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69 你不会让我失望

    069 你不会让我失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她脚步一顿,迟疑一瞬,下一秒,她转身,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奢华的总统套房里,铺着厚厚的羊绒地毯,哪怕白佳瑶穿着高跟鞋踩在上面,也没有任何一点儿的声音,再加上她的脚步极轻极加的小心翼翼,更是没有一丝丝的声音。

      衣帽间里,正当陆丰泽的唇舌与林芝芝纠缠着难舍难分,一只大掌顺着她纤柔的腰际滑进她的黑色紧身裤里,将她半边的水蜜桃臀一掌握住的时候,向来警惕性极高,听觉更是敏锐的陆丰泽忽然便察觉到了些许异样。

      下一秒,他扯过一边的浴巾,将身上穿着的黑色brA已然被他解开且背着衣帽间入口的林芝芝裹住。

      白佳瑶走到衣帽间入口,一抬眸,看到的,便正是陆丰泽扯过了浴巾,往林芝芝身上裹的一幕,而陆丰泽仅仅只穿了一条内裤的身体,正和林芝芝紧紧地贴在一起……

      “瑶瑶,你怎么进来了?”

      “对不起!”反应过来的下一秒,白佳瑶迅速地背过身去,闭上双眼,紧紧地咬了一下自己的唇角,解释道,“对不起,丰泽哥,我敲门了,但是你们没听到。”

      林芝芝原本整个人就被陆丰泽挑-逗的几乎快要迷失了自己,当他忽然一下将唇舌抽离的时候,她还完全是懵的,但是此刻听到白佳瑶的声音,她立刻便回头,往衣帽间入口的方向看去。

      看到已然背过身去的白佳瑶,林芝芝的脸色忽地一下炸红,窘迫懊恼不已。

      陆丰泽缓了缓不悦的脸色,声音也温和下来,对白佳瑶道,“没事了,你先出去吧,我们很快出来。”

      “好。”白佳瑶控制着几乎要颤抖的自己,答应一声,抬腿大步往外走去。

      出了卧室,她像一只失去了方向的感蜜蜂一样,到处乱撞,找了好处久,才到洗手间,然后赶紧钻进去,将门反锁上。

      后面抵在门板,白佳瑶缓缓闭上双眼,只觉得整个人虚弱苍白的像是下一秒便会倒到地上去般。

      可是,她却努力,让自己站稳,不要倒下。

      深深地吸气,又深深地呼出,白佳瑶用尽浑身的力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其实,她不是什么都猜到了吗?

      猜到了林芝芝在陆丰泽这儿过夜,猜到了他们两个昨晚一夜缠绵。

      只是,她真的没有猜到,他们竟然缠绵到了这种地步,陆丰泽只不过是进去换身衣服而已,就又和林芝芝缠吻在一起,甚至是完全没有顾及在外面等他的她。

      难道,在陆丰泽的心里,她这个“妹妹”,这就么的无关紧要吗?

      还是说,陆丰泽对林芝芝,真的情太浓,意太切,感情已经好到超乎她的想像。

      有泪,毫无预警,夺眶而出,顺着眼角而下,滑进了嘴里。

      好苦,好涩,好难受!

      不行,她不能再这样,一直默默的在陆丰泽的身边,却只是当他的妹妹和助理了。

      如果她的心思,陆丰泽从来都不明白,那么从现在开始,她必须让他清楚

      ………………

      白佳瑶出了卧室之后,林芝芝便再也不敢磨蹭了,立刻便穿好了衣服,去浴室洗漱,根本懒得再理会陆丰泽。

      对于刚刚发生的小插曲,陆丰泽倒是并不在意,只是,让他感觉有些不对劲的,是白佳瑶刚刚的行为和反应。

      白佳瑶接受过专门的英国皇家礼仪培训,再加上她向来稳妥的性格,什么地方该进,什么地方不该她去,她自然分的很清楚。

      以前的时候,她就从来没有在不经得他同意的情况下,闯入任何他的私人空间。

      这一次……而且刚刚,在她转过身去背对着他的时候,他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双肩都在隐隐地颤抖。

      到底是什么,让她的情绪忽然变得那么的激烈,难道只是他忽然一声不悦的呵斥吗?

      可是以白佳瑶和他这么久以来的相处,还有她乐观开朗的性格,不至于会这样。

      又或者是……难道说……

      “你好了吗?我好了。”

      正当陆丰泽微拧起好看的眉峰,理出一些眉目的时候,林芝芝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他掀眸,看一眼已然洗漱好的林芝芝,淡淡点头,抬手搂过她道,“走吧,佳瑶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嗯。”林芝芝点头,和他一起往外走去。

      出了卧室,来到餐厅,林芝芝四下打量一圈,却没有看到白佳瑶的人。

      自然,林芝芝发现了,陆丰泽肯定发现了。

      “白小姐人呢?不会走了吧!”

      陆丰泽眉峰微拢一下,看向林芝芝道,“以后别叫白小姐,叫她佳瑶或者瑶瑶就好。”

      “嗯。”林芝芝点头,弱弱地问道,“刚才我们是不是太过份了?”

      陆丰泽睐她一眼,没说话,直接往十几米开外的洗手间方向走去。

      林芝芝看着他,站在那儿,也什么都没有再说了,反正她是觉得,自己刚才真的太有失分寸了,竟然把白佳瑶晾在外面,自己却和陆丰泽在里面卿卿我我。

      “瑶瑶,你没事吧?”来到洗手间门口,陆丰泽轻轻扣了扣洗手间的门问道。

      他肯定白佳瑶就在里面,因为以白佳瑶的礼仪作风,她是不可能不告而别的。

      “丰泽哥,我没事,我就出来。”仍旧后背抵在门板上的白佳瑶听到陆丰泽的声音,立刻便回答他道。

      “好,我们等你吃早餐。”

      “好。”

      白佳瑶答应一声,尔后深深地吸了口气,又呼出之后,才来到盥洗台前,查看镜子中的自己。

      拍了拍自己面色有些惨淡的脸蛋,又深深地吸了口气,尽最大可能地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后,她才转身,往洗手间外走去。

      ………………

      “佳瑶,早上好!”

      见到白佳瑶从洗手间里出来,林芝芝微微笑着,友好地向她打招呼。

      白佳瑶神色已然恢复平静地看向林芝芝,优雅又得体的淡淡一笑,带着疏离地回应道,“林小姐,早。”

      “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又血糖偏低了?”看着白佳瑶那即使画了淡妆,却仍旧掩藏不住的惨白的脸色,陆丰泽关切地问道。

      白佳瑶抬眸看陆丰泽,点点头,“嗯,可能吧。”

      “那赶紧坐下来吃早餐吧。”话落,陆丰泽率先拉开了餐椅,自己坐了下来。

      “嗯。”白佳瑶点头,来到陆丰泽右手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陆丰泽坐下来后,发现林芝芝还傻站在那儿没动,他即刻便掀眸,朝她看了过去。

      林芝芝接收到他的目光,立即便抿着唇角,走到他左手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餐桌是长方形的,林芝芝和陆丰泽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白佳瑶已经布置好了早餐,并且,在餐桌上摆好了三份餐具。

      一份餐具放在餐桌的首位,另外两份,则是一份在左边,一份在右边。

      既然餐具是这样布置的,那么陆丰泽自然是坐在餐桌的首位,而林芝芝和白佳瑶则面对面的坐着。

      其实,从卧室出来看到餐桌上布置的三份餐具的那一眼,林芝芝心里便挺感激白佳瑶的。

      她来给陆丰泽送早餐,竟然没有忘了她那一份,证明白佳瑶的心里,并没像宁青婉一样,看轻了她。

      “以后你不需要亲自来给我送餐,你自己先吃就好。”待林芝芝也坐下后,陆丰泽一边拿起刀叉开始吃早餐,一边对白佳瑶淡淡地道。

      白佳瑶听着陆丰泽的话,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反正就是带着一丝不开心的情绪,抬起头来看向他,有些撒娇地道,“我不喜欢一个人吃饭,那样再美的食物也没味道。”

      正在切培根的陆丰泽掀眸,看了她一眼,没有立刻说话,只接着继续切面前碟子里的培根。

      不止是陆丰泽,连林芝芝也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白佳瑶。

      说实话,她还真羡慕白佳瑶,可是在陆丰泽的面前,说任何想说的话,甚至是可以这么撒娇,或者任性。

      “那你上学的时候怎么过的?”将半块培根放进嘴里,慢慢嚼完咽下之,又喝了一口咖啡之后,陆丰泽才又看白佳瑶一眼,淡淡问她。

      “我跟同学一起。”白佳瑶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回答,眼里带着一抹异样的情绪。

      陆丰泽又掀眸看她一眼,她眼里的那抹在他的面前从未有过的倔犟的情绪,他看的清楚又明了。

      什么也没有说,他直接低下头去,然后拿了一块烤面包,又用餐刀粘上菠萝酱刷在烤面包上。

      就在白佳瑶以为陆丰泽是要自己吃的时候,他却忽然将刷好菠萝酱的烤面包,递到了林芝芝的面前。

      林芝芝不傻,自然也感觉到了白佳瑶的异样情绪。

      但是她很明白,白佳瑶此刻的异样情绪,肯定是因她而起,谁让她刚才不顾及在外面等待的她,在衣帽间里跟陆丰泽卿卿我我呢!

      所以,此刻,看到陆丰泽递到她面前的烤面色,她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要我喂你?嗯——”

      见林芝芝迟疑着不接,陆丰泽睨着她,低低哑哑的开口,那醇厚的嗓音里带着的温柔又宠溺,无法言喻。

      林芝芝轻咬着唇角嗔他一眼,再不敢迟疑,赶紧便去接过了陆丰泽手里的烤面包,然后低着头,默默地吃了起来,不说话。

      白佳瑶看着这一幕幕,在她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前一秒,赶紧低下头去,吃起早餐来。

      不过是一个早上,短短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可是,她接受的打击,却比过去26年的还要多。

      但是,她不后悔,至少,从现在开始,她更加明确,以后的路要怎么走了。

      ………………

      吃过早餐,陆丰泽并没有让林芝芝坐她自己的保姆车回影视城,而是亲自送她。

      其实林芝芝是真的不想让他送,他这样一来一回,挺浪费时间的,而且现在上下班高峰,路上还得塞车。

      不过,陆丰泽根本没听她的,直接让司机开车,去影视城。

      “你就这么闲吗,非得来回浪费几个小时送我?”看着司机发动了车子,往郊外的方向开去,林芝芝坐在后座,垮着一张脸看着陆丰泽,嘟着嘴抱怨。

      陆丰泽掀眸觑她一眼,拿过一旁放着的ipAD,尔后抬手过去,轻轻捏了捏她的脸蛋儿,不答反问道,“就这么不想和我多呆一会儿?”

      林芝芝撇嘴,瞪他,“我只是真的不想耽误你的工作,毕竟你的时间,不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

      陆丰泽勾唇一笑,挑了挑好看的眉梢,微微点头赞赏道,“嗯,悟性越来越高了!不过我在车上,照样可以工作。”

      说着,他已经点开了ipAD,开始认真浏览起了文件和邮件来。

      林芝芝见他开始工作,便单手支着下巴,撑在中间的扶手上,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更不去打扰他。

      其实,哪怕只是这样,两个人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只要她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一伸手便能抓住他,闻着他身上清洌独特的专有气息,感觉着他一呼一吸的频率,她便足够了,更何况,是此刻他那么认真专注工作时的样子,那么迷人。

      车子,很快驶入高架,进入快速路,一路平稳的前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在认真工作的陆丰泽忽然侧头过来,看向林芝芝,直接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说?”

      林芝芝看着他,错愕地微微瞪大了双眼。

      她自认为他什么异常都没有表现出来,陆丰泽怎么就看出她的心思来了。

      耸耸眉,她抿着唇角笑了笑道,“其实没什么,应该只是我自己胡思乱想罢了。”

      陆丰泽抬手过去,长指挑起她的下颔,在她娇艳的唇瓣上印下一吻,“说来听听。”

      “真的要说?”林芝芝不确定,怕自己说了,陆丰泽又不开心。

      陆丰泽点头,态度肯定。

      既然陆丰泽这么肯定的让她说,林芝芝才少了些顾虑,小心道,“我觉得,佳瑶对你的感情,或许”

      “或许什么?”见林芝芝欲言又止,陆丰泽黑眸沉沉地睨着她,追问一句。

      林芝芝看着他,迟疑一下才又继续道,“或许不止是兄妹那么简单。”

      以前的时候,她虽然见过白佳瑶几次,可是他们三个人却没有真正在一起相处过,不过今天早上一起吃早餐的时候,凭着女人的第六感,她明显的感觉到,白佳瑶对陆丰泽,格外依恋,不是妹妹对哥哥的那种,倒像是情人之间的那种。

      “那还有什么?”陆丰泽又继续追问。

      林芝芝看着他抿了抿唇角,没有再回答,只问道,“难道你没有任何异常的察觉吗?”

      陆丰泽狭长的眉峰微拢一下,没有回答林芝芝的问题。

      如果他没有察觉,那么早上的时候,就不会故意把白佳瑶晾在外面,和林芝芝在衣帽间里卿卿我我,也不会在吃早餐的时候,故意当着白佳瑶的面,对林芝芝那么宠溺,更不会让成城和白佳瑶先去分公司,而他自己却坚持送林芝芝去影视城。

      白佳瑶是个好女人,她值得拥有全心全意待她的男人,但这个男人,不是他陆丰泽。

      但是,做为“哥哥”,即使他回应不了她的感情,他也更加不想伤害了她。

      特别是在这种敏感的时候,白佳瑶从未曾向他袒露过任何她的心声,他便不能妄自揭穿她,免得她难堪尴尬,以后连兄妹都没得做,更让宁青婉夹在中间为难。

      所以,他现在能做的,便只是让白佳瑶清楚,他对林芝芝,是认真的,也好让她在了解了事实情况之后,知道自己退出来,不再往里陷,将对她自己的伤害,降到最低。

      抬手过去,陆丰泽的长指再次勾起林芝芝的下颔,一双深的犹如万年古井般的黑眸,沉沉的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格外认真又严肃地道,“芝芝,虽然你还年轻,才20出头,但是我比你大了整整12岁,我已经不年轻了。”

      看着这样认真又严肃的陆丰泽,林芝芝心弦猛地一颤,心中忽地便生出来一股不安来。

      她点头,重重一点头,“嗯,我知道。”

      看着林芝芝,陆丰泽继续开口道,“所以,我不可能再等得了10年或者12年。”

      看着他,林芝芝的心脏莫名一紧,忽然就有些难受起来,是种想哭的难受。

      眼睛一涩,有雾气,就那样完全不受控制,瞬间气氛了眼眶,模糊了视线。

      下一秒,她低下头去,沉沉点头,回应陆丰泽道,“我知道,我知道现在的我还配不上你,但是我会努力的,我会很努力很努力,不会让你等那么久的。”

      陆丰泽一只温热的大掌,去包裹住她的半边小脸,抬起她的头来,看着她眼里强忍着的泪,略微粗粝的大拇指指腹,轻轻地摩挲过她眼角的位置,浅浅温柔地勾起唇角,笑了。

      “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再开口,他低低沉沉的嗓音已经变得无比轻柔又满是呵护,充满怜惜与宠溺。

      林芝芝看着他,弯起唇,亦是笑了,重重点头,“嗯,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

      因为是去郊外,和高峰方向是相反的,所以,花一个小时不到,陆丰泽的车便来到了影视城外。

      只是,让林芝芝有些诧异的时候,前几天还算安静的片场外,今天居然围满了媒体记者。

      也不知道是透着无限低调奢华的黑色劳斯莱斯太抢眼,还是因为媒体的嗅觉太敏锐,当陆丰泽的车靠近《帝都赋》的片场的时候,所有的媒体记者便开始蠢蠢欲动,向陆丰泽的车靠近。

      看着车外的情况,林芝芝有些不安地蹙起了眉头。

      为什么今天忽然有这么多的媒体记者?像是特意来守她和陆丰泽似的。

      不过还好,陆丰泽的车隐秘性极强,从外面,是根本看不到后座的情况的。

      看着车窗外越逼越近的那一群群记者,林芝芝有些不安地去看陆丰泽,却发现陆丰泽仍旧靠在椅背里,正认真地浏览着邮件,好像根本没有察觉到车窗外的情况似的。

      但她相信,车窗外的情况,陆丰泽肯定一早就知道了,只是他根本不在乎而已。

      想到这,林芝芝原本还有些不安的心,立刻就又踏实了下来,只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一样,安静地等着车开到片场入口,停下来。

      不远处,肖以笑和苏艾还有几个保安看到陆丰泽的车开了过来,还没等车停下,他们便大步过去。

      等车一停下来,他们便停在了后座车门外,将那些涌过来的媒体记者与后座车门隔开。

      “我到了。”看到已然守候在车门旁的肖以笑他们,林芝芝看向陆丰泽,淡淡开口。

      陆丰泽这才抬起头来看向林芝芝,尔后俯身过去,在她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颔首道,“嗯,下去吧!”

      林芝芝看着他,那双澄亮的大眼睛里,全是满满幸福甜蜜的笑意,凑过去,她也主动亲了一下陆丰泽的脸,才点头答应了一声“嗯”,然后转身,要去推车门下车。

      “今天的拍摄结束了就去我那。”忽地,陆丰泽又拉住她,又低声叮嘱。

      林芝芝蓦地回头看他,灿然一笑,沉沉答应一声“嗯”,将墨镜戴上,这才推开门下了车。

      当车门一推开,涌过来的记者便扛着长枪短炮,镜头对准从车里下来的林芝芝不断地闪烁,更有记者,举着手里的话筒递向林芝芝,不断地向前挤。

      林芝芝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场面,自然是淡定的很,下车之后,再从容不迫地将车门甩上,然后在肖以笑和苏艾还有保安的保护开道下,抬起头,唇角扬起淡淡优雅的弧度,昂首信步地往前走,那份优雅与自信,就算是久居一线的明星大腕,也未必能做得到。

      “芝芝,和你一起坐在车里的是不是个男人,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林芝芝小姐,请问车里的人是谁,是你的男朋友吗?”

      “林小姐,一直有传闻说,其实你一出道就是被男人包养了,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好资源源源不断的送上门来,请问包养你的这个男人是谁,是不是就是车里的男人?”

      “林小姐,听说《帝都赋》的女二号周玥雯已经离开了剧组,请问是真的吗?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周玥雯这么快就离开了剧组呢?接下来《帝都赋》的新女二号会是谁,你能透露了一下吗?”

      ……

      林芝芝才迈开步子,记者便涌了过来,将她团团围住,举着话筒,对她抛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来,肖以笑和苏艾护着她,保安则在前面,吃力的开出一条道来,林芝芝则像是什么也没的听到似的,只往前走着自己的路。

      就在她已经走到了片场大门口,大家都以为她根本不会理会记者的问题的时候,她却又忽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的,隔着墨镜,看向身后仍旧停在那儿的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

      在看了一眼那黑色的劳斯莱斯后,林芝芝优雅扬唇一笑,对着媒体记者道,“你们猜,猜猜车里的人是谁,也可以猜猜看,《帝都赋》新的女二号是谁!”

      话落,林芝芝又是勾唇优雅一笑,尔后,再次迈开步子,昂首信步地往片场里走去,留下一片面面相觑的记者们。

      林芝芝看着她那份优雅与自信,还有她渐长的调-戏媒体的本事,心里都不禁啧啧咂舌。

      果然呀,林芝芝被陆大boSS带坏了。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