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71 你到底喜欢我的人,还 我的身体

    071 你到底喜欢我的人,还 我的身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瑞达大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里,白佳瑶才结束了和林芝芝的通话,甚至是还没有来得及将手机放回桌上去,陆丰泽便从洗手间出来了。

      “谁打来的?”看到白佳瑶握着自己的手机正打算放回原处,陆丰泽问她。

      白佳瑶看向他,再平常不过的扬唇一笑,回答道,“林小姐打来的,她让你早点休息。”

      ——让他早点休息。

      陆丰泽狭长的俊眉微挑一下,一边走向会客厅的沙发前一边对白佳瑶道,“不早了,分公司人事变动的计划,先讨论到这里,你先因去休息吧。”

      白佳瑶看着陆丰泽,迟疑一下,还是决定问道,“丰泽哥,你喜欢林芝芝吗?”

      陆丰泽来到白佳瑶的面前,单手兜进裤子口袋里,掀眸定定地看向她,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题。

      见陆丰泽不说话,白佳瑶也丝毫都不气馁,就那样,抬着头,勇敢地和陆丰泽对视着,等着他的答案。

      对视片刻之后,陆丰泽勾唇一笑,尔后转身,一边往不远处的吧台走去,一边对白佳瑶道,“你不是都知道,都看到了吗?”

      白佳瑶跟上他,倔犟地道,“不,丰泽哥,我想听你亲口说。”

      陆丰泽来到吧台前,拿了一个高脚杯,又拿了瓶红酒打开,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掀眸看一眼几步开外的白佳瑶,淡淡问,“为什么?”

      白佳瑶看着陆丰泽,只他一句再简单不过的“为什么”,便将她问的哑口无言。

      心紧十几年下来积压的对陆丰泽的爱慕与喜欢,像一座蠢蠢欲动的活火山,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但更像是心里住在千万只蚂蚁一样,在细细地啃噬着她,让她难受极了。

      见那么执拗的白佳瑶忽然就不说话了,陆丰泽倒也不急,只端起酒杯,靠在吧台旁,晃了晃杯中酡色的液体,然后轻啜一口,静静地等着她的回答。

      看着那样优雅又闲适,仿佛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了陆丰泽,白佳瑶终是有些挫败地垂下头去。

      内心从未有过的煎熬,此刻,让她无比的痛苦。

      她从来就没有想过,哪一天要把自己的爱,强加给陆丰泽,更没有想过,要用自己的爱,来束缚陆丰泽。

      她想要的,只是用自己的行动来让陆丰泽看到,她是多么的爱他,希望有一天,他也能像她一样,给予她回应。

      可是现在,所有事情,显然已经不是在按照她的设想那样发展了。

      如果,她仍旧什么也不说,……

      “因为我爱你。”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堵在胸口十几年的话,终于在这一刹那,脱口而出。

      抬起头,白佳瑶泪眼朦胧地看向陆丰泽,再认真再虔诚不过地道,“丰泽哥,我爱你!我相信这个世界上,除了阿姨外,没有哪一个女人像我一样,十几年来,每天坚持做的同一件事情,就是去爱你。”

      正垂眸看着酒杯中酡色液体的陆丰泽在听到白佳瑶开口,那么坚定有力地说出“因为我爱你”五个字的时候,心弦不禁微颤一下,抬起头来,看向她。

      看着陆丰泽,白佳瑶眼里的泪忽然就滑了下来,那么猝不及防。

      “丰泽哥,你或许从来都不知道,因为爱你,这十多年来,我付出的努力有多少,又改变了自己多少,但这些都已经不再重要了。”抬手,白佳瑶去拭自己眼角滑下来的泪,扬唇笑着道,“重要的,是现在我就在你的身边,可以为你做所有我力所能及的事情,不管是工作上的,还是照顾你,我都可以比任何一个女人做的都要好。”

      看着白佳瑶,陆丰泽好看的眉宇,渐渐紧拧了起来。

      这是这么多年来,这是白佳瑶第一次在他的面前哭,原因却只是因为她爱他。

      他无法否认,白佳瑶在工作上的优秀,不过短短一个金多月的时间,她就成为了他的左膀右臂,基本都可以胜任任何一份他交给她的工作;更无法否认,白佳瑶在生活上的体贴周到,无微不至。

      放下手里的酒杯,陆丰泽大步过去,伸开双臂将白佳瑶抱进怀里,尔后轻抚她的后背,像安抚受伤的孩子般,柔声道,“瑶瑶,不这是工作中,还是生活上,你都是一个很好很优秀的女人,但是你应该明白,从母亲第一次向我介绍你开始,我就只是把你当成了妹妹。”

      白佳瑶闭上双眼,亦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陆丰泽,将脸深埋进他的颈窝里,任眼泪,像溪流一样肆意。

      从来没有一次,她这么无助又这么脆弱过。

      “可是我不是你的妹妹……”再开口,白佳瑶已经有泣不成声,“我和你,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陆丰泽抱着她,继续轻抚她的后背,淡淡颔首,“我知道!即便如此,我也只是把你当成了妹妹。”

      白佳瑶摇头,用力的摇头,“我不要做你的妹妹,这辈子也我不会再爱上其他任何的男人,我只想在你的身边,陪着你,分担你所有的烦恼和忧愁。”

      听着白佳瑶那带着几许任性却又无比认真的话,陆丰泽却是忽地一下笑了。

      轻抚她的长发,他微叹一口气道,“瑶瑶,那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你的真命天子,没有遇到那个愿意全心全意只爱你一个人的男人。”

      埋头在陆丰泽的怀里,白佳瑶闭着双眼摇头,“不需要,我不需要别人,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子!”

      看着怀里那以执拗的白佳瑶,陆丰泽松开她,改而握住她的肩膀,低头看着已然哭的满面是泪的她,格外认真道,“瑶瑶,你刚才不是问我,喜不喜欢林芝芝吗?”

      陆丰泽的话,让白佳瑶只觉得浑身瞬间一冷,渐渐睁开眼睛,抬起头来,看向陆丰泽,等着他的回答。

      “我现在回答你。”看着白佳瑶,陆丰泽格外郑重地道,“我喜欢林芝芝,从第一次遇到她起,我就喜欢上她了,并且,现在越来越喜欢了。”

      白佳瑶看着陆丰泽,在他的话音落下的同时,时间和空气,仿佛都静止凝固了,她的呼吸跟心跳,也停止了,一切,都停止了。

      看着怔愣的白佳瑶,陆丰泽又继续认真地道,“瑶瑶,我把你当成妹妹,就跟芊芊和简夏一样,我对你们的感情,都是一样的,你们三个,都是我的妹妹,我这个当哥哥的,会尽我所能,保护你们,给你们最好的,避免你们受到一切不必要的伤害,至于其它的感情,我无能为力。”

      怔怔地看着陆丰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白佳瑶终于找回了属于自己的呼吸跟心跳,知道了陆丰泽的想法。

      原本,不止是她以为,他是真的只是把自己当成妹妹,对自己并没有其它的感情。

      这一刻,她心里,不知道是悲伤难过挫败多一点,抑或是庆幸多一点。

      至少,她没有再一切都来不及的时候,才知道了陆丰泽的想法,也让陆丰泽知道了她的想法。

      他现在还不爱她,没关系,只要她爱着他,而他又还未娶,那就够了。

      至少,这样她还有大把的时间和机会。

      “丰泽哥,你会讨厌我吗?你会把我从你的身边赶走吗?”

      看到终于缓过神来,接受一切的白佳瑶,陆丰泽终于放心多了,扬起菲薄的唇角,再人暖不过地一笑,“不会,你是我的妹妹,我怎么会讨厌你,怎么会赶你走。”

      “我知道了。”白佳瑶黯然垂下双眸去,“不管你以后和谁在一起,我都希望,你可以幸福快乐。”

      陆丰泽笑了,安抚地轻揉了一下她的长发,“好,我会如你所愿。”

      ………………

      林芝芝回到剧组所在的酒店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十二点了。

      回到自己的套房,看着眼前熟悉的环境,她脑海里浮现的,却只有陆丰泽的那张俊脸和跟他身体抵死纠缠的画面。

      她忽然就后悔了!

      陆丰泽早上的时候都交待过她了,让她拍完戏就去瑞达大酒店。

      明明那么想他,明明那么想要见到他,明明一停下来,脑子里便全是他,连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是属于他的气息和味道,为什么她要矫情,不主动去找他。

      她在等什么,在期待什么?

      期待如果她不主动去瑞达大酒店找陆丰泽,他就会来她住的酒店找她吗?

      这不是不可能。

      只是她在赌。

      可万一赌输了,损失的又是谁?!

      想到此刻,白佳瑶或许还在陆丰泽的房间里,不管他们在干什么,她都嫉妒的想要发狂。

      但是,她现在还能打电话给陆丰泽,说她很想他么?

      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

      如果这个时候她再去找他,那不就是真的自己作死吗?

      深吸口气,她扔了手上的手机,又脱了大衣,放进卧室的衣柜里,然后,往浴室走去。

      先忍忍吧,等明天早上她再联系陆丰泽。

      来到浴室,关上门,拿了卸妆油和卸妆棉,林芝芝开始卸妆。

      因为她年轻,皮肤底子又好,睫毛也长,所以,基本每次出境,都不需要像别人那样,化很浓的妆,更不需要贴假睫毛,基本上都是抹好护肤品,然后再刷两层化妆就差不多了,所以卸起妆来,也很简单,卸妆油一抹,基本就干净了,然后再有洗脸仪洗一洗,就彻底干净了。

      卸了妆,洗干净脸,林芝芝拿了张补水面膜敷上,然后,将浴缸里放了水,脱衣服泡澡。

      她平常很少泡澡,但今天特别想泡一泡。

      半躺要水温刚好的浴缸里,很舒服,放空大脑,不知不觉林芝芝便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浴缸里的水变凉了,林芝芝才一个寒战,被冷醒了过来。

      醒来后察觉到浴缸里的水基本已经没什么温度了,她赶紧起来,摘掉脸上的面膜,为了防止感冒,又用热水把自己浑身都冲了一遍,冼了头。

      等洗了头,裹着条浴巾把头发吹干,从浴室里出来拿过扔在沙发上的手机一看,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点开手机一看,仍旧是没有陆丰泽的信息。

      将手机扔回原处,林芝芝掩唇打了一个哈欠,往里面的卧室走去。

      “澡个洗怎么这么久,看看这都几点了?”

      刚走到卧室的门口,一道再熟悉不过的低低沉沉的嗓音,便传进林芝芝的耳朵里,原本带着浓浓倦意的大脑,在一刻,瞬间清醒,惊喜地抬眸,顺着声间传来的方向看去,一眼,林芝芝便看到坐在卧室落地窗前单人沙发里的那道无比眷恋的身影。

      下一秒,林芝芝完全忘记了自己全身上下,只系了一条浴巾,大步便朝陆丰泽跑了过去,然后往他身上一跳,扑进他的怀里。

      也就在她扑进陆丰泽怀里的时候,身上的浴巾一下子松掉,滑了下来,无限的春光,瞬间全部暴露在了空气当中。

      看着扑过来的小女人,陆丰泽及时伸出双手,稳稳地托住她的翘臀,那柔软嫩滑的触感,实在是……妙不可言。

      “你怎么过来了,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不是还在忙吗?”

      看着眼前的男人,林芝芝跨坐在他的大腿上,搂住他的脖子,兴奋地问他,完全顾不得或者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上的浴巾已经滑了下来,让她的整个身子都裸露出来。

      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明亮的灯光下,她全身的肌-肤莹润透亮,如上好的凝脂,透出粉嫩,特别是眼前的那两团高耸的雪峰,还有雪峰上那两颗粉色的朱颗,都无比诱人。

      几乎是控制不住的,陆丰泽原本就幽深的眸色,变得愈发深沉,如泼墨般,道道无比灼亮的暗芒,不断地闪过。

      托住林芝芝臀部的大掌,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腾出另外一只手,长指捏住她的下颔,沉沉睨着她道,“你打给我的时候是晚上10点37分,现在都几点了?嗯——”

      再开口,他低沉醇厚的嗓音,已经变得无比暗哑性感。

      “嗯!”

      林芝芝被他捏的痛了,轻咛一声,收紧双腿在他的怀里蹭了蹭,却在无意间,大腿的内侧,碰到了一个滚烫又坚硬的东西。

      不用猜,她也知道那是什么。

      狡黠一笑,林芝芝的小手往下,顺着陆丰泽裤头的位置,渐渐往下滑了进去,一把将他的粗壮握住,尔后轻咬着唇角,红着脸,看着陆丰泽肥着胆子问道,“这么晚了你过来找我,就只是为了解决它的需求吗?”

      当林芝芝那柔若无骨的微凉小手将自己一把握住的时候,陆丰泽只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瞬间都沸腾了,往身下某一处俯冲,大脑都快缺氧了。

      勾唇一笑,下一秒,他托住林芝芝翘臀的大掌向前滑动,长指抵上她幽谷口的嫩肉,往里滑了进去,头同时压过去,攫住她的唇瓣,低低喃喃地模糊道,“是呀,先解决它的需求,其它的,做完再说……”

      “嗯……

      林芝芝一声低低的轻吟,本能地夹紧双腿,整个人更紧地缩进陆丰泽的怀里,开始热情地回应他……

      或许,是觉得单人沙发的空间太狭小,在感觉到芝芝的下面已经开始有蜜液往外涌的时候,陆丰泽长指抽离,一边吻着她,双手一边托住她,将她抱了起来,放到了一旁的大床上,躺好。

      林芝芝闭着双眼,任由他将自己平放到床上,在他的唇舌也抽离,压在身上的重量消失的那一瞬,那睁眼,看向眼前的男人,发现他就站在床前,居高临下的盯着她,像一只即将要享受自己美食的猎豹般,正优雅的脱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林芝芝就躺在白色的床褥里,双腿夹紧微曲着,浑身赤-裸,闪着一双潋滟澄亮的眸子,一瞬不瞬地欣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

      那莹润的肌肤,透出诱人的莹莹亮光,一头散开的长发,更如一株盛开的黑色曼陀罗般,无比妖娆,魅惑着人心。

      陆丰泽一边脱着衣裤,一边看着她,一双无比灼亮的黑眸,似有流火溢出,亮的惊人,灼的林芝芝浑身越来越滚烫。

      在将身上所有的衣裤都脱掉的下一瞬,陆丰泽一条腿跨上床,然后抬高林芝芝的一条腿,然后精壮的腰身向前一挺,将自己肿胀的仿佛下一秒就要爆炸的粗壮,挤进林芝芝的身体里……

      “啊……”

      身体无数的空虚被瞬间填满,那种美妙的感觉,让林芝芝抑制不住的一声嘤-咛。

      陆丰泽看着身下的她,那一声娇喘,更像一道电流击中了他般,让他有些控制不住的便加快了在林芝芝身体里驰骋的速度。

      “啊……陆丰泽!”

      男人的粗壮,像烙铁般,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直戳她的子宫,林芝芝只感觉自己像一片漂浮在海面上的浮舟般,整个人摇摇欲坠,无比的刺激,却又随时有可能掉进深海里,万劫不复。

      看着林芝芝紧蹙着眉头,双手拽紧了身下的床单大叫,陆丰泽驰骋的迅速,不但没有慢下来,反而愈发地肆意。

      “陆丰泽……嗯……”林芝芝控制着自己,尽量不要叫的太大声,“你到底是喜欢我的人……还是喜欢我的身体……”

      陆丰泽勾唇,满意地笑,精壮的腰身前前后后,片刻也不停,不答反问道,“你说呢?嗯——”

      “啊……”

      林芝芝咬唇瞪着他,抓过一旁的枕头,朝他砸了过去,忽然就有些生气地叫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陆丰泽微微一闪,便轻易避开了她扔过来的枕头,尔后松开她的腿,俯身下去,再次攫住她的唇,吻住她,身下的动作,也跟着放慢放轻,低低模糊道,“如果我只是想找个女人做,那我可以每次都换不同的。”

      林芝芝睁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忽然伸过双手来,捧住陆丰泽的脸,和他唇舍分离,执拗地问道,“所以说,你是喜欢我的人,对吗?”

      陆丰泽看着她,像是惩罚般,精壮的腰身重重地往前一顶,微拧起狭长好看的眉峰道,“记住,你是我的女人,在我没有说不要你之前,你永远都只可以是我的女人。”

      ………………

      半夜疯狂导致的结果,就是林芝芝直接睡过了头,等她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上午十一点了,而她的身边,早已不见了陆丰泽的身影,连他睡过的被褥,都已经没有他的温度了。

      想到自己原本今天早上7点就有一场戏要拍,她郁闷地砸了砸自己的脑袋,赶紧掀开被子下床。

      把手机找出来,点开闹钟一看,才发现闹钟原来是被人给关了。

      不用想,她也知道是谁关的。

      原本想发条信息问陆丰泽,为什么又关她的闹钟,但是想了想,她又放弃了,转身拨打肖以笑的电话,然后,赶紧去找衣服换。

      陆丰泽关了她的闹钟,无非还不是想让她多睡一会儿。

      “喂,美人儿,睡醒啦!”电话一接通,便是肖以笑恹恹的声音。

      “肖以笑,你们明知道今天早上我有一场很重要的戏要拍的,怎么没一个人来叫醒我?”林芝芝一边找了衣服往身上穿,一边开了扬声器,有些气愤地道。

      肖以笑那才叫个冤,沉沉地叹息一声道,“美人儿,我原本也是想叫醒你的呀,不过导演说早上的戏取消了,改天再拍,所以咯,我就没叫你了。”

      这个陆大boSS呀,简直越来越没有人性了,为了能让林芝芝一个人美美地睡觉,硬生生让所有已经到场都上好妆的演员都给散了,改拍另外的配角戏份。   百 度 搜 索: 我■的■书■城■网   免费阅读更多精彩短篇小说!

      导演还屁颠屁颠地配合着,美其名曰,今天早上的天气不好,有点阴暗,达不到拍摄的效果,所以改拍其他人的戏。

      要是有个男人能这么心疼她,哪怕是个矮戳穷,她也嫁了。

      正在穿衣服的林芝芝动作顿住,微蹙着眉心思忖一下,“真的?!”

      “呵呵……”肖以笑咧开唇笑,“你就当是真的吧!”

      林芝芝,“……”

      她昨天还特意看了天气,今天一整天的天气都挺好的,难道,是陆丰泽让通知人让导演改戏的?

      想到这,林芝芝的心里,瞬间暖的不像话。

      但是因为她而改变原本的计划,耽误大家的时间,她确实是挺过意不去的。

      “呆会中午的时候,你让小艾点几道海鲜送过来,给大家加餐吧。”既然耽误了别人的时间,总得补偿大家一下。

      “好嘞,这个可以有。”

      林芝芝扬唇一笑,继续一边穿衣服一边道,“好了,我先洗漱去楼下餐厅找点吃的,然后去片场。”

      “好嘞宝贝儿,等你吃的差不多了,我让小艾过去接你。”

      “嗯。”

      挂断电话,林芝芝想到昨晚和陆丰泽纠缠到半夜的画面,还有他对她的点滴呵护,控制不住地傻笑了一下,然后赶紧穿好衣服,去洗漱。

      洗漱完,随便拿了只tF的口红抹了几下,然后带上大黑超和鸭舌帽,林芝芝便出了门,去楼下餐厅找吃的。

      “邢奕珂,你确定放着那么多的女一号不演,要跑到《帝都赋》的剧组来,出演女二号?!”

      当林芝芝快走到电梯口的时候,原本极其安静的走廊里,忽然传来一道带着薄怒的低沉有力的男声。

      ——邢奕珂?!

      眉头微皱一下,虽然不知道那个说话的男人是谁,但是林芝芝的脚步还是顿住,没有再继续向前,去打扰他们。

      ……

      作者有话说:

      哇咔咔~宝贝们猜猜看,这道带着薄怒的低沉有力的男声,是谁发出来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