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099 兄弟,好好享受

    099 兄弟,好好享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魁梧男人跑到浴室,里面一目了然,根本不可能藏身,也不可能藏到客厅和卧室里,直接从房门冲出去,更不可能,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此刻外面有多少人。

      情急之下,男人想到了从窗户出去。

      所以,他立刻冲到窗边,“哗”的一下拉开窗帘,往下看。

      二十几楼的高度,又没有任何可以攀爬的东西,他要从窗户出去,那也只有死路一条。

      当即,男人又看向了蜷缩在角落里脸色潮红,眼神空洞迷离,已经完全被药物控制的林芝芝,愤愤地骂道,“妈的,一定是药的剂量不够!如果不是要求不能弄伤了你,还要你一脸心甘情愿无比享受的样子,老子早就上了你几回了。”

      “砰!”

      就在男人话音落下的同时,在接连力道十足的踹了七八下之后,林芝芝套房的门终于被荣峥踹开,他箭步冲进了卧室。

      男人听到声音,猛地抬头望去,看到冲进来的人竟然是荣峥,一下子就被吓傻了。

      整个惠南市,甚至是整个全国,黑的、白的、商场上的、娱乐圈的,又有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得荣峥。

      荣峥冲进来,锐利的眸光梭巡一片狼藉的卧室,几乎是立刻,便在墙角的位置,看到蜷缩在那儿长发和衣衫凌乱,脸色和眼神完全不对劲的林芝芝。

      “热……好热……”

      听到林芝芝呻-吟出声,荣峥眉宇骤然一拧,就算别人不知道此刻的林芝芝是怎么回事,他荣峥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竟然有人给林芝芝下了催-情-药!

      下一瞬,他无比冷戾的眸光,射向窗口这彻底被吓傻了的男人,箭步冲过去,抬腿便朝那男人踢了过去。

      又是“砰!”的一声巨响,男人的头被一脚踹到了玻璃窗上,钢化的玻璃窗应声而碎,男人的头,亦是刹那,便鲜血直流,整个人被打的半晕,开始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

      可是,荣峥根本不可能就此放过他,又一把揪住男人的衣领,力道十足的一记铁拳,朝男人的下巴挥了过去。

      “咔嚓”一声,男人的下巴都被打到脱臼,然后整个人彻底被打晕,摇晃着朝地面倒了下去。

      就在男人倒下去的时候,酒店的保安,也听到声音,匆匆赶了过来。

      那些保安看着眼前的一幕,立刻也有些傻了眼,还是为首的保安经理很快反应过来,赶紧恭敬地问荣峥道,“荣……荣总,这……发生什么事情了?”

      扫一眼涌进来的数名保安,荣峥冷声命令道,“把这个男人给我带下去,看好!”

      保安理经看一眼倒在地上的男人,点头,立刻让几个属下,把男人给抬了起来。

      “记住,若是有人敢把看到的透露出去一个字,别怪我不客气!”

      “是,是,荣总放心,我们什么也不会说的。”

      “出去吧。”

      “是。”

      保安经理答应一声,立刻便让带着他的人,全部退了出去。

      “水……好渴……好热……我要水……”

      待保安都离开之后,荣峥看着角落里不断地扒拉自己身上的衣服,浑身的皮肤染满不正常的潮红,已经彻底被药性控制的林芝芝,大步过去,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然后,转身大步往浴室走去……

      ……………………

      陆丰泽一下了飞机,根本不用步行出机场,便直接上车,迅速地离开机场,往瑞达大酒店而去。

      当他来到酒店的时候,他的总统套房管家,立刻便迎上来,告诉她,有位姓林的小姐,已经在套房里等他了。

      陆丰泽淡淡颔首,让跟他随行的成城去休息,他则搭乘专用电梯,直接到达位置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

      当他来到总统套房,管家为他推开门,他一进去,抬眸看到坐在会客厅沙发上的女人时,他幽深的黑眸,便骤然一拧。

      “丰泽,你来了。”正无比惬意地坐在沙发上翻着杂志的夏予心听到声音,立刻便朝门口看了过去。

      当看到出现在门口的人是陆丰泽的时候,她马上便放下手里的杂志,站了起来,笑盈盈无比亲昵地叫陆丰泽。

      “你怎么会在这里,林芝芝呢?”眯着夏予心,陆丰泽的黑眸里,透出寒光。

      夏予心看着忽然便浑身寒气四溢的陆丰泽,立刻便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样,一边走向陆丰泽,一边格外娇柔地道,“是陆伯父告诉我,你今天会来惠南市,刚好我也在这儿,所以,我就来等你了,你不开心吗?”

      陆丰泽根本没有理会夏予心,而是直接掏出手机,拨通了林芝芝的电话。

      当电话一直响一直响,可就是没有人接通的时候,陆丰泽没有再继续等,而是直接挂断,然后,闭上双眼,抬手按了按有些疲惫的眉心,再睁眼时,那双深邃的黑眸剩下的,除了冷戾,便只有冷戾。

      下一瞬,他倏地抬手,一把精准地攫住了夏予心的脖子,五指收拢,危险至极的沉沉目光,紧紧眯着她,冷声问道,“说,林芝芝在哪?”

      “咳……咳……咳咳……呼吸一下子被截断,夏予心的脸色,瞬间就苍白了两分,挣扎着不断垂打陆丰泽紧攫住她脖子的手臂,叫道,“你先放开我,放开我……我就……就告诉你。”

      陆丰泽黑眸一沉,即刻便松了手,命令道,“说!”

      被松开,夏予心赶紧护住自己的脖子,大口地吸气,然后瞪向陆丰泽,大叫道,“陆丰泽,我再怎么样也是你的前女友,你要对我这么狠吗?”

      “林!芝!芝!在!哪?”

      盯着夏予心,陆丰泽一字一顿,字字从喉骨中溢了出来,嗓音低沉冷冽到骇人。

      夏予心看着他,被吓的脖子一缩,很后退了一步。

      “怎么,你就那么关心那个贱货吗?”冷冷一笑,望着陆丰泽,夏予心讥诮道。

      懒得跟她废话,陆丰泽蓦地向前一步,再次伸手,在夏予心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一把又精准地用力攫住了她的脖子,“你说不说!”

      “你……咳……”看着陆丰泽那张从未有过的阴冷的俊脸,夏予心终于意识到危险,挣扎着道,“那个……贱货……”

      见夏予心愿意说了,陆丰泽收紧的五指,微微松开一起,好让她说起话来能顺畅一起。

      呼吸变得顺畅多了后,夏予心满脸轻蔑的一声嗤笑后才道,“那个贱货,趁着你不在国内,现在正在酒店里,不知道跟哪个男人欲仙欲死呢!”

      “你说什么?”

      陆丰泽狭长的眉峰倏尔紧拧,一颗心,刹那间像是被人死死地攫住了般,一种从未有过的不安甚至是惶恐,从心底涌起。

      “你不信吗?”夏予心又是一声轻蔑地嗤笑,“不信的话,说不定你现在赶去林芝芝住的酒店,还能来个捉-奸在床呢!”

      原本她是让人发床照和视频过来的,可是,她等到现在都没有收到,那只能让陆丰泽去现场捉-奸了,因为她的人告诉她,林芝芝确实是喝了被下了药的饮料的。

      陆丰泽的黑眸再次猛然一沉,在夏予心话音落下的下一瞬,松开她,转身便箭步往外冲去……

      ……………………

      郊外的酒店,顶楼林芝芝套房的浴室里,林芝芝身上的衣服裤子都被扒掉,只剩下了内衣内裤被泡在浴缸里。

      她的所有意志和身体,已经完全被药性控制,彻底迷失了自己。

      荣峥在浴缸里放了满满一浴缸的冷水,将浑身染上下满不正常潮红的林芝芝泡在水里后,便坐在浴泡边上,一只手扣住林芝芝一双到处乱抓的小手,用力摁住她,让她不能再往自己的身上扒,然后掏出手机来,打电话。

      电话拨出去,很快被接通。

      “荣总。”电话那头的人,不是别人,是荣峥的助理之一,所以,一接通电话,便立刻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

      “我这儿有人被下了催-情-药,你去找XXX,给我弄一剂解药,送到影视城旁边酒店的2601房间来,越快越好。”半个字的废话都没有,荣峥直接吩咐自己的助理道。

      在这个复杂又混乱的圈子里,有人为了玩的更high一点,给身边的女人下药,那是常有的事。

      中了这种药,要么找个男人,做到天昏地暗,要么弄到解药,否则,半条小命就没有了。

      以现在林芝芝这个情况,除了弄到解药,荣峥别无它法。

      “是,荣总。”

      “嗯……热……好热……放开我……好热……”

      挂断电话,荣峥看着浴缸里被泡在凉水中哪怕被他用力摁住却仍旧不断挣扎呻-吟的林芝芝,将手机往旁边一扔,直接拿了喷头过来,拧开冷水,继续对着她的头浇。

      冷水,从头顶不断地滑下来,不断流进林芝芝张开的嘴里,可是,却完全无法缓解她身体里那股强烈又炙热的肆意涌动着的热浪。

      那热浪,一波接着一波,从她的下身,不断地侵袭着她的大脑,吞噬她的意识,让她开始不顾一切地挣扎,摇晃着脑袋,细细地不断呻-吟,身体更是像条水蛇般,被泡在浴缸里,不断地扭动着。

      “好热……放开我……给我……给我水……我要……”

      也不知道是不是药性的作用,林芝芝的力气,大的出奇,呻-吟着的时候,一只手竟然挣脱了荣峥的钳制,往荣峥的身上伸了过去,而且好巧不巧,一把就抓在了荣峥裤头的地方。

      荣峥低头看一眼林芝芝在自己小腹处乱来的小爪子,眸色深沉,阴了脸低吼道,“林芝芝,你他妈给老子清醒点,你再勾引老子,小心老子办了你!”

      “呜呜……阿泽……我要……呜呜……阿泽……”

      或许,是荣峥的低吼声起了效果,林芝芝竟然一下子老实了下来,抬起一双无比迷离潋滟的眸子,水光盈盈地望着荣峥,开始呜咽起来。

      荣峥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林芝芝,不禁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声“艹”,就林芝芝这皮肤这身段,还有这发情后胜过妖精的勾人魂魄的小模样儿,难怪陆丰泽对她欲罢不能,愿意冒天下之大不韪,把那么多的财力和物力都花在林芝芝一个人的身上。

      不过,这林芝芝对陆丰泽,倒也是真的爱的狗狠。

      上次不过就是为了见陆丰泽,竟然硬生生地把自己摔下舞台,现在,明明整个人都已经被药性控制,意识完全沦陷,却还记着陆丰泽,要跟陆丰泽做。

      既然往林芝芝头上浇冷水完全不起作用,荣峥干脆扔了喷头,腾出多一只手来,把林芝芝在自己小腹处乱来的小爪子给控制住,然后将要往她身上爬的林芝芝又重新用力摁回了浴缸里,紧拧着眉头眯着她道,“林芝芝,你看清楚了,我是荣峥,不是陆丰泽,你确定要跟我做?”

      “嗯……要我……阿泽……要我……我难受……阿泽……我好难受……”

      看着眼前一秒也不放弃挣扎,努力要往他身上爬的林芝芝,荣峥不禁好笑,又一只大掌控制着她的双手,摁在她腹部的位置,腾出一只手来去捏起她的下颔,好整以暇地道,“林芝芝,你说,要是我们做了,陆丰泽知道后会是什么反应,他会不会杀了你,还是会杀了我?”

      “我热……难受……好难受……”林芝芝根本不可能听得懂荣峥在说些什么,只是又用力抽出了自己的一只手,然后手脚并用地往荣峥身上爬,一边爬一边不断地呜咽着道,“阿泽……给我……我要……呜呜……我要……”

      “啧啧!”荣峥也不管她是不是手脚并用地在往自己身上爬,只捏着她的下巴晃了晃,挑着眉梢扬唇道,“这娇撒的,够有水平呀!你说,你奕珂姐怎么就不能跟你学学,哪怕喝醉了,也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给我……阿泽……嗯……阿泽……”

      林芝芝不断地努力,不断地往荣峥的身上爬,可是,荣峥的大掌死死地摁着她,就算她再怎么努力,手脚都缠到了荣峥的身上,可是,人却根本起不来,只能是躺在浴缸里,整个人呈一个弓形。

      荣峥看着眼前无比卖力的林芝芝,心情倒是越发的好了起来。

      这种限制级的真人秀表演,除了陆丰泽外,也就只有他能看得到了吧。

      “啧啧!”又忍不住地咂了砸舌,荣峥捏着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刑奕珂要是能像你一样,没事撒个娇,掉个眼泪啥的,你说她至于现在这样吗?还是你聪明,懂得怎么样让男人怜香惜玉。”

      “难受……热……好难受……给我……”

      像条八爪鱼一样,林芝芝不断地往荣峥的身上爬,当她发现不管自己怎么用力,都根本爬不到荣峥身上去的时候,她干脆去抓住荣峥那只捏着自己下巴的手,将他的手指,含进了嘴里…….

      “林芝芝,……”

      “砰!”

      就在荣峥看着林芝芝要开口的时候,浴室的门,却猛地一下被人一脚揣开了。

      这个时候,应该有保安在外面守着,不可能有人敢进来,莫非……

      意识到冲进来的人可能是谁,荣峥回头,往身后看去……

      也就在荣峥回头的时候,陆丰泽人已经箭步冲了过来,看到两条腿缠到荣峥身上,浑身上下的肌肤都透出完全不正常潮红的林芝芝,他二话不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一拳便朝扭头看过来的荣峥挥了过去……

      荣峥毫无防备,再加上陆丰泽这一拳,真真用了十分的力道,一点儿也没有保留,所以,这一拳下来,原本坐在浴缸边上的荣峥即刻便往一侧倒去,整个人跌坐到了全是水的地板上,嘴角,更是立刻便有血丝溢了出来。

      “呜呜……我好难受……快给我……”

      看一眼浴缸里完全不对劲的林芝芝,陆丰泽幽深的黑眸,不断地下沉,就在荣峥站了起来,抬手抹了把自己嘴角的血丝的时候,他向前一步,力道十足的拳,再次朝荣峥挥了过去…

      荣峥可从来都不是吃素的,看着陆丰泽就要落下来的铁拳,他敏捷一闪,成功地避开了他挥过来的拳头。

      只不过,从西点军校毕业的陆丰泽更是不简单,在荣峥成功避开自己一拳的时候,他同时挥起另外一只拳头,往荣峥的另一侧脸砸了下去……

      “砰!”

      结结实实的一拳,又落在了荣峥的脸上。

      原本心情还不错的荣峥一下子就怒了,挥起自己的铁拳便朝陆丰泽还击。

      陆丰泽反应极快,在荣峥的拳头挥过来的时候,他伸出手去,一把握住了荣峥的手控,控制住了他的拳头。

      “陆丰泽,你他妈够了,你自己的女人自己保护不好,朝我撒什么破气!”就在陆丰泽握住了自己手臂的时候,荣峥怒吼出声。

      如果不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他根本不可能跟陆丰泽动手,毕竟,这是一场误会。

      再说,他们两个大老爷们打的鼻青脸肿的出去,怎么见人!

      “阿泽……要我……我难受……快点……好难受……”

      就在陆丰泽一双喷火的黑眸眯着荣峥,两个身高体型接近的男人箭拔弩张的对峙时,林芝芝已经从浴缸里爬了出来,顺着那熟悉的气息和味道,凭着身体的本能,爬到了陆丰泽的脚边,揪住了他的衣摆,不断努力地往他的身上爬。

      陆丰泽低头,看着那浑身软的跟水似的,不断往自己身上贴的林芝芝,一下子彻底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夏予心,竟然敢把这么下三滥的手段用在林芝芝的身上!

      “你看看,你来的多是时候,连我的解药都省了。”说着,荣峥抬起另外一只手拍了拍陆丰泽的肩膀,被打的微微肿起来的嘴角勾了勾,暧昧道,“好好享受!”

      话落,他直接从陆丰泽的手中把自己的手腕给抽了出来,抬腿大步离开。

      陆丰泽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自然不会再为难荣峥,待荣峥出去,“砰”的一声将外面卧室的门甩上的时候,他俯身下去,将林芝芝一把捞了起来。

      虽然她全身都被冷水泡过,可是,整个人就像一个火球一样,温度高的惊人。

      “阿泽……要我……阿泽……”

      就在林芝芝被陆丰泽打横抱起来的下一秒,她直接凑过去,双手抚上那熟悉的绝俊面庞,直接对准陆丰泽的唇,吻了下去……

      陆丰泽睨着眼前真正“热情似火”的连多一秒也等不及的小女人,变被动为主动,含住她娇艳欲滴的唇瓣,抱着她,大步往外面的卧室走去……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