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93 能扬眉吐气,还得多谢沈导

    093 能扬眉吐气,还得多谢沈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林芝芝跟着夏予心一起,出了宴会大厅,直接搭乘电梯,来到了酒店的一间客房。

      “夏小姐果然是个细心的人,竟然还准备了备用的礼服,我就失策了,没有考虑这么周全。”进了客房,林芝芝笑着对身后正在关门的夏予心道。

      夏予心关上门,原本一路上都笑盈盈的一张脸,立刻便垮了下来,转身双手环胸,十二分不屑地看向林芝芝。

      林芝芝打量整个客房一眼,听不到夏予心的回应,她扭头,往门口的方向看去,当看到夏予心突然变以张脸,双手环胸对她摆出一副十足的傲慢甚至是蔑视的神情时,她不禁眉心一蹙,立刻便感觉到,事情似乎不妙。

      一切,只不过是夏予心自导自演的一个全套而已。

      “夏小姐,我们之前,见过吗?”见夏予心满脸蔑视地审视着自己不说话,林芝芝率先开口。

      如果夏予心和她之前都没有见过,又哪里来这么强烈的敌意?

      夏予心看着林芝芝,忽地扬唇一声嗤笑,语气更是无比轻蔑地道,“林芝芝,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就凭你,也有这个资格?!”

      夏予心话里的敌意这么明显,林芝芝又怎么可能感觉不到。

      但林芝芝倒是一点儿也不慌乱,看着夏予心,微微扬唇一笑,再优雅又大气不过地道,“我倒是真不明白,我和夏小姐有什么仇什么恨,不如夏小姐明示?!”

      身在这个圈子里,以她窜红的迅速,无形之中得罪了人,那肯定的事,而且,应该还不少吧。

      夏予心眉毛十二分不屑地一扬,“林芝芝,你知道我是谁吗?”

      林芝芝亦是柳眉微扬一下,不答反问,拉长尾音,以同样不屑的姿态回敬道,“哦,夏小姐是谁?”

      一句话,夏予心瞬间被气的个半死,当即便阴沉了脸色,不屑的声音里掩饰不住地带了一丝愤怒道,“林芝芝,我告诉你,我才是陆丰泽的正牌女朋友,我十三岁认识陆丰泽,叫他‘丰泽哥哥’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如果不是三年前我出国学习,主动跟丰泽分手,又怎么可能让你有机会爬上他的床!像你这种离过婚、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低贱女人,如果传出去,让别人知道丰泽睡过你,实在是丰泽人生中最大的耻辱。”

      林芝芝听着,在夏予心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便低下头去,扬起唇角低低地笑了,笑声里的不以为然,足以蔑视一切。

      “哦,是么,原本你才是丰泽的女朋友。”笑过之后,林芝芝抬起头来,一双明明温柔又澄亮的无害双眼,却透着一股子高高在上的女王气场,微微优雅地扬着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夏予心道,“我跟阿泽在一起这么久了,怎么从来没跟他提起过。”

      夏予心看着林芝芝那风情万千的优雅又从容的模样,胸口的位置,有团火,开始不断熊熊地燃烧起来,彻底阴沉了脸色,趾高气昂地道,“林芝芝,丰泽会降低品味去睡你,只不过是因为我不在他的身边,三年前我没有出国去学习的时候,我们可是夜夜缠绵,他对我不知道有多好多温柔!现在我回来了,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吗?”

      “是么,我没有机会了么?!”林芝芝笑,娉婷玉立在那儿,笑的优雅又云淡风轻,“那不如我们拭目以待,看看谁的机会更大。”

      话落,林芝芝再不想和夏予心多任半个字的废话,抬腿便往门口的方向走去,却在越过夏予心的时候,被她一把拽住,狠狠用力,猛地一下拉了回来。

      “啊!”

      因为夏予心拽住的,刚才是林芝芝的左手,当她猛地用力把她往回拉的时候,力道过大,拉扯到了她左后肩的伤口,同时,她整个人被夏予心拽了回来,“砰”的一声轻响,后背撞到了墙壁上。

      一阵剧烈的刺痛,瞬间从后背,迅速地传遍全身,让林芝芝痛苦地皱紧了眉头。

      “林芝芝,你知道为什么我才一回国,就知道你不择手段的爬上了丰泽的床吗?”看着满脸痛苦的林芝芝,夏予心却是得意地笑,像睥睨一只蝼蚁一样,无比傲慢轻蔑地继续道,“我告诉你吧,是丰泽的父亲告诉我的,陆伯父说,像你这么下贱的女人,就算去给陆家刷马桶,都不配!所以陆伯父来找我,希望我能重新回到丰泽的身边,和丰泽在一起,然后,会给我们举行盛大的婚礼。”

      林芝芝抬起右手,轻抚上自己的左后肩的位置,那里,刺痛一阵紧接着一阵,拉扯着她的心脏,都跟被针扎了般的痛。

      可是,当她抬起头来看向夏予心的时候,她的脸上,又恢复了刚才优雅与云淡风轻,扬起唇角,笑容再明丽不过地对夏予心道,“是么,那在你和阿泽大婚的那一天,我一定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话落,林芝芝毫不客气,忽然便伸手过去猛地用力,一把将挡在自己面前的夏予心推开。

      夏予心完全没料到林芝芝竟然会推她,猝不及防,再加上脚上的鞋跟太高,身子一歪,一下子摔倒在了地毯上。

      林芝芝却是半眼也不再多看她,径直越过她,一把拉开门,大步出去,然后“砰”的一声,将门甩上。

      就在门被甩上的这一刹那,有泪水,毫无狱警,从她的眼眶里砸了出来。

      意识到自己竟然又这么脆弱,林芝芝赶紧仰起头来,一边将眼角的眼泪擦干,一边将眼里还没有落下的泪水,逼退回去。

      一切都不过是夏予心的一面之词罢了,陆丰泽还是什么都还没有说吗?她有什么好伤心难过的。

      擦干泪水,她昂首阔步,大步往电梯口走去。

      进了电梯,当电梯开始下行的时候,林芝芝拿出手机,拨通了肖以笑的电话。

      电话那头正在和沈钰轩他们几个月说有笑的肖以笑感觉到手机震动,拿出来看到是林芝芝的电话,立刻便感觉到了不妙,所以赶紧便跟大家说了一声“失陪”,大步走出宴会大厅,来到安静的阳台,接通了电话。

      “笑笑,你回一下保姆车上,我现在过去。”

      “芝芝,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电话里不方便说,到了车上再告诉你。”

      “好。”

      挂断电话,肖以笑赶紧便找了个侧门,出了宴会大厅,搭乘电梯往酒店的地下停车库而去。

      当肖以笑来到保姆车旁,拉开车门上车的时候,林芝芝已经坐在了车里,苏艾正拉开了她身上礼服后背的拉链,露出了光洁的后背,还有背上盖住那道伤口的白色纱布。

      只是一眼,肖以笑便明显的看到,白色的纱布上渗出了血丝。

      她微惊一下,立刻上车,关上了车门。

      因为接下来已经没唐小暖和明明什么事了,所以林芝芝已经让她们俩个先走了,只留下了肖以笑陪着她,苏艾和傅哥则等在车里。

      “你不是跟夏予心去换衣服了吗,伤口怎么出血了?”来到林芝芝的身边,看着她左后肩的位置,肖以笑困惑地问她。

      林芝芝忍着痛,看肖以笑一眼,直接问道,“你知道夏予心和阿泽的关系吗?”

      肖以笑看着她,懵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夏家跟陆家的关系确实不错。”

      林芝芝深吸口气。

      这么说,夏予心说的,也并非全然是假,也很有可能,都是真的。

      “怎么啦?你和夏予心到底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见林芝芝沉默着不说话,肖以笑急死了,又追问她道。

      林芝芝瑶瑶道,“没事了,就是我自己不小心,撞到了伤口而已。”

      既然肖以笑也不知道夏予心跟陆丰泽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那她又何必让肖以笑知道她刚才和夏予心之间发生的事情。

      肖以笑看着林芝芝,知道她和夏予心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很不愉快的事情,但是,既然现在她不愿意说,肖以笑也没有再继续追问,只深吁口气,去查看她背上的伤口。

      因为车上有备用的药箱,此刻,苏艾正拿了棉签和酒精,帮林芝芝处理伤口,看着她那在往外冒血丝的伤口,苏艾皱紧眉头,心疼地道,“芝芝,要不我们还是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吧,万一发炎了怎么办?”

      “还是去医院吧。”肖以笑也提议。

      林芝芝却是摇了摇头,“没事,你们帮我清理一下,擦点药就好,如果实在是不行,晚点再去医院,也不在乎这两个小时。”

      “那你这礼服呢?”看着林芝芝身上胸口处被红酒染了色的礼服。

      “没关系,就这样穿,也挺好。”

      ……………………

      当肖以笑陪着林芝芝回到慈善拍卖的宴会大厅的时候,拍卖会,显然已经开始了。

      虽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被拍卖的慈善品上,但是林芝芝的重新入场,还是难免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原本之前她的礼服被夏予心泼酒的事情,一传十,十传百,来参加这场慈善拍卖晚宴的人,基本都知道了,而且,都知道她和夏予心一起,去处理礼服上的红酒了。

      此刻,大家看到她仍旧穿着刚才那件被泼了红酒的礼服回来,丝毫都没有被处理过的痕迹,心里便纷纷猜测起来,有些,甚至是小声起了议论。

      和几个朋友站在最前面的夏予心听到动静,回头望了过去。

      当看到就穿着原来那件被她泼脏了的礼服再次隆重出场的林芝芝时,她垂在身侧的手,五指渐渐收拢,情不自禁地便握紧了成了拳头。

      她原本以为,林芝芝已经落荒而逃,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居然有勇气,穿着被她泼脏的衣服,再次登场。

      还真是,……

      “你不是说林芝芝走了吗?这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位富二代帅哥看到回来的林芝芝,质问夏予心道。

      夏予心看到自己的朋友居然还向着林芝芝,一肚子的火气,劈头盖脑就道,“脑子长在她头上,她走还是不走,我怎么管得了,你问我干嘛,神经病呀!”

      “夏予心,你……”那帅哥莫名其妙被夏予心骂,自然很火,但是因为是在公众场合,他生生忍了。

      林芝芝走进宴会大厅,也不张扬,在和几个相熟的人简单地打过招呼之后,便安静地站到了宴会大厅靠后的位置,不去跟任何人抢风头。

      “没事吧?”

      当她才停下,耳边,便响起一道有些熟悉的关切声音来,林芝芝侧头看去,原来是沈钰轩走了过来。

      林芝芝浅浅一笑,“没事。”

      沈钰轩点头,打量一眼她被红酒泼脏了的礼服,赞赏道,“嗯,挺好看的,别树一帜。”

      林芝芝低头看一眼自己胸前的那一大片红酒渍,不禁莞尔一笑,“谢谢沈导,我就导你在夸我了。”

      “那当然。”沈钰轩点头,又看了一眼台上,正在被拍卖的一幅由油画大师捐出的印象油画,挑眉问道,“没兴趣?”

      林芝芝摇头,笑道,“我这种俗人,欣赏不了这种高雅的东西。”

      看着林芝芝,沈钰轩笑了,不得不承认,这大半年的时间,林芝芝成长飞速,在这种非富即贵的宴会上,竟然能做到如此落落大方,言行得体自如,丝毫不拘小节。

      “我们都是俗人。”

      林芝芝看向沈钰轩,明媚一笑,最终,那幅油画,以125万的价格被拍走,接下来被展示出来拍卖的,是市长夫人捐出来的一套珍珠首饰。

      整套首饰包含戒指一枚,项链一条,耳环一对,

      这套珍珠首饰每一颗天然珍珠都产自深海,不管是从珍珠的大小、形状、颜色、光泽和光洁度,都是天然珍珠当中的上品,价值不菲,主持人的起价,是50万。

      来之前,肖以笑就把今晚拍卖的所有东西给林芝芝看过了,既然来了,而且是慈善拍卖晚会,林芝芝就不可能空手而归,而所有的拍品中,不管是价钱还是拍品本身,比较适合她拍的,就是这套珍珠首饰。

      所以,在有三个人,相续出了60万,80万,85万的价格之后,林芝芝直接出价90万。

      “100万。”结果,林芝芝的声音才落下,别外一道响亮的女声便响了起来。

      林芝芝淡淡抬眸,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出价的,不是别人,正是夏予心。

      一旁的沈钰轩也看一眼夏予心,微微勾起唇角,笑了笑。

      他似乎,慢慢开始嗅到了火药的味道。

      “110万。”林芝芝毫不迟疑,继续出价。

      “150万。”夏予心更狠,一下子高出40万。

      “160万。”林芝芝则显得小心,没有夏予心那么迫不及待。

      “200万。”

      原本大家的好奇心,就在林芝芝和夏予心一轮接着一轮的竞价中,渐渐被吊了起来,结果夏予心出价“200万”的话音一落,大家都纷纷小声地议论了起来。

      大家都不傻子。

      刚才夏予心泼了林芝芝一身的酒,现在又跟林芝芝抢东西,明摆着这两个人之间闹的不愉快。

      但到底是什么让她们之间闹的这么不愉快,非在要这样的场合争个高低胜负出来呢?

      大家都好想知道呀!

      林芝芝淡淡一笑,继续出价,“210万。”

      “300万。”又是夏予心。

      她话音一落,整个宴会大厅,顿时一片哗然。

      正好这时,肖以笑的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起来。

      掏出来,看到是成城打过来的,她立刻便低下头,接通了电话,并且抬手捂住了嘴巴,尽量不要让自己的话打扰到别人。

      “喂,什么事?”

      “老板说,只要是林小姐看中的,尽管拍回家,他买单。”

      肖以笑愣了一下。

      没错呀,是成城打来的电话,也是成城的声音。

      下一秒,她立刻便乐了。

      “好嘞,收到。”

      挂断电话,她立刻便凑到了林芝芝耳边,低声将陆丰泽的意思,清晰地传达给她。

      林芝芝一听,立刻像低头笑了,因为夏予心而积压在心底的那些不快,立刻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310万。”

      听到林芝芝竟然还敢开价,夏予心回头轻蔑又愤怒地看一眼仍旧言笑晏晏的林芝芝,气的都快要炸了,又开价道,“350万。”

      “355万。”林芝芝紧追不舍,半丝迟疑都没有。

      沈钰轩站在林芝芝的身边,勾起唇角浅啜着杯中的红酒,相当惬意地欣赏着这一场好戏。

      当然,欣赏这一场好戏的,可不止是他一个人,全场所有的人,都在欣赏这一场好戏,都在猜测,林芝芝和夏予心,到底谁最后会赢。

      “400万。”夏予心真的快气炸了,出价的时候,已经不经过脑子了。

      林芝芝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不负众忘记,果然又再一次开价,“405万。”

      夏予心站在那儿,手中握着的高脚杯,几乎快要被她捏碎。

      “予心,算了,不就是一套珍珠首饰嘛,你又不是没有,别跟林芝芝争了。”就连夏予心身边的朋友也看不下去,开口阻止她。

      夏予心瞪一眼自己的朋友,被气愤烧伤了脑子,毫不迟疑的又出价,“450万。”

      林芝芝笑,却并没有立刻出价。

      一旁的肖以笑看着她,都有点替她急。

      陆大boSS最不差的就是钱,干嘛舍不得替他花呀。

      “450万,450万,还有人比夏小姐出价更高吗?”台上的主持人见会场安静了下来,似乎没有人这么傻,会花比450万的价格再高的价来买下一套价值不过几万的珍珠首饰,于是便拿起桌上小锤,准备要落下,“450万一次,450万两次,450万……”

      “451万。”

      “500万。”

      结果,林芝芝的声音才落下,夏予心又穷追不舍,一口气加到了500万,众人听着,比是好笑又错愕。

      “夏小姐,恭喜你,500万,这套市长夫人捐赠的珍珠首饰,归你了。”就在众人皆以为林芝芝又会继续跟价的时候,她却并没有如大家所愿,而是看向了夏予心的方向,优雅的笑着,再云淡风轻不过地开口。

      那语气,就仿佛这套珍珠首饰,是林芝芝送给夏予心似的,而不是夏予心花500万的冤枉钱拍来的。

      这时,聪明的人都反应过来,夏予心被耍了。

      “予心,你上当了,林芝芝故意的。”夏予心身边的朋友明白过来,低声对她道。

      夏予心看一眼朋友,又回头看一眼仍旧笑的明媚,风情万千的林芝芝,真的快要吐血。

      “还有没有人比500万高?500万一次,500万两次,500万三次,成交。”主持人一锤定音,“恭喜夏小姐,拍得我们市长夫人捐赠的深海天然珍珠首饰一套。”

      “恭喜夏小姐,夏家果然是粗大气粗呀。”

      “夏小姐不愧是来做慈善的,一出手就是500万,果然是个有爱心的人。”

      “恭喜夏小姐,市长夫人的珍珠首饰,还真是适合夏小姐。”

      主持人的话音一落下,周围,响起大家各种或恭维又或嘲讽的声音,此刻,夏予心即使愤怒痛恨的咬碎了一口银牙,也只能和着血,往吐子里咽,偏偏还要笑脸迎人。

      宴会厅靠后的位置,肖以笑看着夏予心那张笑的比哭还难看的脸,不禁暗自好笑。

      开始的时候,她还替林芝芝着急,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林芝芝狠起来,比她狠多了。

      “你这么厉害,陆丰泽知不知道?”笑过之后,沈钰轩凑到林芝芝的耳边,压低声音打趣道。

      林芝芝看他一笑,扬眉莞尔道,“能扬眉吐气,我还得多谢沈导。”

      林芝芝相信,如果不是沈钰轩通知了陆丰泽,陆丰泽肯定不会这么快知道,夏予心也在晚宴现场吧。

      沈钰轩也扬扬眉,笑了。

      林芝芝,果然是被陆丰泽调教的越来越不可小觑了。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