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02 用一生来报答

    102 用一生来报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两个人起床洗漱,才吃过午饭,成城和肖以笑就来了。

      同时,和成城肖以笑一起来的,还有肖以笑的造型师明明,以及昨晚那个想要侵占林芝芝未果反而被荣峥打成了猪头的身形魁梧的男人。

      只不过,明明和昨晚的那个男人,都是被保镖押着出现在陆丰泽和林芝芝面前的。

      那肌肉发达的魁梧男人一见到陆丰泽和林芝芝,“噗通”一下就跪了下去,不等陆丰泽和林芝芝开口,便开始求饶道,“林小姐,饶了我吧,我不是有意想要害你的,我也只是收了钱办事,我真的没有想过要故意害你……”

      林芝芝看着眼前被打的成了猪头,脸上还布满血渍的男人,努力回想一下,才记起来,他就是昨晚想要对她……

      原本,林芝芝还不明白,刚才陆丰泽所说“吃了饭办正事”是什么事,现在,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她立刻便明白过来了。

      只是,为什么明明也会被保镖押着带了过来。

      看一眼明明,又看一眼肖以笑和成城,最后,林芝芝困惑的目光,停留在了陆丰泽的身上。

      陆丰泽坐在沙发里,亦侧头看向身旁的林芝芝,尔后,伸手,将她的小手,牵了过来,放到自己的大腿上,握进掌心里,温热又略微粗粝的大拇指指腹,轻轻地摩挲过她细滑的手背,一边看着她,再温柔不地地道,“是你自己问,还是我来帮你问?”

      看着陆丰泽,林芝芝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明明也会被押了过来了。

      “我自己来。”对着陆丰泽淡淡一笑,林芝芝抬眸,看向明明,神色极其平静淡然地问道,“明明,为什么最后你还是选择了帮别人来给我下药?”

      明明看着林芝芝,满眼的倔犟里,带了明显的不屑,甚至是厌恶。

      面对林芝芝的质问,她淡淡一声嗤笑,没有丝毫畏惧地道,“林芝芝,你以为这个世界上,每一个女人都像你那么好运气吗?明明离过婚,明明有那么龌蹉不堪的父母,明明什么都不是,明明一文不值,可是,却因为遇到了陆总这样的男人,你一夜之间从野鸡变成了凤凰,装的自己好像很伟大很高尚一样!其实说白了,你连人人唾弃的绿茶婊白莲花都不如,没有陆总,为了得到一个小角色,你就不知道要被多少男人睡。”

      肖以笑站在一旁,听着明明的话,看着她,不禁错愕地瞪大了双眼。

      她真的完完全全料想不到,自己安排在林芝芝身边的最信任的人,心里竟然对林芝芝有这么深的怨念。

      “明明,你吃错药了吧?”还没等林芝芝开口,肖以笑便愤怒出声,指着明明道,“你跟在芝芝身边这大半年,芝芝哪里亏待过你了?啊?”

      林芝芝看着明明,没有说话,她也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在明明的心里,竟然是这样想她的。

      不过,好像她说的,确实很大一部分,都是事实,她也没什么好反驳的。

      陆丰泽狭长的眉峰微拢一下,掀眸看了明明一眼,深邃的黑眸里,有危险的暗芒闪过。

      “是呀,她是没有亏待过我!可是,她明明说了会帮我弟弟的,可是,她做了什么?”看一眼肖以笑,明明又看向林芝芝,一声嗤笑道,“她什么都没有做,别人一起诉,我们家照样倾家荡产,我弟弟照样蹲大牢。”

      肖以笑看着她,被她气的半死,怒声道,“那是你弟弟故意伤人在先,关芝芝什么事?芝芝帮你是人情,不帮你是应该。”

      明明嗤笑,“是呀,她不想帮,就别装什么圣母白莲花,害得对方变本加厉,一心想要至我弟弟于死地!”

      说着,明明顿了顿,又一声冷冷地嗤笑后,怒声质问道,“我就一个弟弟,他从小就乖巧懂事,连鸡都不敢杀,难道你们让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去坐牢去死吗?”

      “所以,是对方逼你,你才又给我下药的,对吗?”看着明明,林芝芝平静地问道。

      “又?!”陆丰泽看着林芝芝皱眉,“她之前给你下过药?”

      林芝芝点头,“在这一个星期前,她给我下过一次,不过当时她自己又及时阻止了我,告诉了我真相。”

      她原本以为,明明已经彻底醒悟,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看来,还是她高估了“人性”这种东西。

      “成城。”简夏的话音一落,陆丰泽的脸色,即刻便阴沉了下来。

      他最痛恨的,就是不忠诚的人,特别是他身边的人。

      如今林芝芝身边的人,也是一样。

      “老板。”成城赶紧向前一步,答应一声。

      陆丰泽瞟一眼满脸不怕死的明明,直接吩咐成城道,“给她一剂同样的药,让她喝下,再把她关进房间里,明天天亮之前,不许她出来。”

      “陆总,……”陆丰泽话一说完,肖以笑便立刻出声,相要劝阻。

      只是,在陆丰泽凌厉的目光下,她还没有开口的话,到了嘴边,又生生吞了回去。

      她虽然没有被下过药,可是在这个圈子里这么多年,她当然知道,如果被下了催-情-药,没有及时和异性交欢,又没有解药的话,明明一定会被折腾掉半条命,严重的,甚至是自残,以后都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陆丰泽这一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果然是够狠呀!

      “是,老板。”成城答应一声,又吩咐押着明明的保镖道,“走吧,带她出去。”

      明明看着林芝芝,只冷冷地嗤笑,半声都不求饶,任由保镖押着她,带着她往外走去。

      看着就那样被带着的明明,想到自己被下药后的那种痛苦,林芝芝眉心微蹙一下,低下头去,终是什么也没有说。

      因为她知道,陆丰泽这是在杀一儆百,是在为了她着想,她不应该反对他。

      “老板,那他怎么办?”明明被带走了,成城又看了一眼仍旧跪在地上的男人问道。

      “他都说清楚了吗?”陆丰泽也瞟一眼地上跪着的男人问道。

      成城点头,“他都交待了,我们根据他交待的往下查,查出来一切都是是夏予心安排的,夏予心承诺只要明明给林芝芝下了药,她弟弟就一定会没事。”

      “夏予心人在哪?”

      “据跟踪她的人汇报,应该是在跟朋友吃饭。”成城恭敬地回答道。

      陆丰泽淡淡颔首,低低醇厚的嗓音毫不迟疑地吩咐道,“好,等夏予心吃完饭回去之后,给她和这个男人每人一剂同样的药,再关进同一个房间里,把过程,全部给我拍下来。”

      肖以笑看着陆丰泽,不禁咂了咂舌。

      这夏予心可不是明明,无权无势无背景,就算被折腾到半死,也不会有人敢来找陆丰泽的麻烦。

      可是,夏予心毕竟是有来头的,而且,夏家跟陆家还是世交呢!

      陆丰泽为了林芝芝,这手段……啧啧,够狠!

      虽然成城也觉得陆丰泽这样做,似乎有些过了,但是,看陆丰泽的脸色,成城也不敢多说,只点头,答应一声“是”,然后,便让保镖押着那男人出去了。

      那男人整个都还是懵的,心里甚至是不敢相信,陆丰泽就这样放过他了。

      “还有什么事?”见成城站在那儿,似乎有话要说,陆丰泽主动开口问他。

      “老板,董事长找您。”

      陆丰泽手机关机,陆越苍找不到他的人,就只能通过成城来传话了。

      陆丰泽微微颔首,“知道了,你们都下去吧。”

      “是。”

      成城点头,和肖以笑一起,转身离开。

      林芝芝看着他们俩个离开,偌大的套房里,只剩下她和陆丰泽两个人后,林芝芝看着陆丰泽,轻咬唇角思忖一下,欲言又止。

      陆丰泽抬手轻捏住她的下颔,宠溺地左右晃了晃,“有什么话,是你不能对我说的吗?嗯——”

      林芝芝眉心微蹙一下,这才开口道,“听说,夏家和陆家的关系不错,你这样对夏予心,会不会……”

      “怎么,担心我?”看着她,陆丰泽笑,一双黑眸灼亮。

      林芝芝撇嘴,“当然担心呀!如果不是我自己识人不明,这么久以来都没有看出原来明明是这么的讨厌我,那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了。”

      陆丰泽扬眉,淡淡点头,赞赏道,“有自知之明,还算不错!不过既然事情发生了,就不要优柔寡断,狠、准、快才是处理事情的最好办法。”

      林芝芝看着他,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确实,陆丰泽的雷霆手段,确实是她望尘莫及的。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值得你的善良,也并不是每一次你的善良,都会得到别人的感激,而且,在你想要对别人表达你的善良之前,首先要做的,是保护好自己,否则,一切免谈,知道吗?”见林芝芝不说话,陆丰泽看着她,又像教导孩子一样,细心地教导她。

      林芝芝沉沉点头,格外认真且虔诚地道,“我懂了,谢谢你,阿泽!”

      陆丰泽笑,眉目俊郎如画,“谢谢我什么?”

      林芝芝禁不住她的诱惑,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唇,搂住他的脖子,满脸俏皮娇媚地道,“谢谢你,这么全心全意地爱你,护着我。”

      陆丰泽看着她那近在咫尺的两片娇艳欲滴的红唇,黑眸一沉,低头便吻了下去……

      一记深吻,直到林芝芝呼吸彻底乱了,陆丰泽才松开了她。

      因为知道她的下面红肿的有些厉害,所以他克制着,没有要她,而是拍了拍她的屁股,哑着嗓子道,“去,帮我去衣柜里挑件外套出来。”

      林芝芝困惑,“你要出去吗?”

      陆丰泽点头,一双深邃的眸子黑的发亮,纠正她道,“是我们。”

      林芝芝心中惊喜,“去哪?”

      “去了你就知道了。”

      林芝芝灿然一笑,松开搂着陆丰泽脖子的双手,立刻便蹦跶起来,去卧室的衣帽间给陆丰泽挑外套。

      趁着林芝芝离开的间隙,陆丰泽拿过手机开机,拨通了陆越苍的电话。

      “丰泽,你越来越不像话了。”电话一接通,便是陆越苍沉沉的隐隐含着怒意的声音传来。

      以后,陆丰泽很少有关机的时候。

      现在,只要是和林芝芝在一起,他就关机,这一点,让陆越苍相当相当的不满意。

      陆丰泽面无表情,也不称呼“爸”,而是直接道,“什么事?”

      陆越苍听着陆丰泽那明显疏离的声音,深深地吸了口气,将胸膛里翻涌的怒意压下,沉声道,“后天就是公司一年一度的年会加员工答谢日,你是打算呆在惠南市,不回来了吗?”

      “放心,我明天下午回去。”

      陆越苍再次深吸口气,直接挂断了电话。

      “黑色的,还是这件灰色的?”当手机里传来“嘟嘟嘟”的盲音的同时,卧室门口,传来了林芝芝欢快的询问声。

      陆丰泽收起手机,看了过去,微微勾了勾唇,问她的意见,“你觉得呢?”

      林芝芝看了看黑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裤子,嫣然道,“那就灰色的吧。”

      “好。”

      ……………………

      陆丰泽自己开车,带着林芝芝,直接往惠南市最奢华的半山别墅区驶去。

      林芝芝虽然对惠南市不熟悉,但是,惠南市最奢华的半山别墅区,她还是知道的。

      听说,这儿的别墅,随随便便一套便是几个亿,而且,不是你有钱就能买得到的,能住在这儿的人,基本上都是名门望族,或者在国内财富榜排名前几十名的人。

      “我们来这儿干嘛?”

      当陆丰泽的车,经过森严的守卫与检查,驶入半山别墅区的时候,林芝芝忍不住好奇地问他。

      陆丰泽一边认真的开着车,在盘旋的公路上行驶,一边快速地侧头看她一眼,“猜猜看!”

      “见朋友吗?”

      陆丰泽笑,不说话。

      见他不说话,林芝芝也没有再追问,而是打开了车窗。

      车窗外,高大的树木葱葱郁郁,午后灿烂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枝干树叶,倾泄而来,点点金光,随着一阵阵扑面而来的清风,不断舞动,跟着欢快的舞蹈,虫鸣鸟叫,声声传来,犹如天籁。

      是多久,林芝芝没有享受过这种被大自然拥抱的美好与惬意了。

      车子,不快也不慢地行驶在蜿蜒的林间公路上,将一处处优美的风景,抛在后面,然后,慢慢驶向了不远处,一扇雕花的铁门。

      见到有过开过来,铁门慢慢被打开,有保安模样打扮的人,映入林芝芝的视野。

      难道,陆丰泽还真的是带她来拜会朋友的?

      一想到陆丰泽竟然带着自己来见朋友,林芝芝的心里,便有些抑制不住的小小激动。

      当车子开入雕花的铁门里,首先映入林芝芝眼帘的,是一块有好几个足球场大的绿油油的草坪,然后,大草坪的中央,是一幢三层楼高的乳白色现代简约式建筑,平整的马路,则一直通到那幢别墅的大门口。

      在陆丰泽的车子开过去前,别墅的大门口,已经站了两个佣人模样的人。

      待车开过去,一停稳,有佣人便过来,为林芝芝拉开了车门。

      “陆先生,林小姐,下午好!”

      林芝芝微微一笑,礼貌道,“下午好!

      陆丰泽下车,对着佣人淡淡颔首,然后,对着林芝芝伸出自己的手。

      林芝芝莞尔,大步过去,把自己的手交到陆丰泽温暖的大掌里。

      握住林芝芝的手,牵着她,陆丰泽直接往别墅里走去,两个佣人则恭敬地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林芝芝一进去,抬眸一眼,便被三层楼高的装饰简约又不失唯美大气的大厅所吸引住了,那从三楼一直垂下来的十来米高的奢华的水晶吊灯,还有那十几米高的270度无死角观看半山风景的偌大的落地窗,完美的设计简直让人窒息。

      “感觉怎么样,喜欢吗?”

      林芝芝错愕,猛地看向陆丰泽,“别墅的主人呢?”

      陆丰泽笑,看一眼身后不远处的佣人。

      佣人明了,立刻去拿了一大串钥匙来,恭敬地交到了陆丰泽的手里。

      林芝芝看着,有点懵。

      结果,就在她发懵的时候,陆丰泽将那一大串的钥匙,直接放进了她的手掌心里,深邃清亮的眸子,定定地看着她,低低沉沉地道,“以后,你就是这里的主人。”

      林芝芝看看手里那一串沉甸甸的钥匙,又看一眼陆丰泽,整个人刹时都傻了。

      这可是几个亿呀,况且能住在这片半山别墅的人,非富即贵,陆丰泽竟然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便将这一切,都送给了她。

      她是做梦吧!

      “丰泽,……”

      “不喜欢,还是太意外?”看着林芝芝,没等她后面的话出口,陆丰泽便打断了她。

      林芝芝摇头,看着他的那双澄亮的大眼睛里,忽然间便氤氲起一层泪光来。

      下一秒,她直接扑过去,抱紧了陆丰泽,感激与感动的泪水,刹那夺眶而出,哽咽道,“阿泽,别对我这么好,我真的害怕,好害怕,我报答不了你。”

      陆丰泽亦抱紧她,轻抚她的后背,扬唇笑道,“如果你怕报答不了,那就用一生的时间来报答。”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