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84 脑子有没有摔坏

    084 脑子有没有摔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林芝芝全力以赴,尽最大的努力做好自己要做的每一件事情,没有在任何人的面前表现出任何一点的负面情绪来,虽然,荣峥仍旧每天会来骚(调)扰(戏)她,不是给她送花,就是给她送餐,但她既然改变不了荣峥,就只能改变自己,开始变得淡然,不给予任何的回应。

      当然,一个星期下来,她没有再跟陆丰泽主动联系过,陆丰泽自然也没有主动联系她,但是,当每晚回到酒店,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被无尽的思念和孤独紧紧缠绕的滋味,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

      躺在床上,如果不是因为累惨了,她根本就无法入眠。

      大多时候,如果思念折磨的她无法入睡,她便拿了剧本来研究,或者刷微博,看看粉丝的留言,偶尔回复几条。

      她的微博粉丝数量,每天都在增长,粉丝关注量已经突破了六千万的大关,特别是她上次让工作室帮她在微博上澄清她和家人的关系,表明她不会用金线去满足家人无止境的欲望,更不会成为家人的摇钱树之后,她的微博粉丝就又狠涨了一波。

      当然,有粉丝骂她,但更多的粉丝,是鼓励和关心她。

      凌晨,当林芝芝正在看粉丝留言的时候,林东阳给她的私信跳了出来。

      其实,林东阳一直有给她发私信,但她一直没看,因为怕自己看了,又会忍不住,做出什么错误的决定来。

      但是今晚看到林东阳又发过来的私信,她没忍住,点了进去,毕竟,关于林东阳和刘素雅的状况,她确实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了解过了。

      【姐,你真的够狠呀,狠到越来越没有人性了,为了我们不挡你的路,竟然让人强行把我和爸妈送到了澳洲,还不让我们回去!到底还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出来的?是不是下一次,你就要直接安排人把我们灭口了?】

      林芝芝眉心一蹙,看的满脸困惑!

      林镇宏和刘素雅还有林东阳都被强行送去澳洲了?

      离上一次林东阳和刘素雅一起大闹她活动现场的时间,也不过十来天而已,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给他们办好了一切,将他们送去了澳洲。

      会是陆丰泽吗?

      靠进床头里,林芝芝闭上双眼。

      除了陆丰泽,又有谁还会管她的事情。

      或许,林东阳说的没错,陆丰泽将他们三个送去澳洲,真的是不想让他们挡了她成名的路。

      想到这,这二十来天积压在林芝芝心里所有的委屈与难受,瞬间像汹涌的潮水一样从胸口涌了出来。

      其实,陆丰泽不是不关心她,不在意她,他默默为她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在为他着想。

      只是,为什么,他要这样晾着她,就是不愿意理她?

      ……………………

      不知不觉,便过年了,腊月二十八那天,剧组开始放假五天,所有的剧组成员,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做为最当红的艺人,自然有无数的电视台邀请林芝芝一起跨年,参加各种活动和跨年晚会。

      林芝芝无处可去,又不想自己闲着,悲春伤秋,胡思乱想,便将自己每一天的行程都安排的满满的,哪怕大年三十那晚,也不闲着。

      剧组开始放假的第一天,林芝芝便开始奔波在各个电视台的各个节目组,录制节目或者参与彩排。

      肖以笑父亲早逝,从小和她的母亲一起相依为命长大,所以,剧组放假后,林芝芝也就给肖以笑放了假,让她回京城去陪她的母亲过年。

      原本,林芝芝也是要给苏艾放假的,但是肖以笑走了,苏艾也走了的话,身边没有一个完全可以依赖和依靠的人,那谁来安排她的日常行程。

      所以,苏艾坚持留在了林芝芝身边,做着她的得力助手的同时,也陪她一起过年。

      反正,她以前每年都是在家陪父母过年的,而且她的父母都还算年轻,身体也很好,她偶尔一次不回家过年,也没什么关系。

      二十八忙了整整一天,二十九晚上八点,是惠南电视台的春晚,下午两点,所有的节目,进行最后一次的彩排。

      林芝芝的节目,是演唱《小甜蜜》的片尾曲,歌的名字,也就叫《小甜蜜》,因为过完年后,《小甜蜜》将会登录各大网电视App正式开播,她这次参加惠南电视台的春晚,演唱《小甜蜜》,其实就是为了要给《小甜蜜》做最后的宣传。

      既然是给《小甜蜜》做宣传,自然就少不了男主角张凯霖。

      下午,当林芝芝到达电视台最后一次彩排的时候,张凯霖已经到了,但是她没料到,除了张凯霖外,荣峥也来了。

      不过想想也是,这次的春晚,是惠南电视台和荣氏娱乐一起办的,参加晚会的明星,将近一半都是荣氏旗下的,荣峥这个荣氏的大老板出现在春晚彩排的后台,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怎么样,我这几天给你点的餐,还合你的胃口吗?”在后台,当着所有人的面,荣峥直接过去,长臂搂住林芝芝削圆的肩膀,勾着唇,笑容暧昧地问她。

      林芝芝倒是不闪也不避,落落大方地抬头看着荣峥,微微笑着道,“不好意思,荣总,我一口都没吃,全给剧组其他的人吃了。”

      当林芝芝进来的时候,大家就都悄悄地将注意力投向了她,就想搞清楚,她和荣峥的关系,是不是如报导所说的那样,但是听到林蒙蒙对荣峥说的话,大家心里啧啧惊讶的同时,却更加好奇了。

      如果林芝芝背后的那个人,不是荣峥,那会是谁?看她对荣峥的态度,难道这个人会是比荣峥更厉害的角色?

      特别是张凯霖,他原本就不觉得,林芝芝会和荣峥有什么瓜葛,现在看来,他的想法确实是对的。

      “哈哈哈……”看着林芝芝,荣峥不怒反笑,抬手揉了揉她的长发,再温柔不过地道,“既然你不喜欢满月楼的,那我们就换别家的,换到你满意为止。”

      林芝芝看着他,“……”

      “芝芝,差不多该到我们上台彩排了。”看出林芝芝的无奈,几步开外的张凯霖低头一笑,走了过来,替她解围,“你要不要准备一下?”

      林芝芝看向张凯霖,微微感激一笑,点头“嗯”了一声,又对荣峥道,“荣总,先失陪了。”

      荣峥笑,松开她,“没事,我一直在这儿陪着你。”

      林芝芝,“……”

      ……………………

      当林芝芝和张凯霖开始最后一次彩排的时候,一登上台,林芝芝便发现,荣峥竟然在观众席上,而且就坐在正对着舞台的Vip位置。

      因为舞台是t形的,随着音乐的渐进,林芝芝和张凯霖一起,从舞台的前面,渐渐向前,走向观众。

      虽然林芝芝一直想要好好彩排,努力忽视台下看着她笑的暧昧又意味深长的荣峥,可是,心里,却是抑制不住的生出一股子烦闷来。

      这么长时间了,陆丰泽不愿意理她,或多或少,都有荣峥的原因在里面。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她是真的不想再和荣峥传出什么绯闻来。

      就像肖以笑说的,一次两次,或许别人还不会信,但是次数多了,假的也就会变成真的了。

      到时候,她就算把心脏掏出来给陆丰泽,也未必说的清楚了。

      更何况,陆丰泽的父母都那么讨厌她,她总是和别的男人付出绯闻来,只会让他的父母看讨厌更看轻她。

      一边唱,一边慢慢在t形台上走着,看到荣峥那张明明无比俊郎的面庞,林芝芝却抑制不住地越来越烦闷……

      “啊!”

      忽然,话筒里,一声惊叫起传来,然后大家便看到,林芝芝的身体,不可抑制地t形台的一侧倾倒下去。

      站在林芝芝身侧的张凯霖反应过来,立即便朝林芝芝看去,看到林芝芝就要往舞台下摔去的时候,他瞬间伸手过去,一把抓住了林芝芝因为惊慌而在空中胡乱挥舞的手。

      当张凯霖的手伸过来的时候,林芝芝就仿佛看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般,拼命地用力抓住,可是,当自己现在这糟糕的处境在脑海里闪过时,鬼使神差的,在抓紧张凯霖一秒之后,她又松开了张凯霖的手,任由自己的身体往舞台下倒去……

      她真的好想见陆丰泽,跟他解释清楚,她和荣峥,其实什么也没有。

      这段时间来,她真的好累好累,身心俱疲,从来没有这么累过,好想好想休息一下。

      观众席上,看到原本握住了张凯霖的手,却又忽然松开让自己往舞台下倒去的林芝芝,荣峥低咒一声“该死”,箭步冲了过去。

      不止是荣峥,所有的工作人员看到,也都冲了过去。

      舞台后,苏艾看到往舞台下掉去的林芝芝,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整个人怔在那里,一下子傻了。

      张凯霖是怎么也没有料到,林芝芝在抓住她的手后,竟然又会松开,当他懵了一瞬,再次朝林芝芝扑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林芝芝的身体,已经不可遏制地摔下了舞台。

      “砰!”

      痛,好痛!

      当自己的身体结结实实的从舞台砸落下来的时候,一种被刀割的痛意,瞬间席卷了她,将她彻底包裹。

      “林芝芝!”

      荣峥第一个冲过来,将她抱起。

      林芝芝努力抬起眼皮看一眼抱着自已大叫的男人,多么的希望,他是陆丰泽。

      “林芝芝!”看着在自己怀里闭上双眼昏过去的林芝芝,荣峥大吼,“快点,叫救护车。”

      ……………………

      京城,瑞达集团总部办公大楼。

      虽然已经是大年二十九,但是瑞达集团却仍旧照常上班,从明天大年三十开始到接下来的七天,才是正式放假的时间。

      但即使公司的职员放假了,陆越苍和陆丰泽做为老板,海外又有那么多的分公司,他们是不可能真正放假的。

      第一会议室里,陆越苍和陆丰泽一起,和总公司里所有的总监以及以上级别的高管一起开年前的最后一会议,总结年前的工作同时,安排好年后的新工作。

      当然,这么重要的会议,自然少不了其它分公司的高管参与,所以会议上,还开着视讯,连线接着国内十几家分公司。

      当会议进行的差不多,快要到尾声的时候,陆丰泽放在会议桌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一时间引来所有人的侧目,包括坐在会议桌另外一端的陆越苍。

      大家发现,自从那次陆丰泽的手机在开会的时候震动了好久他都没有接,最后被白佳庶接了之后,每一次开会,陆丰泽都会带着手机,而且,手机就会放在会议桌上,他一垂眸就可以看到的地方。

      陆丰泽完全没有理会任何人诧异的目光,低垂下双眸,幽深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手机屏蔽上。

      当看到手机屏幕上跳跃着的“肖以笑”三个字的时候,他好看的眉宇,不禁微微拧了起来。

      他清楚,肖以笑是个办事有分寸的人,如果不是有紧急又十分重要的事情,她绝对不会打他的电话“骚扰”他。

      而现在,肖以笑能跟他说的事情,除了是和林芝芝有关的,不会再有其它。

      当即,陆丰泽拿起手机,就当着会议室里所有人的面,接通了电话。

      一旁,白佳瑶甚至是不用去看陆丰泽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就能猜出来,电话的那头,一定是林芝芝,或者是跟林芝芝有关的人和事。

      “什么事?”

      会议桌那头的陆越苍看着陆丰泽竟然无视规矩,在这么重要的场合接私人电话,控制不住的便微微沉了脸色,其他所有的高管则是屏气凝神,都看着陆丰泽,半声都不敢吭。

      “陆总,芝芝在节目彩排的时候,从舞台上摔下来,受伤昏迷了。”电话那头,一听到陆丰泽的声音,肖以笑便火急火燎地汇报。

      其实,她人在京城,林芝芝现在的具体情况是怎样的,她也不清楚,她也只是听苏艾在电话里哭着说,林芝芝从舞台上摔下去,昏迷了,还流了好多血。

      陆丰泽深邃的黑眸猛然一沉,眉宇骤然一拧,下一秒,他推开大班椅,直接站了起来,根本不去看会议桌那头脸色越来越不好的陆越苍,直接道,“今天的会议也差不多了,到这里结束吧,祝大家都有个愉快的春节假期。”

      说完,他才看向陆越苍,极其公式化地道,“董事长,我有急事,先走了。”

      话落,他再没有多一个字的废话,转身便大步离开,成城看到,也立刻起身,对着会议桌那头俨然已经沉了脸色的陆越苍行了一礼后,直接大步跟上了陆丰泽。

      会议室里,大家看着陆丰泽出去后,又都看向陆越苍,都不敢擅做主张地离开,都等着他发话。

      只有白佳瑶,看着陆丰泽消失的背影,怔怔地坐在那儿,一动不动,胸口的位置,像是被针了般,钻心的痛。

      她原本以为,际丰泽这段时间对林芝芝的冷淡,是因为他开始想明白了林芝芝和他之间的差距,想明白了林芝芝根本不适合成为和他并肩而立的女人。

      但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

      陆丰泽出了会议室,一边大步往专用电梯走,一边又问电话那头的肖以笑道,“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陆丰泽没有挂断电话,肖以笑自然不敢挂,此时又听到他的声音,赶紧回答道,“听说伤的不轻,流了不少血。”

      “听说?!”不过再简单的两个字,便轻易了惹怒了脾气向来不错的陆丰泽,他低沉的嗓音瞬间便染上了不可克制的怒意,质问道,“肖以笑,你不守在林芝芝身边你在干嘛?为什么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是第一次,肖以笑被陆丰泽这样骂,而且,是带着这么大的火气,关键是,她还真的挺冤的。

      所以,她被骂的有点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该怎么回答陆丰泽。

      不止是电话那头的肖以笑,就连跟在陆丰泽身后的成城,听到陆丰泽带着浓浓怒意的声音,还有他周身散发出来的低气压,也都屏住了呼吸,心中生出一丝惧意来。

      陆丰泽的性格是真的很好,极少极少发火。

      虽然成城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就凭陆丰泽此刻糟糕的情绪,他也能猜出来,肯定是林芝芝出事了。

      “对不起,陆总,我现在就飞去惠南市。”懵了两三秒后,肖以笑彻底回过神来,赶紧便认错道。

      不管是对是错,在大boSS面前,反正就是她的错。

      陆丰泽沉沉地吸一口气,直接挂断电话,然后一边跨进专用电梯里,一边吩咐成城道,“马上安排飞机,准备飞去惠南市,再叫上肖以笑一起。”

      “是,老板。”

      ……………………

      惠南市段家的高级私人医院,当林芝芝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四个多小时之后,暮色,早已将繁华的都市沉沉笼罩,华灯绚丽,再次照亮了整座城市。

      “嘶………”

      睁开双眼,趴在病床上的林芝芝一动,一股钻心的痛意,便从左后肩的位置,猛地传来。

      “芝芝,你醒了?”一直守在林芝芝身边寸步不离的苏艾听到声音,立刻便来到她的床前,关切地问道,“你怎么样,是不是很痛?”

      守在病房里的,不止是苏艾,还有荣峥和张凯霖,看到林芝芝醒了,原本坐在沙发上的他们立刻便站了起来,大步来到林芝芝的面前。

      林芝芝趴在床上,侧仰起头看向身边的几个人,紧皱着眉心点了点头。

      真的很痛!很痛!以前不管被赵航宇怎么毒打虐待,都没有这么痛过。

      或许,人是在安逸幸福的环境下呆久了,所以,哪怕一点点的伤痛,都会被放大好多倍。

      “去叫医生过来。”看到林芝芝难受的模样,荣峥立刻吩咐苏艾道。

      苏艾点头,赶紧便跑出去叫医生。

      “还好这次只是是缝了二十几针,人也没被摔傻,更没有摔残废,要是下次,恐怕就没这么幸运了。”看着眼里划过一抹心虚,然后快速地低垂下双眸去的林芝芝,荣峥微微沉了脸色,低声斥责。

      一旁的张凯霖看一眼荣峥,看来,不止是他以为,连荣峥也看出来了,林芝芝这一摔,是故意的。

      当然,她最开始摔倒,真的是因为意外,因为t台上有水渍没有清除干净,林芝芝又穿了七八公分的高跟鞋,如果踩到,确实是容易摔倒。

      但后来林芝芝抓紧了他又忽然松开,却绝对是故意的。

      但到底是为什么,林芝芝居然有这么大的勇气和决心,要故意摔下舞台去?

      那舞台离地面,足足有一个男人的高度,人直接掉下去是什么后果,谁也无法预料。

      林芝芝低垂着双眸,不去看他们,只带着淡淡疏离又有一丝赌气地道,“谢谢荣总关心,下次我会小心的!”

      荣峥看着林芝芝嘴角一抽,冷笑一声,连剖开她脑袋,看看里面是什么构造的想法都有了。

      正好这时,医生带着护士大步走了进来,看到站在病床前的荣峥,都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荣总”。

      荣峥双手搭在跨部的位置,侧头瞟医生一眼,淡淡点头道,“再给我好好检查一下,她脑子有没有摔坏。”

      医生一脸懵逼地看了荣峥一眼,随即,笑着点头答应了一声“是”,然后开始察看林芝芝的情况。

      林芝芝瞪一眼荣峥,“……”

      ……

      作者有话说:

      小婊贝们,如果大家觉得陆大叔每天更新不够,看的不过瘾,可以去看筱筱的另一本完结大叔,《大叔,适渴而止》哈,这是陆大叔的前传,看过的美人都说比陆大叔更好看,没看过的,赶紧去瞧瞧~么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