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91 有本事,就两小时

    091 有本事,就两小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抿着唇讪讪地看陆丰泽一眼,此刻,即使夏予心再不甘,也不得不松了手,尔后,拿过自己的包包,转身,下了车。

      待她下车后,司机赶紧将门关上,然后迅速上车,开动车子,扬长而去。

      夏予心站在冰天雪地的路边,看着真的就这样丢下自己绝尘而去的黑色劳斯莱斯,气愤地狠狠将自己手上的爱马仕砸了出去。

      “陆丰泽,你个王八蛋,我一定不会就这么放过你的。”

      “呦,予心,这什么情况呀?”

      就在夏予心吼完后,一辆黄色的奥迪跑车“唰”的一个猛刹车,停在了夏予心的身边,一个染着满头金发的英俊小伙子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对着夏予心嬉皮笑脸地道。

      夏予心侧头看一眼那金毛帅小伙,二话不说,跑去捡起自己的包包,然后绕到车的另外一边,一把拉开车门迅速地坐上去,对金毛小伙命令道,“跟上前面那辆劳斯莱斯,快点。”

      金毛小伙看了眼前面就快要消失的陆丰泽的车,一脸懵逼地问道,“这是要干嘛呀?”

      “别废话,给我快点跟上。”

      金毛小伙看一眼夏予心,呲牙眉头一皱,猛地踩下油门,冲了出去……

      ………………

      “少爷,后面有一辆黄色的奥迪跑车,一直跟着我们。”

      前面的司机意识到被跟踪了,立刻便向后座的陆丰泽汇报道。

      原本靠在椅背里闭目养神的陆丰泽听到,睁开双眼回头,透过后窗玻璃往后看了一眼,一眼之后,直接对前面的司机道,“没事,认真开你的车。”

      他倒是想知道,夏予心到底想要干嘛。

      司机点头,“是,少爷。”

      …………

      夏予心跟了一路,直到,陆丰泽的车开进位于市中心位置的绵绣花城,金毛小伙才将车在离绵绣花城大门口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别停呀,跟进去呀?”见金毛小伙将车停下不动了,夏予心冲着他不耐烦地吼道。

      金毛小伙斜她一眼,“这是私家花园,进去都是要登记的,而且保安会问你去找谁。”

      “那你随便说一个不就行了吗?”夏予心烦躁道。

      金毛小也不甘示弱,大声道,“我又没进去过,也没朋友住进里面,怎么随便说呀?”

      夏予心气恼,狠狠瞪金毛小伙一眼,推开门便下了车,自己大步往绵绣花城的大门口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

      结果,一走到门口就被保安拦住了,不让她进去,问她找谁。

      夏予心正在气头上,直接冒出一句“找陆丰泽”。

      保安一查,告诉她,花园里没有叫“陆丰泽”的业主,让她离开。

      夏予心郁闷死了,转念一想,她打开包,从包里拿出一小叠至少十几张的毛爷爷,然后,凑过保安,悄悄塞进保安的外衣口袋里,然后娇滴滴一副楚楚可怜地道,“大哥,我真的进去找人,找我男朋友,他刚刚开着车子进去了,是去见小三的,你就行行好,放我进去吧!”

      两个保安瞥了一眼夏予心塞给他们的那十几二十张毛爷爷,又见夏予心一副柔柔弱弱无害的模样,相视一眼之后,便直接给她打开了小门,“进去吧。”

      夏予心一笑,迫不及待地往大步进了花园里。

      下午七点多的时间,暮色早就沉沉地压了下来,花园里,暖花的路灯洒了下来,照在未融化的冰雪上,更显得天寒地冻,冷的瘆人。

      夏予心裹紧身上的大衣,顺站花园里的主路,查看了起来。

      花园里,她所见之处,根本没有任何的车辆,车子应该都开进地下车库去了。

      这样的话,她怎么找陆丰泽的车,难道要去地下车库一辆一辆的找吗?等她找到了,陆丰泽也早就不在车里了。

      正当夏予心又开始郁闷的时候,透过明镜的透明玻璃,她看到前面不远处一栋楼的大堂里,一个穿着一套黑色宽松家居服,带着个时髦的鸭舌帽的女人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然后,推门直接走出大堂,来到大堂旁边的一个快递柜前。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面熟?

      虽然光线并不明亮,而且那女人还把帽沿压的低低的,遮住了基本半张脸,可是,很快,夏予心还是认出她来。

      此刻,正站在快递柜前取快递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林芝芝。

      因为自从大年二十九晚上陆越苍找了夏予心之后,这两天,她就搜索了各种各样关于林芝芝的资料,还研究了林芝芝的长相跟身材,甚至是可以说,她这两天看林芝芝,已经基本看到相吐的程度了,又怎么可能会认不出林芝芝来。

      她这两天找了各种各样的人,就是弄不到林芝芝的住址,不知道她平常都住在哪,今天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原来,林芝芝住在绵绣花城。

      没想到,老天都在帮她。

      林芝芝输入取件码取了快递,立刻便拿了快递转身回去,完全没有注意到不远处陌生人的打量。

      当她回到大堂,按下电梯,电梯门缓缓打开,她抬眸往电梯里看去,看到电梯里站着的男人的时候,她瞬间便惊喜的微微瞪大了双眼。

      下一秒,她扬唇一笑,大步便进了电梯,往电梯里站着的男人的怀里扑了过去。

      “小心伤!”

      就在林芝芝扑过来的时候,陆丰泽俊眉微拧一下,低声提醒,双臂却是下意识地张开,稳稳接近扑进自己怀里的小女人。

      “啊!”

      陆丰泽提醒的果然是,林芝芝扑进他的怀里,双臂攀上他的脖子的同时,左后肩的位置,痛意猛地一下传来。

      陆丰泽垂眸看着怀里眉心忽然紧蹙的林芝芝,像是惩罚吧,大掌滑到她盈盈一握的腰肢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

      “嗯……”

      痒痒痛痛的感觉传来,林芝芝轻咛一身,在陆丰泽的怀里挣扎着扭动了一下,尔后,抬起头来,媚眼如丝地嗔她。

      陆丰泽看着她那未施半丝粉黛的莹润的小脸,和那双含娇带媚的澄亮双眼,深邃的黑眸愈发变得深沉,抬手去轻捏一下她肉肉的脸蛋儿,哑着嗓子责备道,“让你莽莽撞撞,这回知道吃亏了吧?”

      林芝芝嘟嘴,随着自动关上,快速上升的电梯,她低下头去,主动亲了一下陆丰泽那凸出的性感喉结,尔后又抬起头来看着他问道,“不是说晚上来的嘛,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只是,在她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陆丰泽的头便压了下来,张嘴直接含住了她娇艳的唇瓣,尔后转辗反侧舔-舐吮-吸着,舌尖撬开她的齿贝,钻了进去。

      林芝芝双手攀紧他的脖子,踮起脚尖,迎上他钻进来的舌头,和他纠缠在一起,热情地回应他……

      大堂外,夏予心看着林芝芝进了电梯之后,便赶紧过去,想要知道,林芝芝到底住在哪一层。

      无奈,大堂的门是锁着的,必须要有密码或者门禁卡才能进去。

      她贴在大堂外的玻璃门上,睁大双眼往电梯的方向看,隐隐看到,林芝芝进的电梯,快速上升,然后,停在了26楼的位置。

      看来,林芝芝就住在这一栋的26楼。

      26楼,当电梯停下,电梯门缓缓打开的时候,林芝芝意识到已经到了,身体便微微往后仰了仰,想要和陆丰泽的唇舌分离开来。

      只不过,陆丰泽却根本没有要放过她的打算,一双有力的双臂滑下去,拖住她的翘臀,然后微一用力,便将她抱了起来,然后,一边继续吻着她一边大步往外走。

      似乎已经早就习惯了和陆丰泽这样的姿势,所以,林芝芝的双腿,相当配合地卷曲起来,夹紧了陆丰泽精壮的腰肢,更加热情疯狂地回应她。

      来到门前,陆丰泽甚至是都不用看,稳稳地拖着林芝芝继续吻着,长指直接落在密码锁上,输入密码,“咔哒”一下,公寓大门便开了。

      门一开,陆丰泽便抱着她,大步进去,然后反脚将门“砰”的一声给勾上了。

      来不及去二楼的卧室,在门口,陆丰泽便将自己的唇舌抽离,放下林芝芝,将她抵在自己的胸膛与门板之间,长指勾起林芝芝的下颔,一双灼亮的烫人的深邃黑眼,沉沉睨着她,性感的嗓音无比低哑地开口,问她道,“你自己脱,还是帮我脱?”

      林芝芝绯红着小脸,一双仿佛盛了清泉般的潋滟双眸盈盈望着他,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便直接去脱他身上的衣服。

      陆丰泽勾唇满意一下,再次低头吻住她的同时,大掌从她的衣摆里滑了进去……

      一边缠吻着,一边将彼此身上的衣服,一件件扒下,当两个人的身上,都已经没有一任何的一丝束缚的时候,陆丰泽毫不迟疑,抬高林芝芝的一条腿,瞬间将自己早已肿胀不已的某物,往她的身体里挤了进去……

      “啊……”

      控制不住的,一声餍足又无比舒畅的嘤-咛,从林芝芝的唇齿间溢了出来,整个人已然柔软的像一滩水般,摇摇欲坠地软进陆丰泽的怀里。

      为了避免拉扯到她左后肩的伤口,陆丰泽再次托起她的臀,粗长的某物,保持着没顶灌进她身体的姿势,抱起她,大步往客厅沙发的方向走去。

      林芝芝抱紧她,小脸儿深深地埋进他温暖的颈窝里,随着他一下一下,大步的起动,他的粗长,也在她的身体里,浅出深入,一下一下,几乎戳到她的子宫口,那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被填的满满的不留一丝缝隙的满足感,让她感觉自己就像被抛上了云端一样,美妙的无法言喻。

      来到客厅的沙发前,陆丰泽一条腿跨上沙发,曲膝跪坐在了沙发上之后,才轻轻地将林芝芝放下,让她往右边侧躺在沙发上。

      当他做完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他仍旧完美的留在林芝芝的身体里,一点也没有拔出来。

      林芝芝微微支撑起身子,侧头看他,陆丰泽还没有正式开始,她的浑身上下,便已经被一波波的情潮染的粉嫩,就像一煮熟的虾子,那粉嫩透亮的颜色,诱人的不像话。

      “怎么,就不行了吗?”

      满足地勾唇一笑,陆丰泽俯身下去,再次攫住她的唇瓣,嗓音无比低哑地问他。

      “嗯……”林芝芝再次一声轻咛,嘴倔道,“哪有,有本事你就一次两个小时……”

      “啊……”

      就在她声音落下的时候,陆丰泽忽地与她的唇舌分离,同时抬高她的一条,然后猛地用力,向前顶了一下。

      “好,满足你,就两个小时。”

      ……………………

      陆丰泽说两个小时,就真的两个小时间,完事之后,林芝芝软绵绵浑身无力的扒在沙发上,后悔的简直想要咬断自己的舌头。

      她发现,在陆丰泽的面前逞能,简直就是自找死路。

      “我要洗澡。”

      含娇带媚地狠狠嗔一眼堪堪只在下半身裹了块浴巾,坐在身边,用热毛巾替自己擦汗的男人,林芝芝无比幽怨地要求道。

      陆丰泽一边轻轻地擦拭掉她背上伤口周围的汗水,一边掀眸睐她一眼,没理她,然后小心翼翼地去掀开她伤口上盖着的纱布,去察看她的伤口。

      伤口没事,愈合的很好,只是那长长的一道口子,缝了二十几针,即使已经愈合了大半了,可是,看起来却仍旧有些的狰狞。

      温热的指腹,轻轻落下,一点一点,缓缓滑过那边细长的伤疤,沉声问道,“林芝芝,你好像还没有跟我解释,为什么你会摔下舞台吧?”

      在陆丰泽的手落下滑过的刹那,林芝芝抑制不住地浑身轻颤一下,在听到他的声音时,原本酸软无力的身子,立刻便变得有几分僵硬起来。

      轻咬唇角,趴在沙发上,不去看他,隐藏住自己的心虚,林芝芝道,“就是不小心摔下去的。”

      “是么?”陆丰泽的声音,低低沉沉,不容置疑。

      林芝芝蹙眉思忖一下,尔后,心一横,扭头过来看向他道,“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踩到水渍,不小心滑了一下,但后来,是我自己故意摔下去的。”

      陆丰泽狭长的眉峰倏尔一拧,沉声问,“为什么?”

      林芝芝低垂下双眸,如实道,“心里很烦,想见你。”

      看着眼前低眉顺眼,眉目如画般的小女人,陆丰泽心弦微颤,心底,忽地便涌起一抹心疼来。

      “摔下去之前,你有没有想过后果?”陆丰泽责问,低沉醇厚的嗓音里,带了明显的责备与心疼。

      林芝芝低垂着双眸,不说话。

      不过就是一瞬间的时间,她哪里有时机考虑那么多呀!

      见林芝芝沉默着不说话,陆丰泽低头下去,亲吻她左后肩上那还显得有些狰狞的伤疤。

      林芝芝猝不及防,在他滚烫的唇瓣落下的那一瞬,浑身都抑制不住地颤栗,然后,便听到他低低醇醇的嗓音哑哑道,“以后不会了。”

      林芝芝回头看向他,忽然便鼻子一酸,眼眶涩的厉害,强忍着泪问他道,“不会什么?”

      陆丰泽掀眸看她,“不会再故意不理你。”

      林芝芝扬唇灿然一笑,眼泪毫无预警,瞬间便夺眶而出。

      原来相爱的两人,相系坦诚是如此的重要。

      “有一件事情,我还没有告诉你。”吸了吸鼻子,林芝芝主动开口。

      陆丰泽微微拢眉,“什么事情?”

      林芝芝迟疑一下,如实道,“早上出院去笑笑家的路上,我在路边看到了在雪地里昏迷的刘汐颜。”

      说完,她闪着一双莹莹泪眼静静地看着陆丰泽,等着他说话。

      却不料,他竟没有一丝的责备,只问道,“你知道她什么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吗?”

      林芝芝看着他,眉心微蹙,“因为她是我小姨。”

      陆丰泽摇头,“因为她太贪心不足,又太愚蠢了。”

      林芝芝眉心再次紧蹙,想到什么,问道,“那赵航宇疯了的事情,是不是跟她有关?”

      陆丰泽淡淡颔首,“赵航宇之所以会疯,她占了主要的原因。”

      “那次要的原因呢?”林芝芝又追问,一双望着陆丰泽的莹莹泪眸,不知道多闪亮,像钻石。

      陆丰泽好看的眉宇轻拧一下,抬手一记爆栗不轻不重地赏在她的额头,睨着她牛头不对马嘴地道,“起来。”

      “干嘛?”林芝芝不解,却还是乖乖地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就在林芝芝从沙发上爬起来后,陆丰泽直接站了起来,然后一双长臂伸过去,将她一把打横抱了起来。

      “啊!”林芝芝轻呼一声,双手下意识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洗澡。”抱着她,陆丰泽一边大步往浴室的方向走,一边淡淡回她一句。

      “哦,不是不让我洗吗?”林芝芝傻傻地问。

      陆丰泽垂眸睨她一眼,“我帮你洗。”

      几乎是陆丰泽的话音一落下,林芝芝原本就绯红的一张小脸,“唰”的一下爆红。

      看着头顶那张棱角分明的绝俊面庞,林芝芝低下头去,抿着唇角,偷偷地笑了。

      这一刻,一定是在梦中的梦中,要不然,她怎么觉得自己幸福的根本不真实。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