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95 是你的固执与私心导致了今天的一切

    095 是你的固执与私心导致了今天的一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这一夜,因为林芝芝左后肩的伤微微有些裂开,陆丰泽原本不打算要她的,但是,给她处理好伤口后,看着她那诱人的软香玉体,实在是没有克制住,从后面要了她。

      不过,他的每一下动作,每一次的进出,都很温柔,从未有过的温柔,就好像她是一个娇弱的瓷娃娃般,稍微有力,便怕碎了。

      最后释放的时候,陆丰泽没有拔出来,而是留在了她的身体里。

      那暖暖的液体在身体里涌动的感觉,美妙到不可言喻,让林芝芝仿佛倘佯在云端一般,久久的沉寂在那极致的快乐中,无法自拔。

      结束之后,林芝芝趴在陆丰泽的胸膛上,闭上双眼,想起昨晚的事情,问他道,“昨晚的事,有眉目了吗?”

      陆丰泽躺在床上,抱着她,扯过裤子,将林芝芝赤裸的身子盖住,低头去吻她的发顶,淡淡“嗯”了一声,哑着嗓子道,“你猜猜看?”

      有些事情,之前不让林芝芝知道,是因为林芝芝知道了,未必是件好事。

      听陆丰泽这么一说,林芝芝蓦地睁开抬起头来看向他,思忖一下道,“是我认识的人吗?”

      陆丰泽长指勾起她的下颔,低头轻啄一下她艳艳的唇瓣,点头。

      林芝芝蹙眉思忖,尔后摇了摇头,“我猜不出来是谁。”

      她确实是猜不出来,有谁竟然会这么狠,想放蛇直接弄死她。

      “周玥雯。”

      “周玥雯?!”林芝芝不敢相信,跟陆丰泽确认。

      陆丰泽淡淡颔首,“嗯”了一声,平静的神色,没有任何的起伏。

      虽然得到确认,可是,林芝芝却仍旧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周玥雯竟然会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她……”林芝芝蹙眉,那种痛心与打击,无法形容,甚至是比刘素雅带给她的更大。

      周玥雯一直都是她信任的朋友呀,最好的朋友呀!她怎么能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如果她真的被被蛇咬了,又救治不及时的话,那……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伤害她的事情!”用了好大的力气,林芝芝才让自己镇定下来,开口问陆丰泽。

      “因为嫉妒。”

      林芝芝眉心紧蹙起,想着最后一次在医院里见周玥雯的时候,她对她说的那些话。

      确实,她嫉妒她,嫉妒她遇到了陆丰泽,有陆丰泽的怜爱与百般呵护。

      “可是,就因为嫉妒,她就要杀了我吗?”林芝芝还是不敢相信。

      陆丰泽看着她那满脸不敢置信的模样,却是微微拢了一下眉峰,不答反问道,“你以为呢?”

      这个世界的黑暗与人性的丑陋,确实是应该让林芝芝知道,否则,她的仁慈与善良,说不定最后只会变成刺向自己的尖刀。

      看着那样淡然的陆丰泽,林芝芝却仍旧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毕竟,她和周玥雯是这么多年的好友呀。

      电光石火间,她想到她嫁给赵航宇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那些事情,是不是也和周玥雯有关?

      毕竟,知道她嫁给赵航宇的人,曲指可数,而周玥雯即知道她嫁给了赵航宇,也同时认识赵航宇。

      最最主要的,那些赵航宇收到的她的裸-照,周玥雯手上很有可能是有的,因为周玥雯很早就在外面租了房子,她有时候也会去周玥雯那里住,和她一起睡……

      想到这里,林芝芝心里抑制不住地便是一个寒噤。

      难道,在她们关系还那么好的时候,周玥雯就拍下了她的裸照,想着以后利用吗?

      “那,我和赵航宇之间的种种误会,是不是也是周玥雯搞的?”带着怀疑的态度,林芝芝向陆丰泽确认。

      虽然,她不希望事情是周玥雯做的,也不确定,陆丰泽就一定知道。

      陆丰泽一双深邃的黑眸看着她,淡淡点了点头。

      原本,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告诉林芝芝,她和赵航宇之间的误会是谁搞的鬼。

      但现在既然林芝芝已经猜到了,那告诉她也无所谓,毕竟就算她和赵航宇之间的误会解开,他们也没有重新在一起的可能。

      “从我跟赵航宇领证那一晚我差点被人非礼,到后来一次又一次收到的我的裸照,都是周玥雯设计安排的吗?”林芝芝不敢相信,再次向陆丰泽确认。

      陆丰泽看着她,再次点头。

      林芝芝瞪大着双眼,也一瞬不瞬看着他,有那么一小会儿,她的眼神都是绝望的,像个无底的深渊,里面各种黯然汹涌。

      陆丰泽看得心疼,大掌扣上她的后脑勺,让她的侧脸,紧贴进自己的颈窝里,低头去吻她的额头,给她无声的安慰。

      “为什么她要这样对我?我那么相信她。” 侧脸深埋进陆丰泽温暖的颈窝里,林芝芝难过地问。

      陆丰泽却是忽地勾唇,笑了,眉梢眼角皆淬了笑意地道,“我倒是要感谢她,如果不是她,你现在岂不是躺在赵航宇的怀里?!”

      “什么呀!这是两码事。”

      原本还情绪异常低落的林芝芝听着他那愉悦又迷人的笑声,还有他半打趣半认真的话,不禁便立刻抬起头来,握起拳头朝他宽厚的肩头砸去。

      陆丰泽笑,大掌一把精准地握住她落下的粉拳,放到唇边亲了亲,看着林芝芝,淡淡的声音却是丝毫不容置喙地道,“对,就算没有周玥雯,你现在,也必须只能躺在我的怀里。”

      林芝芝看着他,却是眉心微蹙一下,“什么意思?”

      陆丰泽笑,再次将她的侧脸,扣进自己的颈窝里,“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林芝芝抬眸看他,望着他那性感的喉结,还有他棱色分明的面部轮廓,刚才心里周玥雯对她的打击,迅速地被陆丰泽带给她的甜蜜与幸福所掩盖。

      原来,不仅仅只是她一早就爱陆丰泽爱的无法自拔,他更是一早就看中了自己,决定了要得到自己。

      这个意识,像氧气,被吸进她的肺腑,随着血液,迅速蔓延到她的全身,每一个细胞,让她幸福的不像话……

      ……………………

      翌日,林芝芝在京城赶完两个通告后,便去机场,飞去惠南市。

      明天,《帝都赋》组织开工了,她这个女主角,再怎么着,也应该及时赶回去。

      去机场的车上,肖以笑拿了自己的手机,递到林芝芝的面前给她看。

      林芝芝低头瞄了一眼,当“周玥雯”三个字赫然映入她眼帘的时候,她才接过手机,认真地看了起来。

      报导上说,警方组织扫黄,在某会所抓获了一批卖-淫女,其中一个在进行卖-淫活动的时候,因发生肢体冲突,致人死亡。

      而这个致人死亡的卖-淫女,就是周玥雯。

      报导里还说,周玥雯曾是跑龙套的十八线小明星,但因为做人太差,被赶出娱乐圈,彻底封杀。

      看完整篇报导,林芝芝握着手机,心里,刹时五味陈杂。

      谈不上怜悯,却多多少少有些惋惜。

      惋惜周玥雯那么好的一个苗子,却心术不正,用错了方法,最终害人害已。

      “还真是想不到,周玥雯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看到林芝芝看完执导后握着手机发愣,肖以笑感叹一声道。

      林芝芝侧头看她一眼,把手机递还给她,淡淡问道,“刘汐颜呢?她怎么样了,有没有醒过来?”

      她以前还怀疑过,赵航宇对她的种中误会,是不是刘汐颜搞的鬼,现在看来,是她错怪刘汐颜了。

      但她也今天这样悲惨的下场,也是她自己找的,怪不得任何人。

      肖以笑接过手机,看着林芝芝微微诧异地道,“大boSS没跟你说吗?”

      “说什么?”

      “哦,没什么。”确定陆丰泽什么也没有跟林芝芝说,肖以笑才道,“今天上午,大boSS已经安排,让人把刘汐颜送去了澳洲,跟林家的人一起,不过她的那双腿是彻底被冻废了,以后都不能再走路了。”

      ——陆丰泽把刘汐颜送去澳洲了?

      林芝芝眉心微蹙一下,没想到,陆丰泽竟然做了这样的安排,那天晚上她跟他说刘汐颜的事情的时候,他可是没有任何一丝异常的情绪。

      也对,刘汐颜留在京城,对她来说,永远是个麻烦,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成了一颗炸弹。

      把她送去澳洲,既远离了她,又可以有刘素雅他们照顾,两全其美,真的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大boSS对你,真的是好到没话说,什么都给你安排的妥妥的,你要是再总是怀疑大boSS这,又怀疑那的,真的就……”肖以笑皱起眉头咋咋舌,后面的话,没有再下去。

      “我知道,以后不会了。”

      肖以笑坏坏地挑眉,“这就对了。”

      林芝芝斜她一眼,“……”

      ……………………

      从陆家大宅去往宁园的路上,透着无限低调奢华的黑色劳斯莱斯里,陆丰泽坐在后座,认真地看着手里的文件。

      当眼睛看得有些累了的时候,他抬起头来,看向车窗外。

      透过明净的车窗,一眼,他便看到,马路旁的一块大屏幕上,正播放着一则某国际知名品牌的香水广告。

      这则广告的女主角,是林芝芝。

      正好这时,前面路口红灯亮起,司机将车稳稳地停了下来。

      陆丰泽就一直侧着头,看着不远处的大屏幕上,播放着的那则香水广告。

      林芝芝穿着一袭金色的露背拖曳长裙,打着赤脚,走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里,狂风卷起黄沙,漫天飞舞,亦卷起她的长裙和发丝。

      她一件一件,将她身上无比贵重的首饰,全部扔掉,最后拿出来一瓶香水,她没有扔,而是按下了喷头,下一秒,画面一变,一望无际的沙漠,瞬间变成了绿洲。

      虽然广告创意并不十分出奇,可是,林芝芝在广告里展示的一个女人的性感与妩媚,却真真是极致。

      此刻想到她在他身下时的模样,陆丰泽的身体甚至是有些抑制不住,迅速有了反应。

      收回视线,他靠进椅背里,闭了闭眼,将身体里的欲火,压了下去,然后,拿过手机,拨通了林芝芝的电话。

      手机的那头,林芝芝已经到了机场,正准备下车。

      听到手机响起,她拿中出来一看,看到是陆丰泽打来的,立刻便停了下来,接通了电话。

      “登机了没有?”

      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却刹那深深地甜到了林芝芝的心底。

      她扬唇一笑,“没有,刚到机场。”

      “嗯。”陆丰泽低低又性感地淡淡答应一声,又道,“我明天去美国。”

      “哦,那什么时候回来?”

      陆丰泽一笑,“大概半个月后。”

      “嗯,那一路平安。”

      “现在说,是不是太早?”

      这回,是林芝芝灿然一笑,“那明天你出发前我打给你。”

      “好。”

      ……………………

      陆丰泽到宁园的时候,白佳瑶不在,说是去了博物馆,只有宁青婉在。

      因为要去美国半个月的时候,所以临行前,来陪宁青婉吃顿晚饭。

      虽然因为林芝芝,他们母子俩之间有了些隔阂,但是,再怎么着也是血脉相连的母子,撇开林芝芝不谈,他们母子相处起来,还是很融洽很愉快的。

      只不过,宁青婉可以放下林芝芝不谈,却不可能不关心白佳瑶的喜怒哀乐和她的未来,虽然白佳瑶不是她生的,可是她们的感情,却胜似亲生的,白佳瑶对她,更胜似母亲般的尊敬与爱护,比起陆丰泽这个儿子来,白佳瑶给她的照顾和感情上的慰藉,更多。

      这么优秀的儿子,又这么优秀的养女,在宁青婉看来,他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没有人会比白佳瑶更适合做陆丰泽的妻子,她的儿媳妇;也没有人,比陆丰泽更适合娶白佳瑶,给白佳瑶一生的安稳与幸福。

      这样的安排,即使她哪天不在了,她也能安安心心,不用再牵挂任何的人和事。

      所以,趁着白佳瑶不在,宁青婉打算直接跟陆丰泽摊牌,将自己的想法,全部告诉他,因为现在看来,越拖,越不是什么好事。

      “丰泽,陪我出去走走。”宁青婉从楼上下来,看到陆丰泽正好准备脱下身上的大衣,立刻便阻止他道。

      “妈,外面风大,太冷,还是在屋子里吧。”看到宁青婉的样子,陆丰泽知道她有话想跟自己说,却坚持脱下了大衣。

      宁青婉却是一笑,从他手里接过大衣,又要给他穿上,笑容慈爱道,“没事,冷风吹吹,让人的头脑能够更清醒,更冷静。”

      既然宁青婉都这么说了,陆丰泽只能陪着她了。

      又将大衣穿了回去,又从佣人手里拿了宁青婉的围巾,给她戴上之后,他们母子俩才并肩往花园里走去。

      “妈,你叫我出来,是不是想跟我说瑶瑶的事情?”陆丰泽走在宁青婉的右侧,为她挡去大半的冷风,待母子俩走到花园之后,他才开口。

      今天的天气,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坏,天气有些阴霾霾的,但地上的积雪慢慢在融化,又接近傍晚的时分,所以,倒显得有些阴冷。

      宁青婉看了他一眼,却是摇了摇头,“不止是瑶瑶的事情,是你和瑶瑶一起的事情。”

      陆丰泽早就清楚,白佳瑶对他的心思,宁青婉肯定是一早就知道了的,也因为有宁青婉的默许和支持,白佳瑶才有这么大的勇气和决心,一无反顾的去喜欢他。

      之前的时候,宁青婉一直不挑明,直到大年三十在老宅,当着陆家老爷子和老太太的面,她才拿出来说,无非就是想得到老爷子和老太太一起的支持。

      现在,既然宁青婉已经挑明了,他也是时候,该跟宁青婉表明他的态度了。

      “妈,瑶瑶对我的感情,你应该一早就告诉我,跟我说清楚,而不是应该等到现在,让事情陷入尴尬的局面。”

      宁青婉停下脚步,看向陆丰泽深叹口气,点点头道,“是呀,瑶瑶喜欢你的事情,我确实是应该早就告诉你,跟你商量清楚,而不至于弄到现在,让瑶瑶痛苦难堪的地步。”

      陆丰泽亦停下脚步,看向宁青婉,紧抿着唇角,没有说话。

      白佳瑶的痛苦,他何尝不知道,但他无能为力。

      见陆丰泽不说话,宁青婉微眯起双眼,望向远处,叹息一声道,“但我不是不想告诉你,是当我明白过来,瑶瑶对你的感情,并非简单的兄妹之情的时候,她为你所付出的一切,已经深深地震撼并且说服了我,让我深信,这个世界上,除了瑶瑶,不会有更适合做你的妻子的女人。”

      陆丰泽看着宁青婉,无疑,她的话,像投入他心湖里的一颗小石子,泛起一阵涟漪,但他仍旧只是看着她,没有说话。

      “丰泽,你记不记得,瑶瑶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看一眼陆丰泽,宁青婉抬腿,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问陆丰泽。

      陆丰泽跟上她的步伐,回答道,“应该是画画和摄影,还有骑马。”

      以前每次去英国看望宁青婉的时候,陆丰泽总能看到,宁青婉他们的屋子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白佳瑶的奖杯,奖状,奖牌。

      其中,多数都是与画画,摄影还有和骑马有关的。

      他看着那些白佳瑶获奖的照片,照片里灿烂如夏花般的年轻女孩,仿佛全世界都被她征服了般。

      “那你知不知道,为什么瑶瑶为放弃画画和摄影,还有骑马,最后在高中毕业的时候,选择了经济和工商管理,并且,在拿到了经济和工商管理的双博士学位后,决定回国,进入瑞达集团工作?”侧头看陆丰泽一眼,宁青婉又问道。

      陆丰泽掀眸看向宁青婉,在她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脚步顿住,停了下来。

      宁青婉的这个问题,还需要他来回答吗?她前面的话已经再清晰不过地告诉了他,因为他,白佳瑶才放弃了自己喜欢的东西,选择与他有关,并且能更好的靠近他,帮助他的一切。

      看着陆丰泽,宁青婉又接着道,“在学习方面,瑶瑶并不是一个天才,你知道,在过去的这些年,她为了能早些拿到经济和工商管理的双博士学位,能早些来到你的身边帮你,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吗?”

      “妈,……”

      “丰泽,你听我说。”陆丰泽才开口,便被宁青婉打断,继续道,“瑶瑶的善良和隐忍,你知道吗?她喜欢你,爱你,为你付出了那么多,可是,在知道你喜欢的人不是她,而是别的女人的时候,她却从来没有过一句抱怨,总是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总觉得是自己哪里还不够好,还不够让你满意,所以你才看不到她身上的发光点,看不到她的好。”

      “妈,你不用说了。”

      “不,丰泽,我要说,不说你不会明白。”越说,宁青婉情绪越有些激动起来,强势地打断陆丰泽,又接着道,“对,我的确是很讨厌,相当讨厌林芝芝,但瑶瑶从来就没有,她甚至是劝我,不要去讨厌林芝芝,不要因为林芝芝,而闹的我们母子不合,伤了感情!最最让人心疼的,是哪怕知道你不喜欢她,或许这辈子也不会喜欢,她也愿意,一直在你的身边,为你不断地付出。”

      看着宁青婉,陆丰泽一直耐心地听她讲完,直到她的话音落下,他才深吁口气,眉宇轻拧着道,“妈,我的话,已经跟瑶瑶说的很清楚了,她心里也很明白!但是追根究底,导致瑶瑶今天的痛苦与难堪的,不是我,……”

      说着,陆丰泽微微顿了一下,在宁青婉等待的目光中,他又补充道,“是你的固执与私心。”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