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92 就等好戏开场

    092 就等好戏开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等洗完澡,陆丰泽和林芝芝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门铃刚好响了。

      林芝芝有些诧异的看向陆丰泽,猜不到这么晚了,都晚上九点多了,还有谁会来找她。

      毕竟,知道她住在这儿的人,屈指可数。

      陆丰泽却是淡淡勾唇,大掌沿着裹在林芝芝身上浴巾的下摆探进去,在她的翘臀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道,“送晚餐的,你换衣服。”

      说完,陆丰泽便裹了件浴袍,出了卧室往楼下走去。

      林芝芝看着他出去,手往后摸了摸被他掐过的地方,却是忍不住弯起唇角一笑,这才去找了睡裙换上。

      等她换上睡裙下楼的时候,陆丰泽已经拎了两个大大的保温食盒,放到了餐桌上,正拿了一瓶白葡萄酒在开。

      林芝芝确实是饿了,特别是现在,饿的两条腿都有些发软。

      所以,不等陆丰泽开口,便主动过去,将足足有五层的食盒打开,将里面的饭菜点心一一拿出来,在餐桌上摆放好。

      两个食盒里的汤和菜,还有饭和点心都很精致,而且都还是热的,一看便知道是从芙蓉楼送过来的,让人食欲大开。

      “就我们两个人而已,怎么点这么多?”一边布菜,林芝芝一边抬眸看一眼不远处的陆丰泽问他。

      她还没有全部拿出来,可是已经有六道菜,两道点心,两盅汤了,还有最后一层食盒没打开。

      陆丰泽开了酒,醒好,然后拿出高脚杯,看一眼林芝芝,斜斜地勾唇道,“我喜欢有肉丰满一点的,这样手感更好。”

      “……”

      林芝芝一边将最后一层食盒揭开,一边抬眸看陆丰泽一眼,等明白过来他话里的意思的时候,小脸再次抑制不住,一下子便红到了耳根。

      讨厌!

      “啊!”

      就在林芝芝心里嘀咕一声,垂眸看向食盒里,准备要拿里面的东西时,一声惊恐的尖叫,刹那响彻整个不大的公寓。

      也就在林芝芝尖叫出声的下一瞬,陆丰泽放下手中的白葡萄酒,箭步便冲了过去,然后,将已经被吓的退离餐桌好几步,浑身都有些颤颤发抖满眼惊恐的林芝芝抱进怀里,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让她的脸,深埋进自己的胸膛里,再也看不到食盒里的东西。

      林芝芝双手紧紧地拽住陆丰泽的浴袍,即使此刻已经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可是,却仍旧抑制不住的浑身颤抖,一张小脸,渐渐变得苍白起来。

      “没事了,别害怕。”

      陆丰泽一只手抱紧她,一只手不断地轻抚她的后脑勺安抚她,同时低头去亲吻她的发顶,柔声安抚。

      微微侧头,看着一圈一圈盘旋在最低层的食盒里,正探出一颗三角形的脑袋里,吐着细细长长的红杏子向他们耀武扬威的黑白相间的蛇,陆丰泽幽深的黑眸,危险地紧眯起。

      他在西点军校进行野外生存训练的时候,就曾见过眼前的这种蛇。

      这种蛇,叫做黑白王蛇,是世界上最毒的五种蛇之一,当时他的队友还被咬了一口,险些丧命。

      但同时,陆丰泽很清楚,这种带有剧毒的黑白王蛇,京城是不会有的,除非是人工饲养的,更何况,现在这么冷的天气。

      “别怕,它伤害不到你。”说着,陆丰泽低头下去又吻了吻林芝芝的额头,然后,就那样抱着她,往厨房的方向走。

      林芝芝真的怕的要命,她从小什么都不怕,可就是怕蛇,而且怕的要命,有一次读大学的时候,在学校绿化丛里看到了条竹叶青,几乎被吓的晕了过去,幸好当时有周玥雯在身边。

      所以,陆丰泽一动,她便紧贴着他动,半寸也不愿意和他分离。

      陆丰泽抱着她来到厨房,抽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然后柔声对林芝芝道,“你在这儿,我去把它解决掉。”

      林芝芝仍旧将头深埋在他的胸膛里,紧紧拽着他的浴袍拼命地摇头,吓的连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现在感觉她的周围全是蛇,仿佛只要陆丰泽一离开她半步,所有的蛇便会全部朝她扑过来,死死将她缠绕住。

      看怀里仍旧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的小女人,陆丰泽没办法,只得又抱着她,慢慢回到了餐厅。

      当他们来到餐桌前的时候,那条黑白王蛇已经人食盒里爬了出来,正在往餐桌下面一点点地爬。

      感到有人靠近,它猛地一下抬起头来,朝陆丰泽扑了过去……

      陆丰泽看着张开大嘴露出两颗毒牙朝自己扑过来的黑白王蛇,黑眸一沉,握紧锋利的水果刀手起划过……

      “哗”的一轻声响,蛇头与蛇身瞬间分离,蛇头掉在地上,蛇血四溅开来,好些,洒在了陆丰泽藏青色的浴袍上。

      好在是藏青色的,看不出来。

      看着那掉在地上的蛇头挣扎着动了两下,最后归于宁静,彻底没有了任何反应之后,陆丰泽放下手中的水果刀,轻抚林芝芝的后脑勺,柔声道,“好了,没事了,蛇已经死了。”

      “真……真的吗?”林芝芝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开口问他。

      “嗯,不信你看。”说着,陆丰泽松开她,退开一步。

      林芝芝双手仍旧紧紧地拽着陆丰泽的浴袍,深深地吸口气,然后,缓缓地睁开双眼。

      看到盘旋在餐桌上的蛇身,下一秒,林芝芝又撇开头去,紧闭上了双眼。

      陆丰泽过去,再次抱住她,抬手轻抚她的小脸,“我去拿手机,打个电话。”

      “嗯。”林芝芝点头,然后,强行让镇定下来,再次睁开双眼,和陆丰泽一起,去拿手机。

      陆丰泽拿到手机,直接拨通了自己司机的电话。

      因为刚刚,就是司机送餐过来的。

      司机原本在回去的路上了,接到陆丰泽的电话,又赶紧回来。

      陆丰泽挂断电话之后,林芝芝的情绪,已经明显稳定多了。

      抬起头,她望着陆丰泽,眼里的惊恐仍旧明显,问他道,“那条蛇,是不是有剧毒?”

      陆丰泽抬手,温柔地将她额头的碎发,轻拢到她的耳后,淡淡点头,“是世界上最毒的毒蛇之一,叫黑白王蛇。”

      就算她不说,只要到网上随便一搜,林芝芝便能清楚。

      看着陆丰泽,林芝芝又抑制不住,浑身一个冷战,“那被它咬了,是不是必死无疑?”

      陆丰泽温暖而略微粗粝的大掌,轻捧着她的小脸,摇摇头道,“不是,只要救治及时就不会死。”

      林芝芝眉心紧蹙一下,低垂下双眸去,什么也没有再问了。

      只是,她的心中却升腾起重重的疑虑。

      到底是谁会把这么毒的毒蛇放到她和陆丰泽的食盒中,这个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是想她死?抑或者,这个人的对像,是陆丰泽。

      “别胡思乱想了,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好。”看穿林芝芝的心思,陆丰泽再次伸手抱住她,柔声安抚。

      他并不觉得,这样的事情,会是一个意外。

      但不管这个放毒蛇的人针对的是他抑或是林芝芝,他都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她)。

      林芝芝紧紧地贴进他的怀里,深深地用力地吸吮他身上令她安心的味道,点了点头。

      “走吧,去楼下换衣服,我带你去外面吃。”

      “嗯。”

      ……………………

      当他们两个换好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司机刚好到了。

      陆丰泽吩咐了司机几句,便带着林芝芝出门,去瑞达自己家的高级会所。

      林芝芝已经被吓的完全感觉不到饿意了,胃口不好,但是,为了不让陆丰泽担心,她勉强自己吃了不少。

      等他们吃完饭,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

      回去的路上,陆丰泽开车,看到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林芝芝仍旧有些恍惚,他的大掌伸过去,将她微凉的小手,包裹进自己的掌心里,拉过来,放到自己大腿的内侧。

      那里,温度烫人。

      林芝芝从那烫人的温度中回过神来,侧头往陆丰泽看过去。

      认真开车的陆丰泽快速看她一眼,柔声道,“如果害怕,就回君悦华庭。”

      林芝芝看着他摇摇头,反手握紧陆丰泽温暖的大掌,“有你在,我不什么都怕。”

      陆丰泽笑,又快速侧头看她一眼,“那你在想什么?”

      林芝芝眉头微蹙一下,“我在想,这个人应该是冲着我来的,因为我从小就最怕蛇。”

      陆丰泽淡淡点头,“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个人揪出来。”

      林芝芝看着他,沉沉地点头,答应一声“嗯”,心时最后的那一丝担忧与不安,也烟消云散。

      此刻,她真的不知道,如果离开了陆丰泽,她该怎么办。

      ………………

      这一夜,因为有陆丰泽在身边,所以,林芝芝睡得格外安稳香甜,一觉睡到了大天亮,直到肖以笑拎着早餐,抱着一大堆的东西进屋,反脚“砰”的一下将门关上,大喊一声道,“宝贝儿,下楼吃早餐了。”她才被吵醒了过来。

      肖以笑来到客厅将早餐和抱着的一大堆东西放到茶几上,忽然便听到有动静从厨房的方向传来。

      只以为是林芝芝,所以,肖以笑拍了拍手,一边往厨房的方向走一边大声道,“哟,宝贝儿,心情不错呀,竟然自己弄早餐,我来看看,做了什么……”好吃的!

      不过,当她走到厨房的推拉门前,看到站在燃气灶前的那道修长挺拔的背影时,后面的话,立刻便卡在喉咙里了,转而咧着唇,笑呵呵地道,“陆总,是您呀,早,早上好!”

      正在煎鸡蛋的陆丰泽头都不回一下,直接吩咐道,“上去看一下,林芝芝醒了没有。”

      肖以笑咧着嘴角又是一笑,答应一声“好勒”,赶紧便转身,往二楼的方向走去。

      等她到二楼的卧室的时候,林芝芝已经起床了,正在浴室里洗漱,看浴室的门开着,肖以笑直接过去,靠在门框边上,双手抱胸,一脸不平衡地道,“你说你的命怎么这么好,竟然有大boSS亲自给你做早餐。”

      正在刷牙,刷的满嘴泡沫的林芝芝从镜子里看肖以笑一眼,情不自禁地扬唇笑了笑,没理她。

      是呀!谁又敢说,她的命不好呢,竟然会遇到陆丰泽这样的男人。

      “今天你有四个通告要赶。”见林芝芝不说话,肖以笑收起一脸的不平衡,开始进入一天的正题,“第一,早上九点去孤儿院看望孤儿;第二,XXX口红的广告拍摄;第三,和张凯霖一起参加《小甜蜜》的专访;第四,晚上8点,出席XXX慈善拍卖晚宴。”

      “XXX的慈善拍卖会,我去干嘛?”林芝芝含着一口泡沫,有些口齿不清地问道。

      “去送钱,顺便认识些达官显贵呗。”

      “那你有没有了解清楚,拍卖会上都会有哪些东西拿来拍卖?”林芝芝又问道。

      肖以笑挑眉,“我办事,难道你还不放心?”

      林芝芝斜她一眼,“……”

      看着林芝芝满脸幸福的小女人模样,肖以笑却想到了楼下厨房里的陆大boSS,摸了摸下巴纠结道,“你今天开工的事,有没有跟大boSS说呀?”

      林芝芝摇头,“忘了。”

      肖以笑扶额,“……”

      反正打死她,她也不会去主动跟陆丰泽说,林芝芝今天开工。

      ……………………

      等林芝芝洗漱完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陆丰泽已经将早餐一一都端上了桌,肖以笑跟着下来,看到陆丰泽如此贴心的服务,不由在心里啧啧咂舌。

      “笑笑,你吃了没?”林芝芝帮着布置碗筷,看一眼不远处的肖以笑道。

      肖以笑看着餐桌上陆大boSS准备的丰盛早餐,是真的很想尝一尝大boSS的手艺呀,毕竟,能吃到大boSS亲手做的早餐,那绝对是此生有幸呀。

      不过,就在她望着餐桌上的早餐口水都快要流出来的时候,某个男人却微眯起一双黑眸,一记冷沉的刀眼扫了过来。

      肖以笑接收到,赶紧便咧开嘴,“呵呵……吃过了,吃过了,你们吃,你们吃。”

      林芝芝抬眸看一眼对面的男人,淡淡“哦”了一声,没说话了,乖乖地坐下来,端起面前的粥,慢慢地喝了起来。

      肖以笑则老老实实地转身,来到客厅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掏出手机,埋头起了起来。

      一边玩,一边时不时地看一眼面前茶几上自己带来的早餐,再摸摸自己瘪瘪的肚子,想哭的心情都有了。

      原本为了节省时间,她打的了早餐来和林芝芝一起吃的,现在,……

      啊!好饿呀。

      林芝芝不慢不快地喝完一碗小米粥,然后,抿了抿唇抬起头来看向对面正在认真吃着早餐的陆丰泽。

      她发现,不管做什么,陆丰泽都很认真,哪怕是吃顿早餐而已。

      “阿泽,我今天开工,等下去孤儿院看望孩子,没问题吧?”担心陆丰泽会不同意,所以,林芝芝带着征询地问他。

      谁料,陆丰泽却是淡淡点头,将两个煎鸡蛋推到她的面前,掀眸看她一眼道,“吃了。”

      林芝芝抿着唇角一笑,点头“嗯”了一声,欢快地继续吃了起来。

      不远处的客厅里,肖以笑眼角的余光看到陆丰泽对林芝芝的温柔与宠溺,她的一颗心都酥了。

      ……………………

      按照计划,林芝芝白天的三个通告,都很顺利完成。

      下午和张凯霖一起录完《小甜蜜》的专访后,因为还有时间,林芝芝便和张凯霖,还有《小甜蜜》原剧组的制片导演编剧等人,一起吃了顿晚饭,算是庆功,因为《小甜蜜》播出才短短两天的时间,就已经创造了网络电视剧点击量的奇迹。

      因为晚上8还有通告要赶,等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的时候,林芝芝便率先告辞离开,赶去XXX慈善拍卖晚会的现场。

      化妆师唐小暖和造型师明明早就已经等在林芝芝的保姆车上了,林芝芝一上车,她们便给林芝芝换礼物,化妆做造型。

      今天晚上,明明给林芝芝准备的,是一条裸色长袖的长裙,是今年某国际知名高档定制礼服发布的最新春款礼服,因为这款长袖的裸色长裙,刚好可以遮住林芝芝身上没有痊愈的伤。

      因为林芝芝皮肤好,跟最上等的凝脂似的,又白又嫩又滑,这条裸色的礼服,特别特别适合她。

      很多时候,很多明星出席重要的场合,他们的礼服什么首饰什么的,大多都是赞助商赞助的,并一定就100%适合。

      但林芝芝却完全不同,因为有陆大boSS在财力物力上的大力支撑,从她一出道开始,她身上所有的穿戴,特别是出席公众场合的时候,都是为她量身定制的。

      今天,不止是林芝芝身上的这一套礼物价值百万,她脚上的镶满了施华洛水晶的高跟鞋,也价值不菲,一对多面棱形的最上等的水晶耳坠,更是由施华洛高级设计师量身为林芝芝打造,世间仅此一对。

      当林芝芝来到慈善晚宴现场的时候,不早不晚,刚好是晚上8点,当广播里传来司仪的声音,听到林芝芝到了的时候,晚宴现场所有的人,都下意识地往大门口的方向看了过来,毕竟,在过去的大半年来,林芝芝三天两头的占据娱乐版的头版头条,从一个无人知晓的已婚妇女,逼近一线大腕的身份地位,没有人会对林芝芝不好奇。

      宴会大厅的中央位置,穿着一袭亮片露背礼服,正端着高脚杯和几个男女在说笑的夏予心听到,也朝大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

      当看到穿着某国际知名高定品牌中今年最新款的春季礼服亮相的林芝芝时,夏予心不禁低低一声嗤笑,讥诮道,“她居然也来了,还真是不嫌丢脸。”

      站在夏予心一旁的一个名缓听到她的话,不禁好奇地问道,“怎么,你认识她?”

      夏予心嘴角不屑地一扯,“林芝芝嘛,如今国内谁还不认识她。”

      “怎么,她和你有仇?”看到夏予心那满脸嫌弃的表情,她身边的另外一个富二代帅哥又问道。

      “就她?!”夏予心一声轻嗤,“还不配。”

      那帅哥扬起唇角一笑,倒是没怎么夏予心的心情,从服务生的托盘里换了杯酒,转身便往林芝芝的方向走去。

      “喂,你……”夏予心郁闷,但转念一想,她又不生气了,也端着酒杯,跟着走了过去。

      林芝芝一进宴会大厅,立刻便有好些人朝她围了过来,笑着和她打招呼问好,林芝芝从服务员那儿端过酒杯,一一回敬和她打招呼问好的人。

      当回敬的差不多了的时候,正好看到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沈钰轩正和一个中年男子在说笑。

      沈钰轩可是她的伯乐,大恩人,几个月不见,现在碰到,林芝芝自然要主动过去打招呼问好。

      微笑着优雅又大气地跟大家说了“失陪”之后,林芝芝端着酒杯,往沈钰轩的方向走了过去。

      “沈导,数月不见,别来无恙!”来到沈钰轩身边,林芝芝优雅得体地笑着,向沈钰轩问好。

      沈钰轩自然早就注意到林芝芝了,只是一时间大家将她围住,他也就懒得去凑这个热闹。

      此刻,林芝芝主动过来跟他问好,他自然不会不待见,扬起唇角,举起手中的酒杯和林芝芝轻轻一碰,“我说芝芝,你这不不止是名气越来越大,人也是越来越漂亮,越来越知性优雅了呀!”

      陆丰泽果然是调教有方。

      林芝芝笑,举起手中的酒杯轻轻碰了碰沈钰轩的,尔后轻抿一口,笑道,“我能有今天,还不是托了沈导你这个伯乐的福。”

      沈钰轩只笑,不说话,在轻抿了一口酒后,便向林芝芝介绍自己的朋友。

      正当林芝芝和沈钰轩的朋友相互认识之后,夏予心和她的朋友也走了过来。

      “林小姐,晚上好呀!我可是你的忠实粉丝,从你一出道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你的每一部作品,我可都没有落下过。”刚才的那位富二代帅哥一来到林芝芝的身边,立刻便主动出击。

      林芝芝看向他,不禁扬唇莞尔道,“好像我的作品……很少。”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我的真爱粉,以后你的每一部作品,我也一定不会落下。”说着,那帅哥便伸出一只手臂来,笑嘻嘻地道,“趁着今天晚上这么好的机会,林小姐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呀?”

      林芝芝低头一笑,“不好意思,我这儿没……”笔。

      “啊!”

      林芝芝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她的旁边,便有一道惊叫声响了起来,同时,她胸口的位置,明显地感觉到一阵清凉。

      低头看去,整整一杯红酒,洒在了她胸口的位置,她胸口的礼服,被那酡色的液体,染了大半。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林芝芝才低下头去,还没有说话,她的身边,有女人抱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几步开外,正在和几个媒体人交流的肖以笑听到林芝芝这么的动静,立刻便大步过来。

      红酒将自己胸口的位置打湿了大半,紧紧地贴在了身上,林芝芝抬起手,用手里的手袋,遮住胸口的位置,尔后,往女人看了过去,微微扬唇一笑,“没事,红酒而已……”

      “予心,你怎么搞的,这么不小心?”旁边的帅哥原本是夏予心的朋友,可是看到夏予心泼了林芝芝,立刻便不爽地质问她。

      夏予心看他一眼,没理他,只把手往林芝芝胸口的位置伸去,一边拍一边一脸无辜地道,“对不起,林小姐,我真不是故意的,要不我带你去休息室,把礼服处理一下?”

      “芝芝,你没事吧?”肖以笑过来,自然看到了林芝芝裸色礼服的胸口位置,被红酒染红的一大片。

      林芝芝对着肖以笑摇头,“放心,我没事。”

      见林芝芝人确实没什么事,肖以笑才放心地点了点头,看一眼夏予心之后,立刻伸手去搂住林芝芝道,“走吧,我带你去把礼服处理一下。”

      “还是我去吧,是我不小心把酒洒到林小姐身上的,我这心里过意不去,刚好我带了一套备用的礼服,如果林小姐不嫌弃,可以先换上。”见肖以笑要带林芝芝走,夏予心赶紧满脸愧疚地道。

      林芝芝见夏予心那么有诚意,也不好拒绝,点头一笑道,“那就麻烦了,夏小姐。”

      “怎么,你认识我?”夏予心惊讶。

      林芝芝微微笑着点头,“夏小姐的小提琴拉的那么好,我仰慕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不认识。”

      对于夏予心这个年轻又漂亮的小提琴家,林芝芝心里还是颇有好感的,至少目前是。

      夏予心一笑,“那林小姐请吧。”

      林芝芝点头,对一旁的肖以笑轻声道,“我没事,一会儿就回来,你留下来,帮我应酬一下。”

      晚宴上这么多的人,非富即贵,肖以笑确实是有必要留下来,帮林芝芝交际交际,多开通一下人脉。

      况且,两个女人在一起,夏予心也算是半个公众人物了,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

      所以,肖以笑点点头,答应了。

      一旁,沈钰轩看着离开的两道窈窕身影,不禁勾起唇角,意味深长的笑了。

      虽然,夏予心当陆丰泽女朋友的时候,他们两个的关系,从来没有被公开报导过,知道的人也不多。

      但别人不知道,难道他沈钰轩还不知道吗?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