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75 林芝芝是怎么勾搭上你的

    075 林芝芝是怎么勾搭上你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去赵家的路上,宁青婉也不得安宁,叶美玲过半个小时就打一通电话,在电话里痛哭流涕,说赵航宇疯了,真的疯了,不仅打人骂人,还咬起人来。

      宁青婉头都快炸了!

      这辈子,她就没遇到过谁在她的面前哭哭啼啼过,更何况是叶美玲这种痛苦绝望到天都要塌下来的哭哭啼啼。

      赵航宇虽然一直在家养病,但是叶美玲不是一直说他的病好的差不多了吗?从来没提过他精神上有什么不对劲呀,怎么忽然就发起疯来?这到底是受了什么多大的刺激?

      路上是半刻也不敢耽搁,宁青婉让司机加快迅速,在和叶美玲催命似的第三通电话结束后没多久,她终于来到了赵家大宅。

      一进赵家大宅主楼的大厅,宁青婉抬眸一看,整个大厅里都是一片混乱,像是被洗劫过似的,东西扔的乱七八糟,碎的碎,破的破,烂的烂,已经没有几样能入眼的。

      “姨妈,你得给我们孤儿寡母作主呀!”看到宁青婉进来,叶美玲立刻便扑过去,抓住她的手,然后“噗通”一声跪在她的腿边。

      宁青婉一惊,赶紧去扶她,“美玲,你这是干嘛,有什么话,起来好好说。”

      “贱人,臭-婊子,背叛我,我要掐死你,我要杀了你们所有人!”只不过,宁青婉的话音才落下,不远处,便有一道咬牙切齿无比愤怒的声音传来。

      宁青婉皱着眉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当一眼看到被死死地绑在椅子上,除了一个头之外,身体其它部位根本无法动弹的赵航宇时,整个人一下子便愣在了原地,彻底地震惊了。

      她震惊的,不仅仅只是因为赵航宇被绑在了椅子上,由两个佣人摁压着,更震惊的,是此刻赵航宇的样子。

      此刻,他哪里还像个仪表堂堂,俊郎帅气的公子哥,简直真的就是一个疯人院里跑出来的神经病。

      乱糟糟的头发,污糟的脸庞还有仅穿着一条内裤的身上,到处都挣扎过后的累累伤痕,有些甚至是连血都没有干,促目惊心。

      更更让宁青婉震惊的,是那个曾经眼神里充满积极向上,活力四射的大男孩,此刻眼里有的,除了痛恨与愤怒,便只有痛恨与愤怒。

      那种痛恨与愤怒,让人一眼看到,就像无数根细细的针瞬间扎中了你一般,让人浑身都发抖。

      “航宇怎么啦?航宇这孩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片刻的震惊之后,宁青婉瞪大双眼,不敢相信自己地去问叶美玲。

      仰头望着宁青婉,叶美玲泪水流了满面,嗓子都哭的有些嘶哑了地道,“姨妈,航宇这是被刺激的,他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他到底受了什么刺激,怎么一下子变成了这样?”宁青婉急了,抓住叶美玲低吼道。

      “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林芝芝那个贱人害的。“叶美玲抽泣着吸了吸鼻子,这才开始慢慢道,“因为林芝芝,航宇不仅被公司罢免了所有的职权,还把身体也搞垮了,后来在家时养病的时候,航宇还一直关注着林芝芝的事情,总想把背后包养林芝芝的那个男人给找出来,好让那个男人知道林芝芝的真面目,让林芝芝不能再嚣张快活下去!也因为这样,航宇的精神越来越不正常,总是时不时的就把林芝芝的那个小姨当成了林芝芝!今天……今天又有个女人来找航宇,跟航宇说林芝芝的事情,那个女人说……”

      说到关键处,叶美玲哽咽着停下,有些根本说不出话来。

      “那个女人跟航宇说了什么?”宁青婉着急,不由地便追问。

      泪眼巴巴地望着宁青婉,叶美玲抓紧她的手,回答道,“那个女人说,包养林芝芝的女人,不是别人,竟然就是……就是丰泽。”

      “你说什么?”叶美玲的话,犹如一道惊雷,狠狠地劈中了宁青婉,让她完全不敢置信地再次瞪大双眼。

      “姨妈,我没有骗你,航宇就是被这个消息给刺激的,一下子就疯了,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叶美玲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自己那么优秀的儿子,竟然会瞒着她,瞒着所有的人,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简直就是彻底毁了她这一辈子以来的三观,她数几十年来经营的人生,仿佛在这一瞬间都有种崩塌的感觉。

      “美玲,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最后,宁青婉看着叶美玲,无比严肃又郑重地问道。

      叶美玲看着宁青婉,眼里带着无比痛恨及痛苦地道,“姨妈,是丰泽包养了林芝芝,不是别人,就是丰泽包养了那个贱人林芝芝,才让林芝芝有了今天的嚣张快活,所以,您一定要替我做主呀!”

      得到叶美玲的确认,再回想上次白佳瑶左手受伤出院的时候,他们在电梯口遇到林芝芝,当时陆丰泽对林芝芝的态度和袒护,她一直都觉得不对劲,可是又找不出原由来,现在想想,一切便都可以解释了。

      原来,真的是她一直以为最引以为傲的儿子干出了这种事情来!

      这一刻,她只觉得天地眩晕,整个人都摇摇欲坠……

      “教授,教授!”

      “姨妈……”

      ………………

      惠南市,某高科技工业园里。

      陆丰泽正和陆越苍,还有冷廷遇以及冷家老爷子一起,在瑞达和冷氏集团一起投资的高科技电子工厂里参观,当参观到一半的时候,成城突然来到陆丰泽的身边,凑过去,掩耳低语道,“老板,教授的助理打来电话,说教授晕倒了。”

      陆丰泽停下脚步,狭长的眉峰骤然一拧,低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身后的白佳瑶听到,立刻便向陆丰泽看了过去,其他的人则仍旧在参观着高科技几乎全智能化的电子生产线。

      “教授已经送去医院了,助理说看情况……不怎么好。”看着陆丰泽,成城不敢有丝毫隐瞒地道。

      “怎么啦?”

      白佳瑶听到宁青婉被送去了医院,心里一紧,正想要开口的时候,陆越苍听到了他们的动静,率先回过头来,开口问道。

      陆越苍一问,自然冷家老爷子和冷廷遇,还有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看向陆丰泽他们。

      陆丰泽眉峰微拢一下,看了大家一眼,平淡地回答道,“妈又晕倒,送进医院了,恐怕我要先失陪了。”

      陆越苍点头,看向一旁的冷家老爷子。

      冷家老爷子相当通情达理地摆手,慈爱道,“那你赶紧的,回去吧!别耽搁了。”

      陆丰泽微微扬唇颔首,“谢谢冷伯父。”

      尔后,他又看向陆越苍和冷廷遇道,“爸,冷总,那我就先失陪了。”

      “嗯,去吧,要是你妈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告诉我。”陆越苍点头,叮嘱。

      陆丰泽点头,转身便大步离开。

      “董事长,我陪总裁一起回去。”白佳瑶看向陆越苍,要求道。

      “好,去吧。”

      “嗯。”白佳瑶答应一声,转身大步去跟上陆丰泽的步伐,成城也跟上。

      “丰泽这孩子,做事沉稳又孝训,陆老弟,还是你有福气呀!”看着陆丰泽他们几个走远后,冷老爷子淡淡瞥了一眼身边的儿子,不禁感慨道。

      冷廷遇勾起唇角淡淡一笑,根本没理老爷子,兀自又走到生产线前,参观起来。

      陆越苍看一眼冷廷遇,笑了笑,“冷老哥,当然是您福气呀,您看您,成天孙子孙女围绕,多欢乐,丰泽这八字都还没一撇呢!”

      “哈哈哈……”一提到孙子孙女,想到自家那个宝贝孙子小四,冷老爷子就开怀的笑了,点头道,“同欢乐,同欢乐。”

      “冷老哥,要不要休息一会,还是再走走?”

      “没事,再走两个小时都没事。”

      陆越苍笑着点头,“那您请!”

      ………………

      出了工厂后,陆丰泽片刻也不耽搁的上了车,往机场的方向快速而去,而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成城则已经在打电话,通知陆丰泽的私人飞机做好准备。

      “电话里有没有说,我母亲是因为什么,在哪里晕倒的?”待成城挂断电话之后,坐在后座上的陆丰泽开口问道。

      陆丰泽这么一问,和他一起坐在后座的白佳瑶也眼巴巴地看向成城,等着他的回答。

      成城回过头来,看向陆丰泽,恭敬地道,“教授的助理说,下午教授去了赵家,在赵家的时候精神上受了刺激才忽然晕倒的。”

      ——赵家?经神上受到了刺激?

      陆丰泽勾起半边唇角,淡淡一声嗤笑,所有的事情,已然明了于胸。

      “哪个赵家呀?”白佳瑶看着陆丰泽嘴角那么淡淡讥诮的弧度,困惑地问道。

      她回国的时间不长,又整天忙着工作上的事情,确实是一时没想起来,成城说的“赵家”,指的是谁。

      “赵航宇,林芝芝的前夫家。”

      成城原本还在想,要怎么跟白佳瑶说,只不过,还没等他组织好语言,一道清清凉凉又低低沉沉的声音便冒了出来。

      看一眼陆丰泽,成城立刻就不说话了。

      白佳瑶看着陆丰泽,他的话里虽然没有带任何的情绪,可是,话里的意思,却是格外的瘆人,再加上他刚才嘴角的那一抹讥诮,又怎么可能让人舒服。

      眉心淡淡一蹙,白佳瑶什么也没有再问,只靠进椅背里,尔后,侧头看向车窗外。

      刹时间,逼仄的车厢里,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静,除了车子轮胎在高速上行驶时发出来的摩擦声,车厢里,便只有几个人呼吸和心跳的声音。

      一路沉默,谁也没有说话,直到他们来到机场,登上陆丰泽的私人飞机。

      当飞机起飞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在飞机飞行平稳后,空姐推了精心准备的晚餐过来,白佳瑶看到,让空姐下去,自己亲自来给陆丰泽布置晚餐。

      正低头看着手中文件的陆丰泽看到白佳瑶站在他的面前开始布置晚餐,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带着淡淡责备地道,“这些事,空姐来就好,不需要你来动手!万一遇到气流,飞机剧烈晃动,你摔伤怎么办?”

      白佳瑶却是丝毫都不介意陆丰泽的不悦,仍旧继续为他布置着晚餐,皎洁一笑道,“不是有你在吗?我不怕。”

      陆丰泽英俊的眉峰再次轻拧一下,放下手中的文件靠进椅背里,尔后,缓缓闭上双眼,抬手摁压有些疲惫的眉心。

      “瑶瑶,以后你还是留言在京城,尽量不要跟我出来出差了。”片刻的沉默之后,陆丰泽闭着双眼,低低沉沉地又开口道。

      正在布菜的白佳瑶倏尔抬头看向他,错愕地道,“为什么?”

      陆丰泽睁开双眼,掀眸看向她,“女孩子长期在外奔波不好!再说,你留在京城,母亲有人照顾,我也放心,公司的琐事,也有人可以替我处理的更好。”

      “嗯,我知道了。”白佳瑶布置好饭菜和碗筷,扬唇一笑,又在陆丰泽的对面坐下,爽快答应,“我答应你,以后尽量留在京城。”

      陆丰泽勾唇一笑,这才坐直身子,对着白佳瑶道,“吃吧。”

      “嗯。”

      ………………

      飞机抵达京城后,陆丰泽马不停蹄地便赶往医院,当他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宁青婉也已经醒了过来,还在输液,精神和脸色,看起来都极差。

      “妈。”

      走进病房,看到躺在病床上脸色暗沉双目恍惚无神的宁青婉,陆丰泽淡淡唤了一声,站在病床边,英俊的眉宇微微拧了起来。

      “阿姨,您感觉怎么样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白佳瑶大步来到床边,看到精神那么差的宁青婉,她赶紧便在病床边坐下,握住了宁青婉的手,皱紧了眉头满目关切与担忧。

      宁青婉知道他们两个一起来了,却根本不去看陆丰泽,只是原本恍惚无神的目光渐渐聚焦,落在白佳瑶的身上,尔后变得慈爱地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有些虚弱地道,“瑶瑶,你先出去,阿姨有些话想单独对丰泽说。”

      白佳瑶看着宁青婉蹙眉,思忖一瞬,要求道,“阿姨,我可以留下来吗?”

      宁青婉现在的这个样子,她是真的不放心,万一陆丰泽和宁青婉起了争执,至少她还可以及时的阻止他们母子。

      这些天在惠南市,陆丰泽对林芝芝的喜欢,她看的真切,她真的怕,陆丰泽会因为林芝芝,不顾宁青婉的反对,伤了宁青婉这个母亲。

      看着白佳瑶,宁青婉深吁口气,尔后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原本林芝芝和陆丰泽之间的事情,她还打算瞒着白佳瑶,但是现在想想,让白佳瑶知道,也未必是件坏事。

      “妈,有什么话,你直说吧,我听着!”见从进来到现在,宁青婉侧眼都不瞧自己一下,陆丰泽心里就清楚,这一次,宁青婉是真的动了大怒火。

      惹宁青婉生气,这么多年来,除了上次要医院,这是第二次。

      听着陆丰泽诚恳的话音再次传来,宁青婉这才缓缓侧头过去,看向他,向来慈爱的目光,却变得冷了几分。

      不止是冷,还有一个母亲对儿子的失望,和失望后的那种痛苦。

      宁青婉毫不掩饰的表现出来的这种情绪,刺进陆丰泽的眼里,让他的心脏忽然便用力收紧了,英俊的眉宇,也跟着收紧了几分。

      “丰泽,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能一直在你的身边,陪伴并且教导你长大成人,但我这辈子最引以为傲的,也是你,因为即使没有我这个母亲在身边,你也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看着陆丰泽,宁青婉缓缓开了口,内心汹涌的暗流,暂时被她极力的控制着。

      陆丰泽看着她,沉默地站在那儿,不说话,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白佳瑶看到宁青婉躺着说话有些吃力,便起身去扶她,想让她坐起来。

      陆丰泽看到,想要去搭把手,可是,宁青婉直接抬手,制止了他,不想让他靠近自己,只是配合着白佳瑶,坐了起来,然后靠进床头垫高的枕头里。

      陆丰泽动作停在那儿,僵了两三秒才退了回来,同时,那深邃的黑眸,沉了沉。

      “阿姨,要不您先喝口水?”待宁青婉在床头里靠好后,白佳瑶又轻声问她。

      宁青婉摆了摆手,看向陆丰泽,又继续道,“丰泽,今天我只要你告诉我一件事情,你如实回答我。”

      陆丰泽站在离病床两步开外的地方,双手兜进裤子口袋里,淡淡颔首道,“你说。”

      “林芝芝是怎么勾搭上你的,是你去赵家的时候,还是那次你表姐带着她来宁园的时候?”宁青婉盯着陆丰泽,问的直接。

      “都不是。”陆丰泽没有一丝闪躲,事到如今,他也不打算隐瞒宁青婉任何的事情,“是在她和赵航宇结婚之前,但不是‘勾搭’,是机缘巧合撞见,我对她一见钟情。”

      宁青婉定定地看着陆丰泽,显然,他的“一见钟情”这四个字,像一团火苗,让宁青婉胸腔中好不容易才控制住的那一团怒火,又蹭的一下给点燃了。

      不止是宁青婉,白佳瑶看着他,也是黯淡了眼神。

      深吸口气,宁青婉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沉声问道,“丰泽,你已经过了34岁的年纪了,是堂堂瑞达集团的大总裁,什么世面没见过,难道还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东西?!”

      陆丰泽站在那儿,不避不闪地回敬着宁青婉的目光,沉默不说话,神色平静。

      “你告诉我,让林芝芝出演钰轩公益短片的女主角,是不是你跟他要求的?”见陆丰泽不说话,宁青婉又问道。

      “是。”陆丰泽承认的言简意赅。

      “那林芝芝起诉航宇离婚,是不是也是你一手安排的?”

      “是。”

      “林芝芝进娱乐圈,是你一手安排,她短短几个月内就大红大紫,也都是你的功劳?”

      陆丰泽轻吁口气,薄唇紧抿一下,尔后点头道,“是,她进娱乐圈,是我一手安排,但她能有今天的成绩,跟她自身的优秀和努力分不开。”

      宁青婉听着,脸色不可抑制地越来越沉,眼里的失望和怒意,也越来越明显,不受控制。

      再次努力压了压胸中汹涌的暗流,保持着最后的平静,宁寈婉再次问道,“那你告诉我,你和林芝芝现在是什么关系?”

      白佳瑶坐在病床边,看着宁青婉那越来越不对劲的脸色,又看了看似乎丝毫都不打算退让的陆丰泽,有些不安地皱起了眉头来,赶紧插话道,“阿姨,你太累了,要不然先休息一会儿吧?”  百 度 搜 索: 我 ■的 ■书 ■城 ■网   免费阅读更多精彩短篇小说!

      宁青婉只盯着面前的陆丰泽,看了不看白佳瑶,直接拒绝她道,“瑶瑶,你别插嘴,让丰泽回答。”

      陆丰泽看一眼白佳瑶,认真回答道,“林芝芝早就和我发生过关系,如果非要用一个准确的词来形容我们现在的关系的话,那她现在就是我未公开的女朋友。”

      宁青婉一瞬不瞬地看着陆丰泽,在他的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她缓缓地闭上双眼,将自己眼里所有的情绪都掩藏了起来,可是,她忽然起伏的厉害的胸口,还有那变得格外冗长的呼吸,以及无比阴沉的脸色,足以证明了她此刻的愤怒与痛心。

      白佳瑶看着宁青婉从未有过的浑身都透出阴沉的模样,心里不安极了。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