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97 跟我的男人比,你差太远

    097 跟我的男人比,你差太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翌日一早,林芝芝起床漱洗完换好衣服,打着哈欠一拉开门,当门口高大挺拔的身影刹那映入她的眼帘,将她整个人笼罩的时候,她立刻便被吓得往后退了一下。

      “我的小美人,早呀!”荣峥站在门口,一条长臂撑在门框上,朝林芝芝倾身过去,嬉皮笑脸地跟她打招呼。

      林芝芝抬眸,当看清楚面前的人是荣峥的时候,反倒是立刻便松了口气。

      她回剧组已经一个多星期了,这还是荣峥过年后第一次来“骚扰”她。

      斜了他一眼之后,林芝芝根本没理他,直接弯腰,从他撑在门框上的手臂下钻了过去,然后大步往要离开。

      只不过,荣峥既然存了心要来“骚扰”她,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放过她。

      所以,她才从他的手臂下钻过去,荣峥的一双大长腿便直接大步向前跨了两步,挡在了林芝芝的面前,然后身体逼近。

      林芝芝微惊,下意识地便往一侧退开一步。

      只是,她退一步,荣峥便进一步,直到,把她逼着后背紧贴在了墙壁上,荣峥才勾起唇角,又伸出一条长臂撑在墙上,倾过去,拉近与林芝芝的距离,然居高临下地眯着她,笑容痞痞地道,“新年第一次见到我就跑,连“早安”都不问候一下,太没礼貌了吧?”

      林芝芝后背紧紧地抵在墙上,尽量拉开与荣峥的距离,仰起头神色平静地看着他,从善如流地道,“荣总,新年好,早上好!这样总行了吧?”

      荣峥笑,“太敷衍,没诚意。”

      林芝芝也跟着眯起眼睛,笑,又来一次道,“荣总,新年好,早上好!”

      荣峥又摇头,“笑的太难看了。”

      林芝芝继续弯起唇角,继续道,“荣总,新年好,早上好!”

      荣峥抬起另外一只手,轻轻攫住林芝芝的下颔,皱眉道,“怎么跟哭丧一样,丑死了。”

      “……”林芝芝即刻垮脸,“荣总,求你了,放过我吧,行吗?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对你半点儿兴趣都没有。”

      听着林芝芝的话,荣峥忽地一下就笑了,挑了挑眉梢,笑的愈发妖孽地道,“小美人,你胆子不小呀,竟然敢说对我没兴趣?”

      林芝芝黑脸,“你以为是个女人都得喜欢你吗?跟我的男人比起来,你差太远了。”

      “哈哈哈……你的男人?!”荣峥忽然爽朗的大笑,玩味的重复林芝芝的话,然后头压下去,愈发地凑近林芝芝的脸,一双性感的眼眸定定地睨着她,在她的脸上吐着热气道,“你都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我比陆丰泽差远了。”

      林芝芝毫无畏惧地望着他,“……”

      “咔嚓”

      正好这时,一声门被拉开的轻响,林芝芝隔壁房间的邢奕珂走了出来,荣峥眼角的余光瞥到从房间里出来的邢奕珂,下一秒,直接对准林芝芝的红唇,吻了下去……

      当荣峥的唇压下来的时候,林芝芝正朝刑奕珂的方向看了过去,同时,刑奕珂感觉到这边的动静,也看了过来,看到的,正好是荣峥将林芝芝抵在墙上吻下去的一幕。

      感觉到荣峥忽然压下来在眼前放大的俊颜,林芝芝倏尔回头,当他的唇瓣就这样毫无预警地落下,压在她的唇瓣上的时候,她蓦地瞪大了双眼……

      刑奕珂往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也只是一眼之后,便仿佛什么也没有看到似的,面无表情地收回了视线,然后,反手将门关上,转身,迈着优雅的步伐离开。

      林芝芝反应过来,下一瞬,立刻便伸手用力要去推开荣峥。

      可是荣峥就像一座山峰一样,稳稳地站在她的面前,一动都不动。

      林芝芝眉心紧蹙,挣扎着往一侧撇开头去,然后扬起手就要往荣峥的脸上甩下去……

      只不过,手才落到半空中,便被荣峥一把精准地握住。

      荣峥握着林芝芝的手,皱眉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里,明显的有不悦划过,但是,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这份不悦,是因为什么。

      “有人撑腰,胆子果然够肥呀!”

      林芝芝看着眼前面色阴沉的荣峥,亦是沉了脸色,无比倔犟又坚定地道,“荣总,如果你再逼我,我不怕你跟陆丰泽来个鱼死网破。”

      荣峥皱眉,“你确定陆丰泽会为了你,跟我拼个鱼死网破?!”

      林芝芝仰着头,丝毫都不认输地回敬着他道,“至少我愿意试一试。”

      “够自信呀!”忽地一下,原本脸色阴沉的荣峥又笑了,松开林芝芝的手臂,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道,“放心,就算陆丰泽愿意,他的老爹也绝对不可能让他这么干的。”

      话落,荣峥妖娆一笑,尔后转身,大步离开。

      林芝芝看着他潇洒的背影,再一次深深地意识到一个残忍的事实。

      就算陆丰泽承认她,永远不会放弃她,但是如果没有陆丰泽家人的认可与祝福,她和陆丰泽,永远不可能长久地快乐下去。

      ……………………

      傅哥的办事效率果然高,中午林芝芝休息的时候,他就把所有的事情调查的清楚,向林芝芝汇报了。

      原来,明明弟弟捅伤的对方的家属,是夏氏集团的一个高管,夏予心在知道了明明是林芝芝的造型师的时候,就利用那个高管儿子受伤的事情,让高管来威胁明明,逼明明给林芝芝下药,在下了药,看着林芝芝喝下去后,再通知她的人,她的人则会立刻出现,做后面的事情。

      林芝芝听了,不禁后怕,没想到,夏予心竟然会用这么卑鄙的手段。

      当然,如果夏予心得逞了,那么,她就真的彻底完了。

      就算陆丰泽愿意原谅她,不嫌弃她,她也不可能过得了自己这一关。

      “靠!这个夏予心也太歹毒了吧,简直就是现实版的白莲花绿茶婊呀,就因为上次慈善拍卖会上的事情,竟然耍这样的狠招来对付你?”肖以笑听了,更是控制不住地破口骂道,心里更是火气大。

      林芝芝虽然震惊,虽然后怕,但倒是显得很淡定,看了一眼肖以笑后,她又问傅哥道,“那明明她弟弟呢,如果对方真的起诉,那她弟弟会不会坐牢?”

      傅哥点头,“她弟弟属于故意伤人,就算对方身体恢复没事,至少也得判个两三年吧。”

      林芝芝点头,“那你帮明明请一个最好的律师,尽量为她弟弟争取轻判吧。”

      “嗯,这个我知道。”傅哥点头,又道,“你以后得格外小心,别人递给你的东西,千万别乱喝。”

      林芝芝又点了点头,笑着感激道,“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傅哥。”

      傅哥也一笑,“谢什么,陆总派我来,可不是只给你开车的。”

      林芝芝低头,灿然又明媚的笑了。

      只要提到陆丰泽,她的心里,便是暖暖的,什么都不怕。

      ……………………

      正所谓祸不单行,隔天下午,当林芝芝去某知名访谈节目录制节目的时候,节目嘉宾竟然临时变动,原本的两个嘉宾中,因为一个临时有事不能来,所以,变成了夏予心。

      因为夏予心现在也算是在国际上有些名气的小提琴家了,她又马上要在国内举办个人演奏会,再加上夏家有钱有势,节目组邀请她,也确实不奇怪。

      只是,不早不晚,偏偏有人临时被换掉,换成夏予心和林芝芝同台录制,这个,就不得不让人奇怪了。

      其实,节目组这样临时换嘉宾,而且在最后的时刻才通知她,林芝芝完全可以调头就走,不给任何人半分的面子。

      可是,她若现在真调头就走了,不仅会让节目组觉得她仗着背后有人耍大牌,更会让人知道,她和夏予心有过节,而她太小气,心里竟然容不下一个夏予心,最最主要的,是让夏予心计划得逞,让夏予心以后在她的面前,更加无忌惮地加嚣张下去,甚至是毫无顾忌的使用阴谋手段来害她。

      所以,哪怕这是一个坑,她也没有调头离开的可能。

      当肖以笑她们陪着林芝芝来到节目组的时候,一眼,林芝芝便看到,节目的主持人正陪在夏予心的身边,跟她有说有笑,好不热情,整个节目组的人,反而对她的来到,仿佛没有看到般,根本没有过来招呼她。

      倒是肖以笑,第一个就不爽了,立刻便沉了脸吼道,“节目组负责人谁呀,给我出来。”

      肖以笑这一声努吼,倒是真的作用不小,一下子就把节目制片人给吼出来了。

      “把我们家芝芝请来录节目,现在我们人来了,又爱理不理,几个意思?”肖以笑眯着制片人,很不爽地质问。

      “不就是靠男人上位吗?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了!”制片人道歉的话还没有出口,不远处,一道讥诮的刻薄声传来。

      林芝芝不用看,也知道说话的人是谁,淡淡扬唇一笑,当即便掀眸朝夏予心看了过去,只当做自己事先什么也不知道似地开口道,“夏小姐,原来你也在!怎么,你也是这期访谈节目的嘉宾吗?怎么我记得,这次的嘉宾,不是你呀!”

      夏予心看着笑的那样自然又优美的林芝芝,脸色,渐渐控制不住地便开始沉了下来。

      “哦,是这样的,另外一位因为突然有事,来不了了,所以,节目组才另外请了夏小姐来的。”不用夏予心回答,节目制片人率先答道,因为他是哪边都得罪不起呀。

      “原来是这样!”林芝芝莞尔,淡淡点头,又看向夏予心,貌似随意道,“没想到夏小姐竟然这么随和,随叫随到。”

      后面“随叫随到”四个字,林芝芝特意说的比较慢,而且,音量也加重了一分,让人一听,便能听出其中的讽刺意味。

      “林芝芝。”夏予心咬牙,但当着众人的面,却不得不将所有的怒火与痛恨,强行压制住,扬了扬唇角道,“就算我再随和,也比你随便卖肉强得多吧!”

      “随便卖肉?!”林芝芝眼神澄澈又透亮地看着她,抿起唇角挑挑眉,“你说的随便卖肉是什么意思?”

      “林芝芝,你靠男人上位的事情,难道还有人不知道吗?”夏予心反问,傲慢的姿态与对林芝芝的轻蔑,尽显无疑。

      看着她,林芝芝忽然的一下便扬唇笑了,笑的妩媚,风情万种,正如《帝都赋》里不染世俗却集万千宠爱与一身的绒月一样。

      “那夏小姐倒是说说看,我是靠哪个男人上位的?”

      如果今天夏予心敢说,她就敢承认。

      夏予心看着林芝芝,她那丝毫不以为然的挑衅模样,实在是极大的挑战着她的骄傲与虚荣,让她愤怒到一时连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而事实上,她也不敢让大家知道,林芝芝背后的男人,是陆丰泽。

      肖以笑看着林芝芝,整个人都有点怔忡了,她完全想不到,林芝芝竟然也有如此“邻牙俐齿”的时候,简直就是话里句句带刺,气死人不偿命呀,轻轻松松的就打了个漂亮仗。

      “呵呵……玩笑话,玩笑话,林小姐,夏小姐,别当真,别当真。”见夏予心已经被气的快要吐血,斗不下去了,制片人赶紧出来打圆场。

      “是呀!是呀!林小姐,夏小姐,时间也差不多了,要不然,请二位先化妆试试境吧?”主持人也立刻笑嘻嘻地道。

      林芝芝看一眼制片和主持人,微微点头,相当专业地道,“我随时可以开始。”

      “呵呵……林小姐果然专业。”制片人点头哈腰,对林芝芝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恭恭敬敬地道,“来,这边请!”

      ……………………

      正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是两个女明星加上一个女主持人。

      节目开始录制后,表面上,林芝芝和夏予心都是言笑晏晏,整个舞台上一片祥和的气氛,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清楚,而且也都看出来了,林芝芝和夏予心所的每一句话,其实都是暗暗的较量,幸好不是现场直播,而且主持人也够老练,在中间不停地打圆场,把尴尬扼杀在摇篮中。

      既然是收视率很高的访谈节目,聊的东西,自然是大家所不知道的,最主要的,就是明星艺人的私底下的事和生活,聊着聊着,主持人自然而然就问到,“两位都这么年轻貌美又有才华,不知道你们会对什么样的异性比较感兴趣,又或者说,你们的择偶标准是什么?”

      “我觉得,门当户对最重要,其次,就是这个男人要有上进心,有野心,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你,这样我和他在一起了,才会有足够的安全感。”主持人的话音才落下,夏予心笑盈盈地看了一眼旁边单人沙发里的林芝芝,立刻便抢着回答道。

      主持人一笑,点头道,“确实是,自古以来的婚姻,都讲究门当户对,门当户对的婚姻,才势均力敌,更有利于两个人幸福快乐地走下去。”

      说着,主持人又看向林芝芝,笑问问道,“林小姐,那您呢?您对您将来的男朋友或者老公,有什么要求吗?”

      林芝芝穿着一袭优雅大气的及膝短裙,穿着一双黑丝绒的高跟鞋,长腿交叠着坐在沙发里,露出漂亮的小腿,身体微微靠在一侧的扶手上,看着主持人浅浅一笑,莞尔道,“我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但如果我爱上了这个男人,我会愿意为他做一切的事情。”

      “哈哈……林小姐果然是无私奉献,对感情专一的类型。”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林小姐应该是跟京城赵氏原来的总裁赵航宇离过婚的吧。”主持人的话音才落,夏予心便迫不及待地开口羞辱林芝芝,脸上却是一派友善地继续问道,“那么照你现在的说话,你当初跟赵航宇结婚的时候,肯定不爱他的人咯,那你爱的是他的什么?”

      林芝芝侧眸,悠悠然看向夏予心,淡淡扬着唇角,不答反问道,“夏小姐这是存心想要揭我的伤疤吗?”

      “哪里,就是好奇而已。”夏予心得意地笑,眉飞色舞的沾沾自喜道,“我是那种喜欢从一而终的人,就像我的第一个男朋友,是现在瑞达集团的总裁,三年前我因为要出国学习,和他分了手,三年后我回来,他仍旧在等我,我也仍旧在等他一样,我们都是从一而终。”

      “夏小姐,您说您已经有男朋友呢,而且,您的男朋友是瑞达集团的总裁,是吗?”夏予心的话一出,主持人立刻便震惊了。

      瑞达集团总裁的新闻呀,这个是价值连城呀!要知道,这么多年来,网络媒体可是几乎没有报导过瑞达集团总裁任何的私人新闻。

      夏予心笑的满脸幸福地点头,“是呀,我和丰泽从小认识,好多年前就在一起了,这次回来,我也是想借这个机会,让大家知道。”

      林芝芝在一旁,不禁淡淡一声嗤笑,在夏予心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便站了起来直接道,“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

      这又不是直播,夏予心爱说,那就让她说个够,她要做的,就是到时候让人把不该播的都剪掉就好。

      大家都没有料到,林芝芝在这个时候突然起身,说话间就抬腿走人了,但是,谁也没有办法阻止她,只得陪着笑脸点头,还让专人将她送到洗手间门口。

      林芝芝去了洗手间,一直陪着她的肖以笑自然也跟着去了。

      她原先的时候,还不太清楚林芝芝和夏予心之间怎么就这么深的仇恨了,现在听了夏予心自己说的放在,她终于搞清楚了。

      感情夏予心是陆丰泽的前途!

      “那个夏予心的嘴巴跟屁股似的,说话都是放屁,你别在意。”跟着来到洗手间,肖以笑赶紧安慰林芝芝道。

      林芝芝哪里是要上洗手间,就是不想继续听夏予心放屁,所以才来的洗手间。

      此刻,她站在盥洗台前,一边随意地洗着手,一边淡淡看了身边的肖以笑一眼,笑道,“我要是在意,还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吗?”

      肖以笑扬眉,立刻便赞赏道,“这就对了,谁在意谁就输。”

      林芝芝一笑,“对了,你去跟制片说一声,就说我赶时间,二十分钟后必须得走,让他们看着办。”

      实在是不想跟夏予心呆在一起,早走早清静。

      “好嘞,我马上去跟制片说。”

      “嗯。”

      ……………………

      因为时间紧迫,所以,接下来,主持人都没有再问什么不该问的问题,更没有再聊和陆丰泽有关的任何话题,只是简单问了林芝芝一些娱乐圈里的趣闻趣事。

      二十分钟很快过去,时间一到,林芝芝是一分钟都不多呆,礼貌地跟主持人和制片打了声招呼后,便直接离开。

      见林芝芝离开了,夏予心也坐不下去了,立刻便跟了上去。

      “林芝芝,你给我站住!”

      等追出电视台大门口,见林芝芝抬腿要上保姆车的时候,夏予心完全不顾有其他的人在场,立刻便对着林芝芝一声大呵。

      林芝芝倒是挺配合的,抬起的腿又收了回来,然后,优雅地转身,微微弯起唇角看向夏予心,问道,“夏小姐,有何贵干?”

      出入大门口的人听到声音,也皆是朝好奇地朝她们看了过去。

      夏予心大步来到林芝芝的面前,双手环胸,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恨与蔑视地看着林芝芝道,“林芝芝,你别得意,看谁能笑到最后。”

      林芝芝微微一笑,优雅道,“今天一直很得意的,难道不是夏小姐你么?”

      夏予心咬牙,“你除了这张狐媚脸,还能拿什么跟我比?怎么赢我!”

      林芝芝扬眉,俯身过去,凑近夏予心,在她的耳边用只有她才能听到的声音软绵绵地道,“阿泽喜欢的,就是我这张狐媚脸和我的身体,而且,越来越喜欢了呢,特别是在床上的时候,次次都要不够呢!”

      “林芝芝,你个贱……”

      “夏小姐,这可是公众场合,请注意你的言行。”

      夏予心说着,便愤怒地扬起手要往林芝芝的脸上甩下去,只不过,她的手才扬到半空中,就被林芝芝一把握住,然后看着她,笑意嫣然地道。

      一旁的肖以笑和傅哥看到已经掌握主动权的林芝芝,松了口气,都静静地站在一旁,没有再上去帮忙的打算。

      夏予心脸色阴沉至极地看着林芝芝,气到内伤,抵着后牙槽字字无比痛恨地道,“林芝芝,我们走着瞧!”

      林芝芝扬眉,点头,“好呀!”

      “你……”夏予心吐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林芝芝优雅笑笑,松开了夏予心的手,转身,要上车。

      却在要上车的前一秒,又停了下来,再次转回身来,然后在谁都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扬手,“啪”的一巴掌便甩在了夏予心的脸上。

      “这一巴掌,是还你的。”

      话落,林芝芝转身,抬腿直接上了车。

      林芝芝和傅哥皆是愣住,直到林芝芝上了车后,他们才反应过来,然后,赶紧上车。

      夏予心站在原地,捂着自己被林芝芝打了的脸,愣愣地瞪大双眼看着林芝芝上车,然后,车子开动,扬长而去,整个人都完全回不过神来。

      其他出入的人看着这一幕幕,亦是彻底惊呆了。

      那就是林芝芝呀,谁不认识!

      牛,果然牛!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