血昏迷过去的青梅竹马,两行眼泪毫无预计地便流了下来……  百 度  搜 索: 我❤的❤书❤城❤网

      精 选 短 篇 小 说 已 上 线!

      拍完今天的最后一场戏,当林芝芝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夜幕,已然开始降临,沉沉地将整个繁花的都市笼罩。

      张凯霖从她的身后走过来,看到她站在呼啸的寒风那单薄纤柔的身子,大步过去,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解下来便要让林芝芝的脖子上戴。

      林芝芝反应过来,立刻便后退一步,避开了张凯霖伸过来的手。

      说实话,从出道以来到现在,她一直在和张凯霖合作,和张凯霖的关系,就算谈不上多亲密,至少也已经是一般情况下的好朋友。

      “我不冷,谢谢!”为了避免尴尬,林芝芝赶紧笑着对张凯霖道。

      张凯霖低头一笑,半认真半开玩笑地道,“拍戏的时候,我感觉我就是你此生唯一挚爱,至死不渝,但是为什么导演一喊‘咔’,你就完全出戏了,就不能稍微配合一下吗?”

      林芝芝亦是一笑,摇头打趣道,“要是戏里戏外我都分不清楚,你那些女粉丝见了我,还不直接杀了我。”

      其实,张凯霖又怎么会知道,从一开始拍摄《小甜蜜》到现在,她演的是唐暖暖没错,可是,在戏里的时候,她一直都是将张凯霖当成了陆丰泽。

      所以,每一场戏,都倾注了她全部的真感情。

      张凯霖无奈一笑,又将围巾戴回自己的脖子上,问道,“圈子里的几个朋友弄了一个小pArty,要不要一起去聚聚?”

      “不了。”林芝芝想都不想便直接拒绝,更不关心张凯霖所说的“圈子时原几个朋友”都是哪些人,解释道,“等下还要去声乐老师那儿练习,你们玩的开心。”

      林芝芝拒绝的意思那么明显,张凯霖又怎么好再勉强她,只得无奈一笑,“那走了,明天见。”

      其实,从一开始认识到现在,除了拍戏以外的任何时候,林芝芝都刻意和他保持着距离,从不和他有任何亲密的言行。

      不止是和他,和剧组甚至是和她身边所有的男性,她都保持着该有的距离,从不让人有任何接近的机会。

      就凭这一点,张凯霖便足以断定,林芝芝已经有男朋友了,并且,她很爱很爱这个男人。

      “好,明天见。”

      张凯霖才走,肖以笑就来了,然后一起去声乐老师那儿练习。

      《小甜蜜》的片尾曲由她来演唱,因为以前没有专门的学过声乐这一块,所以,她现在必须恶补才行,总不能到时候让观众对她失望吧。

      去声乐老师那儿练习完,回到绵绣花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宝贝,你怎么啦?没事吧!”

      肖以笑看到林芝芝一到家便浑身无力地软进沙发里,闭上了眼睛,立刻便关切地问她。

      林芝芝闭着眼睛摇摇头,“没事,就是太累了,躺会儿就好,你回去休息吧。”

      肖以笑想着林芝芝今天拍戏的时候,在雪地里来回跑,又是哭又是喊的,再加上晚上声乐练习了近两小时,如果不累才不正常。

      所以,她也没有多想,帮林芝芝把房间里的暖气打开之后,便直接离开了。

      林芝芝躺在沙发里,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喉咙里越来越明显的火辣辣灼烧感让她再也睡不下去,努力想要撑开眼皮醒过来,可是,眼皮却重的跟座山似的,她怎么用力也挣不开。

      可是,喉咙传来的不适,却让她努力撑起自己的身子,想要从沙发上坐起来,去倒水喝。

      “啊!”

      结果,她还没坐起来,手上一滑,她整个人从沙发上滚了下来,摔到了地毯上。

      还好沙发离地面的距离不高,她没有摔伤,不过这样一摔,也让她昏昏沉沉的大脑清醒了不少。

      从地毯上坐了起来,她感觉浑身都在发烫发热,脱下大衣,她迷迷糊糊地站起来,然后整个人踉踉跄跄地往厨房走,去倒水喝。

      因为全身实在是太热了,她打开冰箱便拿了一瓶冰水出来,仰起头便往下灌。

      一瓶水,她一口气灌了一半,等一半冰水下肚,她终于又清醒了不少,意识到什么,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果然,手脚是冰凉的,可是额头却烫的惊人。

      她发烧了,而且是高烧。

      抱着那一瓶冰水,林芝芝又回到客厅,然后,从大衣里找出自己的手机来,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几分清明拨下那一串好几天都要在心里默念不知道多少遍的手机号码,然后,鼓起所有的勇气,拨了出去。

      可是,当电话拨出去,才响了一声,她便又立刻摁掉,挂断。

      如果陆丰泽知道了她是故意把自己弄感冒,目的就是为了让他能来看她一眼,他会不会更加生气,更加鄙视她看不起她,更加讨厌她?

      想到这些,她鼻子猛地一酸,有水汽,立刻便氤氲了视线……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