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62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062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因为要去超市,超市里人多眼杂,万一要是有人认出林芝芝了那事情可以不太好办了,所以,苏艾不放心,就打电话给了肖以笑。

      虽然林芝芝的身边有司机傅哥跟着,还有苏艾,可是肖以笑仍旧不放心,这万一要是有个什么事,陆大boSS还不直接削了她。

      所以,肖以笑直接去了超市,跟林芝芝他们会合。

      还好,超市离她住的地方也不算远,她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

      因为林芝芝裹的确实是挺严实的,一张脸基本上只露出两只眼睛在外面,所以不是特别熟悉她的人,看到她还真的认不出来。

      陪着林芝芝在超市里逛了将近一个钟,差不多两购物车都塞满了,林芝芝才心满意足了,去买单。

      好在今天是工作日,而且是上班时间,超市的人不多,排队买单的人也很少,第二个就是他们了。

      等他们单买的差不多了,正付了款,装了东西准备要走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声急促的“滴滴滴”的刺耳的报警声。

      “那个女的,给我站住!”紧接着响起的,是超市保安的一声大呵声。

      下意识地,林芝芝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不止是林芝芝,超市里其他所有只到声音的人,也都望了过去。

      “说的就是你,给我站住,听到没有!”

      当林芝芝转头望过去的时候,只看到一个保安正拿着电棒,一边大叫一边大步往前追去,再往前面看过去,一眼,林芝芝便看到一个女的正怀里揣着什么东西,急匆匆地往超市外跑,想必是那个女人偷了超市的东西被发现了,所以保安才追上去的吧。

      这年前,怎么还会有人来这种大超市偷东西。

      只是,下一秒,她眉心微蹙一下,整个人立刻便有些微怔住了,因为那个女人的背影,怎么那么眼熟。

      “别跑!”见那女人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打算,而且越跑越快,保安也加快了步伐追上去,一边追一边挥舞着手里的电棒大叫道,“她偷东西,赶紧拦住她。”

      女人听到身后传来的大叫声,惊恐地往后看了一眼,看到越来越近的保安,更加慌乱地往外跑。

      也就在女人回头的刹那,林芝芝的心跳,瞬间就漏了一拍。

      自从上次陆丰泽派成城来帮自己解了围,带着自己离开林家别墅后,林芝芝就真的对林家所有的人彻底心灰意冷了,再不想管林家的任何事情,所以,在过去的这一个多月里,她是真的完全没有去关注过和林家有关的任何事情,也不会有人在她的面前提起过。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不过一个月零几天而已,林家竟然就落魄到了这种程度,刘素雅竟然跑到超市来偷东西了。

      此刻,她那灰头土脸满身狼狈的模样,哪里会有人想得到,她曾经是多么的光鲜亮丽,趾高气昂,过着富太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超市入口有保安听到,立刻便跑了进来,看到怀里正揣着东西往外跑的女人,立刻便扑过去,将那女人摁倒在地,控制住。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被控制住后,保安还没有说什么,刘素雅便立刻挣扎着大叫了起来。

      后面追上来的保安气喘吁吁的停在刘素雅的面前,用手里的电棒指着她道,“偷了什么东西,拿出来。”

      刘素雅恶狠狠地瞪着保安,争辩道,“我没有偷,你哪只狗眼看到我偷东西了?”

      “没偷,没偷那你跑什么?”刘素雅骂的那句“狗眼”直接惹怒了保安,保安相当没好气地道,“给我搜,看她身上都藏了些什么。”

      “好。”摁住刘素雅的两个保安立刻点头,然后一边摁着她一边去扯她身上的外套。

      “拿开你们的脏手,不要碰我,再碰我就报警了……”

      “哗啦”“砰”

      就在刘素雅挣扎着叫嚣的时候,保安一把扯开了她的衣服,里面藏着的东西全部掉了出来,其中有一瓶高档白酒,一下子掉到地上,摔的个粉碎,里面的白酒瞬间洒了一地。

      除了那瓶酒,那有好几件冷冻的肉类。

      林芝芝远远地看着那一幕,心里刹时五味陈杂,呼吸也跟着被人截断了般,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总之,很不舒服。

      “还说没偷,那这些是什么?”

      “这些……这些……”刘素雅一下子哑口,不知道说什么,结结巴巴半晌后,冒出一句道,“这些都是我买的。”

      “少跟她废话,直接带走,报警。”

      随着事态的发展,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林芝芝收回视线,不再去看,也不愿再看下去。

      “这女人也真是,一把年纪了这么不自爱,被抓了个现形还狡辩。”一旁的肖以笑看完这一幕幕,挑眉吐槽道。

      林芝芝低下头去,深吁口气,然后,凑到肖以笑的耳边,用只有她听得到的声音道,“笑笑,帮我个忙,好吗?”

      肖以笑一脸错愕地扭头看向她,“什么事?”

      “那个偷东西的女人是我妈,你去保安室交点钱,让保安好好教育她一下,把人放了吧,但别让我妈知道,是我。”

      终究,林芝芝还是心软,做不到对林家的人不管不顾。

      听着林芝芝的话,肖以笑渐渐震惊的瞪大了双眼,如果林芝芝不说,就算打死她,她也不会相信,那是林芝芝她妈。

      oh!mygoD!

      林芝芝看着肖以笑那在她的面前从未有过的震惊到无以复加的表情,心里真的很不舒服。

      一次又一次,刘素雅这个亲生母亲的道德品性,刷新她的三观。

      俗话都说,子不嫌母丑,可是,有刘素雅这样的母亲,林芝芝真的觉得耻辱。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震惊了好一会儿后,肖以笑回过神来,赶紧便点头答应。

      “笑笑,等一下。”

      就在肖以笑抬腿要按照叮嘱去办事的时候,林芝芝却又忽然叫住她。

      肖以笑回头,看向她,等着她的吩咐。

      林芝芝眉头紧蹙一下,又摇了摇头道,“算了,你不用去了,由她吧。”

      如果这次刘素雅得不到教训,那么就会有下一次,不会每次都那么巧,有人帮她解围。

      再说,刘素雅偷东西是事实,就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更何况,想念陆丰泽也不喜欢她再管林家人的事情。

      “啊?!”肖以笑一脸懵的,不知道林芝芝是怎么想的,一下子就又改变了主意。

      一旁的苏艾看看林芝芝,又看看肖以笑,也由点懵,完全不知道她们俩个在密谋什么大事。

      林芝芝淡淡扯了一下唇角,拎过一袋东西,直接道,“我们走吧。”

      话落,她率先迈开步子,低下头大步离开。

      如果林家的人再继续这样作下去,或许,就算她真的成为了炙手可热的一线大腕,可是,她永远都不可能真正的抬起头来,做到昂首挺胸。

      “哦!”

      肖以笑反应过来,赶紧和苏艾拎了东西,大步跟上。

      ………………

      陆丰泽到了公司,马不停蹄的便召开了临时高层会议,了解他离开公司总部,去欧洲各国巡视工作和谈收购案的这大半个月期间,国内各个项目的进展和情况,以及集团发生生各大小整改。

      等会议结束,已经是快下午一点了,陆丰泽从会议室里出来,一眼便看到陆越苍的秘书就等在会议外面,看到他出来了,立刻便笑着向前两步道,“总裁,董事长请您和白助理开完会后过去一趟。”

      陆越苍这个时候找他,十有八九是工作上的事情,所以,陆丰泽没有犹豫,只是,他不大明白,陆越苍找白佳瑶干嘛。

      是工作,还是出于白佳瑶是是他异父异母的妹妹的原因?!

      如果是工作,陆越苍从来没有不信任他,还要去问其他的助理的理由。

      “董事长找我?!”站在陆丰泽旁边的白佳瑶也诧异,向陆越苍的秘书确认道。

      秘书笑着点头,“是的,董事长请总裁和白助理一起过去。”

      陆丰泽淡淡颔首,看一眼身边的白佳瑶,一边迈开长腿一边道,“走吧。”

      白佳瑶点头,赶紧跟上。

      当他们来到陆越苍的办公室的时候,陆越苍正坐在办公桌后的大班椅里,盯着电脑屏幕看,而他偌大的办公室的休息区,有两名厨师正在将热气腾腾的菜肴摆上桌。

      瑞达集团有自己的员工食堂,有自己专门的星级厨师,伙食挺不错的,平常在公司的时候,多数情况下,陆越苍和陆丰泽都是在公司吃的,很多时候也像今天一样,厨师准备好了菜,送到陆越苍的办公室来,他们父子俩面对面坐下来,一边吃一边聊聊工作和家里的事情。

      看样子,陆越苍叫他和白佳瑶过来,主要目的,也是为了一起吃顿午饭吧。

      “爸。”

      “董事长。”

      听到声音,陆越苍朝门口看了过去,看到进来的陆丰泽和白佳瑶,立刻便慈爱地笑了起来,起身道,“佳瑶,现在不是工作,也没有外人在,你不用那么见外了,叫我伯父就好。”

      以前宁青婉回国探亲的时候,都是和丈夫带着白佳瑶一起回来的,而陆越苍和宁青婉离婚后,其实一直以朋友的身份相互联系,所以每次宁青婉回国,陆越苍都会和陆丰泽一起,陪宁青婉他们三个人一起吃顿饭,这些年下来,自然也就见过白佳瑶不少次了。

      白佳瑶扬唇明丽一笑,点头又叫了一声道,“伯父。”

      陆越苍笑着开怀地点点头,问道,“手怎么样了,都好了吗?”

      白佳瑶举起自己之前受伤的左手晃了晃,灿然道,“没事了,全好了,谢谢伯父关心。”

      “嗯,这就好。”陆越苍绕过偌大的办公桌走出来,冲着陆丰泽他们两个招手道,“来,我让食堂炒了几个菜,今天中午你们俩一起陪我吃顿饭。”

      “我正饿了,进来之前还想着中午要吃什么呢?”白佳瑶笑着过去,亲密地挽住陆越苍的手臂,笑容灿烂如花儿般地道,“没想到一来伯父这儿就有吃的,太幸福了。”

      陆丰泽看着白佳瑶挽着陆越苍往休息区的方桌走去,低头淡淡勾了勾唇角,也抬步,跟了过去。

      在来瑞达工作之前,白佳瑶和陆越苍最多也就一年见一次面,或许是因为出生在英国,从小就受着英国最优等的教育,所以白佳瑶的性格特别开朗向上,不管是和谁都很容易相熟,关键是她还长的漂亮,嘴巴又会甜,所以,特别招长辈喜欢。

      其实,有一点连陆丰泽都不太能理解,白佳瑶3岁的时候没有了亲生母亲,在将近24岁的时候父亲也过世了,为什么她的性格却是那么乐观开朗,积极上向呢?

      或许,是白佳瑶的父亲和宁青婉教女有方吧,毕竟,不管是白佳瑶的父亲还是宁青婉,都是剑桥大学的教授。

      来到休息区的方桌前,两个厨师已经将菜和碗碟筷子都布置好了,三个人吃饭,足足有八菜一汤。

      “这个我来吧!”看到厨师正拿了碗,准备盛汤,白佳瑶立刻便松开了陆越苍的手臂,笑着过去,接过厨师手里的碗,她来盛汤。

      厨师微笑着点点头,退到了一边。

      “可以了,你们都下去吧。”陆越苍看一眼两个厨师和秘书,淡淡吩咐道。

      两个厨师和秘书点头,退了出去。

      “伯父,您先喝口汤,暖暖胃。”盛好一碗汤,白佳瑶双手递到陆越苍的面前,露出两排整洁的牙齿,笑容清丽地道。

      “嗯。”陆越苍点头,在位置上坐下,又看道,“佳瑶,来,你坐我身边。”

      “好,我先给丰泽哥盛好汤。”

      陆丰泽唇角微微一勾,绕过桌子,去到对面的位置坐下。

      白佳瑶又盛了两碗汤,一碗递给了陆丰泽后,才端着另外一碗坐下,然后,捧起碗喝了一大口,又细细回味了一下,尔后露出无比享受的表情道,“嗯~~这汤真好喝,跟阿姨亲手煲的差不多。”

      陆越苍听着,立刻便开怀笑了起来,点头道,“嗯,青婉的厨艺是不错,也就你这么幸福,以后可以天天吃到青婉做的饭菜。”

      白佳瑶咧嘴灿然一笑,“伯父和丰泽哥是太忙了,如果您们有时间天天去宁园的话,阿姨一定很开心下厨给您们做饭吃。”

      陆丰泽坐下,也端起汤喝了一口,润润喉,然后,直接拿起筷子,微微勾着唇角夹菜吃,不说话。

      陆越苍又点点头道,“嗯,确实是有段时间没去看青婉了,那今天下了班,就一起回宁园吃饭。”

      “太好了,我呆会儿就打电话给阿姨。”

      陆越苍喝了口汤,又道,“对了,佳瑶,听说,你这次跟着丰泽去欧洲的表现非常不错,帮了丰泽不少的忙。”

      白佳瑶看一眼对面在吃东西的陆丰泽,又看向陆越苍嘟嘴道,“我只是做为丰泽哥的助理,学以致用,做我该做的事情而已,伯父您就别夸我了,要不然我会骄傲的。”

      “哈哈哈……”陆越苍听着,开怀地笑了起来,“骄傲可以有,但不可以自负。”

      “嗯,我记住了,谢谢伯父教诲。”

      “来,吃东西吧。”

      “好。”

      ………………

      回到绵绣花城,因为在超市撞见的那一幕幕,林芝芝心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就算林家的人对她再怎么糟糕,可是这种存在的血脉相连,是无法改变的,就算刘素雅再怎么丑陋,她也无法改变她是她的母亲的事实。

      思来想去,最后,林芝芝还是用苏艾的手机,拨通了林东阳的电话。

      整个林家,如果说唯一还有可以和林芝芝好好沟通的人,也就只有林东阳了吧。

      “谁?”

      电话一接通,便传来林东阳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听得出来,他此刻的情绪应该很不好。

      林芝芝站在公寓客厅的落地窗前,眉心微蹙一下,淡淡开口道,“东阳,是我。”

      “姐。”一听到是林芝芝的声音,林东阳立刻便兴奋地大叫了一声,“姐,你在哪?难道我们不是一家人吗?为什么你总是躲着我们,连一个联系方式都不给我们?家里出了事情,你也从来不管不问,只顾着当你的大明星?”

      其实,不管是刘素雅还是林东阳,都曾想过通过媒体来找林芝芝,林芝芝现在这么红这么火,只要他们对媒体说,他们是林芝芝的家人,那么媒体肯定愿意采访他们呀。

      可是,恰恰相反,不管是什么媒体,一知道他们是林芝芝的家人,都对他们避如蛇蝎般,立刻把他们轰走。

      林东阳也曾试图在网上发布帖子,来引起大家的关注,从而找到林芝芝,可是,他的帖子才一发布,就被管理员删除了。

      一开始的时候,林东阳还想不明白,什么时候,林芝芝有这么大的能耐了,就算她现在成了炙手可热的明星,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本事,控制了整个京城的媒体网络吧。

      但后来仔细一想,想到那天突然出现在林家,救了他们三个人的那个人,林东阳便明白,林芝芝真的是被非常有钱有势的大人物给包养了。

      要不然,林芝芝也不可能火的这么迅速呀。

      听着林东阳一连串的质问,林芝芝脸上的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仍旧情绪淡淡地道,“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妈要落魄到去超市偷东西?”

      “你怎么知道妈去超市偷东西的事,难道你看见啦?”林芝芝话音一落,林东阳便激动的立刻追问。

      “你不需要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要告诉我,林家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姐,既然你知道妈在超市偷东西的事,那你还什么都不管,让人把她送去警察局,丢人现眼,你到底还是不是林家的人?”不管林芝芝说什么,林东阳只气愤地质问。

      要知道,他刚刚去警察局保释刘素雅的时候,正好碰到他的一个同学,一听说刘素雅是因为在超市偷东西被送进了警察局,他同学都差点笑弯了腰。

      最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那个傻逼同学还把这事发了朋友圈,现在,几乎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刘素雅在超市偷东西被送进警察局的事情了,他的脸真的是都丢尽了,以后再同学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既然你不想说林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我挂了。”

      “姐。”一听到刘素雅要挂断电话,林东阳立刻便叫住她,刚才的脾气一下子就没有了,急急道,“别挂,我说,我现在就说。”

      “说吧。”林芝芝仍旧淡淡地道。

      林东阳沉了一口气,开始道,“上次你回来,虽然帮忙赶走了那个黑老大,那个黑老大也没有再来找过麻烦,但是每天还有好几波其他的人找上门来,爸受不了了,就骗妈说,先离婚,让妈出去躲一躲,这样别人就算别人找上门来,也没办法。”

      “所以,妈和爸现在离婚了,是吗?”

      林东阳点头,“妈也是彻底被吓傻了,爸这样一说,她就同意了,直接就去办了离婚,什么都没有要。”

      林芝芝听着,原本没有任何情绪的脸色,渐渐暗了下来。

      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却各自飞。

      “那后来呢?”

      “离了婚,妈是躲了出去,可是该找她的人,还都是去找她了,因为爸把妈的行踪都告诉了那些要找妈的人。”

      林芝芝听着,满心涌起的,只有悲哀。

      为有这样的父母,而万分的悲哀。

      “难道离婚之后,爸就再也不让妈回去了吗?”

      “是,离婚之后,妈一回来,爸就让人把妈给轰出去了。”

      林芝芝听着,深吁口气,无比沮丧和悲哀地垂下头去,根本不敢想像,自己的父母,竟然都是这样的一对人。

      做任何事情,基本已经没有底线了。

      听不到林芝芝的声音,林东阳又着急道,“姐,现在的问题是,不止是妈和爸离了婚,被赶了出去,爸的工厂也彻底破产了,现在欠了银行的钱不说,还欠了工人好几百万的工资,现在法院正在拍卖爸名下的所有资产,我们马上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你赶紧回来看看我们,想想办法吧。”

      林芝芝深吸口气,压下心底所有汹涌的负面情绪,努力平静下来道,“东阳,我之前把800万拿给你的时候,话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那800万,足够报答林家对我的生养之恩了!现在的这一切,都是爸和妈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得了他们,我就更加不可能,所以,你们自己好自为之吧。”

      “姐,……”

      话落,林芝芝没有再给林东阳任何说话的机会,直接便挂断了电话。

      只不过,她的电话才挂断几秒,林东阳便又立刻打了过来。

      林芝芝心里烦闷,直接将拒接,然后将林东阳的号码拉黑。

      “芝芝,……”苏艾站在一旁,看着心情极其糟糕的林芝芝,欲言又止。

      林芝芝抬眸看向苏艾,把手机还给她,叮嘱道,“如果有任何林家的人打过来找我,你就告诉他们,说打错了,如果实在是不行,你就换个电话号码吧。”

      “嗯,好,我知道了。”

      林芝芝对着苏艾淡淡扬唇一笑,转身往工作间里走去。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