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03 慢走,不送!

    103 慢走,不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这一晚,林芝芝和陆丰泽睡在半山别墅里,第二清晨,天才蒙蒙亮的时候,陆丰泽的手机便在床头柜上振动了起来。

      为以不至于吵醒睡的正香的林芝芝,他赶紧拿过手机,接通了电话,然后下床,走向落地窗前。

      “喂。”

      “老板,那男的被灌药后,实在是太猛了,夏予心被弄的下体大出血,已经送去了医院。”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成城略有些担忧的声音。

      陆丰泽好看的眉宇轻拢一下。

      说实话,这个结果,不是他没有料到的。

      那个男人那么魁梧,一旦被下了药,肯定比野兽还野兽。

      但是,夏予心如果自己不狠狠吃一回亏,又怎么会知道,她设计林芝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让医生尽量救治,顺便,封锁好消息。”

      “是,老板。”

      挂断电话,当陆丰泽转身的时候,大床上,林芝芝已经醒了,正微眯一双澄亮又迷离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他,声音软糯糯带着几分睡意地开口道,“是不是夏予心出什么事了?”

      陆丰泽大步过去,放下手机,回到床上,然后将她搂进怀里,又抱着她,躺回床上,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轻描淡写地道,“没什么,死不了。”

      林芝芝眉心微蹙一下,抬头看他,想了想还是问道,“夏予心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们有…….”

      “有什么?”陆丰泽低头看欲言又止的她,直接道,“有没有上过床,做过爱?”

      林芝芝和他对视着,不说话,算是默认。

      陆丰泽却是勾唇淡淡一笑,“真的很想知道?”

      林芝芝看着他,轻咬唇角一思忖,尔后皎洁一笑,摇了摇头,抬起手,轻轻地覆上在他的薄唇上,“不,你还是别说了,我不想知道。”

      从始到终,陆丰泽都没有介意过她那么糟糕的过去,她又有什么资格,来介意陆丰泽的过去。

      更何况,陆丰泽这么爱她,对她这么好这么好,他以前爱过什么女人,还重要吗?

      陆丰泽勾唇,握住她的手,放到唇边亲了亲,问道,“早餐想吃什么,我来做。”

      虽然他和夏予心没有上过床,但是,既然林芝芝已经想通了,那陆丰泽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的必要。

      林芝芝蹙着眉心想了想,“我想吃的东西好多,你都给我做吗?”

      “只要你吃得下,我就都给你做。”

      林芝芝灿然一笑,控制不住幸福的便凑过去,湿软的唇瓣,轻轻地在他性感的喉结上落下一句,俏皮道,“那我先好好想…….”想。

      只是,她的话音还没有落下,陆丰泽已经迅速一个敏捷的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尔后,头低下来,吻住了她,低低哑哑地道,“那好,我们边做,你边想…….”

      林芝芝,“…….”

      ……………………

      陆丰泽真的给林芝芝做一桌子丰盛的早餐,因为半工序都由佣人准备好了,所以做起来,也很快。

      林芝芝也没有辜负陆丰泽,几乎把他做的早餐都吃了。

      等他们吃完早餐后,陆丰泽亲自送她回剧组。

      车上,林芝芝双手撑在后座椅子的实木扶手上,支着下巴看着认真处理文件的陆丰泽,问他道,“你什么时候回京城?”

      陆丰泽放下手里的文件,掀眸看向她,抬手将她鬓角的一缕长发,温柔地拢到耳后,淡淡道,“下午。”

      林芝芝顺势,握住他温暖的大手,将他的大拇指,含进嘴里,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帝都赋》很快杀青了,杀青后,我会去欧洲呆一个月的时间,拍新的电影。”

      陆丰泽笑,长指去轻轻捏她的脸颊,一双深邃的黑眸灼亮,“怎么,担心会有一个月的时间见不到我?”

      心思被这么轻易戳穿,林芝芝也不矫情,嘟嘟嘴,承认了。

      陆丰泽却是格外好心情地一笑,“放心,一个月会很快过去的。”

      林芝芝,“…….”

      ………………

      医院里,当夏予心睁开双眼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看着头顶白的刺眼的天花板,闻着鼻尖消毒水的味道,她意识到什么,赶紧便转动眼珠子,扫视四周。

      果然,她是躺在医院里。

      她怎么啦?为什么会在医院里?

      心下一着急,夏予心撑起身子想要起来,可是,才一动,下身便传来撕裂般的痛意。

      “嘶…….”

      眉头紧皱一下,她立刻便又倒回了床上去。

      “来人,来人!”

      待身下剧烈的痛意缓了过来,夏予心开始对着门口的方向大叫,同时,按下床头的呼叫铃,想要叫医生进来问清楚,她到底怎么啦。

      她只记得,昨天下午的时候,原本她正准备去参加一个pArty,结果接到成城的电话,说陆丰泽想要见她。

      陆丰泽竟然主动要见她,那不管是什么重要的pArty,夏予心都可以不去了,立刻便打扮的美美的去成城说的地方见陆丰泽。

      只是,她人到后,不但没有见到陆丰泽,连成城都没有到,只是有保镖模样的人说,陆丰泽呆会就到了。

      她并没有多想,坐了下来,等陆丰泽,期间,喝了杯饮料。

      结果,她就开始浑身发热,整个人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想到这,夏予心恨恨地咬紧了牙,身边的两只手,也渐渐紧握成了拳头。

      只不过,她一用力,身下便又传来剧烈的痛意。

      陆丰泽这个王八蛋,竟然让人给她下药,然后…….

      “咔嚓”一声,病房的门从外面推开,有护士走了进来。

      “你醒了,怎么样?”护士进来,对夏予心态度并不友好地问道。

      每个月,他们医院总会收到几例像夏予心这样的因为玩的太过了而下体撕裂出血的情况,但是像夏予心这样,玩的这么high这么不要命的,却是真的少见呀。

      所以,护士心里自然判断,夏予心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能被男人干成那样。

      夏予心看到护士那张板着的臭脸,原本就很火的她,立刻就更火了,相当不爽地道,“什么怎么样,都快痛死我了,你说怎么样?”

      护士轻嗤一声,心想,那是你自找的,活该。

      但是,出于医护人员的基本素养,护士没有这么说,只是走过去,掀开她的被子去查看她的情况。

      被子一掀开,夏予心才注意到,自己的下面,竟然赤条条的什么都没有穿,但双腿之间却裹着沙布,小腹处也有盖着纱布,还插着尿管。

      看到这一幕,夏予心自己都惊呆了。

      “你才动完手术醒来,伤口痛是正常的,你好好躺着,不要乱动,要不然小心伤口二次开裂。”护士看完她的伤口情况,冷着脸臭臭地道。

      “我怎么啦?为什么在我的身上裹这么多的纱布,为什么我下面会有这么多的伤口?”夏予心回过神来,无比激动地问护士。

      护士看着她,不禁觉得好笑,“你自己干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怎么来问我?”

      “快说,我到…….”夏予心怒吼,只不过,话音未落,便又是“嘶”的一声,下身剧烈的痛意传来,立刻便吼不出来了。

      “房事太激烈了,不仅下体被重度撕裂,而且子宫太出血,为了保住你的命,你的子宫被切除了。”见夏予心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做为医务工作者,护士如实告诉了她。

      “什…….什么?!”夏予心听着护士的话,被震惊的目瞪口呆,完全回不过神来。

      护士见她那无比震惊一脸死灰的样子,心里忽然就生出一抹同情心来。

      毕竟,同样身为女人嘛!

      所以,护士又道,“你以前应该去不正规的小诊所做过几次人流吧,因为人流次数做多了,操作又相当不正规,所以,导致你的子宫壁很薄,不注意的话就很容易出问题,这次幸好送医及时,要不然你的命都保不住。”

      夏予心缓缓转动眼珠子,看向护士,根本无法接受,自己子宫被切除了的现实,面如死灰无比绝望地自言自语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护士看着她那副样子,眉头皱了皱,给她盖上被子道,“你先好好躺着吧,不要乱动,有事再叫医生。”

      话落,护士也不想多呆,转身便离开了。

      夏予心愣愣地看着转身出去的护士,身侧的手,再次紧紧地握成了拳头,无比痛恨地咬碎了满口银牙道,“陆丰泽,林芝芝,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

      翌日,京城。

      一年一度的公司年会和员工答谢会,对于瑞达集团来说,是整个集团一年当中最重要的活动之一,公司所有的领导层,在这一天,势必出席,公司总部所有的员工和分公司的高层,也都会盛装出席。

      年会和答谢会,正常来说都是定在下午五点,在瑞达集团自己往下的五星级酒店正式举行,今年,也不另外。

      来参加年会和答谢会的人,除了瑞达集团的人之外,自然还会邀请一些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像惠南市冷氏集团,如今便是瑞达集团最大的生意伙伴,再加上冷陆两家是亲家的关系,冷廷遇和简夏,自然会代表整个冷氏集团,来参加瑞达集团的年会。

      下午四点的,当陆丰泽和陆越苍都换上一身笔挺的正装,准备出发去年会和答谢会现场的时候,秘书忽然匆匆跑来告诉陆越苍,说夏氏集团的夏董事长来了,要相当要紧的事情要见他。

      夏氏也是瑞达集团的合作伙伴之一,这次年会和答谢会,陆越苍也让人邀请了夏家一家,再加上两家多年的交情,所以,听说夏父有急事要见自己,陆越苍不可能不见。

      “请夏董事长进来。”

      “是,董事长。”秘书点头答应一声,赶紧便转身出去。

      很快,夏父便铁沉着一张脸,怒气腾腾地进了陆越苍的办公室,陆越苍见到他极其难看的脸色,不禁微微拧眉,关切道,“夏老弟,这是怎么啦?”

      “陆兄,你想予心跟丰泽在一起,到底是喜欢我们予心呀,还是真害我们予心?”看着陆越苍,夏父抑制不住火气地质问道。

      陆越苍眉头一拧,困惑地道,“夏老弟,到底怎么回事,予心她怎么啦,你得把话说清楚呀!”

      “予心怎么啦?!”夏父想到如今夏予心的悲惨样子,火气更加的大,质问道,“难道丰泽在惠南市做的好事,就半个字也没有跟你提吗?”

      听了夏父的话,陆越苍的脸色,倏地便沉了,大步来到偌大的办公桌前,拨通秘书的电话,怒声吩咐道,“把陆丰泽给我叫过来。”

      外面的秘书听到陆越苍那喷火的声音,被吓了一大跳,陆越苍可还是第一次,直接在吼出陆丰泽的名字。

      “是,董事长。”不敢耽搁,秘书挂断电话,立刻便去总裁办,通知陆丰泽。

      陆越苍重重地将电话放回去,又看向夏父道,“夏老弟,你放心,如果真的是丰泽做了什么对不住予心的事情,我一定会还予心一个公道。”

      原本,陆丰泽从美国一回来就直奔惠南市,和林芝芝腻歪在一起,还把手机关机,他打电话也找不到人,什么事情也不管,甚至是集团这么重要的年会和员工答谢会,都是陆越苍打电话给他,他才知道回来,陆越苍肚子里就蓄了一肚子的火气。

      如果,还有人跑来跟他投诉,说陆越苍在惠南市干了坏事,陆越苍又怎么可能不火。

      夏父见陆越苍的态度,知道他确实是不知情,脸色这才微微好看了些,点头道,“陆兄有这份心,那我就先替予心,谢谢陆兄了。”

      总裁办,陆越苍的秘书匆匆跑过去的时候,陆丰泽正好要出办公室,去找陆越苍,和他一起去年会。

      “总裁,董事长要您马上过去。”

      “什么事?”掀眸看到陆越苍的秘书满脸的急切,陆丰泽猜到,肯定是有其它的事情。

      “总裁,我也不知道什么事,不过,听语气,董事长好像很生气。”

      陆丰泽狭长的俊眉微拢一下,又问道,“是不是夏董过来了?”

      秘书点头,一脸崇拜,“总裁,您怎么知道的?”

      陆丰泽并没有回答秘书,尔是淡淡一声嗤笑,抬腿大步往陆越苍的办公室走去。

      “爸,夏董。”出于礼貌,来到陆越苍的办公室后,陆丰泽主动叫人。

      “丰泽,我们家予心躺在医院里,动都动不了,但看来,你的心情却是相当不错呀!”看着陆丰泽,夏父再次铁沉了脸,冷嘲热讽道。

      陆丰泽却是淡淡一笑,不以为然道,“今天是瑞达重要的日子,我的心情当然好。”

      夏父一听,差点气得吐血,脸色愈发难看地质问道,“丰泽,予心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那么心狠手辣,对予心做出那种猪狗不如的事情来?”

      陆越苍在一旁,听着夏父的话,立刻便沉声问道,“丰泽,你到底对予心做了些什么?”

      陆丰泽笑,掀眸看向陆越苍,不答反问道,“爸,你这态度,是选择相信外人不相信我?!”

      陆越苍紧抿着薄唇瞪着他,怒声道,“你夏叔叔是外人吗?再说,你要是真没对予心做什么过份的事情,你夏叔叔会在这个时候来找我?”

      陆丰泽挑眉,“哦,我对予心做了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那一脸无辜的表情,简直可以去评奥斯卡影帝。

      “丰泽,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予心可是亲口告诉我,是你安排了人,给她下了药,然后找男人…….”后面的话,夏父没有说出来,只痛心疾首地咬牙,无比愤怒地又道,“予心现在躺在医院里,不仅下身撕裂严重,还大出血,连子宫都摘除了。”

      陆越苍一听,震惊的瞪大了双眼,一下子不由地拔高了声音,怒呵道,“丰泽,这是真的?是你找人干的?”

      陆丰泽看着眼前愤怒的陆越苍和夏父,却是勾起半边唇角,淡淡一笑道,“我是听说了,听说予心在黑诊所流产的次数太多,子宫壁太薄了,前晚又不知道跟什么人玩high了,所以一下子就出了事!不过,…….”

      说着,陆丰泽微微一顿,看着夏父,满脸无辜加困惑地道,“夏叔叔怎么就只听予心的一面之词,就来找我的麻烦,为什么不去查清楚一下,予心到底是得罪了何方神圣,才会遭此毒手?”

      “你…….”听着陆丰泽那带着浓浓讽刺的狡辩之词,夏父气的肺都快炸了,“你这是倒打一耙,我的女儿怎么可能像你说的那么不堪?”

      陆丰泽挑眉,“予心有没有那么不堪我不知道,我也只是听说而已。”

      后面“听说而已”四个字,陆丰泽咬的格外重,显然,另有深意。

      陆越苍看着陆丰泽,他的话,让他更加错愕。

      陆丰泽是他一手栽培的儿子,他的做事风格,陆越苍自然了解,他从来都不是一个道听途说的人,每一件事情,他都喜欢掌握主动权,运筹帷幄。

      所以,他有理由相信,陆丰泽刚才说的,应该是真的,而不仅仅只是“听说而已”。

      他是万万没想到啊,自己看好的儿媳妇,竟然私生活如此的混乱,如此的水性扬花,比起林芝芝来,本质上根本就是一样的。

      “陆兄,予心现在重伤躺在惠南市的医院里,如果事情跟丰泽没有关系的话,予心不可能会污蔑丰泽,因为她这样做,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好处,所以,这件事情,还请陆兄做主,还予心一个公道。”说不过耍无赖装无辜的陆丰泽,夏父只好看向了陆越苍,向他请求。

      “有没有好处,我就不知道了,反正,这件事情,夏叔叔可以去查,查查予心这几天在惠南市,都干了些什么。”陆越苍还没有接话,陆丰泽便又幽幽开口。

      “你…….你这里在欺负我年纪大了吗?”怒瞪着陆丰泽,夏父吼道。

      “夏老弟,在生意场上,你跟丰泽打过的交道不少,丰泽的为人怎么样,相信你也应该清楚,况且,正如你所说,予心污蔑丰泽没有任何好处,那么丰泽伤害予心,也没有任何好处呀!是不是?”知道夏予心真正的为人后,陆越苍的态度,立刻便转变了,但是脸上却并没有表现的太明显,只是摆出一个公正的好父亲的样子道,“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相信丰泽,他不可能对予心对出那样的事情来,一定是予心误会了吧。”

      “陆兄,你这是要袒护丰泽吗?”夏父无比愤怒地质问道。

      “夏老弟,你这样说,就让我为难了。”陆越苍脸色一沉,直接不悦地道,“丰泽三十多岁的人了,做事自然知道轻重,况且,他是我的儿子,我没有不相信他的理由。”

      “这么说,予心就是活该,就要自认倒霉吗?”夏父怒吼。

      陆越苍抿了抿薄唇,沉声道,“夏老弟,我可没这么说,这件事情,你先去好好查清楚了,如果有证据证明,事情真的和丰泽有关,那我绝对无话可说。”

      “你们…….”夏父气得简直快要吐血了,“你们父子这是欺人太甚!这件事情,我夏家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话落,夏父一声愤怒的冷“哼”,甩袖扬长而去。

      “夏老弟,慢走,不送!”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