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60 我会离开,一个人安静地活下去

    060 我会离开,一个人安静地活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陆丰泽不发话,医生也不敢走,在给林芝芝开了药挂上点滴之后,便在楼下等着观察林芝芝的情况。

      陆丰泽看着林芝芝安静地躺在床上,点滴的药水一滴一滴慢慢地往下流,这才放心,将自己身上半湿的衣服和裤子都脱了,然后直接从另一侧掀开被子,上了床,半躺到林芝芝的身边,将她楼进怀里。

      林芝芝感觉到那无比熟悉的触感和气息,立刻便往陆丰泽的怀里蹭了蹭,然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安静了下来。

      陆丰泽看着她,低头下去吻了吻她的发顶,又看一眼那正在往下滴的药水,这才放心地拿过手机,浏览邮件。

      现在让他搂着林芝芝睡,是绝对不放心的。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后,一瓶药水滴完,陆丰泽下床,给林芝芝换上第二瓶药水,然后再去探她额头的温度,已经明显没有刚才烫了。

      在降温了,而且林芝芝脸上原本有些难受的神色,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嘴角浅浅扬起的弧度。

      看着又蹭进自己怀里来的小女人,如果不是她确确实实高烧到40多度,陆丰泽都会怀疑,她的昏睡是装出来的。

      抬手再温柔宠溺不过地捏了捏林芝芝的脸蛋,又低头亲吻一下她的发顶之后,陆丰泽这才靠进床头里,缓缓闭上了双眼,休憩。

      其实,别看林芝芝瘦,可是脸上却是肉肉的,捏起来手感极好。

      当然,除了脸蛋,其它该有的肉的地方也是一点儿也不少,比方说她的胸就是D罩杯的,每次一掌握进手心里时,那柔软又极其富有弹性的手感,实在是另陆丰泽爱不释手。

      想到这,陆丰泽便没有忍住,大掌顺着林芝芝睡裙胸口处滑了下去,然后,将她的胸前的雪峰,一把握住掌心里,五指渐渐收拢,像是把玩心爱的珍宝般,轻柔慢捻,极其享受地把玩起来……

      “嗯……”

      没几下,一声软绵绵的嘤-咛便林芝芝的唇齿间溢了出来,陆丰泽好看的眉峰轻拧一下,身体时的血液,抑制不住地往一个地方冲去。

      就在他收回手,努力地想要克制住自己的时候,他肿胀的某处,隔着薄薄的布料,却忽然被一只柔软无骨的小手一把给握住了。

      蓦地睁开双眼,垂眸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林芝芝竟然醒了,正仰着头,睁着一双澄亮潋滟的眼,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什么时候醒的?嗯——”

      长指挑起林芝芝的下颔,陆丰泽开口,低低哑哑的醇厚嗓音,已经性感到让人心惊肉跳。

      林芝芝怔怔的和他对视着,并不回答他的话,只是在几秒之后,忽然下巴从他的指尖滑开,然后,低头吻在了他胸膛柔韧的蜜色肌肤之上,同时,小手滑进那层薄薄的布料里,将他一把握住。

      学着陆丰泽的样子,林芝芝探出湿-软的舌尖,开始慢慢地在他的胸膛之上画着圈圈,柔软的小手握着他,寻找着他最敏感的地方,轻柔地套弄。

      看着怀里原本还病怏怏的小女人忽然就跟个妖精似的开始煽风点火,陆丰泽抬手,想要去阻止她,毕竟,她还在打着点滴。

      可是,林芝芝却是铁了心似的要取悦他,湿-软的舌尖无比灵活地挑-逗着他,柔肉无骨的小手比起她的舌头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呵……”

      看着匍匐在自己胸前的小女人,陆丰泽再也控制不住,一声舒畅的低吼从喉咙中溢了出来了。

      为了不至于把林芝芝另外一只手背上的针头弄掉,他就靠在床头里,不动,由着林芝芝在他的身上胡来。

      林芝芝亲吻着他的身体,像是被他的那声舒畅的代吼给迷惑了般,唇舌愈发灵活的一路向下,从陆丰泽的胸膛到腹部,再继续寸寸往下……

      “哦……”

      当林芝芝张嘴,一口将他含入唇齿之内,抵入深处的刹那,一声无比舒畅的低吼声,再次控制不住地从陆丰泽的喉骨中冲了出来。

      林芝芝用力狠狠地吸了一下他,然后握着他,深深浅浅不停地动了起来……

      ………………

      或许是一个月没做,压抑的有些久了;又或许,是林芝芝给他的体验太过刺激;又或许,是考虑到林芝芝还病着,所以,不过才十几分钟后,陆丰泽便猛地从林芝芝的嘴里拔出来,释放在了外面。

      林芝芝看着他雄赳赳气昂昂的小兄弟跳动着喷-射出一柱又一柱乳白色的透明液体后,又软进他的胸口,有些疲惫地闭上了双眼。

      陆丰泽低头,看着她那此刻已然染满好看酡红的脸蛋和密密麻麻轻轻闪动着的长睫毛,还有她额头上满布的细细的汗珠,低头下去,亲吻她的耳鬓,然后轻轻地将她从怀里抱下来,让她在一旁躺好,去拿了纸巾和垃圾埇过来,清理他喷-射在被子上面的液体。

      在清理的差不多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原本一直在往下滴的药水,竟然不滴了,而林芝芝的手背也微微肿了起来,开始有血在回流。

      没有迟疑,将林芝芝手背上的针头拔掉,然后按住针孔的地方,帮她轻轻地按揉。

      “好好躺一会儿,我让医生让来重新帮你扎针。”

      待揉了四五分钟,确实林芝芝手背上肿起来的地方已经消下去,没有什么问题后,陆丰泽松开她,起身便要去叫医生。

      “别走!”只不过,他才站起来,手就被林芝芝一把拉住。

      陆丰泽回头,原本闭着眼睛休憩的小女人,此刻正睁着一双水润润的潋滟眸子,像一只受伤的小麋鹿般,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他到底是犯了多大的罪呀?不过就是一个月没有理林芝芝,就让她变得如此缺乏安全感。

      “我没事了,点滴不用再打了,你别走,好吗?”

      见陆丰泽只是看着自己,不做任何的回应,林芝芝又呢喃着请求,那软软糯糯的带着虚弱的声音,就像一片柔软的羽毛,一遍遍拂过陆丰泽的心口,让他身体里的血液又一次抑制不住地开始叫嚣起来,一颗心软的不成样子。

      重新在床边坐下,陆丰泽俯身下去,带着微微粗粝的温热落下,包裹住林芝芝半边绯红的小脸,无比灼亮的黑眸沉沉地看着她,哑着嗓子问道,“就这么害怕我离开吗?‘

      林芝芝点头,用力地点了点头,眼泪毫无预警,瞬间便顺着眼角滑了下来。

      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很坚强了,可是,在陆丰泽的面前,她却脆弱的不堪一击。

      “我会努力,努力变成你喜欢的样子,不会再做你不喜欢的事情,也不会再惹你不开心,所以,请别离开我。”带着浓浓的哭泣的鼻音,林芝芝再次请求。

      现在她才明白,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如果少了他/她的关注,自己只会变成一俱行尸走肉,做任何事情,都不再有意义。

      看着那样柔软的小女人,陆丰泽的眉宇却是不禁轻拧一下,心底生出些许的不安来。

      他的大拇指,轻轻抚过她的眼角,为她拭去那里的泪,再次认真而严肃地问道,“芝芝,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终究有一天,我要取别的女人为妻呢?”

      他真的不敢保证,他对林芝芝的这份坚定会一直下去,永远不变。

      林芝芝看着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去扯扯唇角,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笑不出来,于是,她只能闭上双眼,不让陆丰泽看到自己眼底毁天灭地般的绝望。

      深深地吸口气,林芝芝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几秒之后,她回答道,“如果你真的要娶别的女人为妻了,我会离开,去一个你再也看不到我的地方,一个人安静地生活下去。”

      ………………

      陆丰泽终是没有依林芝芝,还是叫了医生上来,给她重新扎好了针头,继续把才滴了五分之一不到的药水给打完。

      躺在床上,抱着林芝芝,看着她那密密的长睫毛上还挂着的颗颗细小的泪珠,陆丰泽低头下去,亲吻她的眉心,柔声哄着她道,“睡吧,我就在这里。”

      林芝芝的长睫毛轻轻闪动,将小脸埋进他的胸膛里,努力不让自己再去胡思乱想。

      陆丰泽靠在床头里,一直没有再睡,而是守着林芝芝把点滴打完。

      等点滴打完之后,他去帮林芝芝拔了针,又轻轻地帮她按揉针孔的地方,等她手背上的针孔差不多都消了,没什么事后,他看看时间,已经是早点六点多了。

      看着床上安静的躺着的林芝芝,陆丰泽知道,其实她一直没有睡着,只不过,她现在的情绪要平静多了,所以,他俯身过去,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又哄着他道,“你烧了一晚上,你下去给你弄点吃的。”

      林芝芝没有再像前面几次一样,再拽着陆丰泽不让他离开半步,而是闭着眼睛点了点头,从鼻腔里发出一个“嗯”的音符来。

      陆丰泽大掌伸过去,像对待不谙世事的孩子般,再温柔宠溺不过的揉了揉她的发顶,赞赏道,“乖!”

      看着林芝芝真的已经平静下来,陆丰泽这才起身,下楼去。

      听着那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楼下,林芝芝才睁开了双眼,往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

      下床,来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看着窗外仍旧白茫茫的一片,林芝芝抬起双手抱紧了自己。

      明明屋子里的暖气让整个公寓温暖如春,可是,一想到陆丰泽的话,她便浑身都冷的刺骨。

      她会努力,努力变成陆丰泽想要的样子。

      但是,如果终究有一天,陆丰泽娶了别的女人为妻,她只能选择离开……

      ………………

      陆丰泽来到楼下厨房,把所有的橱柜和冰箱都翻了一遍,发现除了喝的,其它什么吃的都没有。

      不过想想也对,林芝芝才搬过来,又那么忙,怎么可能会在公寓里弄吃的。

      拿过手机,拨通了肖以笑的电话,陆丰泽让肖以笑马上去买一些小米蔬菜水颗肉类什么的带到林芝芝这儿来,因为他知道,肖以笑住的地方,不管是离君悦华庭还是绵绣花城,都很近。

      电话那头已经起床正在洗漱的肖以笑接到大boSS的电话,是一秒都不敢耽搁,不过想着现在去超市买,肯定耽误时间呀,大boSS说让她越快越好,她便直接从自己家拿了现成的,因为她老妈在这儿照顾她的起居饮食,家里什么都有。

      把家里的小米大米还有各种豆类,以及蔬菜水果肉类,还有什么油盐酱醋的全部带上,整整拎了两大袋,肖以笑立刻便往绵绣花城赶。

      这边,陆丰泽挂断了肖以笑的电话,又打给了成城,让成城帮他拿几套换洗的衣物过来。

      挂断电话,既然现在什么也做不了,陆丰泽又上楼,去陪林芝芝,不过,当他回到楼上卧室的时候,却发现原本躺在床上的林芝芝正站在沙发前,手里拿着电吹风,帮他吹着他的衬衫。

      林芝芝看到只是在下面松松垮垮系了浴巾的陆丰泽进来,立刻便关了手里的电吹风,对着他扬唇明媚一笑,“是我弄湿的吧?”

      陆丰泽看着她,她的小脸和那双澄亮的眸子里,刚才那浓浓的依恋与不安已然褪去,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笑容明丽而灿烂。

      勾唇一笑,陆丰泽大步过去,抬手轻轻捏了捏她笔挺的小鼻子,宠溺道,“昨晚你自己都干了些什么,你不知道?”

      林芝芝蹙着眉心做冥思苦想状,片刻之后又摇摇头,装傻道,“忘记了。”

      陆丰泽笑,也不跟她计较,只又指尖稍微用了些力道地捏起她的下巴,很是严肃地警告道,“这次忘记了就算了,但如果下次你还这么不爱惜自己,我让你好看。”

      林芝芝一双澄亮亮的眼睛望着他,抿着唇,也不回答他的话,只将手里的衬衫递到他的面前,笑着道,“干了,穿上吧。”

      陆丰泽看一眼她手时的衬衫,狭长的眉峰微微一挑,答应一道,“好!……你帮我穿。”

      “……”林芝芝也挑眉看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放下手中的电吹风,乖乖地拿着他的衬衫过去,帮他穿。

      陆丰泽站在那儿看着她过来,很是配合地抬起手臂。

      林芝芝的身高,不矮,此刻她打着赤脚站在陆丰泽的面前,发顶的位置,刚好到陆丰泽喉结的地方,陆丰泽只要微微一垂眸,便将只穿着一条吊带真丝睡裙的林芝芝那胸前的无限春色,一览无余。

      即使是昨晚烧了一夜,她此刻的脸色和唇色都有些不好看,可是她身上的皮肤,却仍旧是无比的水润光泽,特别是她胸前的两团雪峰

      陆丰泽喉结上下滑动一下,在林芝芝抬起手过来要给他扣扣子的时候,陆丰泽长指挑起她的下颔,对准她的唇瓣,低头便吻了下去。

      林芝芝微怔一下,下一秒,双手攀上他的脖子,然后踮起脚尖,热情地回答他的吻。

      陆丰泽一边吻着她,滚烫的大掌,一边从她的睡裙下摆探了进去,他知道,林芝芝的睡裙下面,什么也没有穿。

      一把扯下自己身上的浴巾,陆丰泽有力的双手,托起林芝芝的臀,将她抱了起来,在林芝芝主动勾起双腿,夹紧她紧壮的腰身的时候,他已然变得肿胀不已的粗长抵上去,往上一送……

      “啊……”

      空虚了整整一个月的身体瞬间被渴望的粗壮填满,那种满足与愉悦,无法形容,酣畅的嘤-咛声,完全不受控制地便从唇齿间溢了出来。

      陆丰泽勾唇魅惑一笑,抱着她,保持着灌入的姿势,额头抵住她的,低哑的不像话的嗓音毫不吝啬地赞赏道,“一个月没做,你不仅变得热情多了,也更紧了……”

      林芝芝紧咬着唇角,如丝的媚眼嗔他一眼,一张小脸瞬间红的不成样子。

      陆丰泽相当满意地轻啄一下她的鼻尖,保持着在她的身体里,抱着她大步往床边走去……

      ………………

      开车一路飞奔,从结束和陆丰泽的通话到出现在绵绣花城林芝芝公寓的门外,肖以笑花了半个小时不到。

      深喘了几个大气之后,她抬手,打算像前面几次一样,自己输入密码直接开门,可是,手伸到半空中,又忽地顿住。

      今天和前两天可不同,大boSS在里面呀!

      如果万一她自己输入密码进去,撞见大boSS和林芝芝在里面做些什么不可描叙的事情,那她今年一整年的奖金估计都要泡汤了。

      毕竟,大boSS和林芝芝一个月没见了,干柴烈火,一点就着呀!

      想到这,皱着眉头深吸口气,然后原本要去输入密码的手,改为了去按门铃,然后,老老实实地等在门外。

      只不过,她等了好久都没有人来开门。

      大boSS明明已经醒了,打电话给她了呀,不应该还在睡觉呀?难道……她猜对了?!

      抱着试试的心态,她又按了一次门铃。

      这一次,仍旧是一样,等了四五分钟,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好吧!

      肖以笑郁闷地将手里的两大袋东西丢在门口,然后,斜斜地靠到门一边的墙壁上,掏出香烟,点燃一根,仰头望着天花板抽了起来。

      这大boSS也太不厚道了,这大冬天的,一大早叫她来送东西,等她气喘吁吁地到了,他们却在爽。

      一根香吸完,当肖以笑正拿了第二根继续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她抬眸看去,一眼便看到了推着个大行李箱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成城。

      嘿嘿!

      成城肯定也是被大boSS叫来送东西的吧,要不然,他不至于这么早出现在这儿。

      “早,成特助!”看着走过来的成城,肖以笑咧开嘴笑呵呵地打招呼。

      成城看一眼肖以笑,又看一眼门口的那两大袋东西,立刻便明白她为什么会在这儿了,笑着道,“早!怎么不进去。”

      肖以笑又是“呵呵”一笑,“刚上来,歇会儿,喘口气。”

      难道让她告诉成城,其实她已经到了十几二十分钟了,不过大boSS和林芝芝在里面ooXX,她不方便打扰,所以一直在外面等着吗?!

      成城这个老实孩子也不多想,直接便过去,按了几下门铃。

      这一次,他们等了两分钟不到,门就开了,出现在门口的,自然是他们的大boSS陆丰泽。

      只不过,大boSS的脸色,实在是有点不妙呀!

      用肖以笑的理会就是,一脸的欲求不满。

      “早,老板。”

      “早,陆总。”

      陆丰泽掀睐扫他们俩一眼,直接冷冷地道,“把东西放下,人可以走了。”

      肖以笑,“……”

      “是,老板。”

      成城点头,把大行李箱拎到陆丰泽的面前,然后,又扯了一把低着头愣在那儿的肖以笑。

      肖以笑反应过来,立刻咧开嘴笑着答应一声“好”,然后,转身跟成城一起离开。

      “肖以笑。”

      只不过,他们才转身,身后就又传来陆丰泽凉嗖嗖的声音。

      “呵呵……陆总。”肖以笑赶紧又转回身去,脸上堆满笑容,“还有什么吩咐?”

      陆丰泽掀眸瞟她一眼,“把林芝芝这两天的全部通告都推掉,让她休息两天,还有,上午10点,让苏艾过来。”

      “是。”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