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74 赵航宇彻底疯了

    074 赵航宇彻底疯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楼上的主卧里,当赵航宇扒光了刘汐颜身上的衣服,抬着她的一双腿做到一半的时候,刘汐颜那一浪高过一浪的吟叫声,刺激得赵航宇的大脑,忽地闪过一道电光,他倏地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啊……好舒服……航宇……你好棒……不要停……”

      看着被扒光了躺在自己身下的,是挺着个大肚子满脸享受的刘汐颜,而自己还深深地埋在她的身体里的时候,赵航宇的脸色,骤然一沉,眼里,也几乎在瞬间透出一股狠戾来。

      猛地一用力,赵航宇将刘汐颜一双缠在自己腰身上的腿给扒了下来,然后用力往两侧掰开,就在刘汐颜察觉到有些不对劲,正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赵航宇却忽然像一个插上电,高速运转的马达一样,疯狂地在她的身体里动了起来……

      “啊……航宇……你怎么啦?”赵航宇原本算得上温柔的动作,忽然变得又快又野蛮,刘汐颜立刻便紧张起来,身体也开始变得难受,大叫道,“航宇……你轻点太重了……我受不了……”

      “太重了?!”看着身下求饶的刘汐颜,赵航宇不但没有一丝丝的怜惜,哪怕知道她肚子里怀着的,是自己的孩子,反而,他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冷戾,越来越阴鸷,愈发加大了向前撞击的力道和速度,咬牙道,“你不就是喜欢这样吗?要不然,挺着个大肚子,你还勾-引我干嘛!我现在就满足你,彻彻底底地满足你……”

      话落,他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

      “啊……航宇……我不要了……我不要了……”随着赵航宇撞击迅速的不断加快,刘汐颜的腹部越来越难受,肚子,一圈紧接着一圈,不断地收紧,双腿开始不断地乱踢,哭喊着求饶道,“航宇……我你快停下来……我我受不了了……我我我肚子痛……我肚子好痛……”

      赵航宇又哪里会听,像是根本看不到身下刘汐颜的痛苦般,两只大手紧紧地控制着她的一双腿,腰身前前后后,进出的迅速和力道,丝毫未减,嘴角,更是勾起一抹阴鸷噬血的冷笑来。

      “啊……啊……航宇……我真的好痛求你了……快停下来……我不要了……我再也不要了……我求你了……”

      刘汐颜哭喊的求饶声,刺激着赵航宇,让他浑身的神经,达到一个兴奋的顶点,几乎是控制不住的,他用力握紧刘汐颜的双腿,更加加快了身下抽-送的动作……

      “啊……赵航宇……”

      “哦~~~”

      就在刘汐颜无比痛苦的求饶声中,赵航宇一声舒畅的低吼,释放了出来。

      释放后,看一眼身下面色痛苦到几乎狰狞的满头大汗的刘汐颜,赵航宇一秒都不多做停留,瞬间拔了出来,抬腿便下了床。

      “啊……航宇……我肚子好痛……好痛……”

      完全没有理会蜷缩在床上不断痛苦呻吟的刘汐颜,赵航宇捡起地毯上的衣服,擦了擦自家根本还没有软下去小兄弟,然后厌恶地将擦拭过的衣服一把丢到刘汐颜的脸上,又捡起内裤和睡袍穿上,大步便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航宇……啊……送我去医院……我……我要生了……”

      赵航宇像是完全没有听到刘汐颜的声音般,头也不回地大步来到门口,一把拉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少爷,您醒啦?”

      几乎是赵航宇一出去,守在门口不远处的佣人便看到了他,笑着恭敬地走过去。

      赵航宇睨佣人一眼,冷声道,“什么事?”

      佣人低着头,回答道,“少爷,有个叫周玥雯的女人要见您,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说。”

      ——周玥雯,重要的事情。

      赵航宇眉头一皱。

      或许,周玥雯是有什么关于林芝芝的事情要跟他说。

      “她在哪?”

      “就在楼下偏厅里。”

      赵航宇看一眼佣人,大步朝楼下走去,完全没有再顾忌卧室里的刘汐颜。

      ………………

      楼下偏厅,等了近半个小时的周玥雯看到赵航宇终于出现,立刻便起身,对赵航宇露出最魅人的笑容来。

      “赵总,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打扰到您午睡了。”见赵航宇身上穿着的是睡袍,而且里面是除了一条内裤,什么也没有穿,周玥雯两只眼睛都开始放光。

      赵航宇瞟她一眼,直接冷冷地道,“什么事,说吧!”

      周玥雯眨了眨眼,做出一副无比娇俏小女人的可爱模样,可怜兮兮地道,“赵总,难道没事,我就不能来看你了吗?”

      赵航宇来来周玥雯对面的沙发里坐下,又瞟她一眼,声音仍旧冰冷冷的而且毫不留情地道,“不能!如果没事现在就给我滚!”

      周玥雯看着他,不禁浑身一个寒战,立刻又变幻策略,笑嘻嘻地讨好道,“赵总,您别生气,我这次来找您,是想跟您说说芝芝的事情。”

      “林芝芝。”赵航宇咬牙,目光忽的变得阴鸷又森冷地看向周玥雯,声音愈发冰冷地问道,“你上次不是跟我说,林芝芝是被周业鑫给包养了吗?为什么我废了周业鑫,林芝芝却什么事情也没有。”

      虽然他每天清醒的时间,也就那么几个小时,可是,对于林芝芝的关注,却一天也没有停过。

      “呵呵……赵总。”看着赵航宇,周玥雯浑身冷战不断,“真的对不起,上次是我搞错了,其实……”

      “周玥雯,你活的不耐烦了,是吧?”赵航宇咬牙,神色愈发的森冷骇人,“竟然敢耍我?”

      “不是的,不是的!”周玥雯赶紧摇头摆手,“我哪里有那个胆敢骗您,真的是林芝芝太狡猾心思太沉深,我才搞错了。”

      看着周玥雯,想着还要从她那里了解林芝芝的情况,赵航宇硬是忍住,没有发作,继续道,“那这一次,你要是再不说出背后包养林芝芝的那个男人是谁,我要你好看。”

      “呵呵……赵总放心,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搞错。”说着,周玥雯眼珠子一转,弱弱地道,“不过,赵总,我冒着得罪芝芝和她背后那个男人的危险来给您报信,您看是不是……”

      虽然林芝芝她是一定不会放过,但是就快要到手的好处,她也不能就这么不要呀。

      “怎么,上次拿的还不够,这次还想要?!”

      “不是,不是!”见赵航宇脸色越来越难看,周玥雯立刻便不敢再贪心了,笑嘻嘻地道,“赵总,其实林芝芝背后的这个男人,你根本想都想不到。”

      赵航宇如刀锋般冷厉的目光剜向周玥雯,低呵道,“别废话,直接说!”

      周玥雯浑身又是一抖,再不敢绕弯子,直接道,“赵总,其实林芝芝背后那个包养她,力捧她成为大明星的男人,不是别人,就是您的表舅。”

      赵航宇的双眸骤然一眯,“你说什么?”

      不止是赵航宇,就连一旁的管家,也傻了眼。

      因为大家都知道,赵航宇的表舅,不就是瑞达集团的总裁陆丰泽。

      “赵总,包养林芝芝的男人,就是瑞达集团的总裁,陆丰泽,您的表舅,难道你……”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吗?

      “儿子,儿子,不好了,刘汐颜大出血了……”周玥雯的话还没有说完,叶美玲便匆匆忙忙地冲了进来,冲着赵航宇大喊。

      不过,当冲进来,看到赵航宇面前的周玥雯时,明显愣了一下,不过,也只是愣了一下之后,她便没管周玥雯,又看向一动不动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她的声音的赵航宇,急切地大叫道,“儿子,刘汐颜大出血了,得马上送她去医……”

      “砰!”

      只不过,叶美玲还没有走到赵航宇的面前,赵航宇便“嗖”的一下站了起来,随手抓起面前的一个茶杯,用力一把便朝叶美玲砸了过去。

      幸好没砸中,茶杯砸在数米外的墙壁上,瞬间粉碎。

      “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杀了他们!”

      “儿子!”看到又精神错乱的赵航宇,愣住的叶美玲回过神来,赶紧向前去抓住他,“儿子,你又怎么啦?”

      一旁的周玥雯看着这一幕,也是傻了眼,愣在了那儿。

      赵航宇一下子仿佛谁都不认识了似地,猛地用力便将扑过来的叶美玲推开,猩红着双眼像一头发狂的野兽般,一边往外跑一边大叫道,“背叛我的人,我都要杀了他们,陆丰泽,我要杀了他,林芝芝,我要杀了她”

      “快去,拦住少爷。”叶美玲被推倒在地,可是,面对如此情形,她哪里还顾得上自己,只表情痛苦无比急切地吩咐管家,“还有还有送刘汐颜去医院,孩子不能有事!”

      “是,太太。”管家答应一声,也顾不得叶美玲了,急急地便转身跑了出去。

      “哎呦!”管家出去之后,叶美玲才一声痛苦的呻吟,想要从地板上爬起来,却在用力的时候,突然注意到呆愣在一旁的周玥雯。

      “你哪来的,怎么会在我家里?”

      周玥雯看着满脸痛苦的叶美玲,“我……”

      “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轰出去,赶紧的。”周玥雯才开口,叶美玲便根本不想理她,直接大叫着吩咐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走,我自己走!”

      周玥雯呵呵笑着,话落,赶紧便自己跑了。

      刚才赵航宇的样子跟发了疯似的,好可怕,她可不想留下来,承担什么责任,要是让叶美玲知道,是她刺激的赵航宇突然变成那个样子,肯定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了。

      ………………

      周玥雯走了,刘汐颜被紧急送去了医院,管家和两个男佣人一起,合力才将赵航宇摁住,绑在了椅子上。

      “放开我,你们这些人都不是好东西,都只想着害我,放开我!”

      即使被绑在了椅子上,被两个佣人死死摁住,赵航宇仍旧是不停歇的挣扎着大叫,那双目猩红面目狰狞,衣衫不整的模样,彻彻底底的像个疯子神经病。

      “儿子,我是妈呀,难道你连我也不认识了吗?”叶美玲捧着赵航宇的脸,望着他哭的成了一个泪人。

      赵航宇这个儿子就是她的一切呀,现在儿子成这样了,她能不急嘛!

      “走开!走开!”像一匹恶狼般,赵航宇恶狠狠地瞪着叶美玲,如果不是手脚被绑在椅子上,人也被摁住,此刻,他一定将叶美玲推倒在地,“你们都不是好东西,你们都背叛我,我要杀了你们,统统都杀了!”

      “儿子……”

      “太太,还是把少爷送医院吧,少爷现在的情况,是真的太不对劲了,以前少爷……”

      “住嘴!”一旁,叶美玲的心腹张妈话还没有落下,叶美玲便大声呵斥她,“航宇没事的,航宇他没有疯,他没有!”

      “太太,……”

      “说,刚才那个女人来跟少爷说了什么,为什么少爷好好的,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想起什么,叶美玲赶紧问一旁的佣人道。

      “太太,刚才那个女人跟少爷说……”佣人低下头去,后面的话,欲言又止。

      刚才佣人就站在偏厅里,周玥雯的话,自然全听到了。

      “说!刚才那个女人说了什么?”叶美玲急红了眼,冲着佣人一声怒吼。

      佣人被吓的浑身一抖,再不敢迟疑,立刻道,“刚才那个女人跑来跟少爷说,说是少爷的表舅陆先生包养了少奶奶,所以,少爷……”

      “哪个少奶奶?”叶美玲听的糊涂,又是一声怒吼道。

      “林少奶奶,林芝芝少奶奶。”佣人又是一抖,赶紧答道。

      因为这段时间,赵航宇老是把刘汐颜当成了林芝芝,所以,在赵航宇不清醒的时候,就要求佣人叫刘汐颜少奶奶。

      “丰泽的表舅包养了林芝芝。”叶美玲疑惑地嘀咕一遍佣人的话,立刻便恍然大悟,倏尔睁大双眼,瞪向佣人,不敢置信地道,“你说什么?你说,是丰泽包养了林芝芝?”

      佣人点头,“对,那个女人说,就是您的表弟陆丰泽包养了林芝芝。”

      “天哪!”

      叶美玲震惊,猛然一阵眩晕,身形一个不稳,踉跄两步,如果不是张妈反应快,及时扶住了她,她已经摔到地板上去了。

      “太太,您要保重身体呀!”扶着叶美玲,张妈无比震惊的同时,又劝道,“现在少爷这样,刘汐颜大出血,才被送去医院,小少爷的情况怎么样还不知道,您可千万不能再有事了。”

      叶美玲眼神呆滞地愣在那儿,好久后才缓缓回过神来,慢慢侧头看向一旁的张妈,尔后,“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一边哭着往地板上软下去,一边大声控诉道,“我的天呀,老天爷怎么对我们母子俩这么狠心,要这样折磨我们呀!我们怎么这么命苦呀!老天爷呀,你是不是瞎了眼了呀!现在我要怎么办呀?”

      “太太,您别这样。”张妈扶住她,“太太,既然是陆先生包养了林芝芝,那这事您就找姨老太太,跟姨老太太说呀,姨老太太心疼您和少爷,一定会给咱们做主的。”

      叶美玲一听,哭喊的声音立刻便停了下来,眼前猛地一亮,看一眼身后安静的变得跟个傻子似的赵航宇,点头道,“对,打电话给我姨妈,如果是丰泽包养了林芝芝,她一定不会不管这事的。”

      “对,姨老太太肯定不会不管的。”

      “快,快拿电话给我。”

      “好。”

      ………………

      电话的那头,宁青婉正好结束了一场学术报告的演说,跟几个同行业的专家学者稍作交流之后,便有些体力不支,回了休息室休息。

      等她在沙发里坐下,才喝了一口热茶,助理便拿着她的手机,来到了她的面前,低声道,“教授,您的外甥女赵太太说有急事找您。”

      宁青婉喝了口热茶,就将杯子放下,接过了助理手里的电话,然后放到耳边。

      “喂,美玲,有什么事,说吧!”

      “哇……姨妈,我的天都塌了,你可要给我做主呀!”宁青婉的话音一落,手机里,便传来叶美玲鬼哭儿狼嚎般的肝肠寸断的声音。

      宁青婉眉头一皱,刹时将手机拿开了耳朵几寸,直到叶美玲的话说完之后,她才又拿近耳朵,深吸口气又道,“又怎么啦,你说吧?”

      “姨妈,航宇被刺激的疯掉了,他疯了,连我也不认识了,连我也要打要骂。”

      叶美玲一开口,便又是惊天动地的痛哭声,宁青婉实在是有些受不了,又将手机移开了一点儿,然后问道,“航宇怎么啦,谁刺激他了,他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就疯了?”

      “姨妈,我真的不想活了,活不下去了,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对我们母子呀……”

      宁青婉眉头一皱,“美玲,有什么话你好好说!到底怎么啦?谁怎么刺激航宇啦?”

      “姨妈,我跟您电话里没办法说,真的没办法说……”叶美玲大哭着,那伤心绝望的程度,真的令闻者流泪,看者痛心,哀求道,“我求求您了,您来看看我们母子,替我们母子做主吧,要不然,我们母子真的活不下去了……”

      宁青婉听着手机里那无比痛苦悲切的声音,也实在是难受,不舒服,她也相信,如果不是真的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大事,叶美玲肯定不会哭成这样。

      于是,她深吁口气,点头答应道,“好,那我现在过你那里去。”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