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73 好,满足你

    073 好,满足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林芝芝回到自己的套房,第一件事情便拿出自己的手机来刷刷,看看有没有陆丰泽发过来的信息。

      结果,点开微信,根本没有他的信息。

      不过,却看到通讯录里有一个新的好友添加请求。

      点开一看,看到齿果果的“荣峥”两个字的时候,林芝芝不禁一笑,点了同意。

      这荣峥对邢奕珂还真是上心呀,国内最大经纪娱乐集团的大老板,竟然会主动添加她的微信,目的就只是为了时刻方便关注邢奕珂的动态。

      点了同意,两个人成为好友好,为了避免荣峥先逼问,她率先主动地给他发信息,写道【我刚去隔壁邢小姐那儿了,正好碰到方老师从她那儿出来。】

      【他们干了些什么?】很快,荣峥就问了过来。

      林芝芝笑,【我不知道呀!我去的时候方老师就走了。】

      想不到,荣峥也有醋坛子打翻的时候。

      【林芝芝,你是不是故意的?】

      【天地良心,我是真的什么都没撞见】接着,林芝芝发了一个委屈的表情,又写道【不过,我没忍住跟邢小姐坦白了,她好像并介意你监视她。】

      【是么】

      林芝芝看着荣峥发过来的两个字,犹豫一下,回复道【荣总,我跟邢小姐一点儿也不熟,但你肯定很了解她,所以你不应该问我是或者不是。】

      发送完这一条消息,林芝芝又等了一会儿,却一直不见荣峥回复。

      想必应该是不会回复她了,所以,林芝芝放下手机,打算去洗澡。

      只不过,手机才放下就又响了起来,是电话,不是信息。

      她回头一看,当看到屏幕上跳动的来电显示的时候,她立刻便扬起唇角,幸福的笑了。

      “喂。”拿过手机接通,林芝芝主动开口。

      “是你过来,还是我过去?”电话那头,陆丰泽靠在车厢的真皮座椅里,闭着双眼,一边抬手摁压有些疲惫的眉宇,一边直接了当地问林芝芝。

      “连续两个晚上,你不累吗?”

      “你说什么累?”

      “……”林芝芝晕,“今晚你好好休息吧,我不去你那儿了。”

      “那我过去。”

      “别。”陆丰泽的话音才落下,林芝芝便立刻心疼地回绝,“还是我过你那儿吧。”

      “好。”

      林芝芝,“……”

      这家伙!

      挂断电话,她赶紧便去卸妆洗漱,因为她知道,陆丰泽肯定不喜欢她化着一脸浓妆的样子。

      别说陆丰泽不喜欢,她自己都不喜欢,但是因为拍摄需要,她不得不化。

      等卸完了妆,涂了一抹淡淡的口红,她立刻便出了门,去瑞达大酒店。

      ………………

      用了一个小时零几分钟,等林芝芝到达瑞达大酒店的时候,刚才是晚上10点。

      这次,成城没有来大堂接她,而是她自己直接走去了总统套房的专用电梯口。

      来到电梯口,跟服务生说了她找谁之后,服务生立刻便恭敬地带着她,搭乘直达66楼的电梯。

      66楼的高度,不过两三钟的时候,电梯便到了。

      来到6606,那扇厚重的梨花木大门前,摘了墨镜,又拨弄了一下自己被夜风吹的微乱的长发之后,才按下门铃。

      按下门铃后,她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人来开门。

      陆丰泽不会是在洗澡吧!

      正当她抬手,准备第二次按下门铃的时候,门却从里面被拉开了,来给她开门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陆丰泽。

      看到陆丰泽,林芝芝灿然一笑,大步进去,来到他的面前,尔后,直接踮起脚,凑过去,在他的脸上落下一吻,仰头望着他道,“这么久没人开门,我还以为你在洗澡。”

      陆丰泽勾唇,淡淡笑了一下,反手将门关上,尔后长臂伸过去,揽过林芝芝的肩膀,一边搂着她往里走一边道,“没有,在跟我父亲讨论工作上的事。”

      ——父亲?!

      陆丰泽的父亲也在。

      林芝芝心中一惊,猛地抬眸往前看去……

      果然,会客厅里奢华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男子的脸上虽然有了明显的皱纹,可是,却并不影响他俊郎的外表,时间的沉淀,反而更加彰显了他的威严与不凡的气度。

      但显然,对于她的出现,陆越苍并不欢迎,因为他此刻的脸色,并不好看。

      除了陆越苍外,白佳瑶也在,此刻,她就站在陆越苍的身边,看着她和陆丰泽。

      “陆董事长,你好!”

      即使陆丰泽不说,林芝芝也是一眼便能认出陆越苍的,既然她已经认定了陆丰泽,她就不可能不去了解陆丰泽的家人,更何况,陆越苍是堂堂瑞达集团的董事长,他的照片,经常被刊登在各大经济媒体杂志上,她又怎么可能不认识。

      “爸,这是林芝芝。”

      见林芝芝看到陆越苍,脚步便忽然顿了一下来,陆丰泽也跟着停了下来,更加搂紧了她的肩膀,神色淡然中又带着肯定地向陆越苍介绍。

      陆越苍看着林芝芝,虽然他并不否认,林芝芝确实是够年轻,够漂亮,但是,这些却并不能成为他接受林芝芝的条件。

      所以,不可抑制的,陆越苍沉了脸色,从沙发里站了起来,坚决又威严的目光,落在陆丰泽的身上,低沉的嗓音更是带着浓浓不悦地开口道,“丰泽,你向来是个懂得分寸的人,话我之前已经跟你说的很明白了,希望最后,你不要令所有你身边真正关心你的人失望。”

      话落,陆越苍直接就抬步离开,根本就没有再多看林芝芝哪怕半眼,甚至是在经过陆丰泽身边的时候,也没有哪怕半秒的停留,径直大步越过他,走了出去。

      看着陆越苍离开,白佳瑶也实在是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对着陆丰泽微微扬了扬唇道,“丰泽哥,那我也先走了。”

      陆丰泽淡淡颔首,应答了一声“嗯”。

      白佳瑶又是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林芝芝后,也大步离开,去跟上陆越苍。

      看着就这样离开的陆越苍,林芝芝低下头去,忽然只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给堵住了般,呼吸困难,格外难受。

      陆越苍的话虽然没有一个字是冲着她来的,可是,他话里的意思,林芝芝又怎么可能不懂。

      是呀!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何德何能,能被陆丰泽喜欢,跟他在一起,更何况陆越苍这个堂堂瑞达集团的董事长会看得上她。

      “是不是没洗澡?”就在林芝芝难受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陆丰泽却抬起挑起了她的下颔,看着她勾唇一笑,“没洗的话先去洗。”

      林芝芝拼命抑制住自己眼里的难过和悲哀,微微扬唇道,“那你呢?”

      陆丰泽低头轻啄她的红唇,“我把几份重要的文件处理一下,呆会就去。”

      “好。”

      ………………

      “伯父,您生丰泽哥的气了吗?”出了陆丰泽的总统套房,白佳瑶追上陆越苍,主动去挽住他的手臂,讨好地问道。

      原本大步走着的陆越苍停了下来,看向白佳瑶,深叹口气,问道,“佳瑶,你老实告诉伯父,丰泽来了惠南市的这几天,是不是都跟那个什么林芝芝在一起?”

      白佳瑶抿着红唇皱了一下眉,回答道,“白天的时候丰泽哥一直在忙工作上的事情,至于晚上,我就不知道了。”

      她真的不想看到,因为一个林芝芝,要搞的陆丰泽和陆越苍还有宁青婉甚至是更多的至亲之间,有了不可磨合的隔阂。

      陆越苍看着白佳瑶,虽然她的话说的并没有任何破绽,但是,她的眼神却实实在在的出卖了她。

      再次一声叹息,他无奈问道,“佳瑶,你老实告诉伯父,你对丰泽,到底是怎样的感觉?”

      白佳瑶眉心微蹙一下,低下头去,将眼里的那抹黯然神伤,掩饰起来,尔后,再肯定不过地回答道,“伯父,这辈子,我想除了丰泽哥,我应该不会再喜欢上别的任何男人了。”

      已经坚持了十几年的事情,就像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情是要睁开眼睛一样,对陆丰泽的喜欢和爱,已经深入到她的骨髓里,不可能改变,她也不想改变。

      如果陆丰泽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她,那她就这辈子默默地陪在他的身边,哪怕只是妹妹,她也甘愿。

      “那你还眼睁睁地看着丰泽跟这个林芝芝乱来?”

      “伯父,丰泽哥已经是个三十多岁的成熟男人了,他有他自己的想法和主见,思想已经不可能再受任何人的控制,他喜欢,自然有他的理由,他如果不喜欢,别人也不可能勉强得了!”抬起头来,白佳瑶看着陆越苍,认真而倔犟地继续道,“虽然现在,他还不喜欢我,但是,至少我不能让她讨厌我,那样我就连在他身边的机会都没有了。”

      看着眼前的白佳瑶,陆越苍想到自己从小宠着长大的女儿陆芊芊,如果陆芊芊能有白佳瑶十分之一的明了事理,又怎么会是今日这样的场面。

      深吁口气,陆越苍欣慰地点了点头,拍拍白佳瑶的手背道,“佳瑶,你是个好女孩,丰泽如果能和你在一起,确实是他的福气,但愿哪天,他能看到你对他的一片痴情,迷途知返。”

      白佳瑶看着陆越苍,因为他的肯定,她的心里,又多了一份信心,点头灿然一笑道,“伯父,其实哪里你说的那么严重,丰泽哥和林小姐,最多还只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那一步,你又何必那么担心呢!”

      陆越苍点头,“但愿他只是一时兴趣,在这件事情上懂得把握好分寸。”

      白佳瑶一笑,“伯父,您别生气了,我先送您回去休息。”

      “嗯,好。”

      ………………

      主卧的浴室里,有一个很大的按摩浴缸,但是林芝芝并没有用浴缸,而是直接用花洒冲,这样,至少可以节省出很多的水来。

      她真的没想过,会这么快和陆丰泽的父亲见面,但其实,陆丰泽父亲的态度,早就在她的意料之中。

      陆丰泽的母亲那样讨厌,凭她的出身背景,他的父亲又怎么可能会喜欢她。

      只是一切预料归预料,当真实面对的时候,却又是一番截然不同的心情。

      其实,她从来都不奢望陆太太的头衔,甚至是都不奢望头名正大的和陆丰泽在一起,只要能像现在这样,偷偷摸摸的在一起,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浴室的门忽然被从外面推开,林芝芝反应过来,往门口看去,是陆丰泽。

      此刻,他正如一只优雅的猎豹,一边解着身上衬衫的扣子,一边闲庭信步地朝她走来,那从上而下,甚至是每一根头发丝都散发出来的尊贵优雅的气息,不是任何一个人想模仿,就能模仿来的。

      那是陆丰泽生在这样真正的豪门大家里,与生俱来的气质,无与伦比。

      “怎么,还在为刚才我父亲的那句话耿耿于怀?”

      脱下身上所有的束缚,陆丰泽来到花洒下,一条长臂伸过去,直接将林芝芝扣进怀里,让她的身体,紧贴着他的,微微勾起她的下颔问她。

      林芝芝眼里的情绪,就算她掩饰的再好,他也不可能看不见。

      不知道是水洒下来,进了眼睛里,不舒服,还是因为别的,林芝芝眉心微蹙,眨了眨眼,尔后抬起双手,搂住陆丰泽的脖子,让自己整个人都半挂在他的身上,侧脸更是深埋进他温暖的颈窝里,喃喃道,“我真的很想好好努力,很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到最好,很想让所有的人都喜欢我!我更想有一天,我可以站在和你同样的高度,让所有的人都认同,我可以做你的女人……”

      说着,她低下头去,闭上双眼,又继续低低喃喃地道,“可是,这一切似乎都不可能。”

      陆丰泽抱紧她,温暖用力的大掌无比轻柔地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下去,吻她早已湿透的发丝,低低回应她道,“傻瓜,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让所有的人都喜欢,都认同!不管你做任何事情,想要达到任何一个目标,都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或长,或短,总是需要时间的。”

      陆丰泽的话,虽然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可是,却无疑给了此刻无比混乱不安的林芝芝一剂强心剂。

      所以,她抬起头来,看着他,那双染了晦暗的眸子,忽然就有亮光闪烁。

      扬唇明丽一笑,她问他,“你相信我,是吗?”

      陆丰泽低头轻吻她的红唇,“当然,我不信你,你又怎么会是我的人。”

      林芝芝低头,笑了,紧紧地抱住他,要求道,“今晚我们好好睡觉,什么也不做,好不好?”

      陆丰泽笑,“你确定?!”

      林芝芝清晰地感受着某人的某物迅速地抵在自己小腹的位置,越来越嚣张,只得无奈地咬唇,妥协道,“就一次。”

      “好,满足你。”

      说着,陆丰泽直接将林芝芝抱了起来……

      ………………

      被剧组解约,不但没有一分钱的赔偿,而且几乎声名扫地,根本再也无法在娱乐圈立足,虽然林芝芝给了五十万,但是,周玥雯又怎么可能满足,怎么可能甘心。

      所以,出院的当天,她便飞回了京城,直奔赵家的大宅,去找赵航宇。

      林芝芝绝情绝义,在她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候都不愿意伸伸手指稍微拉她一把,既然她在娱乐圈已经不可能呆下去了,那她也会让林芝芝声名扫地。

      反正她目前的处境已经够糟糕的了,她完全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赵家大门口的保安知道周玥雯来找赵航宇,因为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周玥雯,所以没有放她进去,而是立刻让人去通报。

      赵家主楼里,吃过午饭之后,赵航宇正陪着大肚子的刘汐颜在二楼的主卧里休息,睡午觉。

      睡到一半的时候,刘汐颜忽然醒了过来,将手伸到了身体的下面,安抚自己,浑身也酥酥麻麻的。

      刚才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和一个身材完美的猛男淋漓尽致地在做,可是就快到高潮的时候,却忽然醒了过来,剩下的,只是满身的酥麻还有无尽的空虚寂寞。

      看看自己高高隆起的大肚子,又看向自己身边睡的正香的赵航宇,心念一动,刘汐颜伸手,朝他的裤头里钻了进去。

      自从知道她怀孕之后,赵航宇就再也没有碰过她。

      虽然现在,赵航宇已经成了半个神经病,基本上每天一半的时间都把她当成了林芝芝,但他的身材还是不错的,而且,她现在已经怀孕八个月了,也根本不会再担心,孩子会流产了。

      想到这,刘汐颜不仅是把手伸到了赵航宇的下面,一把握住了他,慢慢挑-逗,更是整个人都凑过去,去吻赵航宇

      很快,原本睡的正香的赵航宇便起了反应,开双眼,醒了过来。

      “刘汐颜,你干什么?给我滚!”

      当看到眼前正舔舐着自己的人居然是刘汐颜的时候,赵航宇平静的脸色,忽然如暴雨来临前的天空,瞬间骤变,尔后猛地用力,将刘汐颜一把推开。

      “啊!”

      刘汐颜猝不及防,被赵航宇一把推出去好远,好在没有摔下床去,堪堪躺在了床边的位置。

      “航宇,我是芝芝呀,你怎么啦?”几乎是立刻,刘汐颜便做出一副无比娇柔的表情来,楚楚可怜地望着赵航宇,泫然欲泣地道,“我是芝芝,难道你不爱我了吗?”

      赵航宇的大脑,就像是几部电影在同时播放般,画面不停地切换。

      倏尔,他眉宇一皱,看着眼前楚楚动人的刘汐颜,伸手过去,抚摸她的脸,变得深情地道,“芝芝,你是我的芝芝!”

      “嗯。”刘汐颜反握住赵航宇的手,重重地点头,看着他眼巴巴地道,“航宇,你好久都没有爱过我了,我想要……”

      说着,刘汐颜慢慢挪了过去,试探性的,再一次将手伸进了赵航宇双腿之间的位置,将他握住。

      赵航宇看着她,眉头一皱,下一秒,直接吻了上去……

      楼下,管家听到有人来报,说外面有人要找赵航宇,但他知道赵航宇和刘汐颜在午睡,根本不敢去打扰,因为要是赵航宇又发起病来,不管是谁,都会下手打。

      “她叫什么名字,有没有说什么事?”

      “叫周玥雯,说是少爷的朋友,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亲自跟少爷说。”佣人回答管家道。

      既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亲自跟赵航宇说,管家也不敢擅自将周玥雯赶走,毕竟照现在赵航宇精神半清醒半失常的情况,谁也不敢惹他,所以想了想后,管家吩咐道,“先把她带进来吧,等少爷午睡醒了再去跟少爷说。”

      “好。”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