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89 或许一直都不会接受她

    089 或许一直都不会接受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当黑色的劳斯莱斯缓缓开进宁园的时候,陆丰泽远远地便看到,纷飞的大雪下,一道纤细的身影正在雪中慢慢的走着。

      是白佳瑶。

      今天的她,今天的她,不像昨天那样穿的那么喜庆,而是穿了一件白色的长款羽绒服,带着一条大红的围巾,一长黑直的长发洒落在肩头,被片片鹅毛大雪渐渐遮盖。

      可是,她却浑然不沉,仍旧在大雪中,慢慢地走着。

      “那不是佳瑶姐吗?”不止是陆丰泽,陆芊芊也很快发现了她,“雪这么大,她怎么一个人雪里走呀!”

      见陆丰泽没理自己,陆芊芊看向他,又问道,“哥,是不是昨天你的话刺激到佳瑶姐了,她心情不好呀!”

      陆丰泽望着窗外,看着那道在被大雪覆盖的花园里,不断前行的纤细身影,没有说话。

      “其实我觉得佳瑶姐人挺好的,什么都懂,什么都擅长,温柔又体贴,还很明事理,就是你不喜欢她,如果你喜欢她的话,……”

      “芊芊!”

      陆芊芊喋喋不休的声音还没有落下,陆丰泽带着警告的沉沉嗓音便响了起来。

      陆芊芊嘟起嘴皱了皱眉,又补充道,“反正如果让佳瑶姐做我大嫂的话,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在她被“流放”到英国的那段时间里,如果不是有白佳瑶经常陪在她的身边,开导她,帮助她,她真的不会那么快从阴暗里走出来,更不会想要去大山里支教。

      陆丰泽忽然就有些烦躁,倏尔侧头,一记刀眼扫向陆芊芊。

      陆芊芊接收到他凌厉的警告目光,立刻便闭了嘴,再不多说了。

      车子,缓缓开到主楼前,当车子一停稳,立刻便有佣人撑了大伞过来,为他们拉开了车门。

      陆丰泽下车,什么也没有说,直接拿过佣人手里的大伞,转身大步往白佳瑶的方向走了过去。

      陆芊芊看着大步走向白佳瑶的陆丰泽,不禁扬起唇角笑了笑,她是真的挺喜欢白佳瑶的。

      花园里,白佳瑶站在雪地里,微微仰起头来,望向阴沉沉的天空。

      雪花,一片一片,落在她的脸上,融化在她的眼睛里,可是她却丝毫都不觉得冷,只觉得这冰冰冷冷的沁人温度,让人格外的舒服。

      忽然,一把黑色的大伞伸了过来,遮在了她的头顶,挡住了她大片的视线。

      她低下头去,轻轻一声叹息,尔后,才慢慢回头,看向身后的人。

      当看到身后的人是陆丰泽的时候,她半点儿也不惊讶,只是微微扬唇一笑,再平常不过地开口道,“你来了?”

      陆丰泽看着她,淡淡颔首,尔后向前两步,来到她的面前,抬手,轻轻地将她脸上和头上未融化的雪花,一片片扫落。

      白佳瑶就站在原地,低垂着双眸,一动不动,静静享受着陆丰泽给她的这温柔时刻。

      “不冷吗?”

      白佳瑶轻轻摇了摇头,“不冷。”

      “那我陪你走走。”

      白佳瑶点头,和陆丰泽一起,一步一个脚印,并肩走在白茫茫一片的雪地里。

      “看得出来,你很不开心。”陆丰泽尽量将大伞撑在白佳瑶的那一边,看她一眼,问道,“为什么?”

      白佳瑶不去他,只低垂着双眸,淡淡答,“丰泽哥,你这不是明知故意吗?”

      陆丰泽停下,侧身面对白佳瑶,轻拧起好看的眉宇,目光沉沉地看着她,微不可闻地一声叹息道,“佳瑶,我不接受你,不是因为你不好,而是因为我已经先爱上了林芝芝!如果我在爱着林芝芝的同时,又和你暧昧不清,这不管对你还是对林芝芝,都不公平,也不是你们想要的,对吗?”

      白佳瑶也停了下来,抬头看向陆丰泽。

      他还真是好看呀!

      身形高大挺拔,眉目俊逸,鼻梁高挺,面部轮廓,棱角分明,一袭深蓝色的大衣和浅灰色的围巾,更是衬的他身形如玉,俊郎如斯。

      相当赞同地点点头,她回答道,“对!所以丰泽哥,你不用自责,我只是还没有办法去调整好自己罢了。”

      看着白佳瑶,她的懂事,反而让陆丰泽心疼。

      他倒真希望,白佳瑶对着他大吵大闹一次,痛哭出来,甚至是对他说出恨他的狠话来。

      可是,她偏偏不。

      “佳瑶,如果你愿意,年后你不需要再回瑞达上班,不管你是想要自己开公司,或者做点其它的事情,我都会全力支持你。”

      白佳瑶扬唇一笑,“那让我好好想想,在我没有想好之前,丰泽哥,你可不可以不要赶我走?”

      陆丰泽点头,“当然不会。”

      “嗯。”

      “回去吧,你的鞋子都湿了。”

      “好。”

      ……………………

      大年初一,在一片祥瑞的大雪纷飞之中,很快过去,虽然一整天,陆丰泽都没有去医院,但是他第一次主动发了信息给林芝芝,告诉她,他今晚不会去医院。

      虽然他什么也没有解释,只是简单的几个字,但这对于林芝芝来说,却已经弥足珍贵了。

      大年初二的一早,医生来给林芝芝检查伤口。

      她的伤口愈合的很好,并没有什么大碍了,也不需要再继续打消炎针了,所以,医生同意她出院,只要她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定期换药就行。

      【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我先去笑笑家吃午饭,然后回绵绣花城。】

      编辑完这条简单的信息,林芝芝发送给了陆丰泽。

      【好,晚上我去绵绣花城】

      看到陆丰泽秒回的信息,林芝芝心里跟灌了蜜似的,那种温暖与甜蜜,无法形容。

      等肖以笑给她办完出院手继,她们几个人直接坐了保姆车,去肖以笑家。

      肖以笑她妈妈的厨艺非常好,只是吃过一次,林芝芝就喜欢上了,所以肖以笑一说去她们家吃中饭,林芝芝就答应了。

      大年初二,大家都还忙着走亲访友,再加上天气太冷,所以街上的行人很少,就算有,也是拎着年货要去拜年的人。

      坐在保姆车里,因为左后肩的伤口还是不能压,所以,林芝芝只能往右边侧,面对车窗的方向坐着。

      昨天几乎下了一整天的大雪,此刻,街上的积雪虽然还很厚,可是却挡不过新年浓浓欢乐的气氛,到处都是张灯结彩,喜庆一片。

      想起以前过年的时候,从小到大,刘汐颜和林东阳都有厚厚一叠的压岁钱,可刘素雅却十块钱的红包都懒得给她。

      出去拜年,刘素雅也从来只带林东阳和刘汐颜,从来不愿意带她出门,一年四季,所有她穿的衣服,都是刘汐颜穿剩的,不要了的,她所有的零花钱,都是她偷偷在外面勤工俭学挣的。

      可笑的是,她挣了钱,却不敢让刘素雅知道,否则,刘素雅还会以为是她偷了家里人的。

      其实,即使是现在,她仍旧不能理解。

      她就算不是林镇宏的亲女儿,那她再怎么着也是刘素雅亲生的吧。

      可是,刘素雅疼爱的,却是刘汐颜这个妹妹,从来都不是她这个女儿。

      从小到大,不管什么事,都是刘汐颜对,错的那个,永远是她。

      忽然,不远处路边的雪地里,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映入林芝芝的眼帘。

      那个女人连鞋子都没有穿,赤脚躺在雪地里,一动不动,像是死了般。

      “停一下。”

      心弦莫名一紧,几乎是下意识的,林芝芝开口,让前面的傅哥停车。

      傅哥听到,赶紧慢慢踩下刹车,将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

      “怎么啦?”

      一直拿着林芝芝的手机,不在停地给林芝芝刷微博,刷朋友圈的肖以笑抬起头来,困惑地问道。

      不止是肖以笑,苏艾也挺奇怪的。

      林芝芝看一眼肖以笑,往车窗外那个躺在雪地里的女人指去,“你们看那?”

      肖以笑和苏艾还有傅哥皆朝着林芝芝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当看到雪地里躺着的一动不动的一个人时,都不禁错愕。

      “哇靠!那个人不会是死了吧?”肖以笑惊讶道。

      “你们坐在车上别动,我下去看看。”说着,傅哥已经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去。

      林芝芝眉心微蹙,有点不放心,也带了帽子和墨镜,跟了下去。

      既然林芝芝下去了,肖以笑也下了车,叮嘱苏艾留在车上,别下去。

      傅哥下了车,大步朝那躺在雪地的女人走去,走过了,才发现,那女人不止是没有穿鞋,身上的衣服也是又脏又旧,而且裸露出来的身体部位上,到处是伤,新伤旧伤,让人触目惊心。

      “这女的不会是个神经病,被冻死在这儿了吧?”肖以笑走近,看到躺在雪地里一动不动,浑身邋遢不堪的女人,不禁皱着鼻子道。

      林芝芝走近了,看着眼前的场景,亦是不禁皱起了眉头。

      傅哥点头,“有可能。”

      说着,傅哥在那女人的身边蹲下去,伸手想要去本察看女人的情况,看看到底是生是死。

      “傅哥,你先别动,等我打开视频拍下来,万一要是个碰瓷的,那可就麻烦了。”见傅哥要去察看女人的情况,肖以笑赶紧阻止他。

      “不至于吧。”

      “还是拍下来吧,以防万一。”林芝芝也觉得。

      傅哥点点头,看到肖以笑拿出手机点开视频开始拍了,才伸手过去,拨开那女人乱糟糟跟个鸟窝似的挡住了她整个脸的头发,去探她的鼻息……

      林芝芝站在傅哥的旁边,当看到他拨开女人头发,慢慢露出那张同样满是伤痕的脸的时候,立刻便不禁震惊地瞪大了双眼。

      “还没死,有气。”探了探女人的鼻息,确定还活着后,傅哥回过头来,看向林芝芝和肖以笑,问道,“是送去医院,还是打公安或急救电话?”

      “先打公安和急救电话吧,我们又不认识这女的,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神经病,到时候惹得一身麻烦就不好了,是吧,芝芝?”说着,肖以笑看向林芝芝。

      “芝芝,你怎么啦?”看到紧蹙着眉头满眼震惊,一瞬不瞬地看着躺在雪里的女人的林芝芝,肖以笑被吓道了,伸手过去,在她的眼前晃了晃,“芝芝,你没事吧?”

      傅哥也看向林芝芝,看到她那愣愣的无比震惊的模样,不禁困惑。

      “她……”林芝芝回过神来,看一眼肖以笑和傅哥,张了张嘴,可是,却发现自己一时根本说不出话来。

      “芝芝,你怎么啦?”肖以笑看着她,满脸担忧地问。

      林芝芝摇了摇头,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尔后,问傅哥道,“傅哥,她还活着,对吗?”

      看到林芝芝恢复正常,傅哥松了口气,点头道,“嗯,活着,但鼻息很微弱,情况不容乐观。”

      肖以笑看着林芝芝,忽然便意识到什么,不禁错愕地瞪大双眼问道,“怎么,你认识她?”

      林芝芝看向肖以笑,眉心再次紧蹙起,思忖一瞬之后,点了点头。

      这回,不止是肖以笑,就连傅哥都错愕地看着林芝芝。

      “她是谁呀?”肖以笑又问道。

      林芝芝深吸口气,“我小姨,刘汐颜。”

      “……”

      靠!

      除了震惊,肖以笑还是震惊,震惊到一时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任凭谁也不可能想得到,红的发紫的大明星林芝芝的亲小姨,竟然在大过年的,被人毒打的半死不活,然后丢弃在了大街上的雪地里。

      如果这样的新闻一旦曝出去,那后果……

      啧啧啧,想想都令人毛骨悚然!

      傅哥也愣愣地看着林芝芝,好一会儿后才消化掉她的消息,然后镇定道,“竟然是你小姨,那还是不要打公安和急救电话了,我们自己送她去医院吧?”

      林芝芝看向傅哥,点点头。

      “芝芝,就刘汐颜这种人,你确定要救她?”见林芝芝点头同意,肖以笑赶紧拦住她道。

      “那能怎么样?”林芝芝问肖以笑,“不管她,我们直接调头离开,然后让她被冻死在这里吗?”

      肖以笑看着林芝芝,一时竟然无言以对。

      确实呀,如果他们现在不管刘汐颜,万一她真被冻死在这儿了,肯定会被人发现。

      只要会被人发现,就有可能这被媒体报道。

      媒体一旦扒出了刘汐颜和林芝芝的关系,然后报导出来,那林芝芝就麻烦大了。

      再说,好歹是一条人命,就算和林芝芝没有任何的关系,仿照林芝芝的性格,也不可能不管。

      “那这事你别管了,也别露面,就让傅哥送她去医院,后续的事情,也让傅哥来安排。”权衡利弊之后,肖以笑不得不妥协道。

      林芝芝思忖一瞬,点了点头。

      因为她确实怕,万一刘汐颜醒来,看到了她,会做出什么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那拜托你了,傅哥,把她送去医院,安置好,如果她醒了,你再尝试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傅哥点头,“放心吧,我现在就送她去医院。”

      话落,傅哥也不嫌弃,直接便将躺在雪地里昏迷不醒的刘汐颜打横抱了起来,去路边拦出租车。

      林芝芝站在原地,看着傅哥将刘汐颜抱走,又上了出租车离开之后,才往自己的保姆车走去。

      傅哥不在,只能是肖以笑开车。

      虽然林芝芝和肖以笑上车之后,苏艾很好奇躺在雪地里的女人是谁,而且为什么傅哥要亲自带她去医院,但是,看到林芝芝上车后那无比低落的情绪,所有的好奇,但只能压下,什么也没有问。

      林芝芝倾斜着身子靠在椅背里,脑海里浮现的,仍旧是刚刚看到的刘汐颜那比流浪汉乞丐或者神经病更悲惨的模样。

      她不是怀了赵航宇的儿子,叶美玲很喜欢她的吗?

      看她刚刚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样子,她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已经不在了的。

      难道,是她生下孩子后,赵家就把她赶了出来,然后,刘汐颜回去林家找刘素雅,却发现林家的资产尽数被变卖,林家所有的人,也都不见了,所以,她只能流落街头吗?

      呵……

      林芝芝一声无尽讽刺的低笑。

      当初刘汐颜勾引赵航宇,爬上赵航宇的床,当着她的面跟赵航宇做的时候,那得意和挑衅的模样,是多么的讽刺。

      “笑笑,你能不能安排人,帮我去打听一下,赵家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

      肖以笑从后视镜里快速地瞥林芝芝一眼,“行,等下安排人去打听一下。”

      “谢谢。”

      ……………………

      刘汐颜冻伤的很严重,一双脚基本上废了,以后还能不能走路,都是个未知数。

      不仅如此,除了身上随处可见的外伤之外,她身体的各个器官的各种机能也都被损伤的很严重,想要治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她的子宫也这摘除了。

      也因为被冻伤的太严重,身体器官的机能损伤厉害,刘汐颜陷入了深度昏迷,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医生也不好说。

      虽然刘汐颜陷入了深度昏迷,但是肖以笑的办事效率却是很高的,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等她们吃完午饭后,肖以笑安排的人,便已经将事情打听清楚了。

      趁着肖妈妈和苏艾饭后在厨房里收拾准备水果的时间,肖以笑将林芝芝拉到了自己卧室,将门也反锁上后,才看向林芝芝,微微皱着眉头道,“赵航宇疯了。”

      “什么?”

      林芝芝料到肖以笑会跟自己说赵家的事情,却万万也没有想到,她一出口,竟是这么的惊人,以至于她完全不敢相信。

      “听说是在刘汐颜大出血,生了个儿子的当天,赵航宇突然就疯了。”

      得到肖以笑的确认,林芝芝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不敢相信,以前那个冷酷无情的赵航宇,竟然疯了。

      “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疯了吗?”沉默了好一会儿,待将这个消息消化掉后,林芝芝才又看向肖以笑问她。

      肖以笑撇嘴摇头,“这种事情,估计只有赵家自己的人知道。”

      林芝芝眉心微蹙一下,“那刘汐颜生的孩子呢?”

      “当然是留在赵家了呀!”说着,肖以笑不屑地一声轻嗤,“像刘汐颜这种女人,赵家最多也就利用她生个儿子而已,还真异想天开,以为生了儿子之后就坐上了赵家少奶奶的宝座吗?”

      林芝芝看着肖以笑,听着她的话,忽然就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

      她和刘汐颜都是从林家出来的,现在,哪怕是刘汐颜为赵家生了儿子,赵家却仍旧不可能接纳她,那么陆家的人呢?

      陆家的人可能在将来的某一天接纳她吗?

      或许,一直都不会吧!

      “你怎么啦?不舒服吗?”看到林芝芝忽然黯淡下来的神色,肖以笑问她。

      林芝芝收起眼底的黯然,摇摇头,又问道,“那赵航宇疯了之后,还住在家里吗?”

      “没有,去了一家精神病疗养院。”

      林芝芝点点头,没再多问什么了。

      “笑笑,你们在干嘛呢?赶紧带芝芝出来吃水果啦。”正好这时,门外,传来了肖妈妈慈爱的喊声。

      “出去吧。”

      “好。”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