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70 做人需要有底线

    070 做人需要有底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周玥雯怎么样了?”

      趁着拍戏休息的间隙,林芝芝一边抱着个保温杯喝热水,一边问身边的肖以笑道。

      她相信,以肖以笑的办事手段和对周玥雯向来的态度,她一定不会对周玥雯手下留情的。

      肖以笑见这都好半天了,林芝芝才想起来问周玥雯的情况,就知道她对周玥雯已经是彻底失望,基本已经友尽了。

      所以,她放心大明地一笑,扬眉道,“昨晚你一走,她就撞墙了,现在正在医院里躺着呢!”

      林芝芝原本正端着保温杯在喝水,听到肖以笑这么一说,喝水的动作不禁停了一下。

      其实她是真的不能理解,方任涵都已经不再追究上次在酒店他房间里发生的事情了,为什么周玥雯还要挺而走险,在方任涵的酒杯里下药?

      难道,是想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方任涵喝下她下了药的酒,药性发作神智不清的时候,同样拍下方任涵的照片来报复他么?

      还是说,周玥雯的野心比她想的还要更大,想拍摄了方任涵的视频,以此做为威胁,来保证自己的星途一往无前。

      那周玥雯也真是想的太美好,太贪心不足了。

      “谁来接替周玥雯,定下来没有?”慢悠悠地喝了一口热水之后,林芝芝才又开口问道。

      “这个嘛”肖以笑思忖一下,又看着林芝芝,笑眯眯地问道,“你想谁来演?”

      林芝芝斜她一眼,“我随便,制片和导演说了算。”

      “哦了。”肖以笑扬眉明了一笑,对林芝芝做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眉飞色舞地朝导演走了过去。

      林芝芝看一眼肖以笑,没管她了。

      不管这个女二由谁来演,她是真的都不介意,只要这个人不做让她下不来台面的事情,她也绝对不会为难这个女二。

      ………………

      虽然周玥雯在剧组里做的事情确实是太过份,无法让人原谅,但是她好歹和林芝芝有四年的同窗之谊,而且在投药事件之前,她们一直都还是好朋友。

      所以,周玥雯受伤住院,林芝芝不可能做到不闻不问。

      趁着中午大家吃饭休息的时间,林芝芝由肖以笑和苏艾陪着,悄悄去医院看周玥雯。

      其实肖以笑是很不想林芝芝去的,但是林芝芝坚持要去,除了陪着,她还能有什么办法。

      当她们来到医院的时候,周玥雯已经醒了,正靠在床头里,侧头看向窗外,发呆。

      听到敲门声,她扭头过去,看到进来的人是林芝芝,她什么也顾不得,立刻便掀开被子冲下床,扑向林芝芝,然后“噗通”一下跪在了林芝芝的面前,抱住了她的腿。

      一开始当周玥雯扑过来的时候,肖以笑和苏艾还吓了一跳,以为她要伤害林芝芝,看到她竟然是扑通一下跪在了林芝芝的面前,她们悬着的心立刻便放了下来。

      “芝芝,帮帮我,帮帮,你一定要帮帮我呀……”紧紧抱住林芝芝的大腿,周玥雯仰头望着她,满脸满眼都是哀求地道。

      隔着墨镜,林芝芝看着跪倒在自己眼前的周玥雯,不禁渐渐地拧紧了眉头。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曾经一起学习一起努力一起做梦的最好的朋友,有一天会像此刻这样,这么卑微地跪在自己的面前,哀求自己。

      “玥雯,有什么话,你起来再说。”抬手,林芝芝用力地想要将周玥雯扶起来,可是,她却铁了心的跪在那儿,一动不动,只泪眼汪汪地看着她。

      “不,芝芝,算我求你了,这是我最后一次求你,求你帮帮我,我不能没了这个角色。”望着林芝芝,周玥雯只哭着哀求,继续道,“如果你不愿意原谅我,帮我这最后一次,我就只能跪在这里,一直不起来。”

      肖以笑和苏艾站在一旁,都不禁皱起了眉头,但是又不好说什么。

      低头看着眼前泪流满面,痛哭流涕的周玥雯,林芝芝无奈的轻叹口气。

      既然周玥雯不愿意起来,那也就只好让她继续跪着了。

      “玥雯,在这件事情上,我不可能再帮你。”

      为了周玥雯,得罪半个娱乐圈,不值得,更何况,原本两次就都是周玥雯的问题。

      “芝芝,难道你忘了吗?忘了我们曾经一起的梦想和誓言了吗?忘了……”

      “我没忘,但你有没有想想,你自己做的都是些什么事情,如果是我的话,我早就让你声名扫地,彻底的从这个圈子里消失了。”

      这一次,林芝芝没有再容忍周玥雯,在她质问她的话还没有落下之前,便直接打断了她。

      被林芝芝这么一吼,周玥雯一下子便愣住了,没想到,向来性格柔和的林芝芝也会有这么强势的时候。

      果然是,爬上了有钱有势男人的床,就是不一样了,腰杆子就是硬了。

      “名声?!”周玥雯松开林芝芝的大腿,一声冷笑后,整个人软到了地板上,望着林芝芝,面带讥诮地质问道,“芝芝,你告诉我,名声能值几个钱?你再告诉我,在这个圈子里,哪个没钱没势没背景没靠山的女人,又是干净的?”

      林芝芝看着她,眉心微蹙,一时竟然无言以对。

      “芝芝,难道你敢跟我说,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功上位,凭的是你自己的真本事?!”见林芝芝不说话,周玥雯又讥诮地质问她。

      “你说的对,但是,做人需要有底线。”

      “底线是什么?!”周玥雯再次冷笑,“我无依无靠,没钱没势,我自己不帮我自己,谁来帮我?”

      “你那叫帮你自己吗?你那叫害人又害己。”林芝芝还没有接话,肖以笑看不下去了,斜着周玥雯直接讥诮地回敬道,“别把自己说的有多苦情多可怜,像你这种人,就是娱乐圈的败类,早清除早安宁。”

      周玥雯看向肖以笑,倒是没有生气,反而是又对着林芝芝讥诮一笑道,“林芝芝,你看,要是我有一个像你这样的经纪人,我会像现在这样,跪在你的面前求你吗?”

      肖以笑嘴角一抽,斜周玥雯一眼,没再说话了。

      林芝芝看着周玥雯,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没有再跟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单膝跪在了她的面前,和她的视线保持在同一水平上,语气也放软了下来道,“玥雯,离开娱乐圈吧,去做点别的你喜欢的事情,如果经济上有困难,我可以帮你。”

      看着林芝芝,周玥雯眼里的泪忽然就停止了流动,渐渐皱紧眉头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芝芝,你这是不打算帮我了吗?你是不想再要我这个朋友了吗?因为我没用了,拖你的后腿了,所以,就要一脚踢开我吗?”

      林芝芝眉心微蹙一下,有些无奈地低下头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友谊竟然也变成了一种被绑架的负担,成了责任和义务。

      打开身上斜跨着的包包,林芝芝从里面掏出一张50万的支票来,放到一旁的病床上,尔后,看向周玥雯道,“这里是50万,是我最后能帮你的了,以后,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联系了。”

      话落,林芝芝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站了起来,转身往外走。

      肖以笑看一眼那放在病床上的支票,嘴角又是一抽。

      林芝芝也真是人之义尽了,如果是她,才不会给周玥雯一毛钱,更何况她们之间只是朋友的关系。

      不过,林芝芝愿意给,她又能说什么,钱也不是她的。

      “林芝芝,你在这是打发叫花子吗?”看一眼就这样离开的林芝芝,又看一眼病床上的支票,周玥雯忽然又大喊,“什么叫以后不要再联系,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你以为你多高尚多伟大,你还不就是靠被男人睡才有了有了今天,才有了这几个臭钱的吗?”

      “周玥雯,你再乱叫,我让人撕了你的嘴!”原本肖以笑已经跟着林芝芝转身走了,可是听到周玥雯那难听的骂声,又折回来,斜睨着她低声警告。

      周玥雯看着林芝芝,想到之前亚视娱乐的周业鑫对她说过的话,她浑身一个冷战,立刻便噤了声,再不敢大喊大叫了。

      见周玥雯老实了,肖以笑这才咬牙一声冷哼,转身大步去跟上林芝芝。

      周玥雯看着迈着那样优雅的步伐离开的林芝芝,还蓄着泪水的双眼,渐渐淬满了怨愤与痛恨,胸口的气血,不断向上翻涌。

      既然林芝芝这样绝情,她这样苦苦求她,她都无动于衷,那她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了。

      ………………

      回片场的路上,肖以笑坐在保姆车林芝芝旁边的位置,靠在椅背里玩手机,忽然,一条热点新闻“叮”的一声,自动弹了出来。

      原本肖以笑正在和人聊天,没什么心情关注热点新闻,正当她手指落下,要去关掉那条自动弹出来的热点新闻时,却看清楚了新闻标题里赫然出现的“林芝芝”三个字。

      看一眼身边的林芝芝,肖以笑是真不知道,林芝芝什么时候又上热点新闻了,困惑地点开一看,她立刻就明了了。

      原来,是媒体记者拿今天早上陆丰泽送林芝芝回片场的事情在大肆炒作,只不过,那些媒体记者又怎么可能会知道送林芝芝回片场的人是陆丰泽,就算是知道了,没有陆丰泽的允许,也没有哪家媒体哪个记者敢曝出来呀,只是在报导里写道【林芝芝疑似跟富商交往,彻夜未归】这样的字眼,当然,报导里还配上了一张照片,正是林芝芝正好从陆丰泽的黑色劳斯莱斯里下来的一幕。

      不过,这家媒体挺识相的,把陆丰泽的车的车牌给打上了马赛克,这样,有心之人也无法查到,送林芝芝回来的人到底是谁。

      “刚出来的娱乐大事件,是关于你的,要不要看看?”看到林芝芝正坐在那儿,满脸认真地钻研着剧本,肖以笑把手机递过去给她道。

      林芝芝听到,抬眸看了一眼肖以笑递过来的手机,当看到高着的手机屏幕的那张再熟悉不过的照片里,她立刻便微皱起眉头,接过肖以笑的手机认真看了起来。

      还好,整篇报导都只是一些没有根据的猜测,报导里提到的这个富商,也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指出来,和陆丰泽有关或者就是陆丰泽。

      既然她和陆丰泽的关系没有被曝光,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其它的,媒体爱怎么炒作就怎么炒作,只要不过份,没有触及到她的底线就行。

      只是,以前所有关于她的新闻报导里,都没有任何一条是负面的,现在,却有媒体突然敢这么写,写她疑似和富商交往还有,今天早上突然围在片场外的那么多记者,难道.……一切其实是陆丰泽授意的?!

      “笑笑,你觉不觉得,今天早上突然出现的那么多媒体和这篇报导,有点蹊跷?”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林芝芝侧头笑盈盈地去问肖以笑道。

      肖以笑皱着眉头冥思苦想一下,尔后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拍了一下大腿道,“你是想说,这事其实跟大boSS有关系?!”

      林芝芝一笑,不摇头也不点头。

      知她者,莫过肖以笑也。

      “对了,下午去帮我请个专业的古琴老师来吧,有一段绒月在中秋节群臣晚宴上弹奏古琴的戏,我想演的更专业一点。”将手机还给肖以笑,林芝芝忽地话峰一转,继续低头研究剧本。

      肖以笑接过手机,笑笑道,“这也没多久了,再说你也没时间学呀,我觉得以你这专业八级的表演功力和高悟性,拍这段肯定没问题,还是不用特意去学了吧?”

      林芝芝这每天拍戏,接广告,跑通告,录节目,哪里还有时间学什么古琴呀!再说那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学会的。

      “我有没有时间学,拍这场戏有没有问题,难道我不比你清楚?!”林芝芝瞟她一眼,又淡淡道,“今天如果不请来,扣你这个月的奖金。”

      肖以笑抚额,“……”

      苍天呀!这两个老板是越来越没有人性了,还让不让她活了。

      ………………

      下午的戏林芝芝拍的很顺利,早早的就结束了拍摄,然后,跟着肖以笑请来的古琴老师请教琴艺去了。

      其实她读大学的时候,也有接触过古筝,会弹两首简单的曲子,但是这次在《帝都赋》里,她有场大戏要拍的是弹古琴,不是古筝,古琴和古筝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就像肖以笑说的,即使她不用跟古琴老师学,也一定能拍好这场大戏,可是,她始终记得自己当演员的初衷,不止是为了红,为了成为大明星,更为将每一个她演绎的角色,做到最好,成为经典,无人能及。

      也只有这样,她才能让粉丝一直的都记住她,也才能更对得起陆丰泽的这份厚爱与为她所有的付出。

      向古琴老师学了两个小时的琴艺,下午七点,林芝芝去惠南市当地的电视台录节目,等她录完节目从电视台出来,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去哪里?”见林芝芝上车坐好后,肖以笑问她道。

      林芝芝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从苏艾那儿拿过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未读信息到是挺多条的,可是,却没有一条是陆丰泽发过来的。

      想到这么晚了,如果现在赶去瑞达大酒店,可能已经接近晚上12点了,再折腾几下,就又是半夜了。

      “回酒店吧!”收起手机,林芝芝有些疲惫的靠进椅背里,淡淡地对肖以笑道。

      肖以笑点点头,又问道,“去哪个酒店?”

      林芝芝闭上眼睛,“回剧组的酒店。”

      “你确定?!”肖以笑扬眉,笑的怪异。

      林芝芝忽地睁开眼,侧头剜一眼她,“肖以笑,信不信我真扣你这个月的奖金?”

      “”肖以笑委屈呀,郁闷呀,白林芝芝一眼后,直接对前面的傅哥道,“傅哥,回剧组吧。”

      “好。”

      待车子发动,林芝芝想了想,拨通了陆丰泽的手机。

      电话响了两声,很快就被接通了。

      “我……”

      “林小姐,丰泽哥现在有事,不方便接听电话,你有什么事,我帮你传达吧。”

      电话接听,林芝芝听不到陆丰泽的声音,原本要先开口说话,可是,声音才一出,手机里,便传来了白佳瑶的声音。

      林芝芝眉心微蹙一下!

      现在都是晚上十点多了,白佳瑶还在陆丰泽的房间里干嘛?

      “没什么事,我就是想跟他说一声,让他早点休息。”一瞬的困惑之后,林芝芝微微一笑,得体道。

      “好,我会把你的话转告给丰泽哥的。”毫无停顿,白佳瑶紧接着道,“如果没其它什么事,我就挂了。”

      “嗯。”

      挂断电话,林芝芝再一次靠进椅背里,缓缓闭上双眼,但脸色,明显比刚才差了。

      白天她跟陆丰泽提起白佳瑶对他的感情可能不止兄妹那么简单的时候,陆丰泽并没有给她一个肯定的回答。

      他话里的意思,她都懂。

      但是,她从来都没有也不敢想像,陆丰泽哪一天会和自己结婚,娶自己为妻,让她成为光明正大的陆太太。

      如果,不管她怎么努力,最终都成为不了陆太太,不能和陆丰泽一直走下去,那么谁会成为陆太太呢?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