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72 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072 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邢奕珂?!

      眉头微皱一下,虽然不知道那个说话的男人是谁,但是林芝芝的脚步还顿住,没有再继续向前,去打扰他们。

      对于邢奕珂,林芝芝算不上多熟稔,但她们之前一起录过《男神女神在一起》,再加上她在娱乐圈里无可动摇的一线大腕的地位,以及“冷美人”和“邢爷”的称号,林芝芝对她,还是比较关注的。

      虽然她也不相信,身为一线大腕多年的邢奕珂会替代周玥雯,来出演《帝都赋》的女二号,但是,酒店这一栋楼的整个顶层,都被剧组给包了下来,除了酒店的服务生,根本不会有外人上来,再加上刚才那一道染了薄怒的声音,林芝芝不得不相信,邢奕珂真的来了他们剧组。

      “对,我确定以及肯定。”

      没错,确实是邢奕珂的声音。

      邢奕珂表面看起来冷,除了拍戏需要,基本上不怎么笑,声音听起来也是冷冷的,就像深秋的那种绵绵细雨般的冷,很独特,又很细腻,沙沙的,听起别有一番韵味。

      听到邢奕珂那以肯定的回答,林芝芝的眉心再次一蹙,心中不禁涌起无数的好奇和困惑来。

      到底是什么,会让邢奕珂这样一个看起来像雪莲般不染风尘的女子,答应来做给她这个几乎还算是个新人的人来当绿叶?

      要知道,《帝都赋》里的女二,可是个反面角色,心思之歹毒和深沉,几乎是林芝芝从小到大,看过的所有古装电影电视剧的之最。

      这样一个反派角色,竟然由邢奕珂来出演,林芝芝真的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要知道,邢奕珂在她所有的粉丝心目中,真的就如仙女般不可亵渎。

      “荣总要是没什么事,就请回吧,这种地方实在是不适合荣总您。”紧接着,又是邢奕珂带着些许讥诮的声音。

      ——荣总?!

      林芝芝蹙眉,咬唇思忖,整个娱乐圈里,能让她想到的会用刚才那样的语气跟邢奕珂说话的姓荣的男人……

      “邢奕珂,你在跟我赌气?!”

      “没有,我只是累了,想放过自己,换一种简单的生活。”

      ——荣峥!

      是荣氏集团的大老板,荣峥。

      外界早就盛传,邢奕珂之所以能在娱乐圈里一直我行我素,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给,却长期霸占着少有的几个一线大姐大的位置,不过是因为她的后台强硬摆了。

      难道,这个传说中的邢奕珂的强硬后台,就是荣峥?!

      确实呀,荣氏娱乐是国内经纪娱乐公司的老大,有荣峥这样的男人在后面,确实够强硬了。

      想到这,林芝芝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坏坏的念头来,不知道陆丰泽和荣峥,这两个男人的实力比起来,谁更强大了?虽然她知道,荣氏集团跟瑞达集团比,差距不是一点两点,但是在娱乐圈里,荣峥才是大哥大呀。

      “简单的生活?!”荣峥淡淡一声嗤笑,“跟方任涵在一起,就是你要的简单生活?”

      ——邢奕珂跟方任涵?!

      原来方任涵喜欢邢奕珂,难怪对于周玥雯那样极尽妩媚妖冶的挑-逗,方任涵可以做到丝毫的无动于衷。

      “荣总,我不觉得我们还有说下去的必要,请回吧!”

      话音落下,邢奕珂完全没有再理会荣峥,转身便走到电梯前,去按电梯。

      林芝芝看到她走过来的身影,几乎是下意识地便退后两步,躲到了转角的位置。

      还好她穿的是运动鞋,踩在地毯上基本没有声音。

      电梯的旁边,荣峥双手斜斜地兜在裤子口袋里,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也不去阻拦邢奕珂,就那样看着她,进了电梯,然后电梯门缓缓关上,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出来吧!”

      ——出来吧?!

      林芝芝咬唇!

      不会吧,她没弄出声音来呀,荣峥是怎么发现她的?

      不过,既然荣峥都已经发现她了,那她躲着不出来,那岂不是更糟。

      摘下脸上的墨镜,林芝芝深吸口气,落落大方的走了出来,来到荣峥的面前,尔后得体一笑,礼貌地打招呼道,“荣总,你好!”

      荣峥微拧着俊眉,抬眸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幽深的眸光里,是对陌生人的淡漠与冷峻。

      “林芝芝。”

      看着眼前嫩的掐一把都能滴出水来的身形窈窕的林芝芝,荣峥意味深长地微微勾一下性感的唇角,不得不承认,陆丰泽的眼光还不错,本人比相片,更耐看,更有味道。

      但似乎,眼前的林芝芝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以前在哪里见过林芝芝呢?

      思忖一瞬,荣峥立刻便想到了。

      眼前的林芝芝,竟然有简夏的几分相似。

      不单单只是眉眼,就连气质韵味都有几分相似。

      林芝芝看着眼前冷傲又高高在上的荣峥,心里多多少少有些畏惧感,但眼里和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仍旧落落大方地笑着,客套道,“荣总您这样的大忙人能认出我,真是荣幸之至。”

      荣峥勾唇,一声不冷不热地低笑,“好歹也是陆丰泽的女人,我能不多用一点心思嘛!”

      “……”自己和陆丰泽从未在外人面前曝光过的关系,被荣峥这样云淡风轻地便揭穿,林芝芝确实是有一瞬的尴尬,或者说是意外。

      但是,也只是一瞬之后,她便镇定了下来,微微一笑道,“荣总太客气了,不管是因为什么,能让荣总记得我,便是我的荣幸。”

      荣峥斜斜地勾唇,却不见丝毫笑意,走近一步,拉近和林芝芝的距离,以绝对的身高优秀,居高临下地眯着她,压低声音道,“陆丰泽对你,还真是舍得下血本,为了你,连我的资源都抢。”

      林芝芝微仰起头来,看向已经近在咫尺的荣峥,他那张冷傲的俊颜和迫人的气势,让她微微屏住了呼吸,有些不自在。

      不过,她却并没有表现在脸上,只是仍旧的微弯着唇角看着他,不说话。

      外界都说荣峥风流倜傥,睡过的女人一辆火车都未必装得完,但此刻林芝芝却在猜测,这些传言,未必是真吧。

      “短短半年,你就从一个离婚弃妇逼近一线大腕的地位,”说着,荣峥微微一扬眉,尔后,愈发地凑近林芝芝,压低头在她的耳边,低低道,“好好抱紧陆丰泽的大腿!否则,小心,爬的高,摔的惨。”

      林芝芝被荣峥呼出来的撩人热气烫的浑身一颤,立刻便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这样诚实到甚至是有些刻薄的荣峥,确实是让林芝芝心里有点慌了,不过,她却极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优雅,看着荣峥,微微一笑,回敬道,“多谢荣总的忠告,我一定谨言慎行!”

      荣峥看着眼前慌而不乱的林芝芝,倒是满意扬了扬唇,终于露出一抹笑意来。

      不愧是陆丰泽调教出来的女人,成长挺快的。

      他接手荣氏集团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女明星没见过,但是能像林芝芝这样的新人在面对他的时候还这么淡定的,除了邢奕珂,也就只有林芝芝了。

      当然,邢奕珂是个特别的存在。

      眉梢微微一挑,看着林芝芝,荣峥赞赏道,“脑子挺好使的,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林芝芝倒是没想到,刚才的种种,不过是荣峥对自己的试探,当即心下松了口气,笑道,“荣总请说。”

      “帮我看着点我的邢奕珂,她要是在剧组里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告诉我。”说着,荣峥也不管林芝芝是不是答应,已经从风衣的口袋里掏了一张烫金的名片出来,直接塞进了林芝芝的外衣口袋里,尔后又凑近,压低声音道,“包括她和方任涵呆在一起的时候。”

      林芝芝看一眼荣峥伸进自己外衣口袋里去的那只手,“……”

      “这样的事情,荣峥随便安排一个人都会比我做的好,荣峥又何必为难我一个小女子。”

      荣峥勾唇,笑,“不,我需要的就是你。”

      邢奕珂那样冷淡的性格,荣峥并不觉得,整个剧组里,有人会比林芝芝更适合接近她。

      林芝芝蹙眉,“如果我拒绝呢?”

      荣峥扬起好看的眉梢,“不,你不会拒绝。”

      林芝芝,“……”

      是呀,她和陆丰泽的事,荣峥好像全部都知道,仅凭这一点,就足够威胁她了,她还怎么拒绝。

      看着哑口的林芝芝,荣峥好心情地一笑,尔后,迈开长腿,径直越过林芝芝,走到电梯前,按下电梯。

      林芝芝站在原地,直到荣峥进了电梯离开,她才拿出那张刚才荣峥塞进她口袋里的名片,尔后,深吁了口气。

      郁闷呀,这种当间谍的事情,她可是第一次干。

      ………………

      在《帝都赋》里,女二的角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皇后的身后,有一个强大的家庭,皇帝对皇后并没有多少的感情,但是迫于皇后家族的势力,皇帝对皇后表面却是各种宠爱,皇后也因此仗着家族的势力和皇帝的宠爱,再加上自己皇后的身份,在后宫里为所欲为,只要有敢违逆她的人,便必死无疑。

      下午的时候,林芝芝和邢奕珂有一场对手戏。

      说实话,像邢奕珂那样的冷美人,林芝芝实在是想像不出来,她扮演剧中皇后那样的反而角色会是什么样子的。

      结果定好妆,她一从化妆间里出来,不看她的演技,只看她的妆容气质,便让所有人折服。

      剧中的皇后虽然是个反面角色,可是无法否认的是她皇后的身份,她在人前雍容端庄大气的气质,还有眼里的那份目空一切的冷傲,定妆后的邢奕珂都完全表现出来了,比起周玥雯来,不知道要强多少倍,完全就没有可比性。

      上好妆好,邢奕珂跟导演和编剧还有林芝芝把戏过了一遍,然后便直接上场,开始拍摄。

      不得不说,邢奕珂是绝对专业的演员,导演一喊“Action”,她高高在上的皇后的气场便立刻震慑全场。

      这场戏拍的是刚进宫的女主角绒月在御花园里散步的时候,遇到被其她嫔妃一起簇拥着也在御花园里散步的皇后。

      绒月从小长在深山幽谷,是有一次皇帝在围猎的时候,为了追一头麋鹿,独自骑马闯进了深山幽谷里,彻底迷失了方向,完全找不到回去的路,而且被猛兽围攻。

      在皇帝以为自己要死在这深山幽谷里的时候,是正在附近采药的绒月如上天派来的仙子般突然出现,用一支玉箫吹奏一首动人的曲子,驱散了所有的猛兽,帮皇帝指引方向,走出深山。

      皇帝也因此,对绒月一见钟情,情根深种,后来经过多番努力,终于打动绒月,将绒月带回了宫,封了月妃。

      皇帝钟爱绒月,甚至说绒月是月亮上广寒宫里的嫦娥转世,但是为了保护好绒月在宫里免遭伤害,他尽可能的将对绒月的宠爱做到最低调。

      绒月看到迎面走过来的皇后,向来性子清冷不染世俗的绒月便只是退到一边,微微躬身屈膝行礼。

      皇后善妒,即使绒月进宫后,皇帝对她的宠爱还尽量维持跟以前一样,并没有减少,可是却并表示,皇后会喜欢绒月。

      看到绒月见到自己不下跪,皇后立刻就来了火气,命人逼绒月向自己下跪。

      绒月自小只跪父母先祖,跪神灵天地,除了之外,不跪任何人,连皇帝也从来不跪,此刻,自然是不会跪皇后,更何况,她进宫的时候,皇帝已经下旨,她可以在宫中自由行走,不必向任何人下跪。

      见绒月不肯跪自己,皇后便直接命人要给绒月掌嘴。

      对于皇后的无理,绒月自然是不会接受,当即便退后两步,向皇后解释道,“皇后娘娘,打我进宫之日起,皇上便有旨意,我可以不跪任何人,所以,还请皇后见谅。”

      皇后见绒月如此嚣张,二话不说,箭步过去,以让人根本无法预料的迅速,“啪”“啪”左右各一巴掌便落在了绒月的脸上,绒月猝不及防,一个趄趔,退后两步……

      林芝芝倒真是没料到,邢奕珂不仅来真的,而且下手还那么狠,结结实实的两巴掌赏在她的脸上,打的她整个人当时都有点懵。

      原本林芝芝还在想,拍戏的时候邢奕珂对她下手那么狠,是不是她帮荣峥当卧底的事情被她知道了。

      但事实又很快证明,是她想多了。

      邢奕珂之所以对她下真手,完全只是因为她够敬业,拍出来的效果够逼真而已。

      因为等拍完戏之后,肖以笑和苏艾还在抱怨邢奕珂没人性,邢奕珂却亲自拿了冰袋过来,递到她的面前。

      “没事吧?”

      林芝芝看着眼前连妆都没有卸的邢奕珂,低头笑了笑,接过她手中的冰袋,笑道,“我没想到,你会真的打我两巴掌,而且事先都完全不跟我说。”

      邢奕珂清丽的眉梢微微一动,唇角淡淡扬了扬道,“如果事先跟你说了,你就会一直想着我这两巴掌,前面的戏,就不会那么投入了。”

      林芝芝皱着眉头一想,赞同道,“确实是,还是你想的周到!拍之前我还一直在担心,和你第一次对戏,肯定不会第一次就过,结果没想到一次拍出来的效果就那么好。”

      邢奕珂神色淡淡地看着林芝芝,不带任何情绪地道,“赶紧敷敷脸吧,要不然就真肿了。”

      说完,她也不再多话,直接转身就走了。

      “果真是……够大牌!”看着就这样走了的邢奕珂,又看看林芝芝微微红肿的两侧脸颊,肖以笑不平地嘀咕,在林芝芝身边低声道,“改天有机会,你也扇回去呀!”

      林芝芝斜她一眼,“……”

      ………………

      下午拍完戏,林芝芝为国内的某知名杂志拍摄封面照,然后就直接回了酒店。

      接连两天晚上,她都快被陆丰泽折腾的散架了,就算过了一天了,下面也还有些火辣辣的疼,所以,就算是想他,但今天晚上她也坚决不主动去陆丰泽那儿,除非他再来找她,那她也拦不住。

      回到酒店,因为还早,她就让服务员送了一个果盘上来,直接去按她隔壁房间的门铃。

      原本她隔壁住的是一位副导,但是邢奕珂来了之后,这位副导就把房间让出来,给邢奕珂住了。

      在拍完照回来的路上,她就一直在想,她这样瞒着邢奕珂给荣峥当“卧底”,是真的有点不厚道,不如她先主动跟邢奕珂坦白,尽量争取到邢奕珂的信任,然后再和邢奕珂一起商量,怎么应付荣峥交待给她的“卧底”的事。

      毕竟这是荣峥和邢奕珂两个人的事情,她夹在中间,真的不合适。

      只是,当她等了几十秒后,房门被从里面拉开,出现在她面前的,竟然不是邢奕珂,而是方任涵。

      先是愣了一下,待反应过来后,林芝芝赶紧笑着道,“方老师,你也在呀!”

      方任涵看着林芝芝淡淡点头,“我就随便过来坐坐,没什么事,你和奕珂聊吧。”

      说完,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几米开外坐在沙发上正拿着剧本在研究的邢奕珂,尔后,直接越过林芝芝,走了出去。

      见方任涵这样就走了,林芝芝赶紧闪开一步,退到一边,给方任涵让出路来,然后,看着他进了对面他自己的房间。

      “进来吧。”

      直到方任涵离开看不见了之后,一直在认真看剧本的邢奕珂才抬起头来,看向林芝芝,淡淡地开口。

      林芝芝微微一笑,端着果盘进去,将门给关上。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将果盘放到沙发前的茶几上,林芝芝有些抱歉地问邢奕珂道。

      邢奕珂倒是一点儿也不客气,直接从果盘里捻过一颗樱桃,放进嘴里,然后边吃边看向林芝芝,面无表情地道,“没有,你来的正是时候。”

      见邢奕珂没跟自己见面,直接用行动接受了自己带过来的果盘,林芝芝一笑,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就刚刚方任涵的言行和邢奕珂此刻的表现来看,荣峥的担心,其实是多余了。

      据她目前所了解的情况来判断,应该是方任涵单方面的对邢奕珂有意思,邢奕珂对方任涵,应该并没有男女方面的感情。

      “其实,我是有件事情想要来跟你坦白的。”坐下之后,见邢奕珂根本不说话,又继续低头看剧本,林芝芝只好率先开口。

      邢奕珂抬头看她一眼,又捻了颗樱桃放进嘴里,脸上仍旧没有什么情绪地道,“什么事,说吧!”

      林芝芝笑笑,自己也拿了一块哈密瓜吃了起来,边吃边道,“今天上午的时候,你跟荣总在电梯旁边的对话,我听到了。”

      邢奕珂又抬眸看林芝芝一眼,一边继续吃她的樱桃,一边淡淡地道,“然后呢?”

      看着眼前的邢奕珂,林芝芝是真的挺佩服她的,她和荣峥的那段对话,那么敏感,可此刻她竟然能如此淡定,那双清亮又淡漠的眸子里,哪怕一丝丝的情绪变化都没有。

      难怪她会是圈子里公认的冷美人,这何止是性子冷淡,简直就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本事。

      “你走后,我就这被荣总抓了个现形。”低头一笑,林芝芝又继续坦白道,“然后,他就给了我一张名片,让我向他每天汇报你在剧组的情况,特别是你和方老师……”

      后面的话,林芝芝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因为她相信,邢奕珂能明白。

      终于,她的话让邢奕珂皱了皱清丽的眉头,眼神忽地便冷了两分地看向林芝芝,凉凉道,“那你来告诉我这件事情,是想做什么?”

      “我什么也不想做,我之所以来跟你说这件事情,只是觉得这些是你和荣总之间的事情,我一个外人,不适合也不方便干涉。”既然邢奕珂的态度冷了下来,林芝芝也不可能再继续笑脸相迎,态度,也强硬了下来。

      邢奕珂听着,却忽地一下又笑了。

      除了在电影电视屏幕上,林芝芝从来没有看到邢奕珂笑过。

      此刻,她扬唇,唇红齿白,笑容明媚的样子,还真是动人,充满性感又知性优雅的女人味道,难怪连荣峥那样的男人,都会被她收服。

      如果她是男人,她也会喜欢上邢奕珂这样的女人吧!

      “你胆子倒不小呀,连荣峥也敢得罪!”笑过之后,邢奕珂揶揄道。

      林芝芝一笑,叹息一声道,“是呀,我挺怕的,所以来寻求你的庇护呀。”

      邢奕珂扬眉,又笑道,“你还用得着我庇护吗?只怕你身后的那个男人,比起荣峥来,一点儿也不逊色吧。”

      明白人不说糊涂话,更何况,林芝芝后台强硬的事实,不是她一个人知道,是整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的事。

      而且,今天在拍戏,林芝芝被她两巴掌扇的往一侧踉跄时,她明显的看到,林芝芝雪白的胸脯上那浅浅的暧昧痕迹,那痕迹,还很新鲜。

      她是过来人,不可能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林芝芝低头,笑。

      既然邢奕珂这么聪明,什么都猜到了,那她又何必再此地无银三百两。

      “那,我这卧底的工作……”一笑之后,林芝芝又抬起头来,看向邢奕珂,征求她的意见。

      “没事,你怎么答应荣峥的,你就怎么做,把你每天看到的听到的都告诉他就好。”邢奕珂倒是大方,丝毫都不在意。

      反正,她要做什么,是她自己的事情,荣峥要怎么样,她已经不关心了。

      林芝芝看着邢奕珂,微蹙着眉头轻咬唇角,思忖一瞬,还是问道,“你和荣总……”

      “你顾虑的事情我已经帮你解决了,至于其它的,你还是少知道的比较好。”邢奕珂毫不留情,直接扼杀了林芝芝的好奇心。

      林芝芝点头,“是我冒昧了。”

      “在这个圈子里,不管什么事情,你还是尽量少好奇的好,否则在哪里狠狠摔一跤都未必知道是因为什么。”见林芝芝态度诚恳,邢奕珂又忠告道。

      她是圈子里的老人了,见贯了各种是是非非和千奇百怪的事情,自然深谙娱乐圈的生存之道。

      林芝芝再次点头,“谢谢你,我会记住的。”

      话落,她站了起来,又微微笑着对邢奕珂道,“不早了,你休息吧,我就不继续打扰你了。”

      邢奕珂微微点了一下头,在看着林芝芝转身离开后,又继续低下头去,看她的剧本,直到听到林芝芝出去,将门关上的声音之后,她才深吸口气,整个人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进沙发里,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整整十五年了,她是真的累了!

      她花了十五年的时间,都没有给这段感情带来一个结果,那不如就此划上句号,给彼此一个彻底的自由!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