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68 放心,不嫌弃你

    068 放心,不嫌弃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躺在床上,整整一夜,白佳瑶翻来覆去,完全没有睡着。

      既然睡不着,她很早便起了床,洗漱完换上泳衣,去酒店的室内恒温泳池游泳。

      惠南市不比京城那么冷,冬天的时候,惠南市最冷最冷的时候,也是在三四度的样子,平常都会在10度左右。

      当她来到泳池,下水游了一圈在泳池边休息的时候,发现竟然成城也在泳池里。

      但显然,他比她厉害多了,一直还在泳池里游着。

      也不知道成城游了多少个来回,等他从泳池上来的时候,白佳瑶立刻便笑着冲他挥手,打招呼道,“嗨,成城。”

      成城看到不远处的白佳瑶,摘下泳镜,扬唇笑了起来。

      拿过椅子上的白色浴袍裹上,他大步朝白佳瑶走了过去,笑着问道,“你怎么也这么早过来游泳?”

      白佳瑶披着浴巾坐在泳池边上,晃着一双白嫩的长腿一边戏水,一边仰头看着成城,扬唇道,“睡不着,所以就过来运动一下。”

      “怎么会睡不着,认床吗?”

      成城看着一张素颜的白佳瑶,她的精神确实不是很好,所以关切地问她。

      说实话,对公司里的其她女人,成城从来没有这么热情友好过。

      之所以对白佳瑶这么亲切友好,不是因为她是陆丰泽异父异母的妹妹,也不是因为她跟他一样,是陆丰泽的助理,而是因为,白佳瑶的工作能力和为人处事的方式,确确实实是让他这个在陆丰泽身边呆了将近十年的人都刮目相看。

      她好学,上进,谦卑,不骄不躁,不管是工作能力还是学识,都远胜过刚呆在陆丰泽身边的她。

      一个才26岁的女人,而且是完全可以在家里当大小姐的女人能做到这样,确实是令他佩服,也令他发自心底的对她有好感。

      白佳瑶看着他,皱着清秀的眉头想了一上,尔后点头道,“可能是吧!”

      “你体力真好,能一下子游那么多圈。”灿然一笑,白佳瑶又紧接着道。

      成城被白佳瑶夸的低头一笑,“平时事多,没什么时间锻炼,今天趁着有时间又有地方,就多游了两圈。”

      白佳瑶看着他点点头,将身边的一瓶矿泉水拧开,递到成城的面前,问道,“今天我们不用9点之前到分公司吗?”

      成城见到,赶紧接过白佳瑶递过来的水,说了声“谢谢”,尔后喝了一大口才回答道,“应该不用吧,10点钟的样子到分公司开会就好。”

      “陆总说的吗?”

      虽然在公司没人的时候,白佳瑶会叫陆丰泽“丰泽哥”,可是在公司其他的同事面前,她从来都是叫“陆总”。

      成城摇头,“我猜的。”

      白佳瑶看着成城,瞬间就明白过来,他话里的意思和他的想法了。

      心脏,像是忽然之间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般,一股刺痛,刹那蔓延。

      “成城,陆总和林小姐的感情很好吗?”

      偌大的恒温游泳馆里,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个人,所以,白佳瑶根本不用担心,有人会偷听了他们的话去。

      成城倒是没有料到,陆丰泽和林芝芝之间的事情,白佳瑶竟然已经知道了,而且看似知道的还不少。

      不过,以白佳瑶的聪慧,让她从一些蛛丝马迹上了解事实真相,似乎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既然白佳瑶都知道了,那他也不必再隐瞒,他也不想在白佳瑶的面前说假话,所以,微愣一瞬之后,他回答道,“他们之间感情好不好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老板对林小姐的态度,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很认真。”

      即使所有的一切事情,白佳瑶都已经理清楚,也更明白,林芝芝短短半年的时间里,从一个离婚妇女走到今天大众女神的位置,陆丰泽付出了多少的财力物力,可是,当事实得已从成城这儿证实的时候,她还是感觉有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了她胸口的位置,钝痛不已,痛的她连呼吸都变成了一件困难的事情。

      “白助理,你没事吧?”发现白佳忽然变得有些呆滞的眼神,还有变得苍白的脸色,成城立刻便不安地问道。

      白佳瑶回过神来,努力扯起唇角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可能是昨晚没睡好,有些头痛。”

      她没撒谎,她是真的忽然感觉头又沉又痛,大脑里像是在被什么东西啃噬般,特别不舒服。

      成城眉头微皱一下,赶紧俯身下去扶她,一边扶起她一边道,“那别游了,我先送你回房间吧!”

      白佳瑶点点头,任由成城扶着从泳池边站了起来,往游泳馆外走去……

      ………………

      一路上,白佳瑶都感觉腿有些酸软无力,但等成城扶着她回到房间的时候,她已经感觉好多了。

      成城看着她有些难看的脸色,仍旧是一点儿也不放心,问道,“怎么样,要不要叫医生来看看,或者找酒店拿些药来?”

      白佳瑶微微一笑,“我没事了,就是昨晚没休息好,又没有吃早餐就跑去游泳,有点低血糖而已,你不用担心我。”

      “真的没事了吗?”

      白佳瑶点头,“嗯,真的没事了,吃了早餐就好了。”

      “那我现在让人把早餐送过来。”说着,成城已经去拿起沙发旁的座机,拨打酒店的送餐电话。

      白佳瑶看着成城,并没有阻止,只是,心口却莫名堵的特别特别闷,特别特别慌,有种好想哭的冲动。

      这多年来,只是三年前她父亲因为意外出世的时候,她哭了整整一天一夜,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事情难倒过她,让她掉过一滴的眼泪。

      可是,为什么现在她觉得这么难艰,感觉她拥有的全世界都在渐渐离她远去一样,可是她却无能为力。

      她深深爱着的为之努力了十几年的男人,此刻,却在和别的女人缠绵悱恻。

      她该怎么办?她要怎么做,才可以不这么难受?

      ………………

      6606的总统套房里,当林芝芝睡的正香的时候,忽然传来“叮咚”“叮咚”的门铃声,她缓缓睁开双眼,当发现原本睡在自己身边的男人此刻已经没有了身影时,她浓浓的睡意,立刻便清醒了好几分,她伸手过去,探了探陆丰泽睡过的位置,被褥里,仍旧还暖暖的,残留着属于他的温度和气息。

      但想到刚才响起的门铃声,只以为是有人找陆丰泽有什么急事,林芝芝赶紧掀开被子下床,然后随意找了一件昨晚陆丰泽穿过扔在沙发上的那件藏青色的浴袍裹上,大步出去开门。

      同时,正在健身房里锻炼的陆丰泽做完一组健身动作,然后拿了毛巾,一边擦脸上的汗,一边大步出去,去开门。

      林芝芝从主卧出来,走到门口的时候就正好看到从健身房里出来的陆丰泽,看到他穿着黑色的修身短袖t恤加一条同色的运动短裤,露出结实又性感的臂膀和双腿,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的样子,她不禁便扬起唇角,笑了。

      陆丰泽一双幽深的黑眸睨着她,眸光渐渐变得灼亮。

      林芝芝的皮肤原本就特别的白,自从跟他在一起之后,就更是白里透出一股红润透亮,此刻,她身上那属于他的大大的藏青色浴袍,更衬的她唇红齿白,肌肤如凝胶般诱人。

      大步过去,他抬手,长指挑起林芝芝的下颔,尔后低头下去,吻了吻她的红唇,居高临下地睨着她,低沉的嗓音哑哑地开口道,“一大早傻笑什么?嗯——”

      “叮咚”“叮咚”

      听到第二次响起的门铃,林芝芝推他,仍旧傻傻地乐着道,“赶紧去开门吧!”

      陆丰泽才不急,管他谁在外面,头又压下去,再次攫住林芝芝的那娇艳的红唇,在她的唇瓣上吸吮一圈之后,才松开她,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门外,上了一层淡妆的白佳瑶跟昨晚上一样,推着一辆餐车,同时,手里还拿了一份文件。

      她原本不是急燥的性格,做事向来稳妥,可是,在第一次按下门铃,过了三四分钟都没有人来开门的时候,她便再也等不下去,第二按下了门铃。

      当又等了两三分钟,还没有人来开门时,她有些急燥地又抬起手,想要去按门铃。

      只不过,就在她的手要落下的同时,面前紧闭的大门,却忽然被从里面拉开,出现在她面前的,是刚健身完,一身淋漓大汗的陆丰泽。

      “丰泽哥,早!”

      看到陆丰泽,白佳瑶赶紧收起脸上的异常情绪,像往常一样,笑着和他打招呼,只是,在注意到他结实的手臂上那明显的女人指甲留下的抓痕时,她脸上的神色,控制不住的便再次黯了黯。

      “这又不是在家里,你怎么还亲自送早餐过来!”看到门口白佳瑶推着的餐车,陆丰泽忽略她脸上细微的情绪变化,淡淡扬唇,带着些许责备地道。

      主卧门口,林芝芝听到是白佳瑶的声音,想到自己此刻刚睡醒,身上还穿着陆丰泽浴袍的样子,赶紧便往后退了一步,躲进了卧室里。

      虽然白佳瑶知道了她和陆丰泽的关系,可是,她现在的这个样子如果被白佳瑶看到,总归是不好。

      所以,抓了把自己有些凌乱的长发,林芝芝赶紧往浴室的方向走去,去洗漱。

      门外,白佳瑶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冲着陆丰泽灿然一笑道,“反正我起的早,没事做,就过来和你一起吃早餐咯,还有你等下开会要的报表,我怕有问题,顺便拿过来,先给你过目一遍。”

      说着,白佳瑶拿着手里的文件,在陆丰泽的面前晃了晃。

      陆丰泽扬唇一笑,往旁边退开一步,“先进来吧!我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丰泽哥,你刚运动完,出了这么多汗,不适合洗澡。”看到陆丰泽转身就要走,正推着餐车进来的白佳瑶立刻便叫住他。

      陆丰泽停下脚步,回头看她,不禁扬唇笑道,“你才26岁,而且在国外出生长大,怎么国内中医养生的那一套,知道的这么多?”

      白佳瑶歪起脑袋灿然一笑,露出两排整洁漂亮的白牙,“因为阿姨老了,我要好好照顾她呀,所以平时有空,就会随便翻翻。”

      陆丰泽低头一笑,点头道,“好,那听你的,就吃完早餐再洗。”

      “虽然现在不能洗澡,但你还是先换身衣服吧,要不然不舒服,而且容易感冒。”

      看着白佳瑶,陆丰泽笑着无奈道,“怎么,把我当小孩呢?”

      白佳瑶嘟嘴,“才不是!我只想你一直健健康康,永远都不要生病。”

      陆丰泽无奈摇头,“好,听你的。”

      ………………

      陆丰泽回到主卧换衣服的时候,林芝芝刚好在换衣服。

      看到她已经穿好了裤子,正拿了brA在穿,陆丰泽大步过去,站到她的后面,抬手要去帮她扣brA的纽扣。

      林芝芝回头看他一眼,抿着唇角笑了,自己收回了手,任由陆丰泽帮着她穿。

      待陆丰泽帮她穿好了brA,林芝芝转过身来,抬手勾上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去啄了啄他汗涔涔的冒着浅浅青茬的下巴,故意压低声音,笑靥如花般地道,“真羡慕你有这样一个妹妹,这么关心你。”

      主卧的门没有关,所以,刚才陆丰泽和白佳瑶的话,她全听到了。

      她是真的没想到,白佳瑶和陆丰泽的感情,竟然这么好,好到甚至是让她都有些羡慕。

      但是和陆丰泽做兄妹,跟和陆丰泽做情人比,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陆丰泽勾唇,笑,一双幽深的黑眸,灼灼地全部落在她的身上,一条长臂勾住她的腰肢,另一只手抬起,再温柔宠溺不过地去捏了捏她全是胶原蛋白的脸蛋儿,低低哑哑地道,“怎么,你还用得着羡慕别人?”

      此刻,林芝芝那如凝脂般白嫩的肌-肤,配上黑色的紧身裤和性感的黑色蕾丝brA,翘臀纤腰丰乳,将她姣好的身材,衬托的无比诱人。

      如果不是因为白佳瑶就在外面,陆丰泽此刻一定会毫不犹豫再好好品尝一翻林芝芝的味道。

      林芝芝撇嘴,也不急着穿上衣,松开他便转身,去衣帽间里给陆丰泽找衣服。

      陆丰泽勾唇,也跟着往衣帽间里走去,去换衣服。

      来到衣帽间,林芝芝给陆丰泽找了一套休闲的衣服和一条内裤,又拿了一条干净的浴巾,一起然后放到他的面前,抬头看着他道,“你先换,我去洗漱。”

      话落,她抬腿就打算往外走,只不过,才走一步,却被陆丰泽直接拉了回来,那双无比深邃又灼亮的黑眸睨着她,跟孩子似地要求道,“帮我换。”

      林芝芝看他一眼,“……”

      不过,像陆丰泽这样的男人,他提出来的要求,林芝芝又怎么拒绝的了,所以,她又乖乖地退了回来。

      “把手抬起来。”

      陆丰泽笑,听话地抬起了抬起了双手。

      林芝芝伸出双手,贴近他,去脱他身上的t恤。

      男人身上的灼热气息和荷尔蒙味道,因为刚刚健身完的缘故,愈显浓烈醇厚,让人一靠近,便被深深地蛊惑,乱了心跳。

      陆丰泽看着眼前小脸蛋儿上渐渐晕开一抹抹好看酡色的小女人,像是故意的般,将双手举的老高老高,好让林芝芝更加地贴近自己的胸膛。

      “手举太高了,低一点!”

      陆丰泽比林芝芝高出21,此刻,即使林芝芝踮起脚,努力把手抬高,也没有办法把t恤从他高举的手臂上脱出来。

      听着林芝芝那软糯糯的娇嗔声,陆丰泽勾唇,笑,没有再继续为难她,直接自己将衣服脱了下来,又哑着嗓子道,“裤子帮我脱了。”

      林芝芝蹙着眉心看他一眼,“全脱吗?”

      陆丰泽居高临下地睨着她,挑着好看的眉梢道,“全湿的,你说呢!”

      “哦。”乖乖答应一声,林芝芝又伸手,去给他脱裤子。

      陆丰泽低着头,一边定定地睨着她,一边配合着她的动作,将外面的运动短裤给脱了。

      脱了外面的裤子,林芝芝看着他身上仅剩的那条白色内裤,和内裤下面硕大的一团,心跳的迅速,完全不受控制地越来越快,仿佛随时都要从胸口蹦出来似的。

      “我帮你把身上的汗掉,内裤你自己脱。”说着,林芝芝便转身去拿浴巾,打算给陆丰泽擦汗。

      只不过,陆丰泽却根本不打算放过她,直接长臂一伸,又将她捞了回来,灼灼的黑眸睨着她,好整以暇地道,“内裤怎么就让我自己脱了?嗯——”

      林芝芝抬眸看他,看到他那双星眸那么明显又愉悦的戏谑,一颗原本都快要从胸口跳出来的心脏,反而一下子就平静下来不少,撇撇嘴问道,“白小姐在外面等呢,你不想她等急了,进来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吧?”

      看着眼前忽然变得机灵的小女人,陆丰泽心情忽地变得大好。

      抬手,他长指勾起她的下颔,扬起好看的眉峰不答反问道,“什么是不该看到的?嗯——”

      林芝芝,“……”

      原本她还镇定了不少,可是面对如此无赖的陆丰泽,她的脸一下子更红了。

      “我……

      就在她想要找个借口,赶紧开溜的时候,陆丰泽的头却直接压了下来,攫住她的唇瓣,吻住了她。

      “嗯……我没洗漱……”林芝芝推他,浅浅低喃。

      陆丰泽勾唇,吻的愈发的深了,低低哑哑的模糊道,“放心,我不嫌弃你……”

      ………………

      外面的餐厅里,白佳瑶布置好了早餐,又等了一会儿,见陆丰泽不出来,好不容易才控制好的情绪,一下子又变得有些混乱急燥起来。

      往陆丰泽走进去的卧室门口看了看,见那边没有任何一点儿的动静传来,鬼使神差的,她抬步往主卧的方向走去。

      来到门口,她轻轻地叩了叩门,轻唤一声道,“丰泽哥,你在哪?”

      等一下,见里面没有任何的回应传来,她向前一步,走进卧室,四下搜索一圈,根本没有看到陆丰泽的身影,却看到偌大的主卧里,那张凌乱的大床,还有床边不远的沙发上,放着的一件属于林芝芝的桃红色的针织衫。

      昨天晚上,她看到林芝芝的时候,她的身上,穿的就是这一件桃红色的针织衫。

      眉头微蹙一下,脚步完全不受控制地,白佳瑶往卧室里那张凌乱的大床走了过去。

      “嗯……”

      只不过,她还没有走到大床边,一声女人的低低的呻-吟便犹如利剑的一道寒光,传进她的耳朵,划痛她的心脏。

      她脚步一顿,迟疑一瞬,下一秒,她转身,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