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94 哪天连狗都不如

    094 哪天连狗都不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沈钰轩也扬扬眉,笑了。

      林芝芝,果然是被陆丰泽调教的越来越不可小觑了。

      夏予心以500万的高价拍走市长夫人的珍珠首饰之后,接下来的一件拍品,是一块砚台,也是市长夫人捐赠的。

      市长夫人捐赠的砚台,大家怎么着也要积极竞价呀,但林芝芝倒是安静地站在那儿,不开口了。

      刚才出够了风头,现在再继续的话,只怕恨她的就不止是夏予心一个了。

      林芝芝不出价,这回她身边的沈钰轩倒是开了口,最后80万的价格,拍得市长夫人捐赠的砚台。

      拍卖会一直继续,接下来又上了近二十件拍品,林芝芝一直都没有再开价,直到拍卖会临近终场,出现了一把孔雀扇的时候,林芝芝才以50万的价格,拍下了这把本身价值不过几千块的孔雀扇。

      慈善拍卖晚宴结束后,保姆车直接开到酒店大堂的门口来接林芝芝和肖以笑。

      坐进车里,肖以笑抱着那把50万拍来的羽毛扇,不禁摇头感叹,“大boSS最不差的就是钱,你拍把破扇子干嘛?”

      林芝芝笑,斜肖以笑一眼道,“‘枪打出头鸟’这句话难道你会不知道,更何况这可不是在娱乐圈,什么都是你说的算,刚才在场的,有哪个是可以随便得罪的?”

      肖以笑皱着眉头一想。

      对哦,林芝芝这可不是舍不得花钱,是不想风头太盛,被人记恨。

      “那你还狠玩了一把夏予心?”

      林芝芝淡淡一笑,侧头看向车窗外,如星光有熠熠生辉的眸子,渐渐便黯淡了光泽。

      车窗外,华灯璀璨,流光四溢,却也寒风凛冽,冷的刺骨。

      “那是她自找的。”

      就在肖以笑以为,林芝芝不会回答她的问题的时候,她却又幽幽开口,浅浅淡淡的声音,却又分明染了无限的忧伤。

      肖以笑看着她,不太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想要开口问,却又觉得,林芝芝肯定不会回答她。

      以前刚开始跟在林芝芝身边的时候,肖以笑觉得,林芝芝单纯的就像一张白纸,可是,随着在她身边的时间越来越长,她便越来越感觉到,林芝芝的深沉,很多时候,是她无法明白的。

      又或者是说,她的顾虑她的忧伤,是她无法体会的。

      “砰!”

      “啊!”

      忽然,傅哥一个猛刹车,将车停了下来,巨大的惯性,带着林芝芝她们三个身体前倾,坐在后面的苏艾额头掉到椅子的后背上,发出一声尖叫。

      “傅哥,怎么啦?”林芝芝抓住车顶的把手,稳住身子,问前面的傅哥道。

      “林小姐,前面有辆小车,突然杀出来挡住了路。”

      林芝芝侧头,从前挡风玻璃看去,果然,一辆黑色的宾利车挡在他们的车前,让他们没办法继续前行。

      但是,……

      林芝芝眉心微蹙一下,那黑色的宾利车,怎么那么眼熟。

      再看车牌,果然,是赵家的车。

      也就在林芝芝看清车牌的时候,那黑色宾利的车门推开,叶美玲从车上走了下来。

      “怎么,你认识?”看了看挡风玻璃外,又看一眼林芝芝,肖以笑几乎是肯定地问道。

      林芝芝点头,却并没有下车,因为她不觉得,自己和叶美玲之间还有什么可以说的。

      傅哥从后视镜里看一眼林芝芝和肖以笑,发现她们没什么要说的,便直接推门下了车,自己去跟叶美玲沟通。

      “我知道林芝芝在车上,让她下来。”看到傅哥下了车,叶美玲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几乎是命令的语气道。

      傅哥看着叶美玲一袭貂皮大衣,脸上的妆容精致,再加上挡在面前的宾利车,知道她肯定身份应该没那么简单,但是,傅哥却是丝毫都不给她面子地直接道,“这位太太,你要是不让你的司机把挪开,那我就只能报警了。”

      叶美玲斜了傅哥一眼,没理傅哥,只对着保姆车大喊道,“林芝芝,我知道你就在车上,我今天不是来找你吵架的,如果你不肯下来,我就在这里拿个喇叭大喊大叫,把你和你家里人的那些破事,全部喊出来。”

      “嘀——嘀——嘀——”

      因为两辆车停在了路中间,挡住了后面的车,这时,不断地鸣笛从后面传来。

      林芝芝听着那一阵强过一阵刺耳的鸣笛声,微微蹙起了眉头。

      她倒不是怕叶美玲真的拿个喇叭在大街上大喊大叫,只是,提到她的“家里人”,她倒是想要知道,刘汐颜为什么会被毒打的面目全非,然后大冬天里奄奄一息地被扔在雪地里,差点没命。

      “傅哥,让她上我们的车来吧。”一瞬的思忖之后,林芝芝微微降下车窗,吩咐一声傅哥。

      傅哥点头,对叶美玲道,“林小姐让你上车说,否则,我就只能打电话叫警察了。”

      叶美玲瞪着傅哥,迟疑一下,虽然气愤,却还是抬腿,往林芝芝的保姆车上走去,反正林芝芝也不可能对她怎么样。

      见叶美玲过来,肖以笑给她推开了车门,然后,主动坐到了后面的位置上去,把位置腾出来给她。

      叶美玲上了车后,她的司机才把车移开,移到一边,这时,傅哥也已经上车,重新开动了车子,拥堵的车流,又重新变得通畅。

      叶美玲上车后,就一直在打量坐在离她不过一臂之遥的林芝芝,几乎都有些看呆了,完全不敢相信,眼前坐着的女人,竟然会是自己以前的那个倒霉儿媳妇林芝芝。

      这大半年来,她每天忙着照片赵航宇,根本没有怎么关注过林芝芝的消息,特别是赵航宇疯了之后,她又要每天去精神疗养院看儿子,又要照顾孙子,就更加没的每天忙的团团转,再没有多一点儿多余的时间。

      如果不是今天去了宁青婉那儿拜年,她求了宁青婉好半天,宁青婉才让人带着她找到了林芝芝。

      否则,她哪里能打听到林芝芝的行踪。

      林芝芝不但一点儿也不避讳叶美玲那赤-裸-裸的打量视线,反而迎着她的目光,打量起她来。

      虽然眼前的叶美玲仍旧穿着华贵,但不得不说,不过大半年的光景,她老了十岁不止,两鬓已经爬满了白发。

      “赵夫人,有什么事,你直说吧!”见叶美玲盯着自己有些回不过神来,林芝芝收回视线,率先开口。

      叶美玲回过神来,深吸口气,立刻便沉了脸色,怒声道,“林芝芝,因为你,航宇他精神出了问题?”

      “我知道。”林芝芝淡淡回答,不看她,

      “你知道还过的这么心安理德,你到底是不是人,有没有良心?”林芝芝的话音一落下,叶美玲便怒声咆哮着质问。

      “赵太太,请你冷静客气一点,要不然,就请下去。”林芝芝还没有开口,肖以笑便没忍住,率先警告叶美玲道。

      叶美玲回头,狠狠瞪一眼肖以笑,又愤怒地瞪向林芝芝,等她开口。

      林芝芝却是平静的要命,仍旧不看叶美玲半眼,只淡淡地道,“赵太太,你想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我不需要向你辩解什么,更不想和你争吵,如果除了质问我,你没其它什么事的话,就请下车。”

      “林小姐,要不要在前面停车。”前面开车的傅哥赶紧问道。

      “嗯,停车。”

      “林芝芝,你……”叶美玲怎么也没有想到,林芝芝竟然变得这么张狂,已经全然不把她放在眼里,一时气结。

      但是,转念想到自己求了宁青婉半天找到林芝芝的目的,她便只能生生将所有的痛恨与愤怒,尽数压下,转而缓缓自己的声音道,“林芝芝,我来找你,是想让你去看看航宇。”

      说着,叶美玲又再次压了压自己的情绪道,“他如今在精神疗养院,记得的人,只有你一个,整天叫着你的名字,吵着要见你。”

      林芝芝看着车窗外快速闪过的璀璨街景,眉心微蹙起。

      她想不到,赵航宇疯了之后,竟然还会记得她。

      “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为什么要见他?”

      听到林芝芝好么几乎是毫不迟疑地拒绝声,叶美玲又瞬间炸毛,差点就从椅子里跳起来,指着林芝芝道,“林芝芝,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家航宇好好的,又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你竟然能这么狠毒,我只不过让你去见他一面,你都不肯!你跟你小姨的一样,蛇蝎心肠,你们林家的人,都一样歹毒,没有一个好东西,还真不愧是一家人!”

      林芝芝听着叶美玲的咆哮声,几乎是在她的声音落下的同时,一记无比凌厉冷冽的刀眼,倏尔扫向她,淡淡的声音也染上了几分霜意道,“叶美玲,你这是来求我的吗?如果是来求我的,就请注意你的态度。”

      叶美玲怎么也没有料到,看起来柔柔弱弱,像个水美人似的林芝芝,竟然忽然之间能有这样的凛冽气势,一时吓得脖子一缩,眼里闪过一丝惧意。

      就连肖以笑和苏艾,还有傅哥也没有料到,林芝芝忽然会有如此强大的气场,一时都被她惊讶到了。

      “难道我说的有错吗?如果不是你勾引了我们家航宇又在外面水性扬花,最后又爬上了丰泽的床,你小姨又给航宇长期下药,我们家航宇能病倒吗?能发疯成神精病吗?”愣了愣之后,叶美玲再次叫道,不过,气势却明显的比刚才弱了许多。

      ——刘汐颜长期给赵航宇下药?!

      林芝芝眉心一蹙,“这么说,是你让人把我小姨虐待的半死不活,然后扔在冰天雪地里的?”

      “原来你见过刘汐颜了?”一提起刘汐颜,叶美玲就恨的咬牙,“这个贱人,我才不会把她扔出去,她害得我儿子成了精神病,我只想让每天过的生不如死,是她自己大年三十晚上趁看守的人不注意,逃出去的。”

      正好这时,傅哥将车开下了高架桥,在路边停了下来,然后推门下车,直接绕过车头,来到叶美玲的这边,将车门拉开,直接道,“赵夫人,请下车。”

      叶美玲看一眼傅哥,又看向林芝芝,再次气极。

      看着叶美玲不动,肖以笑不爽道,“下去吧,难道还让我们动手不成。”

      叶美玲又狠狠瞪一眼肖以笑,再次看向林芝芝,恨恨地道,“林芝芝,你别得意,要是哪天丰泽把你玩腻了,你连狗都不如。”

      话落,她直接抬腿,下车。

      看着叶美玲下车后,傅哥赶紧将门关上,又绕过车头上车,重新将车子开了出去,林芝芝却看着车窗外,渐渐有些出神。

      因为叶美玲说的对,如果她自己不强大,不独立,万一有一天,陆丰泽不要她了,她或许真的会过的连条狗都不如。

      ……………………

      左后肩的伤口已经没什么事了,所以林芝芝没有去医院,而是直接回了绵绣花城。

      当她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因为太晚,她已经让肖以笑和苏艾回去休息了。

      亮起灯,明亮的水晶灯下,想起昨晚那条盘旋在食盒里的黑白王蛇,林芝芝仍旧是抑制不住的浑身一个寒战,心中生出一丝惧意来。

      她不想死,她还有好多想做的事情要做。

      要是让她知道这个想要致她于死地的人是谁,她绝对不会姑息手软。

      换了鞋,掏出手机来,没有陆丰泽未接电话,也没有他发给她的信息。

      点开他的微信,想问问,他在哪,在干嘛?

      但想想,又作罢!

      他想来,自然会来;他若是不想来,根本不需要任何的理由。

      深吁口气,托着疲惫的身影,林芝芝往楼上卧室走去。

      今天白天所有的通告加起来,都不及晚上这一场拍卖晚宴让她所耗费的心力。

      果然,与人交际才是件最累人的事情。

      来到二楼卧室,林芝芝直接将手机扔到床上,然后,去脱身上的衣服。

      从晚宴现场出来,她只是在外面套了件大衣而已,里面的礼服,没有换。

      当脱了外套,刚拉下礼服后背的拉链时,一双长臂,忽然从后面伸了过来,圈住了她,将她扣进了一个温暖宽阔的胸膛里。

      林芝芝猛地一惊,不过,下一秒,当那熟悉的气息和味道将她包裹缠绕住的时候,她的惊慌,立刻便变为了惊喜。

      当她回头,想要往后看去的时候,男人滚烫的唇瓣,落在了她的肩头,烫的浑身一颤,心跳抑制不住的加速。

      “你走路怎么没有声音?”

      微微蜷缩着脖子,林芝芝回头看身后紧拥着自己的男人,软软柔柔的声音,像羽毛,撩拨着人的心弦。

      陆丰泽的吻,从她圆润的肩头,点点向上,慢慢移上她的脖子,她的耳廓,她的鬓角,然后,大掌扣着她纤柔的腰肢,缓缓地将她转过身来,面对她,吻她的鼻尖,含住她微凉的唇瓣……

      林芝芝早已被他撩火的吻,惹的浑身颤栗,酥麻不已,当他的唇,将她的含入唇齿的瞬间,她双手攀上他的肩膀,圈住他的脖子,热情地回应他……

      也不知道吻了多久,直到林芝芝气息紊乱,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时候,陆丰泽才将自己的唇舌抽离。

      在林芝芝以为他会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他却忽然又扣住她的腰肢,将她转了过来,盯着她后背上染了血丝的纱布,哑着嗓子问她,“谁弄的?”

      “什么?”林芝芝装傻。

      陆丰泽抬手,长指落下,去揭掉她伤口上的纱布,看着那微微有些开裂的伤口,幽深又灼亮的黑眸微微一眯,眸色深沉。

      “伤口。”

      林芝芝抑制不住地浑身轻颤一下,回答道,“我自己弄的!今天的鞋跟有点高,我不小心拌到在毯,拐了一下,拉扯到了。”

      她的解释,天衣无缝。

      除了她和夏予心,没有人知道她们在客房里发生过什么,又说过些什么。

      有些东西,她不想让陆丰泽知道,更何况,她没有质问他的资格。

      最主要的,夏予心的话,未必是真,只不过是为了气她而已,她又何必说出来,让陆丰泽为难。

      他对她的好,足以胜过一切,不再需要他任何的解释,也不需要他任何的承诺。

      因为她清楚,人会变,承诺也会变。

      她要抓住的,是每一个当下,而不是未来每一件不可预料的事情。

      陆丰泽走到她的面前,长指挑起她的下颔,灼灼的黑眸沉沉地睨着她,再次确认,“真的?”

      林芝芝抬眸,一双潋滟的眸子望着他,点头,“嗯,我没有骗你。”

      陆丰泽狭长的眉峰微拧一下,“那夏予心除了泼了你酒,还对你干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

      林芝芝看着他,黑白分明的潋滟眸子里,微微闪过一丝错愕,但更多涌起的,是温暖,是甜蜜,是幸福,是无法言喻的喜悦。

      因为不管她在哪,在干什么,陆丰泽都时时刻刻地关注着她。

      这一瞬,莫名其妙的,她鼻子一酸,眼眶里瞬间便氤氲起了淡淡的水汽来。

      “她说,她才是你的正牌女朋友,她还说,如果不是她出国学习主动和你分手,你身边的女人,根本轮不到我。”

      明明决定了不说,可是,陆丰泽这般温柔的呵护,瞬间便击溃了她所有的防线,让她变得脆弱不堪。

      陆丰泽看着她眼里忽然便氤氲起的水汽,眉宇再次轻拧一下,问道,“你信了?”

      “难道她说的都是假的吗?”林芝芝反问。

      “三年前,她确实是我的女朋友,但现在,她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睨着林芝芝,陆丰泽给了她肯定的答案。

      看着他,林芝芝忽地便低下头去,笑了。

      虽然陆丰泽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可是,对她而言,便已经足够了。

      “我知道了,我没有信她,也不会信她。”

      陆丰泽看着她明媚又皎洁的笑颜,亦是勾唇,笑了笑,抬手轻轻捏了一下她肉肉的脸蛋儿,算是小小的惩罚,宠溺道,“还不算太傻!”

      林芝芝抬头嗔他,“……”

      “家里有没有药箱?”

      “应该有吧,在楼下客厅。”

      “把衣服脱了,到床上趴好。”话落,陆丰泽便转身,大步往卧室外走去。

      “……”

      林芝芝看着他大步流星的挺拔又高大的背影,满心里涌起的,除了甜蜜,还是甜蜜。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