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01 你个王八蛋,滚!

    101 你个王八蛋,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隔壁套房的卧室里,折腾了半夜,此刻,大床上的两个人都睡的正香,丝毫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大床上,虽然刑奕珂是背对着荣峥睡的,可是,荣峥的一条手臂,却是一直横在刑奕珂的脖子下面,另外一只大掌,则一直握着刑奕珂胸前的一个雪团,对她呈一种绝对占有的姿势。

      或许是一个姿势睡的太久,刑奕珂扭动着身子翻过身来,半个身子直接翻到了荣峥的身上,然后又抬起腿,直接压在荣峥的小腹处,继续睡。

      只不过,压在荣峥的身上睡了不到一分钟,原本睡的正香的刑奕珂便感觉到哪里不对劲,搭在荣峥小腹上的手,动了动,然后,慢慢滑动,摸了起来。

      当她的手向下,摸到荣峥的小兄弟时,刑奕珂猛地一下,睁开了双眼,瞬间清醒了过来。

      看着眼前男人蜜色的宽阔又结实的胸膛,刑奕珂一惊,立刻抬眸,往头顶望去,当看到头顶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轮廓分明的俊颜,她眉心倏尔一蹙,立刻便从荣峥的身上翻了起来。

      刑奕珂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弄醒了荣峥。

      荣峥掀开眼眸,看到眼前坐在她的身边满脸错愕的女人,斜斜地勾唇笑了笑,然后撑起身子靠进床头里,一边眯着刑奕珂一边掩唇打了一个哈欠,低低的嗓音带着几分嘶哑地开口道,“怎么,不认识?”

      看着眼前跟头青面兽似的浑身一丝不挂的荣峥,刑奕珂直接一脚踹了过去,想要把他踢下床。

      结果,脚才伸过去,就被荣峥的一双大掌将她的腿用巧劲给牢牢握住了。

      抱着刑奕珂的腿,荣峥嬉皮笑脸地扬起唇,然后低头去亲了亲她的脚背,眼神和声音都再暧昧不过地道,“怎么,想谋杀亲夫?!嗯——”

      刑奕珂斜睨着他,半点也不跟他客气,双手往后撑着身子,直接又抬起另外一条腿踢了过去,一边踢还一边气恼地骂道,“荣峥,你给我滚!”

      结果,她第二条腿踢过去,又被荣峥给抱住。

      抱着她的双腿,荣峥微用力一拉,便将刑奕珂整个人给拉了过来,然后,抱进怀里,趁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低头下去,吻了一下她的红唇,笑嘻嘻地道,“怎么,爽完了就打算翻脸不认人了?还是说,我不是你想要的那个人?”

      刑奕珂猝不及防,被荣峥又吻了一下,气恼地便扬起手要往他的脸上落下去。

      结果很显然,扬起的手才落到半空中,就又被荣峥的大掌给一把握住了,然后又去啄她的红唇,眯着她,一脸无辜加可怜地道,“一张脸都被你打成这样了,你还想打?真打算谋杀亲夫不成?!”

      刑奕珂看到他就烦,特别是每次她认真的时候,他就一副嬉皮笑脸不以为然的样子,更是让她烦。

      狠狠瞪他一眼,刑奕珂咬牙挣扎,在他的怀里拼命扭动了起来。

      荣峥怕弄伤了她,干脆松了手,由着她为所欲为。

      结果就是,荣峥一松手,刑奕珂便立刻从他的身上翻起来,下了床,理都不理他,直接来到衣柜前,拉开柜门,找了条睡裙出来,往身上套,遮住自己光裸的身子。

      荣峥就靠在床头,无比慵懒又惬意地看着她,英俊的眉目里,皆含着餍足后的愉悦。

      套上睡裙后,刑奕珂并没有立刻去理会荣峥,而是又拿了香烟和打火机,点燃一根细长的香烟,狠狠用力的抽了一口,然后,一边缓缓地青白的烟雾从肺腑中吐出,一边透过朦胧的烟雾,淡淡斜睨向床上的荣峥,指了指门口的方向道,“门在那边,滚!”

      荣峥一瞬不瞬地眯着刑奕珂,在她的话音落下的时候,直接掀开被子下床,就赤条着身子,走走她。

      刑奕珂斜斜地靠在衣柜的门前,吞云吐雾,都懒得去看荣峥一眼。

      荣峥过去,一扬手便将她叼在嘴边的香烟给抽走,然后丢到地毯上,就打着赤脚踩上去,将那燃的正旺的香烟踩灭。

      刑奕珂低头看一眼,微微皱起了眉头来,却仍旧靠在衣柜门上,不想理他。

      “真的就这样让我滚出去吗?合适吗?”将香烟踩灭之后,荣峥抬手挑起刑奕珂的下颔,让她看着自己,扬眉问他,淡淡的神色里,已经隐隐地带了一丝不悦。

      刑奕珂斜他,“昨晚怎么进来的,现在怎么出去。”

      “那就不是滚咯?”荣峥扬眉,又笑了,“昨晚,我可是光明正大的走进来的。”

      刑奕珂斜他一眼,懒得理会他。

      插诨打科,没人比他荣峥更在行。

      “怎么,因为我不是你想要的那个人,所以你失望了?”见刑奕珂不说话,荣峥又挑事道。

      但刑奕珂听了,脸上看起来却半丝也不恼火,只是看向荣峥,轻轻一声嗤笑,点头道,“对,因为你不是我想要的那个人,所以我很失望,行了吗?你现在可以走了吗?”

      荣峥英俊的眉峰轻拢一下,“怎么,我的技术不够好,满足不了你?”

      刑奕珂看着他,忽然就笑了笑,满脸不以为意地道,“确实,你的技术,太烂了,伺候别的女人还差不多,根本就满足不了我。”

      荣峥也笑,贴进她的脸,吐着撩人的热气悠悠然道,“那昨晚,是谁叫的那么浪的?嗯——”

      刑奕珂回敬着他,反问道,“如果昨晚不是我喝醉了,荣峥,你以为你会有机会吗?”

      “是么?那现在试试,有没有机会……”说着,荣峥的头便压下去,直接攫住了刑奕珂的红唇。

      “啪!”

      结果,荣峥才吻下去,刑奕珂扬手便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

      猛地用力,推开荣峥,刑奕珂往后退一步,看着他,直接吼道,“别碰我,我嫌你脏!”

      “那你呢?昨晚你和方任涵纠缠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觉得自己脏?”忽然,荣峥也怒了。

      不是因为她的那一巴掌,而是因为她说的“嫌他脏”。

      刑奕珂淡淡一声嗤笑,那么云淡风轻地道,“所以呀,我嫌你脏,不想碰你;你也嫌弃我脏,最好以后,也永远别碰我。”

      “你休想,老子想睡的人,就是你。”

      话落,荣峥以让人根本无法预料的迅速,一步跨过去,扣住刑奕珂的双手,举过头顶,然后将她抵到衣柜的门板,死死压住她,低头再次攫住她的唇瓣,开始疯狂地掠夺。

      “荣峥……你王八蛋……”

      “既然你觉得是,那就是吧!”

      ……………………

      荣峥压着刑奕珂,又畅快地做了一场,但是,他自己却是半点好处没讨到,不仅又被刑奕珂狠狠赏了两巴掌,而且身上好几个地方还被她给咬了。

      咬他的时候,刑奕珂是一点儿也不留情,不见血就不松嘴。

      荣峥也不阻止她,由着她咬,她咬的越狠,他进出她身体的动作便越不温柔,最后刑奕珂累了,烦了,也懒得挣扎反抗了,由着荣峥在她的身上肆意驰骋,反正,这又不是第一次。

      不过,她安静下来之后,荣峥的动作,也跟着很快变得温柔起来。

      最后,荣峥释放在她的身体里,抱着她去浴室,两个人一起泡在并不宽敞的浴缸里。

      刑奕珂看着荣峥泡在水里,他身上被她咬伤的地方,还有血丝在不断地往外冒,浴缸里的水都快要被他的血给染红了。

      可是,荣峥却仿佛全然不觉便,只是抱着她,闭着眼睛躺在浴缸里,满脸餍足的模样。

      刑奕珂看下去,直接从他的身上翻了起来,跨出了浴缸,然后扯过一旁的浴巾,自己擦身子。

      荣峥睁开双眼,眯着一双深眸看着她,没动。

      “满足了吧?”刑奕珂一边用浴巾将自己裹住,一边睐荣峥一眼,没有一丝温情地道,“满足了就滚!”

      话落,她也不再理会荣峥,直接便大步出了浴室,来到衣柜前,找了衣服穿上,直接就出去了。

      荣峥听着刑奕珂离开的声音,勾起薄唇笑了笑,尔后找了手机过来,通知人给他送衣服过来。

      直到他的助理给他送来了衣服,刑奕珂都一直没有回来。

      荣峥知道,刑奕珂既然故意离开,就不可能这么快回来。

      看了看时间,他也没有再多呆,直接离开,去了荣氏集团的总部办公大楼。

      因为等下十点,有一个重要的董事会议,他原本是打算取消的,但是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

      ……………………

      “阿峥。”

      当荣峥来到荣氏总部办公大楼的地下车库,下了车,正大步往专用电梯走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回头顺着声音看去,一眼便看到了下车朝他走来的简夏,不禁低头一笑,荣峥转过身来,看向简夏道,“嫂子,每次董事会,最准时的一定是你!”

      简夏看着荣峥那张青紫痕迹明显的跟头青面兽似的俊脸,微微蹙起了眉头,大步走到他的身边,认真细细地打量了他一翻,困惑又好笑地道,“我倒是很好奇,在这惠南市,谁有本事把你打成这样?”

      荣峥挑眉,“有呀!四哥。”

      “……”简夏斜他一眼,“除了他呢?”

      荣峥笑,想了想,摇头道,“那倒真没有了。”

      “那你这脸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你自己打的!”

      荣峥又是低头一笑,“那就得问问嫂子你的好大哥了。”

      简夏眉心一蹙,打量着荣峥细细一思忖,立刻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好整以暇道,“不会是因为林芝芝,我哥才对你动的手吧?”

      荣峥笑,不说话。

      “告诉我,你们谁打赢了?”简夏凑过去,笑的坏坏地又问。

      “那嫂子希望谁赢?”

      简夏坏坏地笑,扬眉道,“其实我只对过程比较感兴趣,对结果,我不关心。”

      陆丰泽西点军校毕业的,荣峥也是打遍惠南市无敌手,她倒是真的想看看,这两个男人打起来,谁会更厉害点。

      “……”荣峥狂汗,“那如果四哥跟陆总打起来了呢?

      “这个还有猜嘛,当然我哥赢!”

      “为什么?”

      “你猜!”

      荣峥,“……”

      论天下女人谁最精明,当非简夏莫属。

      ……………………

      瑞达大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里,当林芝芝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睁开双眼,看到自己竟然是躺在陆丰泽的怀里里,她控制不住地便紧紧地搂住了陆丰泽,将脸深埋进他温柔的颈窝里,后怕的泪水,瞬间涌了出来。

      “别怕,没事了。”

      陆丰泽被她弄醒,亦抱紧她,抬手,轻抚她的后脑勺,安抚着她,低低哑哑地开口。

      “真的没事吗?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吗?”林芝芝埋头在他的颈窝里,害怕的颤抖着跟他确认。

      她最后的记忆,只是停留在荣峥冲进来的那一刻,后面再发生了些什么,她已经一丝丝都想不起来了。

      她真的害怕,怕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做出什么无法让自己也让陆丰泽无法原谅的事情来。

      陆丰泽轻抚着她的后脑勺,却是扬唇低低一笑,不答反问道,“怎么,难道我满足不了你,你心里还想着其他的男人?!”

      听着陆丰泽那轻松的笑声和揶揄,林芝芝这才相信,自己还是完完整整的只属于陆丰泽一个人的。

      趴在陆丰泽的胸口,她抬起头来,一双水光闪动的潋滟眸子,嗔他一眼,忽尔便扬唇笑了。

      那是一种劫后重生的绽放,明媚娇艳至极。

      陆丰泽微微抬头,亲吻她的鼻尖,柔声问道,“告诉我,昨晚都发生了些什么?”

      林芝芝趴在他的怀里,认真回忆道,“昨晚我去给XX杂志拍封面照,拍完照片后,就跟笑笑她们几个一起去吃了些东西,然后直接回了酒店。”

      陆丰泽听着,淡淡颔首,示意她继续。

      林芝芝轻咬一下唇角,继续道,“回房间的时候,我经过刑奕珂的房间,她的房间门没关,我发现方任涵竟然将她压在沙发上,吻她,我回了房间,接了你的电话,原本是打算马上要来找你的,可是想到刑奕珂和方任涵的事,就又先打了个电话给荣峥。”

      陆丰泽狭长的眉峰轻拢一下,困惑道,“刑奕珂和方任涵之间的事,你为什么要跟荣峥说?”

      陆丰泽自然知道,刑奕珂和荣峥之间的关系,但是,他并不觉得,林芝芝该管刑奕珂和荣峥之间的事情。

      林芝芝像个犯错的孩子似的,可怜巴巴地看着陆丰泽,解释道,“因为刚到《帝都赋》剧组的那会儿,一次我无意中听到了荣总跟刑奕珂之间的谈话,然后被荣总呆了个正着。”

      陆丰泽又轻拢了一下眉峰,“然后呢?”

      “然后他就威胁我,让我给他当间谍,随时汇报刑奕珂的动态。”

      “他怎么威胁你的?”

      “他知道我们俩的关系。”林芝芝已经不敢看陆丰泽了,渐渐低垂下双眸。

      “他就拿这个威胁你?!”

      林芝芝也知道自己犯了个愚蠢的错误,却不得不如实点了点头。

      陆丰泽看着她,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又问道,“所以,你就因为这一点一直被他威胁?”

      林芝芝咬唇看向他,摇摇头道,“也不全是。”

      关键是荣峥太死皮赖脸。

      陆丰泽抬手,弹指一记爆栗赏在她的额头,算是惩罚。

      林芝芝皱起眉头看着他,满脸无辜。

      “知道自己错了吗?”弹了之后,陆丰泽又心疼,一边帮她轻轻地揉着,一边问她。

      林芝芝点头,乖乖道,“下次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但我看得出来,荣峥是真的很在乎刑奕珂的。”

      “荣峥和刑奕珂他们俩个是什么人,他们之间的事情,还用得着你来插手吗?”

      林芝芝听出陆丰泽话里的意思,思忖一下问道,“刑奕珂是什么人?难道她不是因为荣峥才长期稳坐一线的位置吗?”

      “当然不是!但你现在还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和平跟刑奕珂相处就好。”

      不是不想告诉林芝芝,是不想让让她在知道刑奕珂的强大背影后,产生大的心理落差,反而不能自由自在地跟刑奕珂相处。

      既然陆丰泽不愿意多说,林芝芝也不再多问,只点了点头。

      “那后来了呢,接着发生了什么?”陆丰泽又问。

      “我打了电话给荣峥,然后,去敲刑奕珂的门,敲了没多久,我就感觉身上不对劲,不仅有些头昏眼花,而且浑身开始发软,然后,就有一个男人突然冒了出来,捂住我的嘴巴,将我强行带进了我的房间。”

      陆丰泽点头,问到这,事情的来龙去脉,他都已经清楚了,没有再问下去的必要了。

      想必,是荣峥跑来找刑奕珂,却发现了林芝芝隔壁林芝芝房间里不对劲,然后踹开了林芝芝的房门,冲了进去。

      “这伤怎么回事?”握住林芝芝的手,看着她虎口处两排深深的齿印,陆丰泽拧着眉头问她。

      林芝芝抿了唇,低声道,“为了保持清醒,我自己咬的。”

      看着林芝芝,想到她一个人在昨晚那样的情况下无助甚至是绝望的样子,陆丰泽的心底,便不禁涌起一抹心疼来。

      微微仰起头,去亲吻她的眉心,他抱紧她,吻着她的发顶,低沉醇厚的嗓音无比温柔却坚定有力地道,“放心,这样的事情,以后不会再有了。”

      林芝芝点头,沉沉地答应一声“嗯”,小脸埋在他宽阔柔韧的胸膛,听着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声,心里最后的那一丝惶恐与不安,也彻底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甜蜜与温暖,还有从未有过的安稳。

      一路走来到现在,林芝芝心里已经再清楚不过。

      如今,她已经不止是陆丰泽身边可有可无的小情人,他是真的将她捧在掌心,用尽心力在呵护疼爱。

      有这样,就足够了,哪怕,她一辈子也不可能当明正大的和他在一起。

      “不是说了我来找你的吗?你怎么那么及时赶了过去?”趴在陆丰泽的胸膛,待情绪下来之后,林芝芝又抬起头来,看着他问道。

      “我当然有办法知道。”说着,陆丰泽淡淡扬唇一笑,抬再宠溺不过地掐了掐她精巧的鼻尖,“睡够了没有?睡够了就起床。”

      林芝芝点头“嗯”了一声,“好饿!”

      陆丰泽笑,大掌不轻不重,在她的翘臀上拍了一下,“那就先吃饭,吃了饭办正事。”

      林芝芝,“……”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