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叔,别来可好 > 104 主要还是吐槽你

    104 主要还是吐槽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看着夏父离开后,陆越苍威严的目光,扫向陆丰泽,沉着脸问道,“丰泽,你老实告诉我,予心的事情,是不是你安排人干的?”

      陆丰泽掀眸看陆越苍一眼,既然他已经猜到了,那也实在是没有隐瞒他的必要,所以,落落大方地承认道,“确实是我让人,教训了一下。”

      “教训了一下?!”得到陆丰泽的证实,陆越苍愈发沉了脸,“教训一下,你就要把一个姑娘家的子宫都给弄没了,如今还躺在病床上,动都动不得?”

      陆丰泽看着陆越苍,不但不生气,反而淡淡一笑道,“爸,如果不是你这么操心,夏予心又怎么会连子宫都丢了。”

      “你姓陆,我是你老子!怎么,你的婚姻大事,难道我这个当老子的,不该管吗?”陆越苍恼怒,大声质问。

      陆丰泽微微拢了一上俊眉,并不以为然地道,“爸,实话告诉你,夏予心哪怕是给林芝芝提鞋,我都嫌弃,所以,以后我的婚姻大事,你还是少操心的好。”

      话落,他片刻也没有多呆,转身便大步往走外走。

      陆越苍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年会三点正式开始,你不走吗?”走到门口,陆丰泽忽然又停下,回头看向陆越苍道。

      陆越苍瞪着他,薄唇紧抿着深深吁了口气,尔后沉声道,“走吧。”

      陆丰泽勾唇一笑,等着陆越苍过来,一起离开。

      “爸,哥。”

      正当他们父子两个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简夏和冷廷遇走了过来,简夏看到他们,立刻便欢快地叫了一声。

      冷廷遇倒是没有那么欢快,对着陆越苍和陆丰泽父子俩,淡淡颔首,不冷也不热地开口道,“岳父大人,陆总。”

      陆越苍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冷廷遇,倒是一点儿也不介意,点头答应一声道,“你们两个来的正好,我和丰泽也正打算出发。”

      “爸,哥,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事呀,怎么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如今的简夏,何其聪慧精明,用鼻子便能嗅出来,陆越苍和陆丰泽身上的气场有些不对劲。

      陆越苍深吸口气,点头道,“我跟你哥,确实是有事分歧很大,呆会车上,我再跟你说,现在我们先走吧。”

      简夏看一眼陆丰泽,狡黠一笑,“好!那车上再说。”

      说着,简夏已经过去,挽住了陆越苍的胳膊。

      陆越苍无比慈爱地轻轻拍了拍简夏的手背,和她一起往电梯口的方向走去。

      身为老婆奴的冷四爷忽然被老婆给甩了,有些不爽地拧了拧眉,却是赶紧抬步跟上,陆丰泽看着,不禁一笑,也抬步,一起离开。

      ……………………

      虽然是瑞达集团内部的活动,可以,场面却是相当的盛大,丝毫都不逊色于一场名星的颁奖典礼。

      现在鲜花红毯,美女帅哥,美食美酒,样样都不缺。

      对于集团这样一年一度的盛宴,大家自然都是翘首以待,所以,基本上在宴会正式开始以前,大家都到了,后到的,除了陆越苍和陆丰泽这对父子大老板,便是一些重要的宾客了。

      五点整的时候,陆越苍的车和陆丰泽的车都相继开到了酒店大门的红毯前停了下来,陆越苍的车是加长豪华车,简夏要听陆越苍吐苦水,自然就和陆越苍坐在同一辆车上,而冷廷遇自然是老婆在哪,他就在哪,所以,大家看到陆越苍的车上下来了他们三人,自然便立刻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如今,在国内,有人可能不知道冷廷遇这个低调的超级土豪,可是,却没有人不知道简夏这个女富豪,瑞达集团的人,自然是更加没有一个不知道他们夫妻俩的。

      他们三个下车之后,后面的车上,陆丰泽和白佳瑶也从车上走了下来。

      既然是集团的员工答谢会,自然就少不了对在工作中做出突出贡献的员工,给于奖励。

      白佳瑶虽然在瑞达集团工作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她为集团,确确实实是做了不少的贡献,是陆越苍亲自提名为集团做出突出贡献的员工之一。

      所以,今天的白佳瑶,穿着一袭低调却不失大气优雅的黑色抹胸长裙,盛装出席。

      看到下车来的白佳瑶,简夏主动过去,热情地挽住她的手,毫不吝啬地夸赞道,“佳瑶,今天的你真漂亮!”

      白佳瑶一笑,“夏夏,你就别夸我了,我可不敢跟你比。”

      白佳瑶的年纪,和简夏差不多,所以,他们彼此之间,从认识的第一天起,便一直都互称对方的名字。

      简夏嗔她一眼,“你要相信,今天全场,你就是最美的那一个。”

      白佳瑶看着她,又是低头一笑,点头赞同道,“对,我要自信。”

      简夏灿然一笑,“我们进去吧。”

      “嗯。”白佳瑶点头,和简夏一起,一左一右地挽上陆越苍的手臂,往红毯的那一头走去,冷廷遇和陆丰泽相视一眼,在后面,跟上了他们。

      虽然是瑞达集团内部的活动,可是,现场,却步伐媒体记者和瑞达自己的专业摄影工作人员,看到大老板一家都下车在红毯上走了过来,所有的人都举起里的摄像机或者手机,对着这无比养眼的高颜值一家猛拍。

      虽然瑞达内部有很多人都知道,白佳瑶是陆丰泽异父异母的妹妹,可是,这件事情,外界的媒体是不知道的,瑞达集团的员工也相当谨慎,老板的家事,从来不会对外说。

      所以,外界的媒体记者见到白佳瑶和陆丰泽是坐同一辆车来的,而且关系看起来似乎挺亲密的样子,自然便把他们的关系,往男女方面想。

      宴会大厅,就设在酒店的三楼,当陆越苍带着简夏和白佳瑶入场的时候,整个觥筹交错、人头攒动的无比热闹的宴会大厅,几乎是瞬间便安静了下来,全场所有的人,都向他们,投来注视的目光,相当自觉地为他们让出一条通往主席台的道来,然后开始有人恭敬地叫道,“董事长下午好,总裁下午好!”

      陆越苍巡视所有的员工,朝他们微笑挥手,连连点头,“大家下午好,辛苦了!”

      陆丰泽在后面,和冷廷遇并肩一起走着,也朝大家挥手,笑容温润地点头。

      做为瑞达的大老板,陆越苍自然要发表第一段讲话,来宣布年会和答谢宴的正式开始。

      陆越苍走向主席台讲话之后,很快便有同事过来,跟白佳瑶打招呼,白佳瑶虽然是总裁助理,但平时在公司和同事们的关系挺好的。

      简夏看到白佳瑶走开,和同事们打招呼去了,这才凑到陆丰泽的身边,压低声音道,“哥,爸在车上,可是没有少跟我吐槽你。”

      陆丰泽看一眼站在简夏另一边,和她十指相扣在一起的冷廷遇,这才看向简夏,勾唇笑笑,同样压低声音道,“是吐槽林芝芝吧。”

      “……”简夏斜他一眼,“主要还是吐槽你。”

      陆丰泽低头,笑,问道,“难道你也觉得,林芝芝不适合我?”

      简夏秀丽的眉心微蹙,思忖一下道,“适不适合,你自己睡过,只有你自己清楚,我不知道。”

      陆丰泽,“……”

      这简夏果真是被冷廷遇带的越来越坏了,说话也开始变得这么没有遮拦。

      “那你是反对我跟她结婚?!”

      简夏挑眉,看着他格外认真地问道,“说真的?!”

      陆丰泽认真地点点头。

      “我不反对,但是,……”简夏话峰一转,“我也不赞成,我中立。”

      陆丰泽嘴角一抽,凑到她耳边道,“证明你根本不关心我,关心的只有你们家冷四爷。”

      “……”简夏又斜他一眼,“如果我像爸和宁伯母那样关心你的话,我就直接反对了。”

      陆丰泽拧拧眉,不说话。

      “说实话,自古以为,只有门当户对,或者势均力敌的婚姻,才是最长久最牢靠的。”见陆丰泽不说话,简夏又继续道,“林芝芝的生长环境和你的差异太大,实力上更是悬殊,你真的能保证,在顶着万千的压力和她结婚在一起,生活几年之后,还能像现在这样用一颗拳拳之心去呵护她?”

      陆丰泽眼睛看着主席台上的陆越苍,可是对于简夏的话,却听的格外认真。

      “如果林芝芝和你结婚在一起了,但她自己又没有足够的实力的话,一旦失去了你的庇护,那她就成了众矢之的,接下来她会面临的,将会是无穷无尽的痛苦。”知道陆丰泽在听,所以,简夏又继续补充一句。

      陆丰泽侧头,看简夏一眼,微微勾了勾唇角,淡淡道,“孩子都会长大,更何况是她林芝芝。”

      简夏挑眉,意味深长地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冷总,你觉得呢?”陆丰泽又看向简夏身边的冷廷遇,笑着问他。

      冷廷遇掀眸看一眼陆丰泽,勾起半边唇角问道,“林芝芝有小七漂亮吗?”

      陆丰泽笑,“好像差点。”

      “林芝芝有小七聪明吗?”

      陆丰泽摇头。

      冷廷遇满意地勾唇,又问,“那林芝芝有小七果决能干吗?”

      陆丰泽低头,无奈地笑,“你的小七最好,你的小七全世界最棒。”

      “那不就结了。”

      陆丰泽,“……“

      简夏,“……”

      这两个男人,说的什么跟什么呀!无语!

      正好这时,主席台上的陆越苍讲话结束,主持人邀请陆丰泽上台,揭晓今年公司的年度突出贡献奖。

      年度最突出献奖,一共有10名员工。

      其中8名是男性,2名是女性,2名女性当中,一名是在公司工作了快20年的老员工,另外一名,自然是就白佳瑶。

      突出贡献奖揭晓之后,由陆越苍和陆丰泽,还有公司其他的高层为10名员工颁奖。

      突出贡献奖颁完之后,由陆越苍宣布,年会正式开始。

      往年的规矩,都是由总裁从年度突出贡献奖得主里选一名女性,来跳这一场晚宴的开场舞,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获奖的人中,只有两名女性,除了白佳瑶,另外一个已经将近50岁了,是个财务部的高级经理,自然,就把这个和陆丰泽跳开场舞的机会,给了白佳瑶。

      偌大的宴会厅里,舞曲一响起,灯光一暗,高射灯立刻便朝陆丰泽和白佳瑶的身上打了过去。

      陆丰泽走向白佳瑶,相当绅士的伸手,做出邀请的姿势。

      白佳瑶扬唇一笑,把自己的手交给他,两个人一起,优雅地滑入舞池里。

      在宴会场上所有人的注视下,白佳瑶由陆丰泽搂着,跳出一曲节奏明朗又欢快的探戈,此刻,她随着陆丰泽的舞步,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展翅飞舞的蝴蝶,从未有过的轻快与幸福甜蜜,满满地缠绕了她。

      舞池外,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他们这一对才貌双全的才子佳人,不停地拍摄。

      冷廷遇看着,也动了心,搂着简夏纤柔的腰肢,也滑入舞池,其他的人,也缓缓邀请身边的女同事一起,滑入了舞池中,偌大的宴会厅里,立刻变成了一个欢乐的舞动海洋。

      “哥,你和佳瑶刚才的那一段舞,跳的真好。“一曲结束之后,简夏举起酒杯,和陆丰泽的轻碰一下,浅抿一口,微微笑着道。

      陆丰泽睨她,“你想说什么?”

      简夏笑,“你不会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了吧?”

      一提到白佳瑶,想到的就是大家反对他和林芝芝在一起的事情。

      陆丰泽狭长的俊眉微拢一下,好像还真是。

      “我其实什么也不想说,就只是告诉你,佳瑶和你刚才的那段探戈,跳的确实很棒。”说着,简夏明媚一笑,举起手中的举杯去轻碰一下陆丰泽手中的,“不管你做什么,又选择谁,我这个当妹妹的,都无条件支持你。”

      陆丰泽扬唇一笑,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谢谢!”

      离简夏和陆丰泽不远的地方,白佳瑶正被一群的同事围着恭喜敬酒,当几杯红酒下肚之后,头部,忽然一阵猛地疼痛袭来,她眼前一晕,如果不是及时扶住了身边的一个女同事,几乎摔倒。

      不仅头痛头晕,而且,胃里同时一阵翻涌,有东西立刻便往食道往上涌。

      “佳瑶,你怎么啦?”女同事见到她的异常,立刻便关切地问道。

      白佳瑶努力站稳,对着同事们微微一笑,得体道,“不好意思,我可能喝的有点多了,先失陪一下。”

      话落,她转身便大步离开,往洗手间的方向走。

      “佳瑶,要不要我陪你?”女同事赶紧跟上来问她。

      “不用,你陪大家吧,我没事!”白佳瑶礼貌拒绝,又继续大步往洗手间走去。

      不远处,简夏注意到白佳瑶匆匆往洗手间走去的身影,不禁微微蹙了蹙眉。

      白佳瑶冲进洗手间,立刻便钻进一个隔间里,将门锁上,对着马桶猛吐,将胃里中午吃过的东西都全吐了出来,几乎吐到整个胃都空了。

      等好不容易吐完了,舒服些了,忽然,却又是一阵眩晕,视线,渐渐变得模糊,最后,什么也看不见了,眼前变得一片漆黑。

      “谁把灯关了?”白佳瑶惊恐,大叫一声。

      “佳瑶,是你在里面吗?你怎么啦?”简夏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跟了过来,推门一进来,只到的却只是一个“关了”的尾音。

      听到熟悉的声音,慌乱不安的白佳瑶立刻便镇定了下来,努力去睁了睁眼,有光线,有慢慢照射进她的眼球里,她的眼前,又恢复了一片光明。

      “佳瑶。”简夏进来,没有听到回应,又担心地叫了一句。

      “简夏,我在这。”恢复正常之后,白佳瑶赶紧答应了一声,站了起来按下马桶的冲水键,开门从隔间里走了出来,看向简夏,微微一笑道,“我在这。”

      简夏看到她,赶紧过去,“你怎么啦?怎么脸色忽然这么难看?”

      白佳瑶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可能是因为太高兴,喝多了,肠胃有点不舒服。”

      简夏看着她哪怕花了精致的妆容也掩饰不住苍白的小脸,不禁担忧,“真的没事吗?要不要我陪你去休息一会儿?”

      “真没事,现在已经舒服多了。”

      简夏从旁边的盥洗台上,拿过一瓶矿泉水,拧开递给她,“那先漱下口,我陪你一起回去。”

      “嗯,好。”

      ……………………

      整个年会和员工答谢晚宴,一直从下午五点,持续到晚上九点才结束。

      回宁园的路上,白佳瑶靠在后座椅背里,闭着双眼,回想最近自己身体出现的各种异常反应。

      就像刚才在晚宴上一样,忽然头痛头晕,已经很多次了,视力忽然间变得模糊,也有过几次,但是莫名其妙的想要呕吐,却还是第一次。

      她从十六岁开始,就学习品鉴红酒,从来没有哪一次,像今天这样,才喝了三四杯就会不舒服的。

      之前,头晕头痛,视力偶尔变得模糊,她都只以为,是她加班熬夜多,压力大,才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状况,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但是现在看来,情况并不是她想的那么乐观。

      她的母亲因为脑癌去世,也知道,因为遗传,她患癌症的概率也高过常人,但是她却从来不想也不愿意去面对这一事实。

      拿出手机,她打开搜索引擎,输入“脑癌”两个字,按下“搜索”。

      当脑癌的早期症状跳出来,霎那映入她的眼帘的时候,她的大脑里像是有一颗炸弹爆炸了般,瞬间一片白茫茫。

      脑癌的早期症状:

      1, 头晕头痛。

      2, 在头痛剧烈时伴随呕吐,呕吐后头痛可有所减轻。

      3, 视力问题,脑癌早期会出现一时性黑蒙,并伴随短暂视力丧失。

      所有的脑癌早期症状,都在她的身上,同时表现出来,她患上的,不是和她的母亲一样的癌症,那又是什么?

      愣愣地盯着手机屏幕,白佳瑶根本回不过神来,彻彻底底地无法接受这一事实。

      她不信,她不信,……

      为什么上天要对她这么的残忍,二十多年前剥夺了她年轻的母亲的生命,现在,又要来摧残她的生命。

      她才27岁不到,她还年轻,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想要去做,她怎么可以患上脑癌,这个世间根本无药可治的绝症。

      眼泪,不知不觉便涌了起来,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紧接着一颗,顺着白佳瑶的眼角,不断地滑了下来,滑过她苍白的脸颊,从她的下颔滴落,砸在她胸口的位置。

      好凉,好凉,一颗心,犹如被掏了出来,放入了冰窖里用力的揉捏。

      这一刻,白佳瑶冷的全身都在颤抖。

      不会的,不会的,她什么都没有做错过,从来都没有对不起过任何人,老天怎么会这么残忍,让她患上脑癌。

      下一秒,白佳瑶抬起手,去擦干自己脸上的泪水,收起手机,侧头看向窗外,看着明净的玻璃窗上,倒映着的自己的苍白小脸,她的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不会的,一定只是巧合,她一定不会得脑癌的,一定不会。

      车子,快速地行驶在沉沉地夜幕下,看着车窗外不断一闪而过的璀璨街景,白佳瑶扬起唇角,微微一笑。

      今晚的天黑了又怎么样,明天的清晨,耀眼的太晚,照样会从东方升起,她一定会好好的。

      “瑶瑶,回来了呀!”车子一开进宁园,在主楼的大门前停下,宁青婉便大步出来,笑着走向从车上下来的白佳瑶,无比慈爱地去拉过她的手,开心地问道,“阿姨听说,你在这次的员工答谢宴上,拿了最突出贡献奖,还和丰泽跳了开场舞,是吗?”

      白佳瑶微微笑着点头,“嗯,今年的年会和员工答谢会办的很盛大,很热闹,大家都很开心。”

      自从上次自己和陆丰泽的谈话被白佳瑶听到之后,宁青婉已经不敢再白佳瑶的面前提起她和陆丰泽的事,所以,并没有再多问什么,只开心地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我就知道,不管在哪里,不管做什么,你都是最棒的。”  手 机 上百 度  搜 索: |我|的|书|城|网| 免费看更| 多| 女| 频| 精| 彩| 小 说| 哦!

      白佳瑶淡淡一笑,“阿姨,不早了,我送您回房间休息吧。”

      “阿姨不累!来,我们先进去。”宁青婉一笑,牵着白佳瑶往里走。

      “瑶瑶,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呀?”进了屋,来到大厅,大厅里明亮的水晶灯光线一打在白佳瑶的脸上,便让她立刻看出了不对劲。

      白佳瑶一笑,立刻便解释道,“晚上太高兴,喝多了,结果喝的肠胃不舒服,跑去洗手间吐了。”

      白佳瑶这么一说,宁青婉才注意到,她的身上确实是有很浓的敬酒味道,“那阿姨去给你弄点宵夜,再弄碗醒酒汤。”

      “阿姨,不用。”看到宁青婉就要往厨房的方向走,白佳瑶赶紧拉住她。

      宁青婉嗔她一眼,“怎么就不用,这样你明天早上起来就不会难受了。”

      见宁青婉坚持,白佳瑶也没有再说什么,只微微一笑道,“谢谢阿姨。”

      “傻孩子,赶紧上楼去洗澡换个衣服,呆会下来就能吃了。”

      “好。”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