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76 荣总玉树临风,潇洒无敌

    076 荣总玉树临风,潇洒无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白佳瑶看着宁青婉从未有过的浑身都透出阴沉的模样,心里不安极了。

      她看看陆丰泽,又看看宁青婉,可是却无能为力,最后只得心烦意乱地对陆丰泽道,“丰泽哥,你可以先出去吗?”

      宁青婉的情况,陆丰泽当然看在眼里,所以,对于白佳瑶的话,他认同地点了点头,又深深看了一眼宁青婉之后,什么也没有再多说,转身准备先出去,好让宁青婉冷静一会儿。

      “丰泽,我不管你对林芝芝是一见钟情,还是两见钟情,也不管她是好是坏,总之,我不会接受她跟你在一起。”就在陆丰泽转身准备出去的时候,宁青婉却忽然睁开双眼,凌厉又愤怒地眼神看向他,铿锵有力的声音无比坚决地继续道,“如果你非要一意孤行,跟她在一起,那好,从此以后,我们母子一刀两断,再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会从宁园搬出去,从此以后我是生是死,你不必再过问。”

      “阿姨,……”看着宁青婉,白佳瑶震惊的无以复加。

      陆丰泽僵在原地,过了五门秒之后,才缓缓转过身来,紧拧着狭长的眉峰看向宁青婉,沉沉问道,“妈,你就这么讨厌林芝芝吗?”

      “丰泽,难道我不应该讨厌她吗?”宁青婉不答反问,忽然便愤怒地拔高了嗓音,近乎低吼地道,“你到底有没有去了解去看看,航宇因为她,现在成了什么样子了?他疯了,他已经被林芝芝逼疯了,彻底疯了,成了经神病了!”

      听着宁青婉的低吼,陆丰泽眉宇轻颤一下,黑眸再次忽地便沉了沉。

      ——赵航宇疯了。

      他是真的没有料到,赵航宇竟然会这么脆弱,连精神都出了问题。

      白佳瑶则更是震惊,瞪大了双眼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就算航宇没有疯,但仅凭她和航宇结过婚这一点,我就不可能接受她跟你在一起,所以,你自己选吧。”见陆丰泽又沉默地站在那儿,不说话,宁青婉直接放了狠话。

      陆丰泽紧拧着眉宇,沉默着低下头去。

      在宁青婉和白佳瑶期待的目光,片刻之后,他才转过身来,面向她们俩,抬起头来道,“妈,我答应你,在你对林芝芝改观之前,我不会公开和她的关系,也不会让她出现在你的面前!至于其它的,你别再逼我。”

      话音落下,陆丰泽没有再多做停留,再一次转身,大步离开。

      宁青婉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他的意思,也已经表达的很明白,再留下来,也不过是刺激宁青婉罢了。

      见陆丰泽就这样离开,宁青婉眼里流露出来的,是从未有过的失望。

      不止是她,白佳瑶也蹙眉,难过的低下头去。

      不过,宁青婉心里的愤怒,却因为陆丰泽的离开,立刻便消散了不少。

      其实就是因为她了解陆丰泽这个儿子,才会说出那么绝决的话来逼他,但是,她知道,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能逼的太狠了,要有进有退,否则,两败俱伤的,只是他们母子俩人,坐收渔翁之利的,则是林芝芝一个人。

      更何况,至少刚才,陆丰泽已经做出了退步,在没有得到她这个母亲的认可和同意前,他不可能公开和林芝芝在一起,更不可能娶她为妻。

      “瑶瑶,刚才的话,你也都听到了。”冷静了片刻之后,宁青婉看向一直坐在自己身边的白佳瑶,又恢复一贯的慈爱,对她开口道,“在今天之前,我没有想到丰泽竟然会被林芝芝这样的女人迷惑,实在是委屈你了。”

      白佳瑶敛下双眸,不去与宁青婉对视,只是帮她扯了扯被子,淡淡地道,“阿姨,您也累了,要不好好休息一会儿吧。”

      看着眼前如此淡定从容,甚至是平静的有些过份的白佳瑶,宁青婉的眉头渐渐拧了起来,想到之前在她的左手受伤住院时的种种,宁青婉立刻便明白了什么。

      看着白佳瑶,宁青婉有些生气地问道,“瑶瑶,你老实告诉阿姨,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林芝芝那个女人和丰泽的关系了?”

      白佳瑶低垂着双眸,思忖一瞬之后,点了点头。

      既然所有的事情宁青婉都已经知道了,她也没有必要再瞒着她。

      “什么时候知道的?”宁青婉愈发地生气,连着声音也沉了几分。

      抬起头来看向宁青婉,白佳瑶率先安抚她道,“阿姨,您别生气,你要是生气,那我就什么也不跟你说了。”

      看着白佳瑶,宁青婉是又心疼又无奈呀,哪里还舍得骂她,生她的气。

      无奈一声叹息,宁青婉心疼地握住白佳瑶的双手,语气瞬间又软了下来道,“瑶瑶,是不是我和你爸爸从小对你的教育方式出了问题,所以才导致你事事都这么为别人考虑,却从来不为自己着想?”

      白佳瑶摇头,“阿姨,不是我不为自己着想,是丰泽哥对林芝芝的感情和态度,您刚才也看到了,就算我知道了,在这之前告诉了您,也不可能改变什么,反而会引得您和丰泽哥感情不和,或许丰泽哥也会怪罪我的多嘴多舌不懂事,更可能的,是丰泽开始讨厌我,不会让我再在他的身边工作。”

      说着,白佳瑶顿了顿,看着宁青婉安抚性地微微一笑,又继续道,“这些,都是我最不想看到的,所以我才一直瞒着您,什么也没跟你说。”

      “唉……像你这么好的女孩儿,要到哪里在去找!”宁青婉抬手怜惜地轻抚白佳瑶柔顺的长发,“可是,你这样把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你就不难受吗?”

      白佳瑶眉心微蹙一下,低下头去,低声道,“怎么就不难受!但是除了难受,除了继续呆在丰泽哥的身边,继续对他好,我还能做什么,难道我要让人去杀了林芝芝吗?”

      说着,她复又抬起头来,眼神带着几许暗淡看着宁青婉,苦涩一笑道,“如果林芝芝从这个世界上消息了,丰泽哥就会开始喜欢我,接纳我,并且愿意娶我为妻的话,我倒愿意试试。”

      看着白佳瑶那难受又无奈的模样,宁青婉更是无奈地叹息一声。

      白佳瑶有灵性又通透的姑娘,从小到大,除了在喜欢陆丰泽这一件事情上从不听人劝,十几年来一直固执地坚持到现在之外,其它的,她都想的很通透。

      但也正是她的这份通透与对陆丰泽的固执,让人心疼。

      再慈爱不过的拍了拍白佳瑶的手背,宁青婉无比坚定地道,“放心吧,瑶瑶,阿姨一定不会让你丰泽哥辜负你。”

      白佳瑶看着宁青婉,这一刻,终于扬起唇角,笑了,沉沉点头道,“嗯,谢谢阿姨。”

      其实,即使没有宁青婉的这一句话,白佳瑶也相信,陆丰泽总有一天会看到自己的好,会想清楚,比起像林芝芝这样的女人来,她更合适做他的妻子。

      ………………

      “去查清楚,从林芝芝和赵航宇离婚之后,赵航宇每天都在干些什么,和些什么人接触过,又吃过些什么药,是不是真的精神出现了问题,变成了神经病。”

      陆丰泽离开病房之后,直接上车离开了医院。

      靠在车厢后座里,沉思片刻之后,他吩咐前面副驾驶位上的成城。

      事情一定有蹊跷,就像干干净净的一个林芝芝,在和赵航宇结婚当天开始,就被诬陷成了一个水性扬花四处滥交的女人一样,好好的一个赵航宇,突然变成了一个神经病,绝对不正常。

      听到说赵航宇变成了神经病,成城不禁诧异,但也只是差异了一瞬之后,便立刻点头,“是,老板。”

      答应完,看到陆丰泽闭着眼睛靠在椅背里,不说话,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比起刚才来医院那会儿,更差,想了想,成城还是问道,“老板,您回哪?”

      “君悦华庭。”

      “是。”

      ………………

      回到君悦华庭,正当陆丰泽脱了身上的深灰色大衣随手扔向沙发,正准备去解身上西装外套的扣子的时候,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了起来。

      没有理会,他继续扣掉西装外套的扣子,脱下西装扔向沙发,尔后,又去解开袖扣,将两只衣袖挽了起来,大步往书房的方向走,从始到终,都没有理会在裤子口袋里不断震动的手机。

      手机那头,林芝芝站在酒店套房的落地窗前,一只握手着手机,一只手环住自己,看着窗外沉沉的夜色,听着手机里一声接着一声的“滴——滴——滴——”,最后,声音变成“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没人接听”。

      听到最后,林芝芝不得不挂断手机。

      好不容易给陆丰泽打一个电话,可是他却没有接,难道是,他还在;或者是,他不方便接听她的;又或者,他没有听到。

      其实,她真不应该打电话给他的。

      如果跟昨天晚上一样,他又跟他的父亲陆丰泽在一起,被他的父亲看到她每晚都找他,会不会更加的不开心,让陆丰泽也更加的为难。

      她清楚,现在,不止是她和陆丰泽的差距有大的无法丈量,更是陆丰泽的父母亲人根本不会赞同他们俩个在一起。

      陆丰泽为了她做了这么多,而现在,却还要因为她,承受来自他父母的压力,如果她不够好,或者是,从现在开始,她不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优秀,又怎么值得陆丰泽在前方为她冲锋陷阵,浴血奋战。

      想到这些,林芝芝眉心微蹙一下,又按亮手机,点开微信,点击被置顶的陆丰泽头像,编辑道【阿泽,对不起!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想好好努力的工作,我们暂时不要见面了。】

      手机这头,陆丰泽正开了电脑,准备工作,手机就被摆在了面前的书桌上。

      刚才的电话,他不是不知道是林芝芝打来的,只是暂时不想接,因为此刻的他,根本无法以像昨晚那样的情绪去面对林芝芝。

      宁青婉,他的母亲,从他记事开始,她甚至是都没有在他的面前说过一句重的责备的话。

      可是,今天,她却要拿断绝母子关系来威胁他,原因仅仅只是因为他喜欢上了她不喜欢的女人。

      他了解宁青婉,她的话,从来都不会只是说着玩玩的,她一旦说了,便是认真了。

      当他开了邮箱,点开一封邮件正要看的时候,手机又震动一下,屏幕亮了起来。

      掀眸瞟了过去,看到林芝芝发过来的微信内容,他拿过手机点开,毫不犹豫地回复了一个【好】字。

      手机那头,仍旧站在落地窗前的林芝芝看着陆丰泽快速回来过来的除了一个【好】字之外,便再无其它哪怕多一个标点符号或者是表情的回复,心里,忽然便像是被塞了一团棉花般,闷闷的,不舒服。

      可是,明明是她要求的呀,陆丰泽答应她,又有什么问题呢?

      闭上双眼,林芝芝深吁了口气,尔后,放下手机,直接去浴室,洗澡。

      ………………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林芝芝都在剧组,认真的拍戏,同时,配合《小甜蜜》剧组的各项宣传活动,一切,忙碌而有序,让她在白天的时候,过的格外充实,基本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只不过,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当所有的忙碌被卸下,涌起的,则是满心的思念与空虚。

      整整一个星期,她没有主动跟陆丰泽联系过,陆丰泽也没有主动跟她联系过,他们俩个人,就好像彼此杳无音讯了般。

      但是她知道,陆丰泽如果想要了解她每天的情况,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是她却不同,她想要了解他的情况,现在似乎除了主动找他,别无它法。

      这天上午,拍完一场和方任涵的对手戏,在一旁休息的时候,林芝芝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拿过手机,想要主动发条信息过去给陆丰泽,问问他这几天过的怎么样。

      “荣总,怎么会是您?您怎么来了?”

      正当林芝芝点开陆丰泽的微信,手指落下要编辑内容的时候,一道无比惊喜又恭敬的声音响了起来。

      林芝芝自然是听出来了,那是剧组副导的声音,顺着副导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是荣峥来了。

      整个娱乐圈,谁又能不知道荣峥的存在,意味着什么,所以,片场里所有的人都跟林芝芝一样,听到声音,立刻都无比惊讶又好奇地往荣峥的方向看了过去。

      照理说,荣氏娱乐也是《帝都赋》的投资方之一,有荣氏的管理层出现在片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可是,荣氏并不是《帝都赋》的主要投资方,荣氏的大boSS竟然亲自出现在片场,那确实是令人诧异了。

      其他的人诧异,林芝芝和邢奕珂,还有正在跟邢奕珂拍戏手戏的方任涵却是明白,荣峥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片场。

      此刻,荣峥戴着墨镜,外面穿着一件闷骚的红色大衣,里面搭配着一件象牙白的高领羊绒衫,再配上一条浅色的牛仔裤和一双黑色军靴,一只手兜在牛仔裤的口袋里,一副痞里痞气又霸气十足模样的往片场里走了过来。

      要论整个娱乐圈的大佬里,最会穿又最敢穿的人,荣峥排第二,那绝对没有人排第一。

      虽然荣峥比陆丰泽还大了一岁,可是,因为他“鲜艳”的穿着打扮,看起来倒是显得比陆丰泽年轻了不少,甚至是不知道的人叫他“小鲜肉”也不足为过。

      “怎么,我不能来?”

      进入片场,荣峥摘下墨镜,锐利的眸光梭巡一圈,或许是因为看到十几米开外,方任涵正牵着邢奕珂的手,所以,他的俊眉明显的拧了一下,尔后,目光停留在副导的身上,扬起眉梢带着些许不悦地反问。

      “能!能!能!当然能!”副导还没有开口说话,导演便赶紧放下手里的工作,点头哈腰地过去,脸上堆满笑容地拍着马屁道,“荣总您能来指导我们的工作,是我们整个剧组的荣幸,我们求之不得。”

      在场的制片和其他的剧组领导也都放下手里的工作,众星捧月般的围了过来。

      只不过,荣峥却并不给他们面子,在大家都围了过来的时候,他却单单只朝林芝芝看了过去,尔后,勾起性感的薄唇一笑,看着林芝芝,似乎格外愉悦地朝她走了过来。

      “宝贝,你什么时候认识荣总了?”林芝芝身边的肖以笑察觉到荣峥根本不理会众人,只盯着林芝芝走了过来,立刻便好奇地凑到她耳边问道。

      林芝芝一边冲着走过来的荣峥扬唇笑了笑,一边低声回答肖以笑道,“十来天前吧。”

      肖以笑皱起眉头看了一眼荣峥,又在林芝芝的耳边压低声音道,“我靠!荣总这看你的眼神,有点不太对劲呀,太带电了,让人好酥呀。”

      林芝芝斜肖以笑一眼,“……”

      “导演,林芝芝今天上午的戏,拍的差不多了吧?”就在林芝芝斜肖以笑一眼的功夫,荣峥已经林芝芝的面前停下,问一旁的导演道,可是目光,却是定定地落在林芝芝的身上。

      “拍完了!拍完了!林小姐今天上午的戏,刚好已经拍完了。”导演站在荣峥的身边,立刻点头道。

      荣峥扫导演一眼,尔后,点头又看向林芝芝,在众目睽睽笑之下,冲着她暧昧又性感地一笑,尔后过去,直接伸出长臂揽住她的肩膀,低头看着她,好听的声音格外温柔地道,“芝芝,既然上午的戏已经拍完了,那我们一起去吃午饭,怎么样?”

      原本林芝芝想要避开荣峥伸过来的手,可是她的周围全是人,基本避无可避,但一想到荣峥和邢奕珂的关系,她又马上释然了,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任由荣峥的手落下,揽住了自己的肩膀。

      虽然知道荣峥不可能对自己有什么暧昧,但是和才见过一面的荣峥,而且那么高高在上让整个娱乐圈都仰望的人忽然之间就这么亲密,林芝芝内心还是很不自在的。

      抬头看一眼近在咫尺的荣峥,又侧头,看一眼数米开外正和方任涵站在一起的邢奕珂,林芝芝扬唇笑道,“荣总不会是想拿我开玩笑吧?”

      就在林芝芝刚刚看过去的时候,邢奕珂那一如既往的清冷又淡漠的表情,就仿佛完全不认识荣峥,甚至是不知道荣峥是谁似的。

      大家满脸讨好与恭敬地看着荣峥,唯独她和方任涵,像是完全不知道荣峥来了一样。

      虽然林芝芝相信,邢奕珂应该不会误会她和荣峥之间有什么,可是,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难保别人不会误会呀!

      别说别人,就连肖以笑看到这一幕都挺懵的。

      什么时候,林芝芝和娱乐圈的大boSS变得这么亲昵了,一上来就勾肩搭背的?

      荣峥勾唇再性感不过地一笑,更紧地搂住了林芝芝,低头愈发凑近她道,“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

      林芝芝,“……”

      “走吧!”

      话落,他也不等林芝芝答应,直接搂着林芝芝便要离开,还一边走一边对导演道,“今天午餐,满月楼的外卖大家随便点,算我的。”

      大家听到荣峥的话,立刻便欢呼雀跃了起来,个个鼓掌尖叫着大喊“荣总最帅”“荣总玉树临风,潇洒无敌”什么的。

      林芝芝真的没明白过来荣峥这突然唱的是哪一出,但是想到他们之间的“协议”,猜测他很有可能是想从她里了解更多关于邢奕珂最近几天的情况,所以才跑来请她吃饭。

      如是一想,她便放弃反抗,只是笑了笑跟荣峥道,“荣总,你看我这一身,是不是等我换身衣服。”

      她刚拍完一场戏,一身的古妆还没来得及换。

      荣峥挑眉看她一眼,松开她点头答应道,“好,我在这等你。”

      林芝芝笑笑,拎着仙气飘飘的衣裙,往化妆间走去。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