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67 一辈子缠着你,不死不休

    067 一辈子缠着你,不死不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虽然大部分走的高速,可是当车下了高速,驶入最市中心的位置时,车况便开始变得糟糕起来,当他们到达瑞达大酒店的时候,已经是70多分钟后,已经是晚上10点了。

      所以,几乎是车一停稳,早已戴上墨镜,用大大的围巾把自已的半张脸都裹起来的林芝芝便下了车,大步往酒店的大堂走去。

      刚才在车上,无聊的时候,她在网上查了一下,瑞达大酒店的6606房间,是酒店里的总统套房,光只是一晚的房费,就在10万元以上。

      这个费用啧啧!实在不是一般的有钱人能承受得起的。

      不过,想来也是,陆丰泽是瑞达集团的太子爷,将来整个瑞达商业帝国的接班人,他到哪里,不是住最好的,别说10万一晚,以那些财经报刊和杂志爆出来的陆丰泽几千亿的身家,一晚100万也不为过呀,更何况,这是他自己家里的酒店。

      因为知道,像瑞达大酒店这样的六星级高档酒店,又是酒店的总统套房,没有酒店专门负责总统套房工作的人员带领,她是不可能进到6606房间的。

      所以,林芝芝没有直接去搭乘电梯,而是往大堂的服务台走去。

      只不过,她还没有走到服务台,一个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是成城。

      显然,成城已经率先看到了她,正大步朝她走了过来。

      “林小姐,这边请!”走到林芝芝的面前,成城一个字的废话都没说,直接对林芝芝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隔着墨镜,林芝芝拉下围巾,冲着成城灿然一笑。

      对于成城,这个陆丰泽身边的助理,林芝芝心里真的充满感激。

      虽然成城从来不对她多说一个字的废话,甚至是很少对她笑,可是他却总是在她需要的时候及时出现,就像航海时,在团团迷雾中忽然出现的一盏指路明灯一样,即使她清楚,这盏指路明灯,其实是成城背后的陆丰泽,但是爱屋及屋,她就是感激并且对成城充满了好感。

      点点头,她一边在成城的带领下大步往总统套房的专用电梯口走去,一边随意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到的?”

      成城一边走,一边面无表情地回答道,“不久,20分钟的样子。”

      林芝芝淡淡点头,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可是心里却有些虚虚的。

      很快,他们来到总统套房的专用电梯前,服务生看到他们过来,赶紧按下电梯,电梯门打开,成城对着林芝芝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林芝芝点头,率先走了进去。

      “你们吃过晚饭了吗?”等成城也进了电梯,电梯开始快速上升的时候,林芝芝又问成城道。

      成城摇头,“老板从下午到现在一直在忙,没有吃。”

      虽然成城说话的时候仍旧是面无表情,可是,听的林芝芝却是眉心微蹙一下,心底微微泛起一抹心疼来。

      “他经常这样,不按时吃饭吗?”

      “以前会,但现在好多了。”成城仍旧淡淡地回答。

      以前的时候,陆丰泽确实是经常忙的忘记了吃饭,但现在,有白佳瑶在身边,到了时间就会提醒他,或者跟他一起吃,所以,最近一个多月来,陆丰泽不按照吃饭的时间,倒是很少了。

      林芝芝侧头看一眼成城,见他话少,也不愿意多说,便也没再继续问下去,但是心里却是默默地想,陆丰泽的改变,是因为她吗?

      专用电梯的迅速很快,66楼的高度,不过短短两三分钟的时间,电梯便到了。

      出了电梯,斜对面就是套房的大门,大门是虚掩着的,并没有关严,堪堪敞开着缝隙,明亮的光线,从门缝隙里里倾泄出来,照在铺着华贵地毯的走廊里,整个走廊,安静的要命。

      “林小姐,请吧,老板就住在这里。”成城率先走到套房门口,推开门,站在门口的位置,对着林芝芝做出请的姿势。

      因为确定不会再有外人了,林芝芝这才摘下脸上大大的黑超,对着成城扬唇明丽一笑,“好,谢谢。”

      成城点头,又道,“如果林小姐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回房间了。”

      林芝芝淡淡点头,目送成城离开。

      看着成城离开,进了电梯之后,林芝芝才走进套房里,然后,将门轻轻地关上。

      不止是外面的走廊,偌大的总统套房里,也安静的要命。

      只以为陆丰泽是在工作,怕打扰到他,明明知道套房里铺的都是地毯,走起路来根本不会有什么声音,可是林芝芝却还是将脚上的高跟鞋脱在了门口,然后,打着赤脚,往套房里面走去。

      会客厅和起居室里没有人,书房没有人,独立的健身房里也没有人。

      林芝芝继续找,当她来到主卧,立刻便看到被随意扔在卧室沙发上的男人的西装衬衫,还有领带。

      再看一眼主卧里浴室的门,是关着的。

      不用想,林芝芝也已经知道,陆丰泽是在浴室时洗澡。

      这家伙,这么晚了晚饭也没吃,到了酒店就顾着洗澡,还真是……

      出来主卧,林芝芝来到起居室,拿起座机话筒,按照座机旁的酒店电话本,拨通了送餐电话,点了一些清淡的适合晚上吃的东西,让人送到房间里来。

      等她点完餐,才挂断电话,起身正准备回主卧,帮陆丰泽整理衣服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她才点的餐,送餐的不至于这么快就到了吧?!

      怀着好奇的心情,林芝芝调转方向,往大门口走去。

      来到门口,她拉开门,抬头一看,当看到出现在门口推着一量餐车的人时,她倏尔便愣住了。

      不止是林芝芝,推着餐车正准备进套房的白佳瑶看到看到给她开门的人竟然是林芝芝,也和林芝芝一样,同时都愣住了。

      不过,也只是愣了一瞬之后,白佳瑶便反应过来了。

      她原本以为,陆丰泽和林芝芝已经没有在一起了,因为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除了晚上,她几乎天天都陪在陆丰泽的身边,和他一起工作,一起吃饭,可是却从来没有一次,看到陆丰泽和林芝芝有任何的联系。

      可是,她没有想到,才一来惠南市,林芝芝就出现在了陆丰泽住的总统套房里,而且,是在这么晚的时候。

      “白小姐,怎么会是你?”林芝芝回过神来,笑着惊讶地率先开口。

      原本白佳瑶跟陆丰泽一起来惠南市,这件事情并不奇怪,可是这么晚了,白佳瑶却亲自推着餐车出现在陆丰泽的门外,这确实是挺让林芝芝诧异的。

      白佳瑶看着林芝芝,淡淡扬唇一笑道,“丰泽哥忙了一下午,我来给他送晚餐。”

      此刻,站在陆丰泽的套房外,不过刹那,可她的心绪,却早已百转千回,不知是何种滋味。

      “你这个妹妹真的太好了,竟然亲自给他送晚餐。”林芝芝灿然笑着,赶紧拉开门退到一边,“来,快进来吧。”

      白佳瑶点头,推着餐车进了房间。

      “丰泽哥呢?”将餐车推到餐厅,可是却一路都没有看到陆丰泽的人,白佳瑶又四下打量一圈之后,问林芝芝道。

      “他在洗澡。”林芝芝跟过去,笑容皎洁又明丽地道,“你应该也没吃晚饭吧,要不然坐下来先吃,我刚刚也点了餐,应该很快就可以送来了。”

      白佳瑶摇头,直接拒绝道,“不用了,你们吃吧,我先回去了。”

      话落,她也不等林芝芝回应,直接转身便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让她留下来陪林芝芝和陆丰泽一起吃晚餐,看他们俩个“小别胜新婚”的幸福甜蜜,她实在是没有这个心情,更加没有这个勇气。

      “白小姐,你是不是还有其它的事情找陆总?”见白佳瑶就这样走了,林芝芝追向去两步问道。

      出于礼貌,白佳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林芝芝道,“我没事,先走了。”

      “好,那我送你出去。”

      ………………

      进了电梯,白佳瑶忽然身子一软,整个人靠在了明净的电梯壁上,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她不愿意去想,今晚在陆丰泽的套房里会发生怎样的事情,但是,陆丰泽做为一个三十多岁的血气方刚的男人,又没有别的女人,他和林芝芝今晚会发生什么事情,她即使不愿意去想,也全部知道。

      其实,她真的很想很想知道,陆丰泽对林芝芝,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和想法?

      只是新鲜,随便玩玩,还是把林芝芝当成了女朋友,抑或当成了结婚对像来发展。

      但她大概了解陆丰泽,她知道,陆丰泽做事,从就不是抱着随便玩玩的态度,难道,他真的将林芝芝当成了女朋友,是在很认真地跟她相处吗?

      想到这,白佳瑶痛苦地皱起了眉头,脑袋,像是被一根细细的针扎了般,隐隐的痛,让她特别的难受。

      不管从哪一方面,她都相信,自己不会比林芝芝差。

      只要她坚持,陪在陆丰泽的身边,不断地努力,不断地为陆丰泽付出,她相信,也终有一天,陆丰泽会发现她的好,知道她的价值,会懂得她对他所有的心思,一定不会辜负她,不会让她这么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

      所以,她不能放弃,绝对不能!

      ………………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贤惠了?”

      陆丰泽洗完澡从主卧出来,听到动静,顺着声音传来方向看去,一眼便看到了正在餐厅里布置碗筷的林芝芝,而餐桌上,丰盛的晚餐已然摆放好了。

      林芝芝原本是背对着主卧的方向的,声音传来,她蓦地便回头,望了过去。

      此刻,陆丰泽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一头如墨的清爽短发湿哒哒的,水珠还悬挂在发梢的位置,将滴未滴,藏青色的浴袍披在他的身上,敞开着并没有系,露出大片蜜色的胸膛,还有六块明显的结实腹肌以及性感马甲线和人鱼线,再往下,是一双修长笔直的腿,还有白色的内裤包裹着的硕大一团,那么雄赳赳气昂昂地凸起来。

      可能是因为刚洗完澡的缘故,明亮的水晶灯下,他原本就轮廓分明的立体五管,更显深邃迷人,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散发出浓浓诱人的荷尔蒙味道。

      这样的陆丰泽,只是一眼,便看得林芝芝乱了呼吸,心湖荡漾。

      放下手里的水晶高脚杯,她转过身来,双手撑在身后的餐桌上,扬起唇角,就这样,兴致颇好的欣赏着朝自己大步而来的男人,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闪闪的,亮的惊人。

      陆丰泽走近,长臂一伸,直接便搂住了林芝芝纤柔的腰肢,将她一把扣进了怀里,和他紧紧地贴在一起。

      整个紧贴进男人宽阔柔韧的胸膛,他身上沐浴后格外清洌好闻的味道,从林芝芝的鼻尖,瞬间钻进她的肺腑,浸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让她整个人都有一种无比美好的奇妙感觉。

      双手怀不自禁地便攀上陆丰泽的脖子,看着眼前媚惑的容颜,林芝芝踮起脚尖,主动去亲吻他的下巴,仰头看着他,扬唇问道,“这样就算贤惠了吗?”

      陆丰泽勾唇,笑,视线越过她,瞟一眼餐桌上的东西,基本都是他喜欢的菜式。

      “都是你点的?”

      林芝芝也回头,看一眼餐桌上摆放好的饭菜,摇摇头道,“原本我是点了,不过这些是你妹妹送过来的,我就只好把我点的都取消了。”

      陆丰泽狭长的俊眉微拧一下,“佳瑶送过来的?”

      “嗯。”林芝芝点头,看着陆丰泽微微不安地道,“她给你送了餐过来就走了!不过,她送的都是两人份,你没有告诉她,我要过来吧?”

      刚才的时候,她确实是有点傻了,既然忘记了她和陆丰泽的关系,白佳瑶应该还不知道,只是突然看到她,一时有些意外。

      现在,白佳瑶撞到她这么晚出现陆丰泽的套房里,不用猜也肯定能知道,她和陆丰泽是什么关系了,也定然能知道,陆丰泽就是背后捧红她的那个男人了。

      如果事先,陆丰泽跟白佳瑶说了,她会来,那么白佳瑶送两人份的晚餐过来,就很好解释了。

      但如果没有,而白佳瑶又偏偏送了两人份的晚餐,这只能说明,白佳瑶是打算自己跟陆丰泽一起吃的,可因为她的突然出现,才把白佳瑶给“赶”走了。

      “你在担心什么?嗯——”

      陆丰泽深邃又无比清亮的黑眸睨着她,她眼里的顾虑,他自然看的清楚。

      林芝芝轻咬着唇角思忖一瞬,尔后才迟疑着道,“你母亲好像很讨厌我,现在你妹妹知道了我和你在一起的事情,会不会?”

      后面的话,林芝芝没有再问出口,因为她确实是不想以小人之心去度君子之腹,希望一切都只是她自己的瞎想。

      陆丰泽深邃的黑眸微眯,原本愉悦的温柔目光,忽地便染了一丝不快,不答反问道,“你害怕我母亲知道什么?”

      林芝芝仰头看着他,她和他的距离如此之近,几乎是心脏贴着心脏,呼吸纠缠着呼吸,他忽然变动的情绪,她又怎么可能感觉不到。

      但有些话有些事情,现在不说,以后也得说,现在不面对,以后更难面对。

      所以,她鼓起勇气,努力让自己看着陆丰泽,轻声道,“虽然我和赵航宇结婚半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但毕竟我和他结过婚是事实,你母亲又是赵航宇的姨外婆,她心里偏向赵航宇而讨厌我,确实是可以理解,但如果我跟你在一起的事情被你母亲知道了的话,她会不会很生气?”

      陆丰泽眯着深邃的黑眸,目光沉沉地睨着她,抬手,长指轻捏住她的下颔,又问道,“你到底是在担心我母亲会不会生气,还是担心她会不会反对阻止你在我的身边?”

      林芝芝咬唇,忽尔敛下双眸去不看他,轻声回答道,“两个都担心,但更担心后者。”

      “为什么?”陆丰泽紧追不舍。

      林芝芝再次抬眸,看向近在咫尺的陆丰泽,再肯定再认真再诚挚不过地回答他道,“因为我不想离开你。”

      “因为我能给你带来一往无前的坦荡星途,娱乐圈里说一不二的身份地位,更可以带给你所有想要的荣华富贵与虚荣?!”

      “不是。”陆丰泽的话音才落下,林芝芝便有些慌乱地摇头,大声否定。

      她踮起脚尖,娇艳的唇瓣再次印上去,吻住陆丰泽的,然后学着他的样子,吸吮舔舐,舌尖想要撬开他的赤贝,钻进他的领地里。

      可是,这一次,陆丰泽却完全不配合,只微眯着幽深沉寂的黑眸,定定地睨着慌乱不安的她,一动不动。

      感觉不到陆丰泽丝毫的回应,林芝芝慌了,乱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委屈与难过,眼泪忽然完全就不受控制地涌了起来。

      在眼珠控制不住,就要夺眶而出的前一秒,她赶紧将自己的唇舌抽离,低下头去。

      明明陆丰泽说的就都是真的,半个字的虚假都没有,她又有什么好委屈难过的,难道她今天所有的一切,不都是因为陆丰泽才拥有的吗?

      没有陆丰泽,她什么都不是,说不定连命都已经没有了。

      女人的眼泪,砸在胸膛,那么滚烫,让陆丰泽的一颗心,刹那间便柔软的一塌糊涂。

      长指再次抬起她的下颔,让她仰起头来,尔后,陆丰泽低下头去,温柔地轻轻啄她的鼻尖,她的红唇,带着些许粗粝的大拇指指腹,抚过她的眼角位置,去拭她脸上的泪。

      看着泪眼莹莹的小女人,他低沉醇厚的嗓音都放的无比柔软道,“怎么就哭了?我又没有欺负你。”

      “你就欺负我!”

      林芝芝手握成拳,一拳狠狠地砸在陆丰泽宽厚的肩膀上,哭的愈发厉害起来。

      陆丰泽笑,大掌包裹住她的拳头,放到唇边亲了亲,看着眼前撒娇的小女人,好整以暇地问道,“我怎么就欺负你呢?嗯——”

      瞪着陆丰泽,林芝芝哭的就像个被误解偷了别人东西的孩子,哭着大声道,“是,因为跟你在一起,我才成为了现在的我,我才拥有了我想要拥有的一切,可是如果没有了你,就算给我了全世界,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陆丰泽一双温热的大掌,捧起她泪水涟涟的小脸,低头去哭的通红的鼻尖,哑着嗓音问道她,“所以,你是打算要一辈子缠着我,跟我在一起不分开了,是吗?”

      “对,我就是要一辈子缠着你,跟你在一起,不死不休!”林芝芝大声回答,字字有力,像是宣誓。

      陆丰泽笑,头再次压下去,吻住她。

      这一次,不再是浅尝则止的轻啄,而是一记绵长悱恻的深吻。

      吮吸着林芝芝软软湿湿的馨香唇瓣,陆丰泽灵活的舌尖钻进她的嘴里,勾起她的丁香小舌,低低模糊地呢喃道,“这就好!那以后,就什么也别怕,一切有我在……”

      ………………

      当一场激烈的情事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一个小时后。

      林芝芝跨坐在陆丰泽的小腹之上,整个人汗涔涔地扒在他宽阔柔韧的胸口,听着他一下又一下强健有力的心跳声,那种无比真实与安宁的感觉,还有身体根本无法褪去的波涛汹涌的情-潮,让她幸福快乐的无法言喻。

      陆丰泽看着扒在自己胸口,头发都被汗水打湿了的小女人,抬手,将黏在她额前的几缕长发,轻柔地拢到她的耳后,尔后,低头下去,亲吻她的发顶,哑着嗓子低低地道,“拍了一天的戏,不累么?还这么卖力。”

      “……”

      林芝芝闭着眼睛深深的吸气,又深深地呼出,根本不理他。

      谁说她不累的,他那么持久,她的一双腿都感觉快废掉了。

      不过,当感觉到某样还来不及拔出来的物体在自己的身体里又开始叫嚣起来,迅速的壮大的时候,林芝芝赶紧一个翻身,想要从陆丰泽的身上滑下来。

      只不过,她才动,陆丰泽便抱着她,一个敏捷的翻身,在她完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就变换了姿势,从原来的她上他下,变成了她在下面。

      陆丰泽撑起身子,将林芝芝禁锢在自己的双臂之间,慢慢退出来一点,尔后精壮的腰身,用力向前一顶……

      “啊……”

      猝不及防,一声撩人心弦的嘤-咛,刹那从林芝芝的唇齿间冲破而出。

      陆丰泽看着身下全身肌-肤都粉嫩透亮的犹如一只煮熟的虾米般的小女人,勾唇满意地笑了,尔后低头下去,再次吻住她,低低道,“这次,你好好享受,换我来……”

      “嗯……”林芝芝用力,推开他,红着脸轻咬着唇角道,“那这次,可不可以不用套t套?”

      用套t套的感觉,她不喜欢,总觉得这样,陆丰泽就没有完完全全地进入她的身体里,中间多了一道阻隔。

      她喜欢他肆无忌怛地在她的身体里驰骋,让他身体里的几数个小细胞释放在她的身体里,只有这样,他们才是完完全全结合在一起的。

      陆丰泽看着她,狭长的胥峰微拢一下,没有直接拒绝,只道,“我们现在还不合适要孩子。”

      “我知道。”林芝芝点头,抬手去捧起陆丰泽那棱角分明的绝俊面庞,目光再澄亮清明不过地看着他道,“我知道我现在还不适合给你生孩子,在没有你的允许前,我不会让自己怀上,但是我不喜欢有束缚,我喜欢和你没有任何阻隔的亲密接触。”

      话落,林芝芝自己慢慢滑了下去,让陆丰泽从自己的身体里退了出来,然后,将套在他分身头上的小雨伞给摘了下来。

      陆丰泽看着,不禁勾起唇角,笑了。

      她现在是安全期,那就依了她吧。

      摘下某物头上的小雨伞,林芝芝并没有即刻扔掉,而是放到眼前,细细地欣赏起来。

      看着里面占了整个小雨伞一半的透明液体,她抬眸看一眼头顶的男人,皱眉道,“要是这些精-子都派上用场,那得创造多少生命。”

      陆丰泽看着她那可爱模样,不禁低低地笑了,将她拎在手里的小雨伞拿过来,扔到床下,尔后低头去吻了吻她,又直起身子来,手抬起她一双修长白嫩的腿,将她的双腿弯成m的形状,将自己的雄壮,抵向她的幽谷口,一边慢慢生里蹭,一边勾着唇哑着嗓子道,“如果都用上,创造一个民族也只要一次就够了。”

      身体毫无阻隔的再次被填的满满的,那种感觉,让林芝芝喜欢的要命。

      她伸手,去抓住陆丰泽的手臂,借助他的力道,让自己躬着身子坐了起来,然后,双手圈住陆丰泽的脖子,凑过去亲他。

      陆丰泽扬唇笑,下一秒,腾出一只手来,扣住林芝芝的后脑勺,深吻住她,精壮的腰身,也一前一后,深深浅浅地动了起来……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