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78 去给我把钱要回来

    078 去给我把钱要回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京城,陆家大宅。

      因为放了寒假,又加上很快就要过年了,快五个月没有回过家的陆芊芊从山区支教回来,陆丰泽自然就住回了陆家的大宅。

      当他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正好听到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屏幕亮起。

      隔着十几米的距离,他知道,是一条微信进来了。

      这么晚的时候,还有人跟他微信,不用多想,陆丰泽也知道是谁。

      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大步过去,拿过手机点开一看,看到林芝芝的微信,他微微勾起唇角,泛起一抹似有似无的浅浅笑意,连着深邃的黑眸里,也跟着有灼亮的暗芒闪过。

      看着手机,微微粗粝的大拇指摩挲过手机屏幕,陆丰泽并没有回复林芝芝,也不打算回复她。

      并不是不想见她,更不是不想理她,只是,他想知道,没有他在身边,林芝芝到底能努力又能独立到什么程度。

      如果现在,林芝芝连他给她的这一点点挑战都无法接受战胜的话,那她将来,又怎么面对所有的反对和质疑,站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走下去。

      更何况,赵航宇疯掉的事情,他还没有彻底调查清楚,在没有澄清宁青婉对林芝芝的误会前,他和林芝芝,还是尽量不要见面的好,以免再次刺激到宁青婉。

      毕竟,宁青婉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经不起时常的刺激。

      又看了一眼屏幕上林芝芝发过来的那条信息之后,陆丰泽放下手机,转身往卧室外走去。

      ………………

      当飞机降落在京城国际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因为是半夜,她的行程又没有泄露,根本就不会有粉丝围堵,就算走普通通道,也完全没事,不过,林芝芝却还是选择了Vip专用通道。

      只不过,当她从Vip专用通道出来,却并没有任何要等候在那里,更没有任何惊喜的时候,林芝芝原本还带着几许期待的目光,立刻便黯淡了光泽。

      “晕!大boSS居然没来。”看到Vip通道外空无一人,肖以笑抚额,兀自嘀咕一句。

      林芝芝蹙眉立刻看向她,“谁说他会来?”

      “呃……”肖以笑惨笑一下,“我自己以为的。”

      林芝芝,“……”

      她发信息给他的时候,都已经快凌晨了,说不定,他真的太累,早就休息,睡着了。

      “走吧。”既然陆丰泽没有来,那她也没什么好等的,转身就要往停车场的方向走。

      “呃……宝贝儿。”见林芝芝往停车场的方向走,肖以笑赶紧叫住她。

      林芝芝回头,“怎么啦?”

      肖以笑囧,“我以为大boSS会来,所以没给你安排车。”

      林芝芝轻吁口气,“那打车,走吧。”

      ………………

      翌日,陆丰泽才到办公室,成城便拿着一个文件袋,出现在了他的办公室,将手里的文件袋,恭敬地递到他的面前。

      这么多年来工作上形成的默契,已经让陆丰泽足够信任成城的,知道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他不会一大早就拿过来给他。

      所以,什么也不多问,陆丰泽直接接过文件袋,然后在大班椅里坐下,打开文件袋,拿出里面的几份文件,认真地看了起来。

      一目十行,当看到第二页的时候,他狭长的眉峰,便不禁淡淡拢了起来,但他并没有马上问成城,而是继续往下看。

      当看完最后一页的最后一行时,他直接将手上的文件甩在了办公桌上,好看的眉宇间,竟已染了一抹少有的戾气。

      “赵航宇真的疯了?!”深邃的黑眸微眯,他看向成城,沉声问道,“自从那天见了周玥雯后,就一直再也没有清醒过吗?”

      成城点头,“自从见过周玥雯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再清醒过,精神科专家也已经给赵航宇会诊过,确认他是真的疯了。”

      陆丰泽听着,俊眉紧拧一下,连着一双幽深的黑眸也跟着沉了沉。

      赵航宇和他的关系,虽然算不上多亲厚,但是好歹他也是赵航宇的长辈,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恭恭敬敬的叫他一声“小舅”。

      “专家也提取了赵航宇的血液,针对性地做了各项检测,报告得出,赵航宇之所以会在几个月的时间内疯掉,除了他自身的问题之外,最主要的,是过去几个月他一直在喝的中药中,被加入了两味可以致人意识错乱,精神失常的药物。”见陆丰泽紧拧着眉宇不说话,神色颇有些凝重,成城又继续道。

      “赵航宇喝的中药里加多了两味药材,就一直没有人发现吗?”陆丰泽又问。

      “没有。”成城摇头,又解释道,“给赵航宇开药的老头一直给赵家的人看病,赵航宇的母亲一直都很信任他,没有人怀疑过是他开的中药有问题,而且几个月来,一直都是刘汐颜负责帮赵航宇熬药的。”

      陆丰泽黑眸微眯,目光带着些许冷戾地又问,“刘汐颜呢?”

      “赵航宇受刺激彻底疯掉的那天,刘汐颜大出血,被紧急送到了医院,孩子保住了,但是她流血过多,被切除了子宫,而且至今躺在医院,昏迷不醒。”

      陆丰泽微眯着黑眸沉吟一会,再次问道,“赵家的中医有没有说,刘汐颜给了他什么好处?”

      问到这,成城也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却是如实回答道,“没什么好处,是刘汐颜用下贱的手段勾引了赵家的中医,然后偷拍成视频,又拿来威胁赵家的中医。”

      刘汐颜不过是比林芝芝大了五六岁而已,可以说是和林芝芝一起长大的。

      有像刘素雅那样的母亲,又有像刘汐颜这样的小姨,还有她没有一半点儿担当的父亲和弟弟

      想到这,陆丰泽靠进大班椅里深吸口气,原本并没有多少情绪的脸色,都控制不住地暗沉了两分。

      看来,想让陆越苍和宁青婉接受林芝芝,绝对是一件任重而道远的事情。

      “带上赵家的那个中医,半个小时后,跟我去趟赵家。”

      “是,老板。”

      ………………

      绵绣花城。

      林芝芝熬到凌晨五六点,最终还是抵不过身体的疲惫,沉沉地睡了过去,当她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好在她代言的护肤品宣传活动,是定在中午12:00才开始的,所以,肖以笑和苏艾也都没有叫醒她,由着她睡。

      “我的手机呢?”

      一醒来,林芝芝便到处找手机,找了一圈没发现,立刻便问一旁的苏艾道。

      苏艾一边帮她把窗帘拉开,一边看着她回答道,“我看你手机没电了,就拿到外面去充电了。”

      之所以拿到外面去充电,最主要的,也是不想吵醒睡觉的林芝芝,这些天她真的太忙了。

      “哦。”林芝芝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答应一声,然后便滑下床,去找手机。

      来到楼下客厅,林芝芝拿过手机,第一时间便是点开电话,查看通话记录,发现她睡着后,并没有陆丰泽打过来的电话,她又去看微信。

      结果,仍旧是一样的,没有任何陆丰泽的回复。

      他怎么啦?为什么又不理她呢?

      想到在惠南市的那天晚上,她去瑞达大酒店找陆丰泽,结果却在他的套房里遇到了陆越苍。

      当时陆越苍对她的态度,还有陆越苍走后,陆丰泽对她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半年多了,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她做什么,陆丰泽都一直默默地站在她的身后,为她披荆斩棘,开出一条无比宽阔的阳光大道来,任她畅游。

      哪怕,他不在她的身边,他为她所做的事情,却从来没有减少过。

      所以,现在,她又有什么理由去怀疑陆丰泽对她的好呢!

      不管什么时候,她都不该质疑陆丰泽,质疑他对她的好,以及他对她的感情。

      因为她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如果陆丰泽真的不在意她了,不喜欢她了,他完全可以停止对她一切的财力和人力上的支持,甚至是,一句话,就可以彻底将她打入十八层地狱。

      所以,从现在开始,她不需要,也不可以再胡思乱想了,她唯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让自己有资格成为他陆丰泽的女人。

      “小艾。”

      “嗳,芝芝。”苏艾答应一声,赶紧从楼上下来。

      “小暖她们到了吗?还有今天活动要穿的衣服,拿来了吗?”看向苏艾,林芝芝问她。

      “衣服小暖她们已经拿了,刚才打电话说,很快就到了,大概几分钟吧。”

      “嗯。”林芝芝点头,又看了一下时间,然后吩咐道,“你让她们别上来了,我去洗个澡,到车上化妆换衣服吧。”

      “嗯,好。”

      ………………

      赵家大宅。

      当陆丰泽到的时候,叶美玲正在喂赵航宇吃早餐。

      一顿早餐而已,可是,叶美玲已经喂了一个多小时了,经常是吃几口,赵航宇便发脾气,把所有的早餐都摔了,砸了,然后又佣人又端了新的早餐上来,叶美玲又哄着他,继续吃,没吃几口,又会发生其它的将况。

      “啊,航宇张口。”坐在赵航宇的面前,叶美玲夹着一个虾饺,送到赵航宇的嘴边,笑咪咪的哄着他道,“这可是航宇最爱吃的虾仁蒸饺,来,我们吃一个。”

      赵航宇坐在椅子里,双目呆滞无神地望着窗外,身后站着两个身形魁梧的保镖,旁边,还守着一个精神科的医生。

      听到叶美玲的声音,他倒是乖乖配合地张开了口,将虾饺一口吞进了嘴里。

      只不过,嚼了两口,他就“噗”的一下,把满嘴嚼碎的虾饺,全部吐到了叶美玲的脸上,傻兮兮地道,“难吃,我不吃。”

      “航宇,……”

      叶美玲避之不及,嚼碎的虾饺,全部被吐到了她的脸上,她惊叫一声,想要发火,可是下一秒却又生生地忍住了。

      一旁的佣人赶紧递了毛巾过去,给叶美玲擦脸。

      这可不是第一次了,经常在叶美玲给赵航宇喂饭的时候,被吐了一脸。

      “航宇乖,那你告诉妈,你要吃什么?”把脸擦干净之后,叶美玲又耐着性子,哄赵航宇。

      “呵呵……”赵航宇看着叶美玲一阵傻笑,尔后,在所有人都没有意料到的情况下,一把抓住叶美玲的手道,“我要吃你!”

      话落,他扑过来便咬住了叶美玲的手。

      “啊,航宇,我是妈,我是妈妈呀……”

      赵航宇用了十足的力道,叶美玲痛的尖叫,赵航宇身后的保镖立刻扑过来,去制止赵航宇,可是,他们又不敢伤了赵航宇,除了用力想要将赵航宇拉开,也别无它法,可是,他们越拉,赵航宇挣扎反抗的越厉害,咬的就越狠。

      “啊……航宇……你快松开我……”

      陆丰泽进来,看赵航宇像一头野兽似的死死咬住叶美玲的手不肯放的一幕,箭步过去,扬手,用力一刀便劈在了赵航宇的后劲上。

      下一瞬,赵航宇翻了个白眼,朝叶美玲的怀里软了下去。

      “航宇,航宇……”见赵航宇倒进自己怀里,叶美玲惊恐地大叫。

      “他没事,只是暂时晕过去了。”

      听到声音,叶美玲抬头看去,看到自己眼前身形高大挺拔,气场迫人的陆丰泽,叶美玲的脸上,立刻便涌起一股愤怒与痛恨来。

      虽然以前的时候,她想着法儿的想要巴结讨好陆丰泽,可是,现在儿子都成这样了,她还巴结讨好陆丰泽又有什么用。

      “你来干什么,是想来看航宇的笑话吗?”瞪着陆丰泽,叶美玲瞬间便猩红了眼眶,怒声责骂道,“丰泽,我把你当成最亲的亲人一样来对待,没想到,你竟然和林芝芝那个贱-人一起来害航宇,现在航宇成这个样子了,你满意了?”

      陆丰泽看着眼前不过短短几个月便苍老了甚至是连二十岁可能都不止的叶美玲,好看的眉宇,不禁拧了拧,尔后,从身边的成城手里,拿过早上他看的那份资料,递到叶美玲的面前,淡淡道,“在表姐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之前,先把这份资料看完。”

      叶美玲看着陆丰泽,虽然她心里是真的恨呀,可是,陆丰泽强大的气场摆在那儿,任由她想撒泼都撒不出来。

      沉沉吸一口气,将内心汹涌的怒火和恨意强压下,叶美玲将倒在自己怀里的赵航宇交给保镖,吩咐道,“送少爷回房间休息,看好他。”

      两个保镖抬起昏迷的赵航宇,答应一声“是”,便带着他往房间走去。

      看着赵航宇被带走后,叶美玲才接过了陆丰泽手里的资料,然后打开看了起来。

      当她看到赵航宇之所以会疯掉,最主要的是因为他长期服用的中药里加了两味会导致人意识错乱,精神失常的中药,而这两喂中药,竟然是刘汐颜勾结了她最信任的中药,一起害得赵航宇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时候,她的浑身都抑制不住地颤抖,脸色,更是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变得铁青。

      “怎么可能!不可能,这些都是假的。”资料看完,叶美玲却不愿意相信,一把将资料甩在面前的餐桌上,铁青着脸,冲着陆丰泽愤怒地吼道,“你就是为了帮林芝芝那个贱人和你自己洗脱罪名,所以才编造了这些资料。”

      陆丰泽掀眸看着叶美玲,脸上没有任何一丝情绪的波动,但低沉的嗓音却是冷了几分道,“可不可能,难道表姐不比我清楚?”

      叶美玲瞪着陆丰泽,他那低沉冷冽的嗓音和周身散发出来的低气压,无形中便压迫她再也嚣张不起来。

      想过赵航宇精神正常的时候,一直是想要打掉刘汐颜肚子里的孩子,而且对刘汐颜的态度极差,还把她赶到了佣人楼里去住,后来赵航宇回家休养的几个月,一直什么都不愿意干的刘汐颜却每天那么极积主动的帮赵航宇熬药,还每天都亲自端来给赵航宇喝……

      想到这种种,叶美玲浑身一个寒战,原本铁青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把赵家的中医带过来。”见时机差不多了,陆丰泽淡淡吩咐一声身边的成城道。

      “是。”成城点头,立刻便大步出去,把赵家的中医拎了进来。

      中医一进来,看到叶美玲便“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求饶道,“赵夫人,我也是被刘汐颜给逼迫的,我不想害您儿子的。”

      看着跪在地上的年过六旬的老中医,叶美玲气的浑身发抖地冲过去,然后便“啪”“啪”“啪”,在老中医的脸上连甩了三个巴掌,最后,是她实在是连举起手的力气也没有了,才没有继续扇下去,浑身颤抖地指着老中医,连声音都颤抖着道,“你……你……我要杀了你……”

      说着,叶美玲又扑过去,去掐老中医的脖子。

      只不过,她实在是被气的太惨了,浑身都没有一丝的力气,老中医还手轻轻将她一推,便将她整个人推开,往地面倒去。

      陆丰泽见到,及时伸手过去,一把扶住了叶美玲,然后将她扶到椅子上坐下。

      “成城,通知警方过来,让他们把人带走。”待叶美玲在椅子上坐稳后,陆丰泽淡淡吩咐成城道。

      “是,老板。”成城答应一声,立刻转身出去办事。

      跪在地上的老中医听到陆丰泽说要把自己交给警方,瞬间面如死灰,整个人软到了地上。

      陆丰泽是什么人,他自然是知道了点,这件事情如果没有陆丰泽插手,他或许还可以逃脱一劫,但如今陆丰泽将他交给警方,那他这一辈子就彻底完了。

      “丰泽呀,你得帮表姐呀!”知道了一切事实真相,叶美玲一下子就不恨陆丰泽了,转而扑过去,抓住陆丰泽的手臂,仰头望着他,哭着哀求道,“表姐家现在成了这个样子,家里又没有一个主心骨,你无论无何,一定得帮帮表姐呀,要不然表姐和航宇,还有整个赵家就完了……”

      陆丰泽扶着叶美玲,看着她满脸悲戚哀求的模样,心底,终是生出一丝不忍来。

      “帮你可以,但是表姐要搞清楚一件事情。”

      见陆丰泽开口答应愿意帮自己了,叶美玲一边去擦眼泪,一边点头答应道,“什么事,你说?”

      陆丰泽看着她,沉声道,“林芝芝从嫁进你们赵家开始,就一直是一个受害者,从来没有伤害过你们任何人,我希望表姐从现在开始,不要再把莫须有的罪名加在林芝芝身上,更不要再诋毁怨恨她。”

      “这……”

      叶美玲对林芝芝的痛恨,几乎已经深入到了骨髓里,又怎么可能说不恨就不恨,所以,她看着陆丰泽,满脸犹凝。

      “如果表姐还想继续痛恨林芝芝下去,想让航宇即使哪天精神恢复正常了,也还过着跟以前一样的日子,什么事情也做不了,那表姐就请便吧!”

      话落,陆丰泽没有半秒的迟疑,松开叶美玲,抬腿便大步离开。

      “丰泽,……”见陆丰泽抬腿就走,叶美玲赶紧扑过去,拽住他的手臂,不停地点头答应道,“好!表姐答应你,不恨林芝芝了,不怪林芝芝了,只要你能帮表姐,帮我们赵家。”

      陆丰泽停下脚步,转回身再一次伸手扶住要往地面软下去的叶美玲,掀眸看着她,淡淡道,“既然表姐已经想通了,那就先把航宇送去专业的疗养院进行治疗。”

      “把航宇送去疗养院……”叶美玲嘀咕一声,神情恍惚一下,摇头道,“这个不行,别人照顾不好航宇的。”

      “难道表姐想让航宇继续这样疯下去吗?”再开口,陆丰泽低沉的嗓音,已经染了几分薄怒。

      叶美玲一惊,满是不安地看着他,迟疑道,“丰泽,你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想……”

      她就这么一个儿子,让她把儿子送去精神病院治疗,她怎么可能放心的下。

      “那就等表姐想清楚了,再告诉我。”

      话落,陆丰泽再不停留,松开叶美玲,大步离开。

      ………………

      “周玥雯呢?”

      离开赵家后,回公司的路上,坐在后座的陆丰泽问前面副驾驶位上的成城道。

      成城回头看向他,回答道,“知道赵航宇被刺激的疯掉之后,周玥雯就拿了林小姐给她的50万,回老实了。”

      在陆丰泽身边边么多年,成城自然了解陆丰泽,所以做事向来稳妥又周到,把什么事情都调查的清清楚楚的。

      陆丰泽脸色一沉,“去把那50万给我要回来。”

      “是,老板。”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