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59 别走,别丢下我

    059 别走,别丢下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陆丰泽下了飞机,拿出手机从飞行模式调回正常模式,便立刻有好几个未接来电的提醒涌了出来。

      点开手机一看,看到其中一个两个小时前来自林芝芝的未接来电,他狭长的俊眉,便不禁轻拧了一下。

      来电提醒上面,显示林芝芝是在凌晨30多分的时候打给他的。

      这个时候,她不睡觉,打电话给他干什么?

      况且,从上次将林芝芝从林家的别墅送回君悦华庭后,他去欧洲各国巡视工作和谈收购案,已经过了整整一个月零一天的时间,她都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他,哪怕是一条信息都没有,这个时候凌晨打给他,肯定不是不小心摁错了吧。

      “丰泽哥,这么晚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宁园。”和陆丰泽并肩走着的白佳瑶注意到陆丰泽微妙的神色变化,快速地瞥了一眼陆丰泽手上的手机,然后,笑着道,“阿姨早上醒来要是看见我们俩个,一定会很开心的。”

      陆丰泽收起手机,直接拒绝道,“不了,让司机送你回宁园,我还有事,先不去宁园了,你跟母亲说一声,说我今天晚点再过去。”

      这一次他去欧洲谈收购案和巡视工作,白佳瑶做为他的助理,也一起去了。

      不得不说,白佳瑶的学习和工作能力很强,超乎他的想像,这次在欧洲的收购案,她帮了他很大的忙,让他们的收购计划,比预想的更加顺利。

      白佳瑶像是什么都不知道般,眉眼弯弯地笑着点头,“嗯,那我和阿姨等你吃晚饭。”

      “好。”

      ………………

      看着白佳瑶上车离开后,陆丰泽直接上了另外一辆车,然后,往绵绣花城的方向开去。

      昨天成城告诉他,林芝芝从君悦华庭搬走的时候,他正结束了在欧洲的所有工作,准备回国。

      其实,他早就知道,林芝芝自己在外面买了一套公寓,如果说,在一个月前他还不确定林芝芝自己买了公寓后会搬出去,那么在上次他在林家别墅外接了林芝芝送她回君悦华庭,她坐在车上,除了“对不起”三个字外,什么也没有说,他便已经断定,林芝芝想要自己独立。

      这是件好事,他不但不会阻止,而且很赞同。

      这一个月以来,他克制着自己不主动联系她,就是想要知道,没有他在身边,她是否能够更快的成长,更好的自我独立。

      当然,在这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他也给了自己冷静思考的时间,去确定他和林芝芝之间的关系,要不要继续,甚至是要不要继续往前,朝着他一开始的目标发展下去。

      结果是肯定的。

      他陆丰泽做事,一旦拉开了弓,便不再有回头箭,在对待自己的感情问题上,更是如此。

      情一旦付出,便不可能再收回。

      半夜的马路上,繁华的大都市,灯河蜿蜒,无比的空旷,延绵至世界的另一头。

      坐在车里,不大的车厢跟车外一样,无比的静谧。

      掏出手机,按亮手机,找出林芝芝的号码,当指腹即将落下的时候,陆丰泽的动作,又生生顿住。

      现在接近凌晨三点,如果没什么意外,林芝芝应该在睡觉,而他现在到绵绣花城的距离,至少还有半个小时的车程。

      何必现在吵醒她,让她多睡半个小时也是好事,因为在过去的一个月的时间里,她有多努力地去证明自己,他都知道。

      车子,快速地在空旷的高速上行驶,收起手机,陆丰泽靠进椅背里,缓缓闭上了双眼。

      半个小时而已,很快就到了。

      ………………

      车子一路无阻的开进绵绣花城的地下车库,然后,陆丰泽直接进入电梯,往林芝芝公寓所在的26楼而去。

      当知道林芝芝在绵绣花城买下了一套公寓的时候,陆丰泽便让成城,把26楼剩下的三套公寓全买了下来。

      不为别的,只为林芝芝尽可能少的被陌生人打扰。

      电梯很快到达26楼,来到林芝芝的公寓2602前,陆丰泽低头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刚好是凌晨3:30分。

      微拧着好看的眉峰迟疑一下,他抬手,按下了门铃,然后,静心等待。

      站在门前,可能是等的久了,陆丰泽又低头,看了一眼时间,腕表上显示,距离他按下门铃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

      只以为是林芝芝睡着了,没有听到,他又再次按下门铃。

      但是又等了将近五分钟后,仍旧没有任何的动静。

      眉宇一拧,陆丰泽没有再等,而是直接掏出手机来,翻出肖以笑的号码拨了过去。

      手机那头,肖以笑睡的正香,当听到床头柜上的手机不断的响起的时候,她翻了一个身,捂住耳朵,继续睡。

      不过,手机却是一直响一直响,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肖以笑烦死了,慢腾腾的挪过去,拿过不断响着的手机,看也不看,便直接挂断。

      郁闷的是,她才一挂断,手机便又响了起来。

      原本就被炒的很烦的肖以笑不得不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接通了电话,然后,将手机放到耳边,很不爽地道,“深更半夜,谁呀?”

      “是我,陆丰泽!林芝芝公寓的密码是多少?”

      ——陆丰泽!

      猛地一个激灵,原本还睡意浓浓的肖以笑立刻便清醒了过来,一下子从床上弹坐起来,然后去看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

      omg!她没听错,果然是陆丰泽。

      “呵呵……”立刻,肖以笑像嬉皮笑脸的开始陪着笑,“陆总,您现在去找芝芝吗?”

      “少废话,密码。”

      听着陆丰泽那不带任何情绪的有些凉嗖嗖的低沉嗓音,肖以笑再不敢多说一个字的废话,直接把林芝芝公寓的开锁密码告诉了他。

      她的密码一说完,那头便挂断了电话,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嘟”的盲音,林芝芝甚至还是有些回不过神来。

      什么情况?

      一个月没出现,对林芝芝的情况不闻不问,现在深更半夜打电话问她要林芝芝公寓的开锁密码,难道,陆丰泽现在去找林芝芝呢?!

      ………………

      绵绣花城。

      陆丰泽按下密码拉开林芝芝公寓的门,刺眼的光线,立刻便争先恐后地挤进他的眼球,让他微微不适地眯起了一双黑眸。

      不过也只是短暂的一秒后,他便适应了这强烈的光线,然后,如鹰隼般的视线,迅速地在不大的公寓里梭巡。

      这大半夜的,林芝芝连客厅的灯都没有关……

      忽然,他瞥到沙发一角的地毯上,露出一节再熟悉不过的手臂。

      眉头骤然一拧,他关上门箭步便往沙发的一角走去。

      来到沙发前,当一眼看到躺在地毯上一动不动,小脸染满了不正常的潮红的林芝芝的时候,他那双深邃的黑眸瞬间一沉,立刻便绕到沙发前,将林芝芝打横抱了起来。

      “林芝芝。”

      抱着林芝芝坐到沙发上,陆丰泽一手搂紧她,一手去轻拍她的小脸。

      结果,手才碰到她的脸,她脸上烫人的温度,便让陆丰泽再次紧拧起了狭长的眉峰。

      低头下去,用自己的额头贴上她的,探了一下她额头的温度,确定她是高烧,必须要医生处理的时候,陆丰泽一秒也没有迟疑,立刻便又掏出手机,翻出自己私人医生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简单明了地将林芝芝的情况向自己的私人医生交待了几句,又告诉了私人医生林芝芝公寓的地址之后,陆丰泽立刻便挂断电话,然后抱着林芝芝往浴室的方向大步而去。

      她现在浇的太厉害,几乎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在医生来之前,他必须先给她物理降温。

      来到浴室,在浴缸里放了温水后,他直接将林芝芝身上所有的衣服都扒掉,然后,将浑身赤-裸的她,放进浴缸里,让温水将她的身子淹没,来给她降温。

      看着她那红的不正常的且难受的小脸,陆丰泽知道,只是这样降温根本还不行,所以,他又立刻出去,片刻不敢耽搁地去冰箱里找冰袋。

      正常人如果烧到40度以上,是会烧坏脑子的,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

      陆丰泽去了厨房冰箱里找冰袋,可是冰箱里根本没有冰袋,没办法,他只能拿了冰,自己做成冰袋。

      浴室里,浴缸的水还在不断地放,林芝芝躺在里面,因为身子没有了陆丰泽大掌的支撑,一点点开始往下滑。

      慢慢的,她的下巴被水淹没,嘴巴被水淹没,然后接着,她的鼻子也被水给淹没……

      “咳……咳……咳……”

      窒息的痛苦,让半昏迷的林芝芝立刻便醒了过来,开始剧烈的咳嗽,外面的陆丰泽听到动静,箭步便往浴室冲。

      “咳……咳……咳……”

      林芝芝醒过来,本能地从浴缸里爬了起来,可是却还是控制不住的不停的剧烈咳嗽着,当听到有脚步声在快速地往浴室而来的时候,她侧头,往门口的方向看去。

      当那道日日夜夜都控制不住的让她思念的,深深刻入她脑海的熟悉身影映入她眼帘的时候,她瞬间便忘记了所有的反应。

      咳嗽停止了,呼吸停止了,连着心跳,也跟着停止了。

      此刻,她的全世界,除了那道身影,还是那道身影。

      冲进浴室,看到已然醒过来,坐在浴缸里扭着身子愣愣的看着她的小女人,陆丰泽显然松了口气。

      看林芝芝的样子,应该是头滑到水里,被呛醒了吧。

      她此刻浑身光洁,傻傻地望着他一动不动的样子,实在是让陆丰泽忍不住摇头勾唇一笑,然后一边脱了身上的大衣随手扔到一旁的衣架上,一边不紧不惭地迈着优雅的步子过去。

      随着距离的拉近,林芝芝渐渐仰起头来。

      即使,她已经看的再真切不过,可是,她却仍旧不敢相信,眼前出现的男人,是真的,而不是她的幻想,或者只是梦境。

      陆丰泽来到浴缸前,看着那样傻傻的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看的林芝芝,不禁再次勾唇一笑,解开身上西装外套的扣子,在她的面前蹲了下去,然后,抬手,长指挑起她的下颔,让她与自己平视。

      “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

      林芝芝定定地看着眼前深深镌刻的男人,在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便向上向前一跃,同时伴随着一声“哗啦”的水花四溢的声音,她整个扑向了陆丰泽,张开双臂,紧紧地圈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抱住。

      蹲在浴缸前的陆丰泽猝不及防,身子微微往后一闪,差点就往后摔倒。

      好在,他反应够快,一只手及时抓住了浴缸边缘,才稳稳地接住了扑过来的林芝芝。

      垂眸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软香玉体,陆丰泽勾唇,笑了,那深邃浩瀚的眉眼里,都缀满了星星点点的笑意。

      “陆丰泽,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用力抱紧陆丰泽,将小脸拼命地深埋进他那温暖修长的颈窝里,泪水,忽然就像是拉开了闸门的洪水般,始料未及的倾泻而出,开口的声音,都控制不住的带了丝丝颤抖。

      陆丰泽勾唇,伸手,亦将林芝芝紧紧抱住,略微粗粝的大掌,格外轻柔地抚过她那光洁柔嫩的后背,安抚着她,点头沉沉地答道,“是我,我是陆丰泽。”

      林芝芝松开他,抬起头来,一双闪着层层泪光的澄澈的眸子定定地望着他,两行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

      真的是他,她不是在做梦,真的是陆丰泽。

      “对不起,是我不够好,所以才会让你那么失望。”抽泣着,这一句在她的心里积压了整整一个月的话,终于对陆丰泽说出了口。

      陆丰泽看着她,捧起她那红的不正常的小脸,略微粗粝的大拇指指腹,轻轻地滑过她的眼角,去拭她脸上的泪。

      低头下去,他轻吻她湿漉漉的额头,柔软的声音低低哄着她道,“乖,你现在在高烧,医生来之前,必须先物理降温,赶紧躺到浴缸里去。”

      林芝芝摇头,像个撒娇无助的孩子般,又扑进陆丰泽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他,哭着央求道,“你别走,别丢下我一下人,不理我”

      “不会,我就在这里。”陆丰泽将她从怀里扒拉出来,再次捧起她的小脸,格外认真地看着她,望进她那双泪盈盈的眼睛里,给她承诺,“乖,躺下去,我就在这里陪着你,哪儿也不去。”

      林芝芝泪眼汪汪地望着他,拼命地摇头。

      她是真的怕呀,怕她一松开陆丰泽,他就又走了,再也不理她了。

      看着眼前依恋的像个孩子般的林芝芝,陆丰泽一颗心柔软的不成样子,也再不逼她躺回浴缸里,而是直接将扯过一旁的浴巾,然后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用浴巾裹着,往外走。

      “卧室在哪?”

      林芝芝紧紧圈着他的脖子,缩在他的怀里,仰着头眯着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他,喃喃地回答道,“楼上。”

      “嗯。”陆丰泽点头,先去了厨房,拿了刚才做到一半的冰袋,然后才又抱着她,往楼上走。

      林芝芝这套公寓的面积虽然不大,可是布局极好。

      楼下是客厅厨房餐厅和浴室,还有一个工作间,楼上刚是卧室衣帽间以及一间浴室。

      抱着林芝芝来到卧室,知道林芝芝紧紧搂着他根本不愿意松开,陆丰泽也极其享受,乐在其中,就抱着她,去找了吹风机来,然后继续抱着她,坐在沙发里,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给她吹湿哒哒的长发。

      林芝芝现在原本就烧的厉害,头发必须吹干,再不能加重病情了。

      缩在陆丰泽的怀里,侧脸紧紧贴在他宽阔柔韧的胸膛,听着他那强健有力的心跳,林芝芝努力撑着眼皮,抓住仅有的一丝清明,让自己不要睡着。

      她真的害怕,自己一旦睡着了,陆丰泽就又走了,他所有的温柔呵护,不过是一场梦。

      吹了十来分钟,好不容易将她的一头长发吹干了,陆丰泽又抱着她去衣帽间,给她找了一条睡裙出来,然后才又抱着她,来到了床边,俯身下去,将她轻轻地放到床上。

      “乖,医生马上就过来了,先松开,把睡裙穿上。”看着怀里微眯眼睛像是又要睡过去的林芝芝,陆丰泽亲亲她的鼻尖,柔声道。

      林芝芝实在是烧的厉害,即使再努力坚持,可是终究抵不过身体的疲惫,又陷入了昏昏沉沉的状态,除了整个人下意识的不断往陆丰泽的怀里蹭之外,其它的,她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陆丰泽见她只缩在自己的怀里没什么反应,便松开她,自己给她穿睡裙。

      那无比安稳熟悉的气息,还有陆丰泽无比轻柔的呵护动作,让林芝芝再次彻底睡了过去,抱着陆丰泽的一双手,也渐渐松开,任由着他摆弄。

      待给她穿好了睡裙,陆丰泽又脱了自己身上已经被打湿了大半的西装外套,然后,抱着林芝芝在床上躺好,拉过被子给她盖上,又拿了他用保鲜膜和冰临时做成的冰袋,隔着毛巾,敷在了林芝芝的额头上。

      一个极热,一个极冷,所以,当冰袋落在林芝芝额头上的时候,她清丽的眉心猛地一蹙,下意识地便抬手要去拿开额头上的冰袋。

      陆丰泽见到,赶紧将她不安分的冰凉小手握进掌心里,放到唇边亲了亲,低低哑哑的好听嗓音哄着她道,“乖,别乱动,很快就不难受了。”

      已经半昏迷的林芝芝便是真的听懂了他的话般,一双小手立刻便老实下来,不乱动了,连着紧蹙的眉心,也渐渐舒展开来,不再难受。

      “水……水……”

      不过,也只是老实了几分钟后,林芝芝又开始微蹙起眉心,呢喃着要水喝。

      陆丰泽扫视卧室一圈,半不宽敞的卧室里,根本就没有水,他只得下楼去给林芝芝倒水喝。

      “乖乖躺着,我下去给你倒水。”低头轻啄了啄林芝芝干燥的没有什么血色的唇瓣,坐在床边的陆丰泽立刻便起身,打算下楼去给林芝芝倒水。

      可是,林芝芝的小手却紧紧地反拽着他的,根本不愿意松开。

      勾唇无奈又无限宠溺地温柔一笑,陆丰泽再次俯身去轻啄她的唇瓣,低哑的嗓音愈发轻柔地哄道,“放心,我不走,倒了水就上来。”

      果然,陆丰泽的话生效了,当他再要将自己的手从林芝芝的手里抽出来的时候,她便没有再用力拽着了。

      再次勾唇一笑,陆丰泽赶紧起身下楼,来到厨房,发现除了冰箱里有矿泉水外,根本没有其它现成能喝的水。

      但是显然现在的林芝芝不适合喝冰的。

      于是,他拿了烧水壶,拧开一瓶矿泉水,到了二分之一瓶进去,开始加热。

      并不等水烧开,只要微微加热了就好。

      大概一分钟后,水已经有了热度,倒出来,试了一口,感觉温度不冷不烫,刚刚合适,他赶紧便端了水上楼。

      来到床边,陆丰泽原本想要抱起林芝芝喂她水喝,可是看着昏睡的她,他也不打算叫醒她了,直接自己灌了一口,然后伸手微微捏开她的嘴巴,俯身下去,双唇对准她的,将自己嘴里的水,一点点往她的口里渡。

      或许,是这样四片唇瓣相贴的感觉太熟悉,太想念,哪怕是昏睡着,她都念念不能忘;又或者,是实在是太渴,当陆丰泽嘴里的水一开始往林芝芝那边渡,她便像是尝到了琼浆玉液般,迎合着陆丰泽,开始不断地自己吸-吮……百🌸度 搜 索: 我🌸的🌸书🌸城🌸网   更 多 好 看  小  说 免 费 阅 读~

      一口接着一口,直到一整杯的水喂完,林芝芝却仍旧像是没有解渴般,继续吸吮着陆丰泽的唇,不愿意放弃。

      陆丰泽明明是闭着双眼昏睡可是却主动迎合着亲吻他的小女人,不禁扬起唇角,低低地笑了。

      “叮咚”“叮咚”“叮咚”

      正好这时,门铃声响起,陆丰泽看一眼腕表上的时间,知道是他的私人医生来了,赶紧便安抚发亲吻了林芝芝一圈,然后将唇舌抽离,大步下楼去开门。

      果然是他的私人医生来了,手里拎着个大大的医药箱。

      带着医生来了楼上,检查了林芝芝的情况,再一量体温,竟然高烧到了40.8度,医生不敢迟疑,立刻就给她静脉注射退烧的药物。

      “她怎么会烧的这么厉害?”待看着医生给林芝芝静脉注射完后,陆丰泽微拧着眉头问医生。

      医生微微笑着,恭敬地道,“可能是下雪,天气太冷,不小心着凉的缘故吧。”

      “除了高烧,还有其它什么问题吗?”陆丰泽又问。

      医生摇头,“暂时没有发现有其它的问题,如果等林小姐烧退了醒后没有其它的不适,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陆丰泽淡淡颔首,“你开药吧。”

      “好的。”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